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欽命

黑齒常之一愣,眼中掠過詫異之色。

護軍校尉一職能上沙場的機會雖然不多。

可實際上,他本質上執行的乃是衛隊的職責,平日裡保護着主帥,是主帥的親衛,而到了戰場上,一旦戰線告急,則承擔了救火隊的職責。

他萬萬料不到,陳正泰會將護衛營交給自己。

原以爲憑藉着自己的出身和資歷,至多也就是給薛仁貴打打下手而已,想到接下來薛仁貴將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揚威,黑齒常之便覺得前途暗淡。

可此時,他身軀一顫,眼裡竟含着熱淚。

什麼叫做士爲知己者死,跟着韓國公這樣的人,真的恨不得立即就爲他去死啊。

他毫不猶豫道:“喏。”

“大致,就是如此了,這新軍,關係重大,我醜話說在前頭,新軍建立,將來是有大用處的,若是到時候不濟事,你們自然前途暗淡,我陳家只怕也要有滅頂之災。”陳正泰今日的臉色格外的嚴肅。

陛下決心已定,這就意味着,陳家只能跟着李世民一條道走到黑了。

若是能成功,當然……陳家有天大的好處。可若是失敗,陳家的基業,也要徹底的葬送,自己的老本都要賠進去了。

固然陳正泰對於李世民有信心。

他相信任何一個時代,總會出現一個妖孽,這個妖孽總能化腐朽爲神奇,成爲推動歷史的骨幹,李世民某種程度而言,就是這樣的人。

可這並不代表,英雄不會有出身未捷身先死的悲劇。

陳正泰相信李世民肯定有自己的底牌,這底牌沒有揭曉之前,誰也不曉得會是什麼。

可至少,作爲皇帝的一張明牌,新軍必須得有一個樣子,不能比那些禁衛軍要差。

至於蘇定方、薛仁貴、黑齒常之,他們固然在歷史上,曾如耀眼的流星一般的閃爍於歷史的夜空之下ꓹ 可現在……真的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望在他們的身上嗎?

要知道,他們可能要面對的ꓹ 是那些關隴之地的良家子,這些歷來民風彪悍的地方,成長出來的人ꓹ 個個都以驍勇而著稱。

更遑論,和千百年來ꓹ 擠佔了天下資源,堆砌而出的世族子弟了ꓹ 這些世族子弟ꓹ 可以說是當今天下的精華,涌現出無數耀眼的文臣武將。

不得不說,還是底蘊太低了啊。

這樣一想,陳正泰就不由的覺得自己有些冒失,大意了。

早知如此,陳家還是站在人數更多的那一邊。

當然,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

因爲……人生在世ꓹ 尤其是歷經了兩世爲人,倘若不去推動歷史ꓹ 不讓歷史的車輪前進ꓹ 而只曉得苟且偷生ꓹ 現在不去更改眼前不合理的事ꓹ 難道非要等到天下遍地乾柴,直到那火山爆發ꓹ 等到黃巢這樣的人振臂一呼ꓹ 而後非要將這江山染成血紅ꓹ 才肯罷休嗎?

與其如此,不如用更穩妥的方式ꓹ 去逼迫那些世族自覺放棄手中的利益,如若不然,真到了雷霆來時,陳家難道能夠倖免?

現在有了兒子,有了一個叫繼藩的傢伙,陳正泰更加明白,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與其面對雷霆,也絕不苟且。

深吸一口氣後,他道:“新軍日夜操練,所有的給養和武器都要最好的,從現在開始……你們誰也不許懈怠,我要練的乃是百戰之兵。除此之外……”

說到這裡,陳正泰側目看了一眼錄事參軍房遺愛,道:“遺愛。”

房遺愛立即起身:“在。”

陳正泰道:“錄事參軍,不只是負責案牘和公文,你帶着文吏,還要負責軍中的思想。”

“思想?”房遺愛一愣,很費解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很是耐心地道:“要組織士卒們看報讀書,要告訴他們什麼叫忠君之道,要告訴他們,他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要教他們知曉,新軍爲何與其他軍馬不同。還要告訴他們,該怎麼樣去活着,又值得爲什麼去死。這事,你來負責,你讀的書不少,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信你能將此事辦好。”

房遺愛不禁道:“這樣說,豈不是學生……成了他們的教書先生。”

“你可以這樣想。”陳正泰道:“傳授知識是一方面。他們是官軍,怎麼樣才能教授知識呢?所以……你需隨時照顧他們的生活,平日裡,多和他們交交心,記下他們平日裡有什麼難處,甚至是家裡有什麼困難。每一個士卒,都要記檔,記錄他們的家庭情況,平日裡的心性,他們有什麼顧慮。偶爾,可以組織他們一些活動,總而言之……不能死板的去灌輸……你這邊一定缺很多人手吧。不妨這樣,你去大學堂裡,或者想想你那些同窗,有沒有一些秀才,他們想從軍的,你從裡頭挑人,若是有秀才功名的,也可以從軍,可斟酌着,授予他們九品的參軍之職,這事你來牽頭,設立一個參軍府。當然,你現在年紀還小,只是錄事參軍,這參軍府,還是得讓你的學兄鄧健來,讓他來做這參軍府的長史,你就負責輔佐他。”

頓了頓,陳正泰繼續道:“明日我會向陛下建議,調鄧健來新軍。”

這簡直就是豪華陣容了,照這樣說來,這新軍中的文職,只怕不少,領頭的長史就是狀元兼任大理寺寺正,房遺愛這樣的進士兼翰林,也只是錄事參軍而已,再加上到時候調配來的大量舉人和秀才,只怕參軍府的規模,就有數十個文職官員,若是在加上一些文吏,只怕要突破百人。這在其他的軍中,幾乎是聞所未聞的。

只是參軍府的職責看來,似乎十分重要,一方面,他負責公文交接,負責記錄檔案,甚至可能還調配人員,將來還可能負責功考。

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它還需承擔教書先生的角色,組織人看書看報,教授一些知識。

某種程度,它還有一定的後勤職能,需關心官兵們的心理。

房遺愛年紀確實小,可畢竟是進士,很快就意識到,可能在未來,新軍之中真正的中樞,便是這參軍府,至少在平時是如此,只有到了戰時,各營校尉的職能纔會凸顯一些。

房遺愛一下子整個人精神振奮起來,隨即道:“鄧學兄,我一直是欽佩的,他來做長史就再好不過了,至於人員,我過幾日去和學裡說,盡力多挑選一些優秀的學弟出來。”

看着他認真的樣子,陳正泰欣慰的點點頭:“你年紀還小,跟着鄧健好好學學。”

“喏。”

如此一來,這陣容豪華的新軍便算是成立了。

五千青壯直接入伍,先期進行的乃是新兵的操練,所以火槍和火炮以及戰馬,纔有時間進行準備。

至於甲冑和刀劍,倒都是現成的。

雖然說錢糧是從戶部和兵部支取,可實際上,自己要掏錢的地方還是不少,畢竟……新軍有點超規格了,別人一個兵,從器械到口糧再到軍餉不過一月三貫,到了新軍這裡,一個人頭就要二十七貫,這換誰也受不了,可想而知,兵部寧願抹脖子自盡,也絕不會出這個錢的。

說做就做,到了次日,陳正泰便上書懇請鄧健從軍。

李世民二話不說,當即批了。

這對於朝廷來說,倒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

這段時間,新軍本就折騰得大家腦殼疼,大家都不知陛下的用意,尤其是對禁軍而言,這是值得他們警惕的事!

這可是破天荒的招募百工子弟啊,陛下此舉,莫非是想提振百工的地位?

可鄧健一走,卻是讓大理寺所有人歡天喜地起來,沒有人喜歡這個人,莫說是大理寺,便是其他各部,也暗暗鬆了口氣。

這個無常鬼,一日在大理寺,便讓人寢食難安,天知道他還想折騰什麼啊。

去了軍中倒是好了。

……

劉勝跟着自己幾個夥伴,興沖沖的入了營。

說實話,能經過挑選,他自己也覺得意外,因爲他個頭比較矮小一些,本是不報什麼期望的,不少和他一樣的少年郎,都對此興致勃勃,人人都在談論這件事,劉勝自然而然,也就瞞着自己的爹孃,也跑去報了名,被詢問了出身,填寫了自己戶冊資料,而後便是經過體檢。

就在夜裡,陪着下工的父親吃飯的時候,通知入伍的書信卻是送到了。

劉父一臉詫異,看着書信,臉色卻是變了。

劉父的想法和其他人不同,有不少礦工和勞力確實鼓勵自己的子弟從軍去。

可劉父現在在一家機械作坊,乃是骨幹的匠人,因爲手藝比別人更好一些,所以也不必出太多的氣力,可是薪水卻是尋常勞力和礦工的幾倍,在劉父看來,兒子的前程,他已安排好了,等這小子年紀再大一些,就託人將他帶到作坊裡去做學徒,跟着自己,將這手藝學會了,這便算是子承父業,將來便能衣食無憂了。

而且……劉家和其他有許多子女的人不同,劉父只有劉勝這麼一個兒子,所以他對外頭從軍的事,幾乎是充耳不聞,根本就沒有想過讓自己的獨子去從軍!

“這是什麼?”此時,劉父瞪着劉勝問。

“入新軍。”

劉父皺眉,氣惱地道:“當初不是不許你去的嗎?”

看着父親難看的臉色,劉勝有些膽怯,卻還是道:“他們都去了,我如何能不去?”

劉父就繃着臉道:“退回去。”

劉勝忙道:“不能退了,他們說了,報了名,若是選上,便必須去,如若不然,是要懲處的。何況……我真想去……我看報上說……”

“你……”劉父顯得格外的嚴厲,臉色煞白,身軀微微顫抖,他粗糙的手拍在了飯桌上。

劉母便眉宇之間帶着擔憂的想要轉圜:“我說……”

“沒有你的事。”劉父蠻不講理的道:“說了不許去便不許去,敢去,便打斷你的腿。”

劉勝吸了吸鼻子,還是倔強的樣子。

劉父冷聲道:“聽到了沒有。”

“我……”劉勝想了想,道:“我非去不可,報上說的很明白,爲何咱們做匠人的被人瞧不起,就是因爲……我們只貪圖之前的小利,能掙薪水又怎麼樣,掙了薪水,到了長安城,還不是得低着頭走路嗎?倘若人人都這樣的念頭,便世世代代都擡不起頭來。現在皇帝格外的開恩,組建了新軍,便是讓我們這樣的人可以擡起頭來。人人都想過太平日子,想要安逸,可這世上有平白來的安逸嗎?所以,我非去不可,等將來,我解了甲,照樣還繼承家業,好好做個鐵匠,可現在不成,這叫應有之義,不去,讓別人來護着我,讓我在此安逸的過日子,我心裡不踏實。”

劉父聽罷,頓時開始咒罵起來。

劉勝卻不理會了。

倒是劉母不得不苦勸,說是就算讓孩子聽勸,也不要這樣罵罵咧咧。

劉父便又大怒,和劉母爭吵起來。

劉勝匆匆吃過了飯,索性回自己的臥房,倒頭大睡。

他迷迷糊糊睡到了天亮的時候,這簡陋的屋瓦,抵擋不住隔壁的動靜,劉勝似聽到了劉父的咳嗽,和母親得竊竊私語:“多帶一些肉乾去,誰曉得營裡有沒有吃食,將拿一罐子醬也帶上,他愛吃。衣物收拾了嗎……我總是覺得操心,這軍中多兇險啊,將來我大唐,遲早要用兵的,一不小心,便可能把性命也搭上,他還是個孩子,能懂個什麼,真以爲軍中這麼容易嗎?多帶幾件裡頭的衣衫,天氣要轉涼了……我就氣不過這個臭小子,他這樣和我說話,我當沒有生這個小畜生。”

這時反而是劉母哭哭啼啼。

劉父便不喜的樣子道:“還哭什麼,昨日的時候也沒見你勸,現在倒曉得哭了,其實也無事的,隔壁趙木匠和曾三的兒子也去,入了軍,總還有個照應的。這軍中又是韓國公帶的,理應不會有什麼差池,好了,別哭了,待會兒他要醒了,既然真要走,總讓他走的踏實一些吧……”

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
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