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

武珝又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陳正泰卻是繃着臉冷哼。

不過,他心裡卻是頗有幾分得意的,不就是歷史上第一個女皇帝嗎?你看現在,我還不是看破了她的詭計,將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

只是……這樣一想,心裡又不禁警惕起來。

這……會不會又是裝的呢?故意示弱,好讓他心裡放鬆下來?

於是,陳正泰的心又緊繃起來,轉而嚴厲地看着武珝:“饒你,你小小年紀,便心思這樣的重,將來長大了還了得?”

“我……我……”武珝便幽幽道:“不敢相瞞世兄……先父故去,族中和異母兄弟們便視我和母親爲眼中釘,受了許多的屈辱,所以我才帶着母親來了長安,只是……誠如方纔所言,雖是在長安安頓下來,可是……我……我心中不甘。母親受人白眼,我也是堂堂工部尚書之女,怎麼能甘於平庸?最重要的是,我雖是女子,哪一點不比族中那些狼心狗肺的人強?我便想……便想尋一條出路。”

她悽慘的模樣,小心翼翼的看着陳正泰,似乎真的對陳正泰有些畏懼了,繼續道:“原本我在想,再過一兩年,我便入宮去,先父被冊封爲應國公,依律,我是可以參加宮中選秀的,至不濟,在宮中也可冊封一個昭儀,在宮中總能尋覓一條出路,到時吐氣揚眉,也讓母親能夠增色。只是宮中嬪妃無數,我……我這樣的年紀,能有多大的機會,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前些日子,我看了新聞報,方纔意識到,這世上,也未必沒有女子可以做成的事,韓國公在長安有這麼多的門徒,個個都是佼佼者,我若能……蒙世兄厚愛,只需世兄點撥,或許就有出入了。”

陳正泰依舊板着臉,不過他的腦子轉的飛快。

這麼聽着,這些話……應該是她的肺腑之詞了。

從這些話大抵可以看出,首先這武珝是個不甘平庸的人,她並不覺得自己女子的身份就比人低一等,甚至心中隱隱認爲,她比天下絕大多數人要強。

另一方面,她已爲自己考慮了很多後路,譬如選秀入宮,當然,這對她而言,應該只是下策。

畢竟,這武珝還真猜對了,在李世民的後宮裡,她幾乎是沒有什麼機會的。而李世民這等人,哪怕武則天再機智,憑藉着李世民的慧眼,也遲早能看穿她的狐狸尾巴。再說,她再聰明,也不過是個少女,憑什麼和那些根基深厚的貴人嬪妃們鬥呢?

當然,只怕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歷史上,李世民雖然沒有真正青睞她,可是李世民的兒子李治,卻是真真切切的被她糊弄了去,自此之後,給了她一飛沖天的機會。

可是現在的武珝,顯然無論如何也沒有算到這一步。

還有一點便是,武珝現在將目標放在了他的身上,明着說是希望提點,實則卻頗有幾分想要自強。

當然,她一個弱女子,又被家族拋棄,父親也已逝世,所以想要憑藉自己,可謂千難萬難,可若是有陳正泰的幫助,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陳正泰笑了笑道:“你倒是心思活絡的很,只是……你藉機靠近我之後,又有什麼打算?”

“我能吃苦,也肯學,我並不比男子差……我……只要世兄肯傳授,學什麼都好。”武珝毫不猶豫地道,她似乎知道,這是她唯一的機會,若是不在陳正泰面前展示自己,只怕自己就再不會有機會了,那麼最後只能走下策,選秀入宮。

陳正泰只笑了笑,不置可否。

武珝終究還稚嫩,沒有經受過後宮的薰陶,所以看陳正泰這般反應,倒是有些急了,此時眼眶當真紅了:“我……我讀過書……我能過目不忘……”

“過目不忘?”陳正泰不禁詫異地看着她。

事實上,陳正泰也只是在傳說中才聽說過有這樣的天才人物,可實際上……迄今爲止,從未真實見過,哪怕他已見識過無數頂尖的人了,都沒有一個是有這超級技能的!

陳正泰便笑着道:“你既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只怕早就揚名天下了吧。”

這話是明顯的質疑。

不過這等事,若是真如此厲害,確實是會一傳十,十傳百的。

而且歷史上……好像沒有聽說過武珝有這樣的才能。

武珝擡眸,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而後道:“我自小便有這樣的本領,只是……因爲身邊總有人欺凌我,先父要去做官,我和母親只能在老宅,他們本就看我和母親不順眼,總是藉故刁難,我固然身藏這些,也絕不會輕易示人。世兄可聽說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人高於衆,衆必非之的道理嗎?此後先父故去,我便更不敢輕易將這秘密示人了。有些時候,人寧願被人輕視一些,也不要被人高看了,如若不然,那些欺辱你的人,手段只會更加狠毒。”

陳正泰聽着倒吸了一口涼氣。

妖孽啊這是……

從小就藏着秘密,明明有一個別人所沒有的才能,卻能一直默默的隱忍和潛藏着,這若是換了任何人,尤其是年少的孩子,只怕早就巴不得向人展示了,而她則是一直不露聲色,瞞過了所有人。

歷史上的武珝,好像也確實沒有展現過這個才能,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她隱藏了一輩子。

這就是武則天的可怕之處嗎?她憑藉着這樣的本領,在李治登基之後,能夠快速的處理朝政,可與此同時,她卻又不顯山露水,既得到了李治的絕對信任,最後因爲掌握了大權,和李治共治天下。另一方面,對李治和百官也留着一手。

陳正泰甚至已經想到一個畫面,許多事,通過這個本領,武則天早已瞭然於胸,卻還是故作不知的樣子,而下頭的百官們,有的人還賣弄着自己的小聰明,卻早已被武則天看透,她定是在看透的時候,心裡只是一笑,尋到了適當的時機,將這賣弄聰明的人一舉剷除。

只是……既然藏了這麼久藏得這麼深,她爲何要告訴他呢?

是害怕他輕視她,想爭取一個機會嗎?

其實武珝一點都不清楚,陳正泰壓根不是輕視她,而是他孃的對她警惕過了頭而已,陳正泰可絕不敢將她當普通少女一般看待啊。

陳正泰故作微笑的樣子:“是嗎?那麼……我倒想試一試。”

陳正泰左右看了一眼,隨手將車廂邊擱着的新聞報取了一張來,而後取了末版的一篇文章交在了武珝的手裡道:“你看一遍。”

武珝頷首,她手臂有些顫抖。

實際上……她雖是外表柔弱,內心卻是堅強,或許是因爲她超出了常人的心智,所以哪怕被人欺凌,她也依舊沒有將人放在眼裡的。

可這一次,遇到了陳正泰,哪曉得這陳正泰只隨口就戳穿了她的伎倆,要知道,掩藏在這楚楚可憐的少女表面下的自己,是從未失策過的,而如今,陳正泰不過掃她一眼,就像是能洞穿她的心思一般。

這令武珝毛骨悚然,可與此同時,心裡也不免欽佩得五體投地,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韓國公啊,自己來尋他,還真是找對人了,如若只是一個平庸之輩,哪怕只是比尋常人優秀一些,自己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了。

此時,武珝快速的將報中末版的文章一掃,而後便將報紙奉還給陳正泰。

陳正泰拿起報紙,低頭一看,這文章……說來慚愧,是他自己說所寫的,當然,也不能算是他所寫,而是很不好意思的,抄襲了韓愈的文章。

這當然不是陳正泰抄襲成性,愛做剽竊的勾當,實在是……韓愈這一篇《師說》,簡直就是爲他量身打造的。

這篇文章的本質,其實是勸大家能夠學習,而學習去哪裡學呢?挖掘機技術哪家強……不,讀書考試哪家強,二皮溝大學堂找我陳正泰哪。

此時,陳正泰收起心神,凝視着武珝道:“可記下來了?”

武珝毫不猶豫道:“統統記下來了。”

“背誦吧。”陳正泰淡淡道。

武珝不帶半點遲疑,隨即便張口:“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爲惑也……”

她一字一句,很是清晰。

陳正泰起初還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聽,可越聽,心裡越是震驚。

這師說不過數百字,可武珝也不過是快速的看了一遍而已,可此時,全文她背誦下來,竟是一字不落。

待這武珝背誦完了,而後便看着陳正泰道:“還請世兄斧正。”

斧你大爺……陳正泰感覺很痛心疾首,我特麼的是穿越來的啊,已經自覺得自己的記憶力極好了,而之所以師說記下來,這還是因爲這是必考的內容,當初被抓着背誦了無數次纔有深刻的印象。

可和眼前這個妖孽相比,他深感自己簡直就是渣渣。

陳正泰最乞丐的是,武珝雖是統統背誦完了,面上卻沒有一丁點的得意之色,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着陳正泰道:“世兄……以爲如何?”

“噢,還好。”陳正泰壓下自己的情緒,面上依舊平靜如水。

這個時候,決不能顯得震驚的樣子,好像我陳正泰沒見過世面一樣,對付這樣的人,就得比她還能裝。

武珝的眼底深處,果然掠過了一絲期待之色,陳正泰越是這般古井無波的樣子,反而令武珝更爲敬重。

她道:“我不過一弱女子,在這長安,舉目無親,家母又是無靠,她……她本是先朝宗室,身份尊貴,卻養深宮,自小便養尊處優,只因先朝亡了,地位才一落千丈,被人欺凌……我……我……我便要像男兒一般,使她不受委屈。”

陳正泰眼睛盯着車廂的天花板,故作沉吟道:“念你有孝心,或許陳家倒是可以收容你,只是……你到底想學什麼,又有何打算?”

“學什麼都好。”看陳正泰終於鬆口,武珝一雙眼睛頓時亮了亮,驚喜道:“我只曉得世兄乃是神鬼莫測的人,身上處處都是學問……至於將來……我……我有許多的打算,只是……終爲女子,倘若我是男子就好了。”

她此時倒是表露出了自己內心深處的心事。

是啊,若是男子,天下除了眼前這位世兄,還有誰能及得上我呢?我看那些同齡的男子,盡都是酒囊飯袋罷了,不過是借了男子的身份,憑藉着自己高貴的家世,自鳴得意而已。

陳正泰倒是沉吟起來。

這個女人很危險。

可這個女人……身上卻有一種讓人忍不住愛惜的感覺。

當然,並非是那種愛惜,而是像這樣的妖孽,自小便懂得隱忍,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行事縝密,而且還是過目不忘的天才,若是他沒有一丁點愛才之心,那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何況,若他不對她另有安排,她勢必就要入宮,而似她這樣的人,縱然不能得到陛下的欣賞,也絕不會甘居人下,遲早會有一飛沖天的一日,難道……真要爲大唐留下一個女皇嗎?真到那個時候,可就不是陳家聯手陛下打擊世族,而是她吊打陳家以及所有人了。

只一瞬間,陳正泰的心思已千迴百轉,深吸一口氣,陳正泰道:“從今日開始,我說什麼,你便做什麼,我說東,你不得往西。”

武珝忙小雞啄米的點頭:“自然。”

陳正泰又不客氣的繼續道:“還有,少將這些小把戲用在我的身上,如若不然,我絕不容你。”

武珝忙道:“再不敢了,從前我不知天高地厚,現在我才明白,世兄才智勝我十倍,我怎敢班門弄斧?方纔我所言的,句句屬實,在世兄面前,沒有一絲的隱瞞。”

對於這一點,陳正泰是相信的,這武珝在他跟前算是徹底地暴露了自己的內心和才能了。

就算是還有一些心事,那也無關緊要。

…………

第一章送到。

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
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