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

劉勝這樣的年紀,還沒到感情外露的時候,總是不免沒心沒肺一些。

早上起來的時候,便發現豐盛的早餐和行囊已經預備好了。

他脫離於家中的喜悅,以及對從軍生活的期待,明顯要勝過了父母的哀怨和擔憂。

匆匆吃過了早餐之後,他興沖沖的揹着行囊,便與百般不捨的爹孃告別,尋覓了夥伴,一道入營去了。

這一天,整個大營人滿爲患。

幾乎所有人都焦頭爛額,哪怕是陳正泰,也突然的意識到……好像自己一口氣的招募五千人是有些魯莽了。

那一代兵神自稱自己帶兵、多多益善。

那時看歷史的時候,陳正泰認爲這是韓信吹牛逼的話,嗯,他韓信能吹,我陳正泰也可以!

可到了現在,陳正泰頭痛地才發現,這根本不是一回事!

五六千人馬,突然涌入一個營地,每一個人都手足無措,就猶如一窩蜂的沒頭蒼蠅。

這邊要讓人預備好他們的吃喝,那邊要開始對所有人進行登記,分配營房。另一邊需分派他們進入各營。除此之外,還需分發衣甲和武器。

而最可怕的卻是……陳正泰發現……大營裡的茅坑明顯不足。

他孃的……他就萬萬沒有想到,怎麼問題會出現在這破事上。

好在蘇定方有帶兵的經驗,淡定地領着從前驃騎府的一些骨幹,花了兩個時辰,總算將所有人統統梳理得井井有條。

薛仁貴和黑齒常之,還有陳正業,則是各自去挑選自己所需的人馬。

步兵營人數雖多,不過其他各營有優先挑選人的權利。

黑齒常之大可以說,護軍營比較要緊,是保護中軍的,挑一些強壯的出來,這很合理的吧?

薛仁貴也大可以說,我需要的是騎兵,若是不夠矯健,如何衝殺,我也先挑人。

陳正業也有自己的理由,炮兵營很貴的,八十多門火炮ꓹ 銅鑄的,這都是錢啊ꓹ 如此金貴,可不能壞事了,我得優中選優。

蘇定方面帶微笑ꓹ 作爲老大哥,他也只能強撐着笑意ꓹ 表示自己的大度。

等各營挑選好了,而後便讓他們領着回去各憑本事操練去了。

新軍總算是搭建了出來ꓹ 而此時ꓹ 鄧健也已收拾了自己的行囊,進入了軍中。

鄧健顯得很平靜,他沒有因爲這突然來的‘貶黜’而煩惱!

到了大將軍府,先和陳正泰見了禮,陳正泰大抵的將新軍參軍府長史的職責和鄧健說了。

鄧健只略一想,便道:“學生明白了。”

這傢伙的反應是不是太過平淡了?陳正泰不禁覺得奇怪,忍不住道:“就明白了?你明白了什麼?”

鄧健道:“師祖交代ꓹ 學生照着去做便是。”

陳正泰不由感慨:“也不能什麼事都聽人吩咐,有時候也要開動自己的腦筋ꓹ 要擅長舉一反三ꓹ 切切不可只聽人吩咐行事。”

鄧健只笑了笑:“喏。”

實際上ꓹ 這軍中真正忙碌的ꓹ 恰恰不是各營的主官,因爲很快ꓹ 大家就發現ꓹ 參軍府纔是最忙碌的。

起初的時候ꓹ 要將每一個人的信息存檔,而後……這些新兵ꓹ 情緒上的變化是很大的。

那些熱血的少年郎,原以爲入營就是金戈鐵馬。

可實際上,卻發現只是枯燥的操練,從早到晚,不見間斷,這等操練是最磨礪人的,一羣不安分的小子進來,就好像自己被磨盤成日碾壓一樣,心理上無法接受,牴觸的情緒蔓延開。

於是參軍府上下,不得不將各營情緒變化較大的士兵招到參軍府,任他們宣泄不滿。

除此之外,還有組織讀報,新聞報爲此,已經專門的開闢了一個副刊,這副刊針對的乃是百工階層的口味,有時,軍中也有投稿,鄧健這邊,倒是鼓勵一些官兵有閒暇時,撰寫一些軍中的故事,除此之外,便是教授官兵們一些知識了。

雖然還是儒家都那一套,不過顯然……儒家那貶低百工的一套理論,是必須摘除的,反而要高舉孔聖人有教無類和忠孝的理念。

參軍府還需視察士兵們的營房,確保大家的內務能夠保持乾淨整潔。

這一點現在是重中之重,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一旦出現任何疫病,那麼瞬間整個營地就都可能遭殃了。

其實從古至今,軍隊最大的敵人,恰恰不在於外部,而在於疫病,古代的軍隊在戰爭中失敗,也往往是軍中先染大疫,而後被對手抓住了機會引起的。

陳正泰對保持衛生格外的看重,他要求所有人都要勤洗漱,要確保營房保持乾淨,甚至還分發消毒的藥水,讓他們隨時噴灑一些,衣物要確保兩天一洗一換,營地附近,不得出現水窪諸如此類。

而只想憑着那些傢伙們自覺,是絕不可能的。一羣糙漢子,能指望他們什麼?只能讓參軍府隔三差五去檢查,檢查之後,進行通報,一次又一次,起初大家不在意,此後便算老實了。

當然,偶爾組織一些官兵之間的活動,也是重中之重。參軍府這邊,弄了一些馬賽、馬球以及拔河之類頗有幾分競爭性的活動,甚至還設置了一些下棋對弈之類的活動室。

目的當然很簡單,操練確實是很辛苦的事,而每日會有一些閒暇的功夫,這些閒暇,一羣疲憊至極的人,若是沒有一些其他的愛好分散注意力,難免會有什麼亂子。

鄧健現在可謂是忙的團團轉,他上午和一個士卒談完了心,正午則教訓了一些操練中對士卒抽打的武官,下午便又要處理文牘,到了傍晚,便又組織人看報了,看報不能只看,還需講解,畢竟每一個訊息,看的人理解不一樣,可軍中不一樣,軍中要確保每一個人都是同樣的理解,大家思維上一致,倘若人人各懷着不同的心思,那麼就容易出亂子了。

因而,這就要求講解的人有一定的水平了,參軍府裡有不少的舉人和秀才,這些錄事參軍和參軍們雖是書讀的不少,可畢竟大多是從學裡出來的,經驗還不足,就需得鄧健親自示範一番了。

當然……到了傍晚,即將入夜的時候,鄧健還要查一查軍中伙房的賬目。

五千多人,這麼多張口,操練又這般的辛苦,這餐食乃是至關重要的事,現在是確保每人每日得有半斤肉,兩個雞蛋,以及一斤米麪,還有一個水果的供應,這個伙食標準在這個時代是極高的,基本上達到了擁有五百畝地的地主水平。

可標準是一回事,如何確保沒有人上下其手,卻也是至關重要的事。

一日忙碌下來,鄧健已是疲憊不堪,卻似乎總還覺得心裡藏着事,便挑燈,又根據這幾日的情況,開始書寫報告。

這報告一方面是給師祖看的,說一些自己在軍中的看法,以及可以改正的地方。另方面,也是要印發抄錄一下,分發給參軍府上下文職官吏,算是讓他們進行學習,將來也好讓他們有獨當一面的能力。

起初興致勃勃鬧着要從軍的劉勝,在進入了軍中沒多久,便覺得自己生不如死。

從軍時的熱情,很快就被大量的操練所消滅殆盡。

他被分配在步兵營,每日穿戴着沉重的甲冑,從站隊列開始,每日四個時辰從早站到晚,一日下來,便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了,等到甲冑離身,好不容易覺得輕快一些,到了吃飯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食量驚人,用過了飯,他竟發現自己還得自己去洗衣,這原本是自己母親做的事,如今,他卻不得不乖乖的和其他人一樣,收拾了骯髒的衣物,去營中井水附近,用軍中分發的皁角將衣服洗了,不只如此,營房裡的被子,也需整理。

這一日下來,他幾乎連說話都已經懶得開口了。

可怕的是,這一日日下來,日復一日,難免讓人生出牴觸的情緒。

軍中原來這樣的辛苦。

也不知什麼時候是個頭。

還不如去做工呢。

不過人總有適應的過程,他很快察覺到,等過去了半個月,慢慢的習慣,他已開始麻木,每日清早起來,迅速的疊被,取了乾淨的裡衣穿戴整齊,而後再穿戴甲冑,甲冑十分的沉重,必須得同營的夥伴相互幫忙才能穿戴上,而後便到了校場,中途可能夾雜着晨讀,一日的操練之後,竟也不覺得有這樣疲累了。

他現在愛上了下棋,操練之後,到了傍晚,便有許多和他一樣的人,到參軍府去和人對弈,半個時辰的時間,足夠和人廝殺兩把,腦子裡總想着如何制勝。

再到後來,他發現這樣的操練已經習慣了,只要不是睡覺,隨時都要穿戴甲冑,這身上數十斤重的東西,竟也漸漸不覺得沉重了。當然,若是甲冑脫下來的時候,他能感受到自己渾身一下子的輕快起來,就好像人要飄起來一般。

好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新兵操練之後,終於要開始進行一些比較有意思的操練了。

所有人開始分發佩刀和火槍,劉勝終於開始覺得……生活多了一些顏色。

只是火槍的操練,明顯更加的枯燥,每日都是反覆地做着同一個動作,便是不斷的上火藥,列隊,齊步前行,似乎軍中並不鼓勵你熱血沸騰的衝殺,只要求你隨時處在隊列之中……

這令劉勝不禁開始羨慕騎兵營了,那兒顯然不一樣,每日騎在馬上,跟着那騎兵校尉薛仁貴每日呼嘯而過,策馬飛騰,個個志得意滿的樣子。

當然,相比於那炮兵營,劉勝又覺得踏實一些,所謂的炮兵營,聽着好像很了不起,可實際上,他們每日操練的內容,都是將那沉重的大炮和炮彈,從東搬到西,再從西搬到東。

參軍府的人時不時會尋來,他們鼓勵劉勝給百工報投稿,也會鼓勵他寫一些家書。

劉勝對於參軍府的人都有很好的印象,他們不似武官那樣凶神惡煞,說話很和氣,當然最重要的是,因爲自己下棋下的不錯,參軍府的人想組織自己去和大家棋賽。

日子這般一日日的過去,劉勝感覺自己的體魄更好了,而腦子裡開始充塞進了無數奇奇怪怪的東西,什麼尊師貴道,什麼要追隨陛下去抑制豪強,要保衛百工,諸如此類。

起初,他覺得這些東西,只是照本宣科,可是講的多了,便覺得這東西好像印在自己的腦子裡一般,有時一張口,這些參軍府裡教授的新詞彙,便會下意識的講出來。

他現在已不再和從前一般的懶散了,穿戴着甲冑的人,哪怕是一日疲憊的操練之後,整個人也是精神奕奕的,無論任何時候,都覺得自己的身子都是繃着的,當然……氣力也在不知不覺中增長。

至於新軍外頭的世界,似乎變得越來越遙遠,在軍中的一天天過去,他大抵已忘得差不多了。

在這個小世界裡,他似乎沉浸其中。

至於大將軍陳正泰,這段時間算是他最爲按部就班的日子了,他需每日清早就來營裡當值。

在他看來,這個大將軍的職責,還是需要遵守的,畢竟上樑不正下樑歪。

早上到了自己的值房,起初的時候,倒是有許多事要做的,不過很快,隨着參軍府一步步地走上了正軌,陳正泰便察覺到,好像自己確實也沒啥事可做了,基本上……文職和武職的軍官們,已經將他要做得事都辦妥了。

歲月蹉跎啊。

他覺得不能總這樣混日子……

所以陳正泰最大的愛好,便是去看炮兵營打炮。

當然……炮兵營聽着很高大上,可其實打炮是很枯燥的事,因爲他們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運輸火炮和炮彈。

一箱箱的炮彈和火藥,還有那兩匹馬才能拉動的火炮,賣力的抵達某地,而後一羣人開始忙碌了足足一個多時辰。

爲的……就是一聲炮響,硝煙之後,一切又變得寂寞和枯燥起來。

…………

第一章送到。

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零七章:抄家
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零七章: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