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

說幹就幹。

陳正泰倒是很乾脆地道:“三天之內,能將經書背誦下來嗎?”

這話問出來,若是別人聽了,十之八九會認爲陳正泰是個瘋子。

武珝也有一些疑難之色,她不是很確信自己有這樣的能力,便輕皺秀眉道:“世兄,我覺得五天時間……或許……更好一些。”

“就三天!”陳正泰不容置疑地再次道,而後又問道:“你從前可有什麼基礎?”

武珝老實地道:“只草草看過一些書,是先父留下來的。”

陳正泰便道:“有如此深厚的基礎,還怕什麼?若是連三天都無法做到背誦,那麼今科的院試,只怕就沒有任何的指望了。”

武珝聽罷,倒是再沒有猶豫了:“一切聽從世兄安排。”

這是陳正泰對武珝的第一個考驗。

若是這個考驗能夠通過,那麼陳正泰就有信心了。

其實當初答應這一場賭局,陳正泰是留了小心思的,他當然清楚新軍關係重大,怎麼可能說裁撤就裁撤呢?

可是朝中一面倒的反對,就算李世民願意硬着頭皮死撐,可這反對的風潮卻沒有平息,李世民是皇帝,他若是在那死豬不怕開水燙,誰能拿他怎麼樣?

可這些大臣,治不了皇帝,還治不了我陳正泰?

就算陳正泰也死豬不怕開水燙,他們治不了,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不會去故意找新軍的麻煩。

與其等着人家來找麻煩,不如先發制人!

這並不是陳正泰多想,而是……人心險惡啊,朝中的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他們表面上是說新軍浪費錢財,百工子弟不過是一羣酒囊飯袋。可是想來已經有不少人意識到,這可能是打壓世族的一個手段了吧,在關係到原則的問題上,他們絕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因而陳正泰才趁機提出了賭局,至少讓許多人看到他輸的希望,對他們而言,既然都已賭了,那麼不如等見了輸贏再說。

兩個月時間哪,足以讓新軍從一個新兵的大營,開始勉強有了一定的戰鬥力了。

到了那時,哪裡能說裁撤就裁撤的?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他贏了的前提之下,若是輸了,還是萬事皆休。

世間總有那麼多的奇蹟,這武珝果然是個變態!

三天之後,陳正泰如期將她叫到了面前。這三天裡,武則天每日都在陳家的書齋裡讀書,當然,這也難免惹來一些閒言碎語,好在……閒言碎語只是在私下裡流傳罷了。

到了陳正泰的跟前,武珝先乖乖給陳正泰行了禮:“世兄。”

陳正泰習慣性地對她板着臉道:“叫恩師。”

“恩師。”武珝很乾脆。

陳正泰道:“都能背誦了嗎?”

“大抵能背誦了。”武珝道:“不過一次性要記的東西實在太多,所以有些地方,可能會有一丁點錯漏。”

“一丁點是什麼意思?”

武珝認真的想了想道:“洋洋二十萬言裡,可能會有數十個字錯漏。”

陳正泰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變態。

“你揹我聽聽。”這可是生澀難懂的經史,陳正泰覺得自己要背誦出來,沒有半年時間都無法做到。

果然人和人是不同的!

陳正泰先選了論語。

便聽武珝嫩生生的道:“子曰,學而時習之……”

她足足背了小半時辰,然後……一字不漏。

陳正泰:“……”

她張着明亮的眼眸看着陳正泰道:“恩師……可有錯漏嗎?”

陳正泰一面聽武珝背誦,一面死死的盯着書裡的每一行字,已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花了,他只頷首:“不錯,沒有錯漏,很好,看來……你已勉強可以做我的關門弟子了。”

武珝一喜,陳正泰平日說話,都是斬釘截鐵,不會在她面前用過多的詞彙,這令武珝心裡已認定,陳正泰遠在自己之上,現在聽到陳正泰這樣的讚許,令武珝悲喜交加。

陳正泰見武珝眼眶微紅,不禁道:“你怎的哭了?”

武珝搖頭:“沒……沒有什麼。”

陳正泰便拉着臉:“是還有什麼想欺瞞我的嗎?”

武珝怕惹得陳正泰生氣,便連忙解釋道:“先父在的時候,平日顧不上我們母女,而那些族人和兄弟,大多對我是冷眼相待……從未有人這樣的誇獎過我……”

陳正泰一聽,頓時明白了什麼。

他一直將武珝當做歷史上的武則天,那個冷酷無情的人。可現在細細思量,她終究還只是一個少女,那冷酷且六親不認的性情,想來是她自小的境遇所養成的。

細細的思量了一下,陳正泰覺得自己對待武珝的態度其實不大好,甚至可以說用嚴厲來形容。

可到了武珝這裡,卻成了他已是世上對她最好的人之一了。

這……很尷尬啊。

莫非……這也是套路……不要着了她的道纔好。

只是幾日的相處,陳正泰輕鬆了一些,道:“你的書讀的不錯,看來是可造之材,明日就去大學堂吧,讓他們來教授你如何作文章……你放心,你不必和其他的生員一起學,到時我只讓教研組的人教授你學問,你切記要用心去學。”

武珝竟是露出了幾分憨態,應聲說是。

這少女露出憨態本是常有的事,只是在武珝的面上卻極少出現,甚至可以說前所未有。

陳正泰又道:“你入了學,你的母親怎麼辦?這樣吧,我派兩個婢女去照顧她,也好讓她放心。還有……每隔數日,你來這書齋,我要檢視你的功課。”

“是。”

武珝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又道:“恩師,我……我學這些,去考功名,未來真要考進士嗎?”

陳正泰笑了笑道:“你便中了進士又能如何呢?這一次讓你考一個秀才功名,其實不過是我和魏徵打了一個賭而已。當然,這是其次的,重要的是,藉着院試,先打牢你的學問基礎,等中了秀才之後,你便不需再學作文章的道理了,到時我教你一些真學問。”

Www ⊙тTk дn ⊙c○

武珝心裡似乎有了方向,喜極而泣:“喏。”

“中午就在此留下,吃一頓便飯吧。”

武珝受寵若驚:“這……只怕又有人要見疑了。”

陳正泰古怪的看着武珝,她這三日,每日都在背誦經書,居然連陳家內部某些人的情緒,也已照顧到了,竟還知道府中人有其他的想法?

可見武則天變態的不只是她的學習能力,而是那超強的情商感知。

這樣的人,放在哪一個時代,都是能輕易吊打衆生的。

陳正泰卻是擺出慍怒的樣子道:“怕個什麼,清清白白的,不要胡思亂想。”

武珝又露憨態:“噢。”

陳正泰不禁好奇:“這時你心裡在想什麼?”

武珝不假思索道:“聽恩師的話即好,其他的,不必理會。”

陳正泰:“……”

事情好像在朝着奇怪的方向發展啊。

陳家的飯菜,比外頭要可口的多,陳正泰是個講究的人,千挑萬選的廚子,也是受過陳正泰親自教導的,什麼紅燒獅子頭,什麼脆皮烤鴨……諸如此類的菜餚,都是外頭所未有的。

畢竟……隨着鋼鐵作坊的出現,大量上等的鋼材開始廉價化,此時終於出現了宋朝纔開始出現的炒鍋。

而有了炒鍋,菜餚的變化又開始有了新的發展,當然,現在還只是起步階段,可陳家就不同了,他想到自己想吃什麼了,便召廚子來,一步步教導,廚子們練習幾日,這新菜便可上來了。

陳家吃飯,大抵是三叔公、陳繼業坐頭,陳正泰和遂安公主坐在兩側,其餘一些近親則陪在下頭。

今日突然出現了一個武珝,許多人便時不時的用奇怪的眼光去悄悄打量。

遂安公主倒還大方,這收武珝爲弟子的事,她是事先知道的,只是……她唯一沒有料想到的就是武珝竟是這樣的絕色,當然,女主人自是需表現出大度和雍容的。

只是三叔公眼睛賊賊的看着,面上笑呵呵的,心裡已是一場赤壁大戰一般了。

倒是武珝,反而很是從容,自顧自的大快朵頤,嗯,好吃。

次日,陳正泰讓人直接將這個女弟子送去了大學堂。

教研組的李義府早就得到了陳正泰的交代,哪裡敢怠慢,立即成立了四個得力先生組成的輔導小組,開始針對性的教學。

武珝入學時,本以爲恩師會再見自己一面的,只是清晨時,卻是個婢女幫着她簡單的收拾了行囊,鄧家外頭,也已預備了四輪馬車,她回頭,這陳家輝煌卻又清冷,清晨的晨霧朦朦朧朧的,已看不到裡頭的亭臺了。

武珝便收了雜念,在她看來,自己現在什麼都不需去想,只要好好任着陳正泰安排便是了。

在她看來,這位世兄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他做的每一個佈置,一定有他的深意。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對自己……好!

人是極複雜的動物,有的人,你給她再多的恩惠,她也只是將這當做是理所當然,於是……便有了備胎。

可似武珝這樣身世坎坷的人,你給她一縷陽光,她便當有人將太陽捧到了自己的手心。

她登車,入學,於此同時,教研組已經開了三天的會,根據武珝當下的學習基礎,已經制定出了一個完備的學習計劃了。

…………

這一場賭局,很是牽動人心。

畢竟此事關係重大,有人甚至已經料到,陳正泰打賭,不過是想拖延時間而已,到時候並非沒有耍賴皮的可能。

可賭局一旦提出,卻還是讓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

萬衆期待啊。

爲了嚴防陳正泰作弊,人們幾乎無孔不入的開始打探着陳家的消息。

一點點的消息,慢慢的變得具體起來,最終……所有人鬆了口氣。

”魏相公,魏相公……“

有人高高興興的來到了秘書監。

這秘書監是個巨大的建築,相當於大唐的國家圖書館。

此人大喇喇的到了魏徵的公房,魏徵此時正低着頭,校對着一部書冊。

聽到動靜,魏徵擡頭一看,只見來人卻是那兵部侍郎韋清雪。

韋清雪笑吟吟的道:“倒要恭喜了。”

“何喜之有?”魏徵淡淡的道。

事實上,魏徵並不喜歡韋清雪,在魏徵看來,此人雖是貴爲兵部侍郎,可是行事卻很浮誇,才能也很平庸,不過是因爲出身好,才得以牟取到了高位罷了。

此時,韋清雪興致勃勃地道:“我已讓人去探查過了,陳正泰果然尋了一個剛到長安不久的少女,教授她讀書……此女……叫做武珝,算起來……乃是當年工部尚書的後人,起初我還以爲……這其中必然有蹊蹺,不過仔細探查,甚至還去了幷州武家打探過,這才知道……此女……確實不過是個尋常女子罷了。”

魏徵依舊淡淡地道:“這個我當然知道,韓國公好歹也是國公,這一點信用還是有的,我不相信他會在這上頭做手腳。”

“魏相公難道不想繼續聽下去?”韋清雪眉飛色舞的道:“這個叫武珝的少女,從她的族人們打探來的消息來看,往日應該是認識一些字的,不過理應沒有學過經史,當初他的父親,只是請了一個開蒙的蒙學先生教授她學了幾年而已。此女並沒什麼出奇之處,不過生的倒是國色天香,哈哈……總而言之,這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少女。”

幷州武家那裡……得出這個結果並不奇怪。

武珝在武家素來都是被欺凌的對象,她的幾個異母兄弟,還有族兄弟,歷來是對她唾棄的,這種輕蔑……早已成了習慣了。

在他們看來……武珝這樣的臭丫頭,實在沒有什麼出挑之處。

另一方面,這也和武珝歷來被人欺凌之後,絕不輕易暴露自己的天賦有關,這天下知道武珝能過目不忘,智慧過人的人,只怕還真沒幾個。

“這陳正泰,口氣還真大啊……”韋清雪口裡透着嘲笑,樂呵呵的道:“這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女子,兩個月時間,他就想讓她去考功名,這不是瘋了嗎?”

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
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