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

說到此處,李世民凝視着李承乾。

李承乾努力作出很用心的樣子。

只是他這一點小伎倆,卻被李世民看在眼底,李世民心裡搖搖頭。

李世民張口要講。

這時聽陳正泰道:“且慢。”

“嗯?”李世民露出不悅之色,朕還沒開口,你且慢什麼,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李世民惱火之際,誰曉得這個時候,陳正泰居然極認真地拿出了一個簿子出來,在自己的書案前提筆沾墨,作出一副隨時要記錄的樣子:“恩師,學生愚鈍,只恐恩師的要義無法牢記……請恩師待會兒慢一些說。”

緊接着,陳正泰鄭重其事地提筆在簿子上先寫下:“筆記”二字。

李世民不滿的情緒立即消弭了……而此刻他的心裡莫名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彷彿自己成了學富五車的大儒者,一羣讀書人能以聽自己的講解而備感榮幸。

李世民朝陳正泰點點頭,目光便又落到了李承乾的身上。

李承乾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令李世民心裡頓時有了火氣。

好在他涵養還算好,便一字一句的開始講解起來。

其實李世民雖以軍事聞名天下,可作爲世家子弟,他的學問還是極不錯的,後世也流傳過李世民的詩詞,雖然不是什麼千古名篇,卻也算是上佳之作。

李世民引經據典起來,倒也令陳正泰佩服,陳正泰刷刷的提筆記錄個沒停。

李世民看在眼裡,心裡再點頭,再見一旁的李承乾,雙手似乎無處安放的樣子,雖是假裝在聽講,可兩相比較,心裡便更失望了,他不禁大喝:“李承乾!”

李承乾正在神遊,打了個冷顫:“兒臣……兒臣在。”

“朕講得如何?”

“好得很。”

李世民微笑,眼裡閃過一絲冷意,他隨即看向陳正泰:“正泰。”

陳正泰道:“學生在。”

李世民道:“你以爲如何呢?”

陳正泰認真的道:“陛下所言,令學生醍醐灌頂,真真是當頭棒喝,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恩師今日專講的是愛民,學生不禁揣測,正因爲恩師愛民如子,將天下的百姓,視做自己的兒子。所謂有感而發,才能如此升生動吧。不過學生頗有一些遺憾,方纔恩師講到了‘回鄒赴滕’時,學生竟是聽的癡了,一時來不及做筆記,方纔那一處,實是點睛之筆啊,言簡意賅,點破了孔孟之道的本質。”

李世民連連點頭,不禁大笑:“言之有理。”

李世民居然發現,爲人師表居然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他含笑道:“爾聰慧過人,將來必成棟樑。”

“哪裡的話。”陳正泰虛懷若谷的道:“縱是窮盡畢生之力,也不及恩師萬一,不過拾一些恩師牙慧而已。”

李承乾在旁看的目瞪口呆,心裡……居然有一絲絲的妒忌,誰纔是父皇的兒子?

李世民大喜,突然想起了什麼:“朕這兒,倒是有一首詩,給你看看吧。”

他說出口的時候,言辭之中,不免有一些賣弄的意思。

詩……

陳正泰差一點忘了,李世民其實還是個詩人,雖然人們都記得他的軍事和政治才能,記得他的風流韻事,記得他在玄武門剁了自己兄弟,可李世民的書法和詩歌,其實是被這無數的光芒掩蓋了。

當然……陳正泰是讀過一些李世民的詩詞的,至於對李世民的評價,那隻能是:很賣力,很用心,成就是有一些的,唯獨有一點不好,就是老天爺不賞他這碗飯吃。

不過即便如此,似乎還是比後世某個自稱自己十全武功又很喜歡到處作詩的某個皇帝水平要高一些。

陳正泰正色道:“懇請恩師賜教。”

李世民很欣慰,陳正泰這個小子,很對朕的脾氣啊,他新近做了一首詩,很是得意,正好給陳正泰看看。

說罷,朝一旁的張千瞥了一眼。

張千會意,忙是取了一幅紙來,在陳正泰面前攤開。

李承乾見狀,也湊過來看,眼睛落在這紙上,立即裝模作樣道:“好詩,好詩啊……”

陳正泰心裡鄙視他,搶我臺詞。

這紙上的詩,顯然是李世民的即興之作,所以書寫時很潦草。

陳正泰只看到了這詩的第一句:寒隨窮律變……

頓時,陳正泰心裡有了印象,他樂了,這不是李世民流傳下來的最著名的一首“首春”。

但凡知識水平稍稍高過一些義務教育的人都大抵對這詩有一些印象,因爲這是李世民詩歌的巔峰之作。

所以只模糊地看了第一句,後頭的字雖潦草,陳正泰憑着些許的記憶,再憑藉着幾個認出來的字,便故作心花怒放的頷首點頭:“寒隨窮律變,春逐鳥聲開,初風飄帶柳,晚雪間花眉……好詩,好詩啊,恩師日理萬機,居然還能有所感慨,誦讀此詩,猶如春意浮現,真是如沐春風,如微微細雨浸入心田。”

李世民聽了,突然覺得這話真是再好聽不過了,開口欲笑。

一旁的李承乾卻是酸溜溜道:“不對,什麼春逐鳥聲開,還什麼初風飄帶柳,你念錯了,上頭分明寫的是:春逐鳥聲放,還有春風飄帶柳,你還說什麼見了如沐春風,你連字都認錯了。”

陳正泰愣住了,仔細去看紙上的詩,果然,不是聲開,而是聲放,也不是春風,而是初風。不對呀,見鬼了,分明這一首‘首春’是聲開和初風的呀,難道自己記錯了?

可眼前卻又分明寫着‘聲放’和‘春風’……

李世民聽罷,臉沉了下來,一雙虎目直直得看着陳正泰。

所有人都閉口不語,一時氣氛凝重了起來。

陳正泰心說這下糟了,哥們居然也有馬前失蹄的一天,於是忙道:“恩師恕罪,學生萬死。”

李承乾這時候才樂了,美滋滋的看着陳正泰……他當然和陳正泰無冤無仇,說起來,陳正泰還送了自己吃食呢,只不過……見父皇這般器重他,身爲太子的李承乾心裡難免有一些小小的不悅,反正是挑一挑陳正泰的錯處,這也不是什麼大罪,也好教父皇知道,這陳正泰也沒什麼了不起。

李世民拉着臉,一副冷然的樣子。

“你這小子居然沒認真看,瞎……”

可隨即,他頓住了,不對……他虎軀一震。

聲開……初風。

他這首詩,乃是即興之作,雖然很滿意,可實際上李世民卻是知道,詩中有好幾個字,是值得推敲的,譬如鳥聲放,就不夠押韻,又譬如下闋的春風,與上闕的春逐又有重合,這本就是詩詞的大忌,可李世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用什麼詞來取代。

可他竟是發現,陳正泰無意說的這一句聲開,竟是點睛之筆,不但合了韻腳,且這一個‘開’字,真將那春意盎然的氣氛給烘托了出來。至於後頭的初風,也是恰到好處。

朕本是想將這詩稿,到時請幾個有才學的臣子來推敲一番,再將此詩定稿,原以爲單憑這個草稿,就足以讓陳正泰見識朕的厲害了。

可哪裡想到,這陳正泰只瞥了一眼朕的詩,便一下子切中了此詩中的關鍵所在,且還立即補漏拾遺,只是這兩個字的刪改,原本這中上之詩,頓時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李世民呼吸粗重。

他對詩詞很看重。

畢竟……劉邦作‘大風歌’,曹操能吟‘觀滄海’,便是那隋煬帝,詩詞的水平也是不簡單。

朕努力一些,費一些心,寫幾篇好詩,流傳千古,這很合理吧?

靠着貞觀之變登基的李世民,似乎總是希望自己事事都能做好,好讓天下人知道,自己文武雙全,好讓後世人讚歎。

本來這首詩,李世民是打算暗中召集一些鴻儒,給自己修改幾句,而後公之於衆。

可如今……

李世民眼一張,在陳正泰的修改之下,此詩竟已再無破綻了。

陳正泰此子……真是深藏不漏啊。

他能迅速指出問題,並且精準的修正,若只是這個,還不算本事,問題就在於,這一切只發生在剎那之間,此人的詩才……恐怖如斯。

當然……若只是如此倒也罷了,那些有一些才學的人,尤其是年輕人,最喜歡的就是沾沾自喜,四處賣弄。

可是正泰呢,他卻沒有因此而賣弄自己的聰明,而是故意將詩唸錯,這是煞費苦心的想要給朕遮羞,也是想將此詩所得來的美名,全部送給朕嘛?

這是什麼,這是大忠大孝啊。

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
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