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

看過了火炮,陳正泰便打道回府了。

現在陳家不少人送到了軍中去了,因而冷清了不少。

三叔公則依舊還是忙碌,他是個閒不住的人,陳家上上下下的事,他雖然也交給許多陳家的子弟去管,可有時候,總還是看這些人不順眼,罵罵咧咧着這些人辦事辦不妥。

當然內心深處,還是不放心罷了,總覺得年輕人不牢靠。

見了陳正泰回來了,三叔公興沖沖的迎上去對他道:“正德來書信了。”

“噢。”陳正泰表現出興趣很濃厚的樣子:“怎麼,他在朔方還好?”

“好的很。”三叔公帶着笑容道:“到處在朔方附近開闢良田呢,今歲朔方大豐收,得了不少的糧,不過都是土豆,這玩意若是不曬乾、磨成粉,不好保存,所以現在制了許多磨坊。好在草原裡,到處都是畜生,說是什麼風力也足。這個小子……”

一說到陳正德,三叔公的臉上露出了和藹,沒有那麼多憤世嫉俗了。

在他心裡,這陳家天下第一的就是陳正泰,第二的便是自己的親孫兒。

於是陳正泰道:“這好得很,得有糧食,才最要緊的。有了糧,纔可以讓人活下來,纔會有人棲息。”

“話是這麼說,可是草原裡也有許多的兇險。”三叔公說到這個,不免還是擔心:“他書信裡輕描淡寫的說什麼馬賊,還有草原各部覬覦什麼的,雖說的輕巧,可其中的兇險,只怕不少。”

這也是實在話。

草原本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

那裡一望無際,太容易藏匿了,而且突厥部雖是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可是這草原中棲息的異族還在,這些部族,強者爲尊,平日裡又過的艱苦,現在出現了這麼一大塊肥肉,哪怕是此前礦工們狠狠打擊了突厥人,令這各部心驚膽戰ꓹ 可只要有巨大的誘惑,依舊還是有不少鋌而走險的人。

陳正泰道:“三叔公也不必過於擔心ꓹ 正德身邊,都有不少的護衛,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但願如此吧。”三叔公道:“我思量着ꓹ 他也年紀不小了,得給他娶個妻了ꓹ 前些日子,和韋家、鄭家的人談過ꓹ 你看……哪一家比較好一些?”

三叔公是個老派的人。

自己的孫兒若是能娶五姓女那是再好不過ꓹ 若是娶不得五姓女,那麼就娶似長安韋家、杜家這般的女子,與之聯姻,也是不錯的選擇。

這在三叔公看來,與五姓女或是關中關東世族聯姻,有助於提高陳家的閥閱,陳正泰娶了公主ꓹ 已經不可能再娶其他人了,現在陳家的近支ꓹ 希望就放在了陳正德的身上。

說起來ꓹ 陳家雖然名聲不太好ꓹ 可是那五姓和某些世家大族ꓹ 還是願意和陳家聯姻的。

畢竟……打不過還可以加入它。

陳正泰卻是頗有幾分警惕,看了三叔公一眼ꓹ 忍不住道:“叔公有沒有想過ꓹ 讓正德自己去娶一個心儀的女子呢?咱們陳家ꓹ 沒有必要與人聯姻,陳家也不靠這個來提高自己的家譽ꓹ 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吧。”

三叔公奇怪的看着陳正泰:“娶妻,當然要門當戶對纔好。”

陳正泰搖頭道:“遙想當初,秦淮河上的朱雀橋和南岸的烏衣巷是何等的繁華鼎盛,可如今呢?只剩下雜草叢生,荒涼殘影了。可見這天下的家族,起起伏伏,哪有什麼門當戶對的說法,不過是人們貪圖那大戶眼前的權勢而已。叔公,人要看長遠,不要計較眼前一時的樣子。正德的性子內斂,若是娶了個房公那樣的妻子來,固然房公家的妻子出自名門,可又怎麼樣呢?你看房公現在什麼樣子?”

三叔公一聽陳正泰祭出房玄齡的妻子來,頓時就不吭聲了。

這殺傷力有點大呀!

其實隋唐的貴族,很多都懼內,甚至連大名鼎鼎的隋文帝,也不能免俗。

這根本的原因並非是陰盛陽衰,而是因爲這些人所娶的妻子,背後往往都有大靠山,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是惹不起的存在。

像這等五姓女,也不是說完全沒有良好的品行,只是往往出身名門,驕橫一些罷了,若是遇到較爲軟弱的男子,自然是要騎在頭上的。

三叔公想了想,最後道:“好吧,一切聽正泰的,我修書過去,讓他自己加緊一些。噢,對了,有一個叫玄奘的和尚,一直想要來拜訪你,不過我們陳家不信佛,因而便沒有理會了。”

玄奘?

陳正泰不禁有點意外。

不過他倒是來了興趣,於是道:“人家是和尚,清修之人,叔公……以後這樣的人來,該見還得見見的,看看他想說什麼,如若不然,便顯得我們陳家不顯禮數了。明日叫他來吧,我見一見他。”

三叔公倒是無所謂:“行,那我差人去請。”

玄奘……

陳正泰還真的來了興趣。

要知道……

這個玄奘,可不是西遊記裡帶着孫悟空、豬八戒上天入地的傢伙。

歷史上的玄奘……確實有過許多次西行的經歷。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後世的人們,在他身上冠上了許多神奇的色彩。

此時玄奘,應該已經去過一趟西域了。

在這個時代,前往西域,其實是一件極難得的事。

畢竟在大唐的西面,吐蕃國已經日漸壯大,橫跨在大唐與西域之間,再加上中原常年的戰亂,大唐根本沒有心力西顧,對於大唐而言,整個西方……就如一團迷霧一般。

到了次日,門房便來通報:“國公,玄奘法師來了。”

“有請。”

陳正泰信步至中堂,片刻之後,便見一個年過三旬的僧人踱步進來,先向陳正泰行禮,陳正泰讓他坐下。

這和尚神色莊重,即便見了陳正泰,也是不卑不亢。

這和陳正泰此前對於這個玄奘和尚的猜想是吻合的。

這種見過大世面的人,都是頗有氣度的,就比如說……他陳正泰。

陳正泰笑了笑,讓人上茶,隨後道:“高僧莫非是想讓陳家捐納一些香油錢?”

玄奘搖頭:“韓國公言笑了,佛曰……”

“別和我說佛曰的事。”陳正泰苦笑道:“我是榆木腦袋,這輩子還沒過明白呢,不奢望下輩子的事,何況我這人又貪又色,且還利益薰心,高僧就不必來感化我了,還是開門見山吧。”

玄奘微笑,倒沒有半點惱怒,他雖只是年過三旬,面上卻是飽經滄桑的樣子,對於陳正泰這番話,他並不覺得奇怪,而是鎮定自若道:“貧僧打算前往西域,繼續求取佛經,只是朝廷這邊……並不贊同……當今天下,人們都說韓國公最得陛下的信任,若是貧僧能得韓國公的支持,那麼事情就順利許多了,倘有大唐的文牒,貧僧這一路,也順暢一些。”

原來如此。

這玄奘其實去過幾次西域,最遠曾抵達過天竺,也就是後世的印度。

當然,他的目的並不涉及到外交和軍事,而是單純的去那裡學習佛法。

在佛門之中,玄奘的影響極大,尤其是他求取西經之後,更是如此。

歷史上的玄奘,其實並沒有得到官方的支持,他幾次前往西域,都是偷渡去的。

這當然也源自於大唐較爲苛刻的法律,大唐嚴禁人貿然前往西域,更不准許有人輕易出關,哪怕是對進入大唐境內的胡人,也懷有警惕之心。

陳正泰看了看他,卻是答非所問地道:“我聽聞,你從前去過西域?”

玄奘點頭道:“是,去歲纔回來。”

陳正泰又問:“不知有何見聞?”

玄奘想了想道:“見識了諸多佛國,都以佛法爲尊,所過之處,百姓祥和,佛學傳播深遠,寺廟無數。”

陳正泰笑了笑:“高僧對此,很是傾慕嗎?”

玄奘嘆了口氣:“傾慕也談不上,其實並非是佛學需傳播宇內,而是因爲百姓們需要佛學。”

陳正泰打起了精神:“這又是什麼緣故?”

“因爲人生下來,太苦了。”這平淡的話自玄奘口裡緩緩道出:“越是天下大亂的時候,佛學更是昌盛。可即便是天下太平,衆人難道就不苦嗎?這世上的貴人們,若是不能賜予生民們衣食,不予以他們可以遮風避雨的房屋,不給他們足以果腹的糧食。那麼……總該給他們佛學,教他們有一個虛妄的想象,可令他們內心平靜,寄望於下一世吧。若是衆人不苦,今世都過不夠,誰又會寄以佛祖呢?”

陳正泰愣了一下,竟發現自己無法反駁。

他原本確實是有心去反駁一下這等ZJ思想的,可結果卻發現……他所想象中所謂的ZJ愚弄百姓,實則根本不是玄奘這些人的過錯,錯就錯在,那將自己關在朱門裡的人,成日酒池肉林,讓人供養着通宵達旦的快活。

誠如這玄奘所言,你拼命的去壓榨他們,搶奪他們辛苦耕種出來的財物,令他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每日在這世上生不如死,那麼佛學的流行,已是順理成章了,讓人一輩子受苦,總要給人一個盼頭吧。

陳正泰不由感慨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我聽聞當初南朝的時候,國都健康城,就有寺廟七百多座,信衆百萬之巨,那時候,年年都是饑荒,歲歲都是戰亂,天下安定不了數十年,又是改朝換代,世族們鶯歌燕舞,部曲如雲,美婢無所數計,鉅富們相互鬥富,沒有節制。想來……就是高僧所言的原因吧。”

玄奘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眼中掠過意外,他原本以爲陳正泰會因此惱怒的。

陳正泰隨即又道:“不過高僧有一句說對了,佛法是否昌明,在於百姓們是否已經苦不堪言,你我算起來,是一樣的人。”

“怎麼?”玄奘詫異的道:“是嗎,韓國公也傾慕佛法?”

“不。”陳正泰很耿直地搖了搖頭,笑了笑道:“一樣,指的是我們都是建設者。”

“建設者……”玄奘一愣,有些不解。

於是陳正泰道:“我在想辦法建設一個世俗的世界,令他比從前更好一些。而高僧卻在編織一個天堂。說到底,我們都是搞建設出身的,只是道路不同而已。”

玄奘奇怪的看着陳正泰:“不曾料想,韓國公有這樣的雄心壯志。”

說到這裡,他居然站了起身來,接着道:“若真有此心,那麼倒是令人心生敬意,這與佛法也有異曲同工之處,請韓國公受小僧一禮。”

說罷,他竟當真宣了一個佛號,很是真誠地朝陳正泰鞠了個躬。

陳正泰理所當然得接受了他的禮,他心裡默想,其實都是吹牛逼,不過是你們宗教界的人吹的牛逼比較大而已,這算個啥?我陳正泰……見多識廣,照樣不遑多讓。

此時,陳正泰倒是言歸正傳了,看着他道:“你要文牒,是嗎?想令朝廷準你出關?”

“正是。”

陳正泰笑了笑道:“多出去交流,並不是壞事。這事,我會親自去和陛下說一說的,陛下那邊,定不會爲難,到時下一道旨意,這事就妥當了。只不過……”

玄奘心下一喜,只是聽陳正泰後頭還有話,於是道:“不過什麼?”

陳正泰道:“不過既然要去,就多一些人護送高僧纔好。不如這樣,我挑選幾百上千個人,隨你一道出發吧!至於錢糧的事,你自是放心,這錢,我們陳家出了。你是高僧,又去過西域,想來西域那兒,你是熟悉得很的,應該也有不少故交……”

“這麼多人?”玄奘無比詫異地道:“是不是人太多了一些?”

“多乎哉,不多矣。”陳正泰打趣道:“要不是現在我這邊人手不足,我還想讓你帶個三五萬人呢!哎呀,你就不要客氣了。大家出去是取西經,人多一些好,咱們大唐人辦事大氣,講究的就是熱鬧,冷冷清清的,像個什麼樣子呢?說出去,人家要笑話的。”

…………

今天第一章送到。

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
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