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

當然,有些話是不能點破的。

陳正泰隨即笑了笑,武珝的目光卻看向了遠處的魏徵:“恩師,此人在這裡已經等了恩師很久了。”

陳正泰目光一轉,視線也落在了魏徵的身上,道:“此人拜我爲師,你意下如何?”

武珝似乎很快從武元慶的悲哀中走了出來,只稍作沉吟,就道:“此人倒是光明磊落,我見他神色之中,有不容侵犯的剛直,這樣的人,倒是少見。”

“少見?”陳正泰哂然一笑,帶着考校武珝的心理:“爲什麼?”

武珝道:“一個人沒有慾望,才能做到剛直,這便是無欲則剛的道理。可是……我細細在想,這話卻也不對,還有一種人,他並非是沒有慾望,而是因爲,他的慾望太大的緣故。”

陳正泰恍然大悟,這武珝倒是很擅長觀察人哪,小小年紀,就已經對人心掌握的如此的熟稔了。

可細細想來,卻也不是沒有道理,於是道:“你的意思是,他的慾望,並非只是眼前所謂的一些權勢和財物,亦或者……美色?”

說到美色二字……武珝俏臉微微窘迫。

陳正泰露出了讚賞之色,接着道:“你還真說對了,有一種人,他的慾望太大,要的是名垂千古,是心中的理想得到貫徹,這豈不也是人慾的一種?正因爲這樣的大欲望,戰勝了心中的小貪慾,所以才能做到心中坦蕩。我去會會他。”

陳正泰說罷,便信步上前,武珝則亦步亦趨的跟在陳正泰的身後。

魏徵默默的站在遠處,其實早已看到了陳正泰,只是見陳正泰與武珝在細聊,於是沒有上前。

他揹着手,這湯泉宮在半山腰上,自此俯瞰山下鬱鬱蔥蔥的羣巒,魏徵佇立着,紋絲不動。

等陳正泰上前來,魏徵隨即朝陳正泰行禮,從容地道:“恩師……”

陳正泰笑了笑道:“不過戲言而已,何須當真呢?”

魏徵卻是很固執的搖了搖頭:“既行了師禮,豈有兒戲的道理?如今我已辭去了官職,自然要聆聽恩師教誨的。”

陳正泰倒也不尷尬,帶着微信道:“這樣說來,玄成既辭了官,可有什麼好去處?”

魏徵想了想道:“自是聽候恩師差遣。”

陳正泰其實沒想到魏徵會來問他的意見,此時倒是沉吟起來,不得不說,像魏徵這樣的人,還真不好安排啊!

這個人的名聲太大了!

不過他在心裡認真的想了想,很快便道:“不妨如此,你這些日子,不妨在二皮溝走一走看一看,待了十天半月,到時再來見我。”

陳正泰非常清楚,一個人的觀念已經形成,是很難扭轉的。

若只是輕飄飄地跟他講幾句道理,是不行的。

要知道,魏徵在歷史上也算是一個狠人了,可能名垂千古的人,必定有過人的理解能力!

現在他已成了一介布衣,首先要改變的,是他的思維方式。與其去慢慢灌輸他一些道理,倒不如直接讓他自己領會,這樣的方法可能更直觀!

魏徵只道:“喏。”

他回答的很乾脆,臉色平靜而從容,沒有什麼扭扭捏捏的。

陳正泰倒是不禁對這個人欣賞起來,他十分喜歡這種乾脆利落的性子。

“那麼……下山吧。”陳正泰看了看遠處的秀麗景色,微笑道。

武珝跟在陳正泰後,一言不發,在外人看來,倒像是陳家的婢女一樣,她的美貌……倒是成了這奇女人的某種保護色,令人率先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卻無法窺知她內裡的智慧。

陳正泰說罷,便信步而行,她便一臉乖巧的模樣,等陳正泰和魏徵辭別,登上了車。

武珝嬌小的身軀便也上了車去,馬車徐徐而動。

陳正泰有些倦了,便靠在軟墊上,武珝便垂着眼簾不發一眼。

陳正泰卻是突的道:“你爲何不言?”

武珝道:“恩師在休憩,不敢打擾。”

陳正泰吁了口氣:“可是我感覺你有話想說。”

“是,我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

“嗯?”陳正泰打起精神,擡頭凝視武珝。

武珝踟躕道:“這些日子,我都在打理書齋,這才發現……有一個巨大的問題。”

陳正泰還以爲……她會想武家的事呢……

陳正泰道:“你繼續說下去。”

武珝道:“陳家的產業,大抵可分三種,一種是盈利的礦業和作坊,另一個,便是朔方城。還有一個,即爲交易所和錢莊。這三樣,除了朔方城暫時沒有太大的產出之外,其他兩樣的產出都很驚人。一年下來,能爲陳家掙來的錢財,有上千萬貫之巨。至於朔方,現在也漸漸開始有了起色了,大量的皮毛和牛馬買賣,可以做到朔方的建設達到收支的平衡。”

陳正泰笑了笑:“是啊,掙錢真是不易,我可是挖空了心思,卻還沒有達到一個小目標。”

他這話本是隨口說笑而已,武珝卻是凝重的道:“可以說,陳家的錢財若是這樣繼續的積攢下去,說是富可敵國也不爲過。只是……我卻發現一個巨大的危機。”

武珝繼續道:“陳家的產出,譬如作坊的擴建,又如錢莊的信用,還有朔方的建設,以及許許多多的事,其實最需要的……乃是人力,還有土地的供應。可是……這恰與這天下的時局有些不合……”

武珝果然看出來了。

陳正泰看着她,輕飄飄地道了兩個字:“是嗎?”

武珝認真地道:“陳家的產業,需要大量的人力,而人力從何而來呢?多招納一些人力,對於許多世族而言,人力的價格就會變得昂貴,部曲就會人心浮動,那麼他們的僕從和大量的部曲,只怕就要不安分了。再者,陳家產出了這麼多的貨物,又需要一個市場來消化,這些年來,陳家一直都在擴建作坊,因爲作坊有利可圖,可不斷的擴建,市場終究是有盡頭的。而一旦這個擴張的勢態放慢,又該怎麼辦?可是世族大多有自己的莊園,每一個莊園裡,都是自給自足,他們並不需要大量的貨物,這樣封閉且能自給自足的莊園越多,陳家的貨物就越難販賣。”

“除此之外……世族重要的財源,還有放貸,就說我們武家吧,武家不算什麼世族,根基太淺薄,所以土地的產出並不多,部曲不似其他世族那般,有數千上萬之衆。因而我們武家重要的財源便是向佃戶們放貸,放了貸給他們,他們一旦無法承擔時,最終只好成爲武家的奴僕。可是陳家的錢莊,其實一直都在擠佔這些盈利。百姓們碰到了災年,再不是像從前那般想盡辦法求貸了,有的直接背井離鄉,前去朔方和二皮溝。也有的人……想盡辦法從陳家的錢莊借貸,畢竟陳家錢莊的利息要低一些。”

武珝道:“所以,我斗膽在想,陳家若是這樣下去,遲早……會徹底的動搖天下世族的根基,大量的土地、莊園、部曲,這數百年的基業,都將動搖。”

“陳家多掙一分利,莊園的產出便要少產出一分,長此以往,天下的世族,如何維繫家業呢?”

陳正泰不禁笑了:“那麼,你認爲會變成什麼樣子。”

“可能什麼都不會變。”武珝很認真的道。

陳正泰道:“不是已經改變了嗎?”

“雖然已經改變了,可是這觸犯的利益實在太大了,世族之所以還在忍耐,只是因爲……他們暫時還有喘息的餘地,可一旦脖子越勒越緊,他們絕不會坐以待斃的,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會想盡辦法,剷除陳家,最終天下又回到原來的樣子。”

“恩師,這是當今陳家最大的隱患吧。看似風光無比,實則卻已到了盡頭,雖是日進金斗,實則卻有強鄰虎視眈眈。作坊也是欣欣向榮,可實際上市場已經到了盡頭。若是不解決這些問題,大量的貨物也將無處可去,雖然可以採取其他辦法,暫時喘一口氣。可一旦盈利減少,首先崩潰的就是交易所裡的股票,這股票能漲這麼高的緣故,就是人們盲目的相信,作坊不斷的壯大,還有巨大的利益可圖,一旦當人們意識到作坊的盈利到了盡頭,那麼這股票也就可能會出現巨大的動盪了。可據我所知,這些年來,不少的商賈都在擴建作坊,認爲未來的前景甚好。可事實上,這些擴建的錢財,大多都是從錢莊裡借貸來的資金,而一旦這些擴建的作坊沒了盈利,錢莊那裡……積壓的債務,只怕也足以讓二皮溝受到重創了。凡事,都是環環相扣,錢莊出了問題,交易所勢必要土崩瓦解,生產無法無法維持,無數作坊也要倒閉,可那些匠人和學徒呢?他們還能回到莊園裡去,重新做別人的部曲和佃戶嗎?”

陳正泰聽到這裡,不得不佩服武珝的洞察力,現在整個二皮溝和朔方,可以說,幾乎人人都信心十足,對於明天有着極好的預期。

可才這麼些天,武珝已經看出問題所在了。

陳正泰看了看她道:“你覺得該如何才能破局呢?”

武珝毫不猶豫道:“瓦解莊園。”

陳正泰失笑:“這無異於是改朝換代了。”

“可是沒有其他的路可走。難道……那些世族沒有發現這些隱患嗎?想來已有不少人察覺到了吧!若陳家不瓦解他們,遲早便要死無葬身之地。而他們若是被陳家這樣繼續瓦解,便要失去數百年的家業。雙方已經沒有媾和的可能了,哪怕是陛下親自出面,爲之緩頰,這樣的矛盾,也已根深蒂固,沒有緩和的餘地。”

陳正泰看着武珝,武珝俏臉上帶着決絕,她顯然已經預感到……未來。

陳正泰嘆了口氣:“這談何容易啊。”

“可是……恩師豈不就在這樣做嗎?如若不然,新軍是怎麼回事?雖然新軍名義上是朝廷供養,兵部撥發了錢糧,可實際上,恩師心知肚明,這些錢糧根本無法維持新軍,其中大量的軍費,其實都是陳家籌措的。”武珝道:“恩師操練新軍,想來就是未雨綢繆吧。”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陳正泰便沒有繼續輕飄飄地說幾句無關緊要的話了,而是索性開門見山道:“那麼你認爲陳家有戰勝的希望嗎?”

“很難,但是並非沒有勝算。”

“說來聽聽。”其實陳正泰發現,和武珝交談挺輕鬆的,聰明人之間對話,會減少許多無關緊要的試探和俗套,省時又省力啊!

武珝很認真地想了想,才道:“細看陳家如今的優勢,在於財力。可單憑財力,顯然還是不夠的。不過陛下顯然是站在了陳家一邊的,這一點,從陛下興建新軍,就可看出端倪。當今皇帝所圖甚大,他不會甘心於效仿魏晉和南朝、北朝的皇帝一般,他想要創立的,是前所未有的基業。在這樣的基業之中,是絕不容許世族羈絆的。這就是陳家現在最大的憑藉,恩師,對嗎?”

陳正泰沒有遲疑,直接點頭道:“不錯。”

武珝又道:“可世族樹大根深,底蘊雄厚,他們的勝算在於……他們依舊還擁有大量的土地和部曲,他們的門生故吏,充斥着整個朝堂。他們人數衆多,可以說是壟斷了天下九成以上的知識。不只如此……他們之中,不乏有許多的智者……而他們最大的武器,就在於……他們將整個天下都捆綁了,若是剷除他們,就意味着……天下大亂……”

陳正泰很乾脆的點頭:“是啊,這些人的確很不容易對付。”

她卻是道:“可是恩師還有一個勝算。”

“嗯?”

“世族並非是一個人,他們成百上千,可陳家之中,恩師卻是一言九鼎,所以……恩師最大的機會,就是各個擊破。”

“怎麼樣才能各個擊破呢?”陳正泰倒是很想知道,這兩個月的時間裡,武珝除了讀書之餘,還瞎琢磨了點啥。

…………

昨天第二章。

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零九章:急救
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零九章: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