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

武珝的提前交卷,可謂是天大的事。

這次的主考官,乃是禮部侍郎王辰。

雖是院試,可是長安這地方,任何事的規格都要比其他各州要高得多。

所以王辰作爲主考,倒也是志得意滿。

更不用說,此次還關係到了魏家公子和一個尋常少女的賭局。

這一場賭局,可是朝野關注啊。

“報,王相公,有人提前交卷了。”

王辰想不到……這一場考試,竟然又鬧出了匪夷所思的事。

шшш✿ ttκan✿ ℃o

別人巴不得考試的時間越長越好,甚至不知多少人在限定的時間之內,還未將文章寫出來呢。

而且這考試的時間,此時纔過去了三成,居然就有人提前交卷了。

於是他忍不住皺眉道:“這是有人故意搗亂嗎?此等害羣之馬,想是覺得題難,考試無望,所以要譁衆取寵吧。”

來稟報的人卻是道:“便是那個女子。”

王辰一臉訝異:“那個女子……”

真是瘋了。

“呵……”王辰不屑地冷笑道:“今次院試還真是怪事頻出,先是賭局,此後是女子考試,現在更好了,這女子又破天荒的提前交卷,老夫倒是想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寫出文章來。”

他是真想知道……

只可惜,他雖爲主考,此時即便是已有人提前交卷,他也是沒有資格去看卷子的。

那捲子早就糊名,並且用上頭記號的信封封存了。只等其他的考生都交了卷,再和所有的卷子混雜在一起,而後……會統一讓專門的文吏,重新謄寫一遍他們的文章,再送考官們批閱,最後才讓主考官來定奪名次。

王辰隨即笑了笑道:“說不準,連文章都沒寫呢,即便是寫了,也不過是胡話而已,不看也罷,到時自可知曉。”

等這一場考試結束,消息便已傳遍了長安內外,一時之間,又是人人震驚。

不過很快,各種流言便傳了出來。

魏叔玉已回府,此時剛剛下值的魏徵已在堂中等候了。

魏叔玉朝魏徵作揖行禮:“父親。”

“嗯。”魏徵放下了手上的書,擡頭看了魏叔玉一眼。

魏叔玉道:“今日考場裡出了一件怪事,便是那女生員,叫武珝的,竟只考了兩炷香不到的功夫,便提前交卷走了。”

魏徵板着臉道:“婦人家,果然不出所料。”

魏叔玉也不禁乾笑了一下。

魏徵凝視着魏叔玉:“你似有不喜,可是考的不好嗎?”

魏叔玉搖搖頭:“兒子自覺得考的還算不錯,此番是必中的。只是……想到在長安,盛傳着兒子的對手,竟是一個這樣不知所謂的婦人,兒子就難免有些喪氣。”

魏徵理解他的感受,於是道:“是啊,對手只有旗鼓相當,纔可相互砥礪。不過你與這武珝相爭,只是爲私。可是朝堂上那一場賭局,卻是爲公,老夫不介意你的輸贏,老夫在意的是,那陳正泰必須輸,此人從前的言行,老夫從未計較過,也沒有特意去彈劾過他。甚至陳家的二皮溝,以及朔方營建的方略,老夫也不得不佩服這陳正泰是個有真知灼見的人,可是百工子弟從軍,這是越過了底線了。”

“只是從軍,這樣可怕嗎?”魏叔玉詫異的看着魏徵。

魏徵淡淡道:“凡事有一就有二,並非是百工子弟不能從軍,而是天下的將士多爲良家子,現在讓良家子與百工子弟同爲禁衛,良家子們會怎樣想呢?你難道忘了,隋煬帝是如何覆亡的嗎?這正是隋煬帝疏遠了關隴良家子弟,反而親近江東世族,甚至在天下民怨四起的時候,竟是帶着禁軍前往江都。你想想看,多少關隴子弟會爲之寒心,又有多少人,不得不跟隨隋煬帝背井離鄉,遷徙至江東去?這些人對隋煬帝的怨恨日益增長,隋煬帝的敗亡,便不難理解了。”

魏徵頓了頓,又道:“可現在,眼看陛下有重蹈隋煬帝覆轍的苗頭,雖然還遠不如隋煬帝那般肆無忌憚。可這樣的苗頭一開,就極有可能收不住。那隋煬帝的覆亡,就只是他一人身死國滅嗎?不,不是的,一場反隋之戰,這萬里江山,多少人血流漂櫓,又有多少人死無葬身之地啊。這天下的軍民百姓,死亡了一半以上,你想過這其中有多殘酷嗎?爲父是見過亂世的人,亂世人如草芥,人如豬狗。因此……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陛下這一舉動,實屬過於冒險了。”

“老夫並不在乎陛下是否想要打擊世族,我們魏家,也不算什麼特別顯貴的出身。可是老夫不能容忍的是,這天下歷經了數百年的戰亂,已經再經不起折騰了,你……能明白爲父的意思嗎?”

魏叔玉便不禁皺眉道:“這樣說來,父親是認爲……陛下是在冒險?”

魏徵苦笑道:“陛下的心思,別人或許不知,可是老夫卻是太清楚了。他建這新軍,便是有這樣的考量。陛下是非常之人,他不甘心被人束縛。而那陳正泰呢,一個少年郎,年輕氣盛,從未遭過挫折,行事起來,自然不計後果,這二人湊在一起,說好聽……叫對了脾氣,說不好聽……”

魏徵說到此,又頓了頓,臉抽了抽,還是忍不住道:“說不好聽,這叫臭味相投!”

魏叔玉:“……”

魏叔玉點點頭,突然又想到什麼,道:“那麼父親認爲,抑制世族,利用百工子弟,去制衡關隴良家子那些驕兵悍將,是對是錯呢?”

魏徵不禁笑了,他眼裡帶着幾分愛意,看着自己的兒子,而後道:“這天下越是無關痛癢的事,都要問對錯,就譬如陛下有任何失禮之處,爲父都要仗義執言,這是因爲,失禮與否,關係的便是對錯。可是有一些事,牽涉到了國家的根本,社稷的興廢,這……是不能問對錯的。千古以來,我們所追求的,都是天下的安定,若是天下都不能安定,那麼對錯就沒有了意義,因爲……真到那個時候,便是生靈塗炭了。好啦,你已考完,也是辛苦了,快去休息了吧。”

魏叔玉面上卻是不禁露出怪異的神色,今日父親所說的,和父親平日的教誨很是不同,今日的父親,多了幾分世俗氣。

他只好深深一揖道:“兒子還想問,倘若兒子輸了,父親就真要拜那陳正泰爲師嗎?”

魏徵凝視着魏叔玉,微笑道:“大丈夫一諾千金,答應下來的事,便是拼了性命也要做,雖百死亦無憾也。當然……一切的前提是,那陳正泰,他能贏嗎?”

對呀,他能贏嗎?

魏叔玉也不禁笑了。

魏叔玉告辭而去。

而此時,魏徵收起了笑意,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想了想,他放下了書,取了筆墨,提筆就書。

對他而言,其實輸贏只是一個開始,陳正泰一輸,那麼解散新軍就迫在眉睫,一方面需立即上書裁撤新軍的事宜,另一方面,也需做好裁撤之後的善後工作。而這些細碎的工作,現在就要開始準備了。

…………

“陛下……奴也是聽貢院那裡說的,那個叫武珝的人,只兩炷香的功夫,便將卷子交了……”

此時,張千站在李世民的身邊,正繪聲繪色的說着今日在考場所發生的事,其實若不是親耳聽見,連張千自己都不相信。

“奴婢還聽說,消息一傳出,不少人已開始彈冠相慶了,大家都笑陳正泰,只怕是輸不起,明知自己要輸,所以才故意讓那叫武珝的人,索性提前交卷的,到時……還可有個臺階下。三省和六部部堂裡,都將這當做笑話看呢……”

“倒是陳家和大學堂那裡,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奴……奴聽說,陳正泰親自去接了提前交卷的武珝……二人而後同車去陳家了……”

說到這裡,張千邊小心翼翼的看了李世民一眼,口裡繼續道:“奴還聽說,這武珝生的國色天香,和陳正泰走的很近,關係匪淺……”

“你胡說什麼?”李世民突然大喝,大眼一瞪。

嚇得張千一哆嗦,忙是匍匐在地:“奴萬死。”

李世民殺氣騰騰的看着張千道:“這等事也是你能說的?你罵陳正泰混賬糊塗即可;說他膽小如鼠,心知新軍是辦不成了,所以想要臨陣退縮也罷。好端端的,你說他是好色之徒?這是要敗壞他的品德?”

張千忙喊冤道:“好色的事,奴也不懂呀,奴只是覺得……不不不,奴再不敢說了。”

“搬弄是非的狗奴,退下去。”李世民拂袖冷笑。

張千覺得自己太冤枉了,自己奏報的,難道不是實情嗎?

可陛下……顯然是憋了一肚子氣,又不好對那陳正泰發作,這倒好了,橫豎怎麼都是他這個陛下身邊伺候的人倒黴了。那陳正泰事辦得好,便罵他怎麼這般沒用。那陳正泰幹了缺德的事,轉過頭,一肚子怨氣便撒在他的身上。

只是張千心裡憋屈,卻是不敢辯駁,連忙乖乖的告退。

李世民隨即眯着眼,他低頭看着御案。

御案上,關於裁撤新軍的奏疏,已經堆砌如山了。

這是已經被逼迫到了牆角,直等放出榜來,這羣臣便羣起而攻之了。

李世民手搭在御案上,面上變幻不定,真的要妥協嗎?

畢竟,連那力主此事的陳正泰,看樣子也想開溜了。

…………

而作爲言論對象之一的陳正泰,高高興興的帶着武珝回了自家府邸,吃了頓好的。

武珝吃飽喝足了,想要告辭,陳正泰卻是當着三叔公和陳繼業等人的面道:“不必回學裡啦,如你所言,那些都是沒用的東西,學了也沒什麼用,不過是一塊敲門磚而已,對於求取功名和糊塗的人很重要。可是對於聰明的人,卻沒什麼要緊的。從今日開始,你便留在府上,做我的秘書。”

秘書……

一旁的三叔公,眼皮子跳了跳,然後開始計算哪一隻眼是跳災還是跳財了。

說到這秘書,可是極重要的差事啊,就比如說朝廷設置的秘書監,顧名思義,這是掌握圖書和編修書冊的,書是什麼,書就是知識,知識無價啊。

這也是爲何,魏徵一個秘書監少監,雖是品級不高,可在朝臣們看來份量很重的原因,即便是他的建議,連陛下都不得不慎重以對。

武珝很爽快的道:“負責恩師所有的書信,還有許多的公文嗎?”

陳正泰道:“正是,這都是瑣事,看上去一點也不重要,可這麼多繁雜的事務,若是你能融會貫通,便算是能出師了。陳福,去給武秘書騰出一個小院,讓她住下。”

這個決定,讓武珝意外到了極點。

以她的人生經歷,這個世上是沒有人願意看重她,哪怕是給她一絲一毫信任的。她雖算是出身高貴,可實際上,卻是在爛泥潭裡出身的人,除了與自己相依爲命的母親之外,再沒有人對自己這般好了。

她毫不猶豫的就道:“恩師有命,學生哪裡敢不從呢?”

“除此之外,我再推薦你幾部書看。”陳正泰認真的道:“二皮溝的那些課文,你大略看過了吧?”

“恩師說的是那些雜學?”武珝想了想,詢問着道。

陳正泰頷首:“不錯,就是那些雜學,什麼物理、化學之類。”

武珝便道:“倒是草草看過了,不過大多都比較淺顯,雖覺得有意思,卻也沒有什麼難度。”

陳正泰:“……”

陳正泰覺得心口疼……

你這是什麼話?

當初這些初中的知識,可是折騰得我陳某人慾仙欲死的,好嘛?到了你這裡,卻成了淺顯,雖有一些意思,卻沒什麼難度?

你確定你不是故意傷害我?

可是……這話自武珝口裡說出來,陳正泰卻覺得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陳正泰忍着心頭的吐槽,一本正經地道:“不要草草去看,要細細地去讀,知其然很容易,可是要知其所以然,卻是天下最難的事。”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
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