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

陳正泰聽罷,不由得笑了笑。

張亮謀反……他依稀記得是七八年後的事。

謀反被發現卻未必就意味着這是謀反的時間,就算是說張亮現在在做準備,也未可知。

只是陳正泰驚歎的卻是,武珝竟是通過數不清的賬簿,發現出了其中的異常,這就很令人佩服了。

陳正泰看了武珝一眼:“既然你覺得勳國公張亮很是可疑,那麼,如何處置纔好?”

這番話,其實頗有一點試探的意思,想看看武珝的水平如何。

武珝便道:“此人乃是國公,又無鐵證,怎麼可以輕易的站出來指證呢?最好的方法,就是慢慢蒐羅證據,假裝此事沒有發生。”

陳正泰臉色平靜地道:“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武珝道:“不過……”

武珝擡眸看了陳正泰一眼,又道:“學生已經斗膽開始進行調查了。”

陳正泰道:“有些事,你不必事事請示,只要覺得做的對,便直接下令吧。”

武珝感受到了陳正泰的信任,口裡只道:“知道了。”

陳正泰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說也奇怪,方纔魏徵在時,你似乎沒有什麼不自在。”

“因爲我將師兄當做自己的兄長,在兄長面前,又什麼不自在的呢?”

陳正泰詫異的道:“你在武元慶面前,難道……”

這麼一說,陳正泰頓時覺得自己失言了,有時候,陳正泰覺得自己挺蠢的,這樣的情商,若不是穿越者,只怕早就被貞觀君臣們碾得連渣都不剩下了。

於是陳正泰連忙道:“啊……抱歉的很,我失言了。”

武珝卻是難得俏皮地一笑:“我就喜歡恩師失言的樣子。”

“啊……”陳正泰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覺得自己即將要掉進武珝的坑裡去了。

武珝正色道:“只有在親近的人面前,人才會卸下防備,說話不需過腦子的呀。方纔恩師說到了我那兄長,他已經不再視我爲妹子了,自然而然,兄妹之情,早已斷絕。何況……我也沒有視他做自己的兄長,自然在他面前,不會顯山露水。”

陳正泰心裡鬆了口氣,還好沒被她看出自己只是純粹的情商低,便故作高深的樣子道:“你說的話,也有道理,嗯……爲師在你面前,確實容易大意,玄成這個人……雖然嚴厲,卻是個守正的君子,你要多和他學學。”

武珝行了個禮:“我也不想學,可他一直板着臉,不學定要捱罵的。”

“哈哈哈……”陳正泰居然發現,武珝難得如此的放鬆,能說出這麼多的俏皮話,或許……融入進陳家,令這自幼得不到關愛的人,此刻也尋回了一些親情吧。

陳正泰笑過之後,便站了起來,邊走邊道:“好啦,我要去見你的師母啦。過幾日……嗯……過幾日我會在陳家隔壁給你置辦一個宅子,到時你將你的母親接過去吧,若是身邊缺人手,我再調幾個細心的婢女去,生活起居方面,不必擔心。噢,你現在是秘書,該領薪水,如若不然,怎麼可以生活呢?我思來想去,算年薪吧,一年一千貫夠不夠?不夠的話,那便兩千貫。你在長安孤苦無依,這年薪可以先支取一些。”

武珝竟沒客氣,很直接地道了一個字:“嗯。”

“客氣也不客氣一下。”陳正泰瞪她一眼,還以爲她會受寵若驚的樣子,居然這麼淡定,於是忍不住道:“你該說幾句:‘啊呀,使不得,使不得。恩師,不要這樣’之類的話。”

“我不和恩師客氣的。”武珝認真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一想也對,大家都是聰明人嘛,還是少玩一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纔好。

他出了書齋,信步往陳家的內宅去,心裡卻不由的想着張亮的事。

其實唐史之中,張亮這個人的人品很差。

差到什麼程度呢?

此公當初是在瓦崗寨裡的小嘍囉,一直得不到重用,而之所以發家,卻是因爲有人想要密謀反叛,所以張亮毫不猶豫的跑去向當時的瓦崗寨寨主李密高密,最後獲得了李密的重用。

也就是說,張亮是二五仔出身。

當然,張亮也不是第一次告密,這歷史上,侯君集因爲對李世民不滿,所以對張亮說了一些牢騷話,結果張亮反手就把侯君集賣了,跑去找李世民,說侯君集打算謀反。

可見……張亮這個人,對於告密還是挺擅長的,屬於祖師爺級別的人物。

不過張亮最令人佩服的卻是,當初李世民和李建成的矛盾激化時,這位告密的祖師爺,卻被人告密了。

當時李淵認爲張亮謀反,派人抓住了他,這一次,張亮很硬氣,在嚴刑拷打之下,居然死也不肯鬆口,因此獲得了李世民的絕對信任。

至於張亮這傢伙糜爛的私生活,陳正泰倒是沒有關心過,只是種種的傳聞中,這傢伙的私生活倒不是糜爛,而是被人糜爛。

原因在於,他續娶的妻子李氏,據聞是長安知名的蕩婦,張亮常年征戰在外的時候,回到家,發現李氏的肚子大了,按理說,這種事,張亮一定要暴怒吧,可結果,張亮卻被李氏一頓的數落。

在喜當爹和捱了一頓臭罵之後,張亮痛定思痛,認下了這個兒子,收爲養子,表示這雖不是自己兒子,但是自己一定一視同仁,甚至還給這個孩子取名叫張慎幾,這個名兒其實很有來頭,慎自然有謹慎的意思,大抵就是說,以後一定要慎重啊,這一次大意了。

而那個幾字,卻也頗有深意,幾在文意之中,有差一些的意思,或者……就差一點點。想來那張亮之所以加一個幾字,就是想表達自己當時的心境吧。你看……若不是自己不謹慎,這兒子就差一點是自己親生的了。

張亮對李氏選擇了原諒,可是這李氏,顯然變本加厲,而且名聲極壞,在長安城中是浪蕩的出了名的,據聞連李世民都知道,當然……這等事連張亮都不急,其他人急個什麼呢,哪怕不少人有心想給張亮出頭,張亮總是憨厚的笑一笑,只擺手說這沒什麼。

這令大唐君臣們一致的認爲張亮是個老實人,至少他給人的印象就是敦厚老實,很實在,也信得過。

就這麼一個玩意……他居然想要謀反。

陳正泰甚至有點摸不透張亮的腦回路了。

就算謀反成功,到時做太子的,不還是那張慎幾嗎?你這不但喜當了爹,你還要給人家的兒子打下一片江山來?

陳正泰邊想邊,很快就回到內宅。

卻見此時乳母正抱着陳繼藩在餵乳,她見了陳正泰,連忙側過身去,陳正泰一瞅,這可不成,我要看自己的兒子啊,掂着腳,歪着脖子看,口裡發出嘖嘖的聲音:”你看看繼藩,吃乳的樣子都這般的像我……真是令人高興。“

遂安公主原是坐一旁,低頭看着賬簿。

此時卻是擡眸起來:“這有什麼可高興的。”

“當然值得高興,這得多謝愛妻不綠之恩。”陳正泰很認真作揖,行了個禮。

遂安公主一臉迷糊,見陳正泰眼睛還直勾勾的去看陳繼藩,便道:“你別看,羞不羞?”

陳正泰大義凜然道:“看自己兒子,有什麼羞不羞,這像什麼話。”

說罷,坦然地坐下道:“愛妻身體還未養好呢,便每日看賬,還是多歇歇吧。”

遂安公主搖搖頭,嘆了口氣道:“家裡的事,還是需操持做主的。”

陳正泰覺得她這般坐着不好,便關切地道:“哪怕是需要操持,卻也不必這樣廢寢忘食,平日躺一躺,哪怕……你進宮一趟,再說陛下和娘娘老是念叨,希望你帶孩子入宮去看看。”

遂安公主卻道:“我本來也想入宮的,不過今日父皇不在宮中……所以只能改日。”

陳正泰詫異道:“陛下又去了湯泉宮了?這……像什麼話,成日只知狩獵,這是要做昏君嗎?我身爲大臣,一定要好好的仗義執言,不能這樣下去。”

“胡說。”遂安公主道:“父皇自打從湯泉宮回來,便每日操勞政務,哪裡成日耽於遊樂了?今日乃是勳國公母親的大壽,勳國公清早的時候,流着眼淚說家裡的老母年紀大了,說也不知過了今日這壽,還有幾天日子。他的母親,曾經因爲他在外征戰的時候,是父皇幫忙養着的,所以其母很是感念父皇的恩德,想要見見父皇,只是她身子不好,入不得宮。”

陳正泰聽到勳國公三字,不禁打起了精神,饒有興致地道:“然後呢?”

遂安公主便道:“而後……據宮裡的人說,父皇當時眼睛都紅啦。連連說,今日要去勳國公府裡,給他的母親親自祝壽。”

陳正泰不由皺了皺眉道:“今日陛下要去勳國公府?”

“正是。”遂安公主道:“不只父皇,去的人還不少,許多將軍都去了。那勳國公當初有大功於國,他又至孝之人,他跑去父皇面前哭告,父皇也是真性情的人,怎麼能不動容呢?”

“陛下現在出發了嗎?”

“想來已經出發了吧。”遂安公主想了想,看着他道:“你也該去的,不過你今日起的遲,等起來時,便又匆匆去了新軍大營裡,所以我也來不及把這事告訴你。”

其實陳正泰有些發懵。

他心裡不禁在嘀咕,這張亮想做啥?

不會是……腦子發熱吧?

可是……他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如果皇帝真有什麼不測,他張家還有活路嗎?

可細細一想,又不對……張亮這個人……不能用常理來猜度啊,他要真是一個有腦子的人,何至於他孃的有這麼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指不定,他就真幹了呢?

陳正泰越想越坐不住了,於是立即站起來,口裡道:“不成,我要立即去張家。”

遂安公主不知道真相,看了看外頭的天色,不由道:“這個時候去,只怕有些冒失。”

“冒失也要去。”陳正泰認真的道:“要糟了。”

陳正泰神色一下子變了,他來不及跟遂安公主過多解釋,風風火火的溜了。

遂安公主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搖搖頭,嘆了口氣:“和繼藩一樣的性子,猴急。”

…………

陳正泰火速出了內宅,吩咐人備馬,只是此時心裡有點亂,想了想,便跑去書齋。

卻見此時武珝正伏案提筆,正在整理着賬目。

武珝聽到動靜,立馬擡眸,見陳正泰一臉焦急地進來。

於是一臉詫異又略帶驚喜地道:“恩師不是剛走,怎的又來了呢?莫非……恩師……”

陳正泰立馬道:“陛下去勳國公府了。”

他開門見山道:“今日乃是勳國公母親的大壽……我覺得可疑。”

武珝本是帶笑的臉,頓時收斂起笑意,臉色凝重起來:“恩師的意思是……”

陳正泰沒有過多廢話,繃着臉道:“你覺得有多大可能?”

武珝便道:“這可說不好,我聽說過一些勳國公的事,此人……不可以常理來猜度。”

陳正泰聽到這話,本是焦急的心情,此時更亂了。

“那我該怎麼辦?”陳正泰忙道:“你大膽說,不必有什麼避諱。”

“有三策。”

“直接說上策吧。”

武珝毫不猶豫道:“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但是要做好準備,一旦勳國公府出了事,真要敢弒殺陛下,那麼只要消息傳出,長安勢必震動,就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時候,恩師已做好了準備,立即前去見太子,若是太子也隨陛下去了,遭遇了不測的話,那就隨便尋一個皇子,而後帶着新軍,圍了勳國公府,爲陛下報仇,此後再擁護太子或皇子登基。”

“如此一來,這便是大功一件,而且這擁立之功,足以讓恩師掌握整個長安的局勢了。

陳正泰臉色難看至極:“……”

R你,這叫上策?

.......

今天更了兩章,等會再寫兩章,先四更,把昨天欠的兩章還掉一章,這樣就剩下一章欠債,明天或者後天四更來還。

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