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

榜下,在安靜過後,等人們漸漸的回過了味來,面上卻不禁的帶着幾分恐怖之色。

那陳正泰,已經變態到了這樣的程度了嗎?

魏叔玉被幾個同伴搶救了起來,他茫然的看着四周,只覺得身邊只有刺耳和喧譁。

堂堂魏家,看來要被天下人所笑了。

他又想昏厥。

當然,這一次昏厥,卻並非是生理上的反應。

這源自於心理,當人對於現實相牴觸,無法去面對這殘酷的現實時,人的內心深處,是渴望自己昏厥的,畢竟…沒有意識,總比心如刀絞要好。

“快,快去知會……”

已有人意識到了什麼,這消息若是傳出,勢必引發驚濤駭浪。

……

尚書省。

陛下去驪山湯泉宮去了,許多大臣也都跑了去,是爲了裁撤新軍一事。

當然,房玄齡沒有去湊熱鬧,對於新軍的事,他也覺得過頭了,可顯然……他已明白了陛下的意圖,至於陛下懷有此心,到底是好是壞,他說不上來,就索性眼不見爲淨吧。

何況他乃是宰相,陛下游獵,這堆積如山的政務,還需他親自處置。

此時已是正午,忙碌之餘,讓人上了茶點。

房玄齡吃了一點糕點之後,呷了幾口茶,舒了一口氣,便有書吏來道:“長孫相公來了。”

房玄齡面上陰晴不定,只道:“請進來吧。”

片刻之後,長孫無忌昂首闊步進來,房玄齡已起身,彼此作揖行禮。

隨即二人落座,房玄齡坐下,看了長孫無忌一眼,道:“長孫相公沒有去湯泉宮嗎?”

長孫無忌笑了笑道:“部堂中的事太多,抽不開身。”

房玄齡只一笑,其實他很清楚,長孫無忌是個有才能的人,只可惜,這人心思比較歪,有好處的事,他的吃相可以比誰都難看。可一旦是察覺到不對味,人便躲遠了。

誰都曉得,今日許多大臣是要去湯泉宮勸諫陛下的,君臣之間的矛盾已經挑起,免不得要劍拔弩張,長孫無忌呢,毫不猶豫的選擇躲在自己的吏部,一副忙於案牘公務的樣子。

當然,房玄齡識趣的沒有戳破,卻是道:“新軍的事,你怎麼看待?”

長孫無忌看了房玄齡一眼,搖搖頭道:“壓力甚大啊,只怕連陛下也要撐不住了,十之八九,是要裁撤的。聽聞現在軍中也有很多流言蜚語了,看來……這裁撤就是遲早的事了。不過有了院試的這一場賭局也是好的,正好陛下和韓國公有了一個臺階可下,屆時就坡下驢,索性就當願賭服輸了,也不至讓陛下面上無光。”

房玄齡也吁了口氣,幽幽道:“哎,說是這樣說,可朝令夕改也不是好事,前幾個月要建新軍,幾個月之後就又裁撤,這糟蹋的,何嘗不是朝廷的錢糧呢?國家大事,不容兒戲啊。”

長孫無忌頷首,忍不住道:“也就陳正泰能幹出這樣的事來,他也不怕丟人現眼,這是一點臉皮都不要了。”

長孫無忌不禁發起了牢騷,最近他罵陳正泰比較多,畢竟他兒子長孫衝被陳正泰矇騙去了百濟,一想到這個,長孫無忌便恨得牙癢癢的。

房玄齡便微笑,極大度的道:“好啦,你也消消氣,此事……就不必再提了,今日是放榜的日子,陛下那裡,只怕也是頭疼着呢。你我二人呢,就各自恪守自己的職責即可。”

長孫無忌吁了口氣,還是覺得有些不忿:“虧得那陳正泰想的出來,打這樣的賭……”

於是搖搖頭,他現在都有點懷疑,當初讓長孫衝跟着陳正泰這個傢伙,是不是有些大意了。

還不如混吃等死的好呢。

此時,卻有一個書吏匆匆而來,一臉焦急地道:“房公……房公……不得了,不得了啦。”

房玄齡和長孫無忌面面相覷,不由對視一眼,都皺起了眉頭。

難道是……

房玄齡隨即凝重地道:“怎麼,是湯泉宮那裡出了何事?”

卻聽這書吏道:“不是,是貢院那裡……”

“貢院……”房玄齡詫異的看着書吏。

貢院今日放榜,出狀況了?

書吏連忙道:“有人抄錄了今日放榜的榜單來,房公一看便知。”

房玄齡也不遲疑,毫不猶豫的將榜單接過。

長孫無忌也湊了上來。

他們倒想知道……這榜單有什麼問題。

只是這一看,卻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二人瞠目結舌着,張大着眼睛盯着這份名單,竟是說不出話來。

老半天,房玄齡才深吸一口氣道:“這……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長孫相公,你怎麼看?”

長孫無忌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早沒了吏部尚書的體面,只喃喃道:“我……我驚呆了。”

房玄齡竟是發現,這話正合自己此時的心情,不由道:“是啊,老夫也驚呆了。”

“這個陳正泰……真是點石成金了啊……”長孫無忌激動的道:“這樣說來,這樣說來……這一場賭局,陳正泰勝了。”

“天翻地轉。”房玄齡斬釘截鐵的道,而後他強打起了精神,目光炯炯:“這天也要變了。”

聽到房玄齡這句話,長孫無忌收起驚訝,奇怪地問道:“房公這是何意?”

“你忘了賭局了嗎?”房玄齡正色道:“現在陳正泰勝了,那麼新軍便不必裁撤了。”

“對,他勝了,只是……”長孫無忌瞬間陷入了深思。

“誰能想到呢?”房玄齡苦笑道:“誰能想到一介女流,也就只兩個月……”

“會不會是……”長孫無忌想了想,忍不住道:“此女有過人的才智,實乃天才中的天才?”

房玄齡目光一轉,卻是冷冷地看着長孫無忌:“若倘有這樣的智慧,早就傳開了,何至於如此平庸,一直默默無聞?自賭局開始,不知有多少人在這女子的親族那兒打探過此女呢!此女也就小小年紀,難道會有極深的城府,瞞住自己有這樣的專才不成?你啊……凡事不要總想的太深了。”

房玄齡這話裡的反問還真是真相了,只是顯然,他是不信的!

經房玄齡這麼一說,長孫無忌一想,覺得倒是在理,而後失笑了:“是極……”

他點頭應了,心裡卻是想到了另一件事,震撼地道:“不對,我該立即去湯泉宮纔是。”

說罷,再不遲疑,隨即就告辭心急火燎地跑了。

………………

此時,在湯泉宮外,數十個大臣早已在此等得不耐煩了。

見陛下總是不肯召見,大家七嘴八舌,都不由的低聲議論。

今日領頭的,乃是兵部侍郎韋清雪。

兵部名義上的尚書乃是李靖,不過李靖乃是武將,並不熟悉部堂中的事,李靖絕大多數的職責,還是以兵部尚書的名義,奉陛下的旨意前往軍中巡視和犒勞諸軍。

因此,這兵部真正的職責,卻是落在韋清雪的身上。

正因如此,人們都將韋清雪視作真正的兵部尚書,因爲天下軍隊的功考之事,大多都在他的手裡。

對於新軍的事,他的反對是最強烈的,畢竟……利益相關嘛。

忍了兩個多月,他一直都在等放榜,本來還想等放榜之後再去進言,可哪裡知道,陛下居然跑來了湯泉宮遊獵。

這一下子……讓他無法忍耐了,立即興沖沖的帶着一干人,趕來了這裡。

不只是韋清雪,今兒魏徵也趕了來,其餘的言官以及清流官,跟隨來的也有不少,陛下此前一直對此事裝傻充愣,現在……這賭局就要結束了,總要給一個說法,不能糊弄過去。

就在衆人竊竊私語,不安的議論時。

韋清雪的目光,卻落在了一個青年的身上,這青年顯然官職並不高,在韋清雪這些人這裡,顯得有些扎眼。

韋清雪朝他道:“元慶不去看榜嗎?”

這個叫元慶的人,立即誠惶誠恐的道:“韋相公,勝負不用看,便能知曉。眼下當務之急,是催促陛下裁撤新軍,何須勞心勞力的看榜呢?”

韋清雪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有人狐疑的看着韋清雪,不知韋清雪爲何特別在意這個年輕人。

韋清雪卻是捋須,給衆人介紹道:“此人,便是那武珝的長兄武元慶,老夫萬萬想不到,武元慶居然也跟了來。”

武元慶立即露出慚愧之色:“賤妹無狀,竟與那韓國公廝混一起,武家上下,無一不是心憂如焚,賤妹自幼就不曉得規矩的,行事乖張,這些都是早有徵兆的事,只是……她的行爲,與武家並無瓜葛。”

得知陳正泰的賭局之中,這個女子乃是武珝,整個武家其實早已亂成了一鍋粥了,大家怒罵這武珝大膽……勢必會給武家帶來災難,引發世族對武家的排擠,因此,武元慶作爲武珝的長兄,自然而然的跑了來,代表武家來表個態,順道和那武珝切割關係。

韋清雪此時冷冷的看了武元慶一眼:“若是你的妹子勝了,豈不是要誤國誤民?”

武元慶面對指責,心裡更是惶恐,連忙解釋道:“請韋相公放心,賤妹……不,那武珝自幼便愚鈍,也沒讀什麼書,這都是人盡所知的事。我是她的長兄,豈會不知道她?莫說她中什麼功名,和魏世兄相比,就算是給她提筆,她也作不得文章。”

衆人其實本就不相信武珝能中功名,不過還是覺得有些憤怒罷了,現在聽了武元慶誠惶誠恐的解釋,這才莞爾一笑。

武元慶心裡鬆了口氣,而後就道:“至於賤妹……其實武家早和他沒什麼關係了。她是隨她母親的,她的母親乃是惡婦,素來任意胡爲……只是可憐了先父一世英名,而今故去,而她的母親……常常不肯守婦道,早有人懷疑她與人有染。當然……這本是家醜,實在不足爲外人道。只是下官萬萬想不到,賤妹竟是也效她母親一般……這……固然是我這爲兄的責任,只是她從不肯聽人管教,如今……下官只好與她再不相干,隨她去了。”

衆人此前就聽說過許多的傳聞,只曉得這武珝乃是個愚鈍又不服管教的人,當然,傳聞歸傳聞,現在聽了武珝的兄長親口所言,便心裡更篤定了。

便有人道:“有辱門楣啊。”

“是啊,倒是可憐了武相公的一世英名,他若是還在世,還不知氣成什麼樣子。”

正說着……

卻有宦官氣喘吁吁的快馬到了湯泉宮外,口裡道:“讓讓,讓讓,有急奏。”

衆人還沒反應過來,那宦官卻已飛也似的入宮去了。

於是衆人面面相覷,這時許多人意識到……只怕那榜……是放出來了。

那宦官瘋了似的先入宮尋到了張千。

張千慵懶的擡頭看他一眼:“這般急躁做什麼?”

這人便焦急地道:“放榜了,要請陛下立即過目。”

張千則是冷冷道:“區區一個院試榜,有什麼可看的。”

宦官卻是沒頭蒼蠅一樣:“這榜……太邪門了,奴從銀臺來,銀臺那邊的相公們說,要陛下立即過目。”

“噢?”張千不禁狐疑起來:“這是何故?”

“此次榜上第一的……乃是武珝……是武珝……”宦官上氣不接下氣。

張千這一聽,卻已懵了,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老半天方纔道:“是……是嗎?你……你拿來,給咱看看。”

張千依舊是覺得不可信的,立馬搶過了奏報,這一看……竟是愣在原地,可須臾之後,他又紅了眼睛:“咱,咱去見陛下,你……不許跟來。”

此時的李世民,正與招來了湯泉宮的陳正泰預備沐浴一番,而後準備狩獵。

李世民沒有再問賭局的事,兩個月過去,這氣該消的也消了,雖然橫豎看陳正泰這傢伙自作主張不順眼,可有什麼辦法呢,這是自己的女婿加學生,年輕人嘛……難免會糊塗。

可陳正泰卻還是魂不守舍的樣子,李世民便虎着臉道:“待會兒狩獵,若還是這般的無精打采,見了虎豹,便要你性命了。”

陳正泰心裡想笑,別逗了,你是皇帝,狩獵之前,早有數千上萬的禁衛將這附近的山中淨空了,好吧!還虎豹……人家早給你準備好了三萬只兔子呢!

當然,陳正泰是不能把大實話說出來的,卻只能道:“是,是。”

“還在想着賭局的事?”李世民看着他微笑。

對於這個,陳正泰老實道:“心裡自然是有所惦記的。”

“輸了就輸了。”李世民這時大度的道:“這一次栽了個跟頭,以後就曉得謹言慎行了,你是上了那魏徵的當了,他故意激將你呢,可是……以後要記住教訓了,至於新軍的事,朕另想辦法吧。”

陳正泰卻是道:“說不定贏了呢?”

李世民於是斜眼瞪着陳正泰:“你以爲那武珝是什麼人,朕沒有打聽嗎?贏?若是贏了,朕和觀音婢都說好了,以後叫民世李。”

“啊……”陳正泰嚇了一跳,連忙道:“陛下,不要啊,不要這樣,這樣的話怎麼可以說!”

李世民瞪他道:“夠了,不說這事了,去泡浴湯吧,這驪山的湯池,可是上佳所在,可惜……你沒將繼藩帶來,讓他也在此洗滌一番,對身子有大好處,以後長得和朕一樣壯士。”

陳正泰便耷拉着腦袋……噢了一聲。

“陛下……陛下……”張千卻已疾步來了:“陛下……貢院那裡,有急報。”

李世民駐足,回頭,厭惡的看了張千一眼。

陳正泰倒是精神奕奕:“怎麼,那魏家的小子,可高中了嗎?”

“中,中啦。”張千道:“名列十九。”

李世民臉色很沉重,不冷不熱的道:“十九……魏徵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不過……”張千眉飛色舞地道:“武珝……武珝高中第一,也中了!”

李世民一愣,他有些不可置信,臉上還帶着陰沉:“哪一個武珝?”

“韓國公的弟子啊,那個關門弟子,就是……那個少女……她中了,長安城,都已亂成一鍋粥啦,大家都擠去貢院了……都想問清楚實情……人山人海呢……”

李世民:“……”

…………

第一章送到,懇求月票。

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
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