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

玄奘頗有幾分受寵若驚。

實際上,他原本的指望只是大唐給自己頒發出關的文牒而已,若是能有一份大唐朝廷的印信,讓自己沿途西域諸國,能得到一些照應最好。

可哪裡想到,陳正泰一開口,便給他如此大的照顧。

要知道在此前,他已不知碰了多少次壁了。

於是,哪怕他氣度非凡,也不禁感激道:“那麼,就多謝韓國公了。”

“不要叫韓國公,我有俗名,叫陳正泰,以後就叫我陳大哥便好。”

陳正泰熱絡得不得了。

玄奘一時……無語。

陳大哥……

明明你比貧僧要小許多的好吧。

只是……陳正泰這般豪爽的樣子,玄奘哪裡好故意不給陳正泰面子。

他心心念唸的就是前往西方,求取真經,爲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已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現在……機遇就在眼前,便還是違心道:“多謝陳大哥。”

陳正泰笑道:“你在長安,可有住處嗎?”

“就在附近寺中暫時寄居。”

“這樣啊。”陳正泰道:“那麼你回去之後,且等我音訊,我明日就去面聖,後日之前,便能有迴音,你放心,這事包在我的身上。”

陳正泰是個信守承諾的人,所以次日一早,便興沖沖的入宮去面聖了。

見了李世民,李世民不禁道:“你不在那好好的練兵,成日瞎轉悠什麼?朕這裡沒什麼事。”

陳正泰很無語,這是什麼話,難道練兵就要每日都待在營裡嗎?我陳正泰就算是每天在家躺着,也能練出兵來。

當然,這些話卻是不能亂說的,陳正泰忙是虛心接受了批評的樣子,痛定思痛的模樣道:“是,是ꓹ 兒臣真是萬死,只是今日兒臣有事求見。”

李世民也不過隨口罵一罵罷了ꓹ 新軍那邊……才五千人,這是李世民不滿意的。

李世民覺得至少也該有兩萬的規模,可百工子弟就這麼多ꓹ 也不可能什麼歪瓜裂棗都招募進來,也只能作罷了。

而至於這新軍戰力能到什麼程度ꓹ 李世民可說不準,他既已有了徹底壓制世族的心思ꓹ 那麼……心思就絕不可能動搖ꓹ 因而道:“何事?”

陳正泰便道:“有一僧人,叫玄奘,想要西行,求取佛經,兒臣覺得此人慈眉善目,爲人也忠厚,朝廷不應該禁止。”

李世民不由皺眉:“玄奘……”

他對一個僧人是不可能有什麼印象的。

也沒興趣去管這等小事ꓹ 於是道:“他慈眉善目與忠厚,和禁止他西行有什麼關係?”

“兒臣的意思是……”

不等陳正泰的解釋ꓹ 李世民一揮手:“那就準他出關吧ꓹ 此等小事ꓹ 何須親自來朕這裡說。”

“兒臣怕他有危險。”陳正泰老實道:“所以打算抽調一些護衛給他ꓹ 而且他一僧人,要跋涉數千裡ꓹ 兒臣看他心疼的很ꓹ 所以……所以覺得……總需有人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李世民便問:“此人俗名叫什麼?”

“這……我也不知道呀ꓹ 好像姓陳。”

“你親戚?”

陳正泰立馬道:“兒臣冤枉,兒臣絕沒有徇私……”

李世民很無所謂的樣子:“是你親戚那才恩准ꓹ 不是你的親戚,你特意跑來,爲一個莫名的僧人如此大費周章,朕就非要敲打你不可了。你現在是新軍大將軍,關係重大,成日閒着沒事做,這是何意呢?”

臥槽……

居然很有道理的樣子。

於是陳正泰硬着頭皮乾笑道:“其實……也算是親戚吧,他叫我大哥來着。”

李世民便道:“既是親戚,那就準了,要出關多少人,朕這裡都準。”

李世民覺得,這不過是再小不過的事,可陳正泰這個傢伙巴巴的跑來,這點恩榮還是要給的,如此一來,便顯得自己對陳正泰的恩德無量了。

李世民一副你看對你不錯吧,快感激涕零一下的樣子:“朕會交代鴻臚寺……”

陳正泰很上道的感激涕零道:“兒臣蒙受陛下如此厚愛,實在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李世民露出笑容:“好好辦你的事,你心裡清楚,朕……對你可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可不是嗎,就等着新軍那邊有一點成績,將來再擴充一下新軍,等時機成熟,就準備關門打狗呢。

陳正泰連忙點頭:“喏。”

得了聖旨,陳正泰樂呵呵的出宮。

回到家裡,很快就讓人將玄奘請到了自己的面前,卻是唉聲嘆息。

玄奘見他如此,本是火熱的心,頓時澆滅了:“韓國公……難道……陛下不準?”

“準是準了。”陳正泰嘆息道:“只不過……哎,說來也是話長,只不過……陛下狠狠的責怪了我,說我堂堂國公,爲一區區僧人的小事,特意去覲見,而陛下每日日理萬機,忙碌於政務,爲了天下蒼生百姓操碎了心,我卻爲這等區區小事去驚擾了他,哎……陛下一番苛責,令我這臣下的,真是生不如死,心裡既慚愧又難受。”

玄奘:“……”

陳正泰打起精神繼續道:“見此情景,我只好說,其實高僧乃是我們陳家的遠親,按輩分,你得叫我一聲兄長,陛下這才臉色好看一些,說原來如此……既是爲親人說情,倒還顯我是一個有心的人,這纔沒有責罵的太過。現在我已在陛下面前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可要記着,到時去鴻臚寺領文牒的時候,一定要咬死,說你出自孟津陳家,乃是我小弟,不管誰質疑,你都要一口咬死了。”

玄奘:“……”

這玄奘雖然是方外之人,可是他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就算自己和陳正泰乃是親戚,按輩分,自己可以是他的叔叔,也可以是他的侄子,但是憑着二人的年歲,怎麼也不像自己是他的遠方弟弟啊。

鴻臚寺的人能信嗎?

可陳正泰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難道堂堂韓國公,還會特意在這事上打誑語不成?

此時想着求取真經要緊,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爲妙。

於是玄奘道:“一切依韓國公……不,依陳大哥所言。”

陳正泰點了點頭,隨即問道:“不知你打算如何去西域,目的地又是何處?”

玄奘聽到此,倒是侃侃而談,他之前去過西域,當然,並沒有繼續西行,不過對於西域的地理,他卻是耳熟能詳。

此次是他第二次出行,所以心也很大,他是希望直接從西域過境後世的阿富汗,而後再南下進入印度次大陸。

這個路程,可就很嚇人了。

當然,歷史上的玄奘,確實抵達過印度,也就是現在的天竺。

陳正泰不得不欽佩玄奘的勇氣,反正換做是他自己,莫說是現在,就算是一千多年後,他也不敢單獨去那裡的,畢竟以他的英俊相貌,有菊花不保的可能啊。

接着陳正泰又問道:“你打算何時成行。”

玄奘道:“越快越好。”

陳正泰略思索,便道:“那就後日吧,明日我會好好佈置一番。”

玄奘又行了個禮,真切地看着陳正泰道:“實在是太有勞陳大哥了。”

有陛下的旨意,又有陳正泰的關照,所以一切都很順利,玄奘去鴻臚寺領關牒的時候,鴻臚寺倒是很客氣,過了兩日,他又來陳家辭行,卻聽說陳正泰已去軍中了。

只不過,此時卻有數百個彪形大漢圍着他,車馬都準備好了,足足一百多輛車。

不過,這一羣彪形大漢們都愁眉苦臉的,領頭一人來和玄奘見禮:“叔……”

玄奘一時震驚:“你是……”

這人道:“我是陳愛香,奉正泰叔之命,保護你西行的,論起輩分來,我是你侄子。”

玄奘細細的看了看他道:“你……不是僧人?”

“現在是了,說是讓我做幾年僧人,等回來就還俗。”這陳愛香一想到要去西域,便想死,不過陳正泰給了他兩個選擇,一個是去一趟西域,而後回來掌管一方的生意。另一個則是,死去鄠縣挖礦,這輩子都別回來。

這是家主的命令,想來也不會有第三個選擇。

陳愛香思前想後,最後還是覺得第一種選擇比較香。

玄奘:“……”

他打量着這一個個彪形大漢,都是一臉橫肉,身子強壯,心裡頓時有些不踏實,他問起另一人:“你……你是做什麼的?”

這人渾身肌肉,挺着將軍肚子,道:“你看俺像啥?”

“貧僧不想猜。”

“你看俺這樣子,也曉得是個和尚了,當然,出家之前,俺是挖礦的。”

玄奘:“……”

他又瞥着另一人:“你是……”

這人倒是彬彬有禮地道:“打洞的。”

玄奘:“……”

這人耐心的解釋:“不是挖人祖墳那種,是專門探勘礦產的。”

“你們都隨我西行?”

“當然。”此前那陳愛香道:“時候不早了,路上說,我們都是奉韓國公之命,隨你一道去求取真經的,你看,我們也是有僧籍的,正兒八經的僧人,你不要疑慮……”

玄奘心裡忍不住想吐槽點什麼。

不過隨即他又謹慎起來,無論怎麼說,出家人不能口出惡言。

再說,這都是韓國公給他安排的人,他就更不好再說什麼了。

於是他只好默默地上了車,給他趕車的車伕,也剃了一個光頭,口裡不斷的罵那拉車馬的娘,從他滿口的酒氣,再加上他的話裡話外來看,這個人……好像是修鐵軌的。

玄奘在這裡,車子纔剛開始動,突然整個車廂便乒乓的響,鏗鏘之聲不絕。

玄奘嚇壞了,忙道:“停車,停車。”

那車伕回頭,咧嘴道:“咋啦?”

“車裡什麼動靜?”

“什麼什麼動靜?”

跟這人很難溝通。

好在陳愛香另一邊打馬而來,一臉抱歉的樣子:“實在是抱歉的很,這些狗東西,東西裝錯了,李四,趙二,你們這兩個混蛋,不是說了不要將傢伙裝在高僧的車裡嗎?要裝裝別的車去,這是有道高僧,在他車的夾層裡藏着這麼多傢伙算什麼意思?”

於是另一邊的人,忙是硬着頭皮來,一臉噤若寒蟬的樣子,先請玄奘下車,而後揭開車廂的夾層蓋子,抱出一柄柄明晃晃的刀劍和火槍來,口裡咕噥道:“其他車的夾層也裝滿了啊,就玄奘法師這地方空蕩蕩的……”

“還敢頂嘴。”陳愛香坐在馬上破口大罵:“直你娘!”

幾個人便再不敢做聲,灰溜溜的抱着兩捆刀劍,躲到後車去。

陳愛香又重新換上笑容,見玄奘驚魂未定的樣子,便道:“哎呀,這些人就是不曉得規矩,叔,你別生氣,下次他們再敢,我抽死他們。”

玄奘面帶微笑:“阿彌陀佛。”

人羣之中,不知道誰低聲說了一句:“陀個鳥。”

玄奘假裝沒有聽見。

而後又上了車。

似玄奘這樣的人,能幾次牽涉數千裡,穿越大漠,沒有同伴,忍受無數的痛苦和煎熬,依舊完成自己目標的人,本就是大智大勇的人。

他有超強的忍耐力,和無以倫比的意志,眼裡只有他的目標,至於其他的小節,他是不放在眼裡的。

上車,開拔,浩浩蕩蕩的隊伍,愈行愈遠。

而此時,在另一頭,陳正泰在軍中,正看着步兵營操練,心裡倒是頗有幾分遺憾。

其實他挺想送一送玄奘的。

這是一個傳奇人物,這一別,可能一輩子都見不着了,西行的路上無比的兇險,可謂是九死一生。即便有朝一日,他們平安回來,那也是幾年之後的事,那時只怕早已物是人非。

只是……陳正泰覺得這樣的送別,可能有些尷尬,還是……不見爲好吧,沒有送別,就沒有送別的傷感!

事實上,他並不喜歡高僧,因爲高僧喜歡營造一個天堂,可那天堂是漂浮在天上得,在陳正泰看來,這不切實際!

他希望營建一個更好的世界,當然這地上的世界,再如何也及不上那虛幻創造出來的夢幻天堂,可它很實在,它紮根在土裡,可以讓更多人在今生就能享受。

…………

第三章送到,還有一章,求點月票。

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
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