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

武元慶聽了李世民的話,頓時頭皮發麻。

卻又聽李世民冷然道:“那武珝,乃是雍州案首,這是貢院新近傳來的消息!”

此言一出,空氣中竟是瀰漫着說不出的氣氛。

衆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武元慶。

事實上,在此之前,對於這場賭局,所有人都有百分百的信心。

一方面,源於人們對於男人的自信。

畢竟……對方不過是女流之輩而已。

且還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女。

這樣的人……只怕捉筆都不會。

另一方面,也是因爲那武家不斷的撇清和武珝的關係,對於武珝,自然沒有好話。

就算起初大家不大信,可這種事聽的多了,自然而然,也就沒有人再產生質疑了。

其實在後世有一個詞,叫同溫層,即人以羣分的意思。不同階層和思維的聚在一起,他們有着一樣的價值觀,營造出一個圈子,圈子外的人無法進來,而同一個圈子裡的人,每日發表的都是迎合他們心思的看法,於是久而久之,他們便自認爲……自己身邊的人對某個觀點或者看法都是一樣的,這就更加堅定了自己對某事的看法了。

可現在……

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之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武元慶的身上。

就是這個武元慶,……若不是他成日說自己的妹子愚不可及,根本不會做文章,又何至於……讓人如此盲目的自信。

問題是……一個這樣的女子,怎麼可能中案首?

難道是主考官……那禮部侍郎……

不對,這絕不可能,即便是主考官,他也無法更改試卷。

武元慶這時纔回過味來,他緊皺眉頭,瞳孔收縮。

此時,他已一切都明白了。

自己那妹子……竟是……成了案首?

可是武家上下,還沒有人考中功名的啊!

李世民卻是冷冷的看着他道:“你不是說武珝愚不可及嗎?現在……這怎麼說?”

“陛下……”武元慶一時慌了手腳,結結巴巴地道:“臣……臣……”

其實即使是他,也不過是憑藉着自己的恩蔭,才牟取了一官半職。

就如整個歷史上……當武則天成爲皇帝之後,武家人紛紛獲得了高位,可依舊還沒有改變武家人愚蠢的本色,武元慶並沒有見過什麼世面,此時此刻,哪裡還有什麼話說的?

他只是惶恐不安地不斷道:“陛下……臣萬死。”

“滾出去!”李世民厭惡的看着武元慶,冷冷地吐出了這三個字,此時的他,其實覺得連宰了這個無恥之徒,都會嫌髒了自己的手了。

武元慶只聽到一個滾字,其實已經一切都明白了,自己令陛下如此反感煩厭,只怕這輩子再翻不了身了。

可是他卻一點辦法沒有,只能唯唯諾諾的應了一聲是,便連忙告退。

只是才走幾步,卻聽李世民不屑於顧的樣子道:“朕原還想好好賞賜這武家一番,既然這武珝與他們武家並無瓜葛,那麼就此作罷了。而至於武元慶這樣的人,一定要遠離他們……不必讓武元慶這樣的人留在長安了。”

武元慶聽到此,頭皮已是發麻……卻匆忙告退出去。

他心裡知道……武家已經完了。

李世民回頭,隨即看向一個個靜默無聲的臣子們。

他坐下,呷了口茶,才道:“事情還真有趣啊,朕也沒有料到,武珝竟成案首了。這當然多虧了陳正泰,諸卿以爲呢?”

衆人尷尬得說不出話來。

李世民隨即又道:“方纔朕記得,韋卿家說過……做人一定要言而有信,既然陳正泰與魏卿家有君子之約,魏卿家……可還算數吧?”

魏徵是萬萬料不到,自己的兒子竟是遠不如一個少女的。

可他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此時居然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正了正自己的衣冠,到了陳正泰面前,不帶一點遲疑地長長作揖,使自己的長袖及地,振振有詞道:“恩師在上,請受魏徵一拜。”

非常的乾脆利落,一點拖泥帶水都沒有。

陳正泰乾笑:“好說,好說,我只是僥倖勝了而已,就算玄成當做玩笑,我也不會追究。”

這話說的就有點缺德了。

一面說就是開個玩笑,也不要太當真,可從前叫人家魏相公,現在卻直接稱呼魏徵的字‘玄成’,這還不是生米煮成了熟飯嗎?

魏徵正色道:“輸了便輸了,學生信守承諾,本是理所應當。”

陳正泰便不再說什麼,這個時候,說太多了,卻也不好。

而後,魏徵卻朝向李世民行了個禮:“陛下,臣懇請辭去秘書監少監的官職。”

李世民本是在旁笑着看熱鬧,此時臉拉了下來:“這是何意?”

魏徵道:“臣已拜陳正泰爲師,想來還有許多需要向恩師的地方,只怕難堪重任,是以,請陛下准許學生告辭。一則給朝廷留一個體面,二則可使臣心無旁騖。”

這話……之中,其實隱含着另一層意思。

從此之後,魏徵就是陳正泰的弟子啦。

而陳正泰現在貴爲韓國公,很有權勢,自己這個秘書監少監,也是位高清貴,倘若繼續留任,魏徵反而覺得有些不合適了。

李世民對魏徵還是很信任的,也敬佩他的品格和能力,於是道:“真要如此嗎?莫不是卿家藉此發泄自己的不滿吧。”

魏徵很認真的搖頭:“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女,恩師只兩個月的時間,便可令其成爲了案首。若是因爲少女天資過人,這便說明恩師有識人之明。若是少女真如武元慶所言的這樣平庸,那麼就說明恩師學識驚人,可以做到化腐朽爲神奇。所以,臣對恩師,心裡只有欽佩而已,若是能從他身上學習到一丁半點的學問,想來也是終身夠用。臣絕沒有任何的不滿,賭約是臣訂立的,臣願賭服輸。只是現在……臣實不能爲陛下效命,既是要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也是希望自己這一次能夠接受教訓,反省自己此前的過失。陛下從前將臣比作是陛下的鏡子。可是臣爲鏡,卻只能照人,不能照着自己,也因爲如此,臣才犯下這大錯。人既有錯,就要自醒,三省吾身,而後改之。”

這番話……說的義正言辭,而且這魏徵面上還真的沒有半點的抱怨之色。

這一次給他的震撼真的很大,反正錯了也就錯了,錯了就要付出代價。其實這番話,魏徵還有其他的用意,這是旁敲側擊的告訴李世民,人都會有錯,但是就看有沒有去更改錯誤的勇氣,他魏徵有錯便改,也希望以後,李世民犯了錯,也能夠自醒改正。

李世民感慨道:“若如此,朕倒還真有幾分不捨。”

不捨的是對魏徵的品德。

可實際上呢,李世民卻已知道,朝中確實已經容不下魏徵了。自己現在要改弦更張,那麼就必須一意孤行,不能再容忍有人時不時的勸諫,處處讓他難堪了。

魏徵微笑道:“臣也不捨陛下,不能爲陛下分憂,實在是臣的遺憾。陛下……此乃天子居所,臣既然已經辭官,天子廟堂,再無臣立錐之地,臣請陛下恩准臣至宮外等候恩師吧。”

李世民皺眉道:“真要如此嗎?”

魏徵則是很灑脫的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話到這份兒上了,魏徵只好道:“去吧。”

魏徵又行一禮,轉身便走,沒有任何的留戀,他腳步竟是很輕鬆的樣子。

待這魏徵一走,李世民不禁感慨:“魏卿家,又給朕上了一課啊。願賭服輸,這四字真是說來容易做來難。從古至今,流傳於天下的道理,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可是……這些大道理,又有幾個人可以做到呢?要做正確的事,許多時候比登天還難,這也是朕欽佩魏卿家的地方。”

魏徵此舉,倒也讓陳正泰不由得有幾分動容,他似乎明白,爲何魏徵總是能在李世民面前花樣作死,卻總能讓李世民乖乖俯首帖耳了。

因爲一個人要指責別人的錯誤,實在太容易了,魏徵可以做到,其他人也可以做到。

可是……皇帝是這麼好指責的嗎?若是其他人,李世民往往會大怒,他會說,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竟敢來指責朕?

要知道,賣直取名,本來就是朝中的大忌。這種行爲,莫說陳正泰,李世民也是看不起的。

可若是一個人道德上毫無缺陷,行的正、坐得直,他不但嚴格要求別人,也同時更加苛刻的要求自己,那麼這樣的人指責你,你能有什麼脾氣?

李世民隨即開口:“諸卿……還有人想要請辭嗎?”

韋清雪:“……”

此時,韋清雪本就心亂如麻,又見魏徵連辯駁都不肯辯駁,直接拜師,而後請辭官職,最後非常瀟灑的轉身便走,他一時有點愣住了。

現在陛下問還有誰想要掛冠而去,韋清雪頓時心裡警惕起來。

他絕不能請辭啊,好不容易纔成爲兵部侍郎,怎麼能輕易辭官呢?

他要堅強的把這官做下去,嗯……哪怕忍辱負重……

見殿中鴉雀無聲,李世民又微笑道:“看來……魏卿家這樣的人,畢竟是鳳毛麟角的啊,朕還以爲……朕的百官們,都有他這般,如青松一般寧折不彎的品質呢。好啦,諸卿……來都來了,都說吧,你們來此……可有何事?”

衆臣又是沉默。

這一次,本來是懇請李世民裁撤新軍的。

他們已等待了太久,早已忍耐不住了。

可現在……

李世民見衆人無言,不由道:“怎麼都不說話了呢?韋卿家,你來說吧,你來此,所謂何事?”

韋清雪沉吟了老半天,才道:“臣聽聞陛下龍體欠安,特來問安。”

“這樣?”李世民挑了挑眉道:“沒有其他的事了?”

韋清雪的心在淌血,他感覺李二郎在侮辱自己。

他咬了咬牙道:“現在天下承平,暫時無事。”

李世民便吁了口氣:“其他人也是如此嗎?”

“臣等都是來恭問陛下龍體的。”

“原來如此。”李世民點了點頭:“有勞諸卿了,朕身子好的很,現在身輕如燕一般,能上的了馬,開的了弓,倒是令諸卿費心了。”

“……”

殿中又是一片沉默。

李世民目光在衆人身上掃視了一眼,突然道:“諸卿還有什麼事嗎?”

“噢,噢……”韋清雪回過神來,忙道:“陛下,臣等該告辭了。”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他:“來都來了,也不隨朕泡個湯?”

“不……不用。”韋清雪連忙搖頭:“臣……臣還要回去署理部務。”

李世民此時的心裡是極痛快的,不過他把內心的愉悅先忍下了,卻是一揮手:“去吧。”

韋清雪等人如蒙大赦,生怕李世民繼續追問辭官的事,忙告退而出。

等這韋清雪等人一走,李世民再也憋不住地大笑起來:“哈哈……跟朕賭,你們也不看看……朕的弟子的弟子是什麼人?”

他面露喜色,瞥了一眼陳正泰,道:“你在想什麼?”

陳正泰卻回過神來,立即打起精神:“陛下,兒臣沒想什麼……”

李世民看了看陳正泰,覺得這傢伙怎麼看都似有心事。

此時……殿外卻有宦官來:“陛下,武珝到了。”

李世民倒是極想見一見這個傳聞中的天才少女,眼裡放出異彩:“宣她進來。”

沒過多久,武珝便徐步進來。只見她穿戴很是樸素,年紀雖小,卻有絕色的容貌,見了李世民,竟也不慌張,入殿之後,美眸流轉,瞥到了陳正泰,心裡便更是篤定了:“見過陛下。”

李世民上下打量武珝,卻很快察覺到武珝的絕美容貌,這是武珝給人的第一印象,往往一個人,身上有這麼一個突出的優點,這容貌上的光環,自然而然也就將她其他的優點遮蓋了。

“你就是武珝?”李世民收回目光,隨即若有所思,再深深看了陳正泰一眼,這眼神……變得有些怪異了。

…………

第三章送到,天天捱罵,已習慣,繼續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
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