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恩典

正午……遂安公主告別而去。

陳正泰心裡卻是沉甸甸的,倒是三叔公來了,一見到陳正泰,三叔公便不忿道:“正泰,我聽說外頭有人罵你,飯山縣公郝相貴那狗東西以爲他是誰,居然四處詆譭你,這是欺負我們陳家都是老實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呀……”陳正泰驚訝的看着三叔公,他聽到這個消息挺意外的。

三叔公眯着眼,繼續道:“他敢罵我們,我們豈有不罵回去的道理,正泰啊,論起罵人,老夫也不是吹噓,我便倚老賣老,非要教教你纔好。免得正泰太老實,吃了虧。”

“你聽着……這罵人,切切不可之乎者也,需得通俗易懂,既不能當着別人面罵,這是因爲你當面罵人,他要打你的。”

“你需偷偷的罵。最好的法子呢,是編一個童謠,拿個三五文錢,教給街上的孩子們聽,這童謠越通俗越好,如此孩子們才愛唱愛聽,用不了多久,便可一傳十,十傳百。來,這童謠我都編好啦。你且聽着……”

三叔公說着,吊起嗓子咿咿呀呀道:“飯山公,不是人,子爲盜,女爲娼……”

陳正泰震驚了,嘴巴張的比雞蛋大:“叔公,我不想罵人呀。”

三叔公本是興致正濃,被陳正泰打斷,頓時露出了失望之色,氣急敗壞道:“什麼,別人罵你,你竟不罵回去,正泰啊正泰,你太忠厚啦,你這樣要吃大虧的。

接着沮喪的碎碎念:“我們陳家吃虧就吃在太老實..”

而恰在此時,宮中來人了。

一個宦官匆匆而來:“長安鹽鐵使陳繼業,子陳正泰接敕命。”

三叔公一驚,陳家上下又是手忙腳亂。

陳家父子忙是到了中門,便見宦官佇立,鄭重其事道:“敕曰:陳繼業爲國分憂,大功,卿有經國之才,朕豈有不委以重任之理,鹽鐵乃是國家大政,關係重大,特敕陳繼業爲長安鹽鐵轉運使。”

陳繼業大驚失色。

他以爲皇帝會升自己的官職,可哪裡想到,鹽鐵使的職責給自己保留了,卻又給自己的官職上頭加了一個轉運使。鹽鐵使加上轉運使,便是鹽鐵轉運使合二爲一,尤其是轉運使,這可是四品官,如此算來,自己從區區六品,直接升爲了四品,已是十分罕見了。

轉運使的職責比鹽鐵使更重大,因爲負責的不只是鹽鐵,還關係到了糧食的調度,這是朝廷至關緊要的問題。

宦官又道:“陳氏子陳正泰,朕之門生也,朕賞識其聰敏,願傾囊教授其文武之道,特賜其魚符,可出入宮禁,於每月月中,入宮授課,欽哉。”

陳正泰還以爲皇帝會給自己加官晉爵,可是……李二郎竟還真拉自己入夥,去學習聽課呀?

每月一節課,好像不多。

更多是象徵意義。

不過……既然師都拜了,總要走一下程序。

於是陳家父子忙是接了敕命謝恩。

那宦官取了一個銀魚符,交在了陳正泰手上,笑嘻嘻的道:“恭喜二皮……”

“二皮溝縣男。”

宦官乾笑道:“咱曉得,咱曉得,二皮溝縣男……咱這便要回宮覆命,不知,不知……二皮溝縣男,可有什麼書信……“

陳正泰道:“這個呀,近來比較忙,忘了。”

宦官頷首點頭,別有深意的看了陳正泰一眼,道:“那麼咱告辭。”

宦官一走,陳家頓時雞飛狗跳起來。

陳繼業站在原地,兩眼通紅,他萬萬想不到,陳家的榮景……似乎快要回來了。

三叔公激動的臉色漲紅:“快,要擺宴席,明日大宴賓客三日……”

陳正泰若有所思:“叔公,這樣會不會顯得太張揚了。”

“你懂什麼?”三叔公齜牙:“你以爲老夫關心的是吃?咱門宴客,是給皇帝看的,皇帝給了我們陳家恩典,這在其他大族眼裡,不過爾爾,可我們陳家,若是大宴賓客,好讓整個長安都知道,皇帝知道了,便覺得我們陳氏一族知恩圖報,看重皇家的恩典,如此……皇帝才能放心。還有……前些日子,是誰瞎咧咧將皇帝稱爲李二郎的,要噤口,誰再喊,老夫抽他。皇帝仁厚啊,老夫活了這麼多年,歷經了多少皇帝,唯有當今皇帝,最是仁厚。”

三叔公大義凜然的樣子。

陳正泰看着三叔公,心裡說,三叔公你說的是有理,可是你爲何說話的時候要眨眼睛,眼裡進沙子了。

陳繼業在一旁小心的提醒三叔公:“三叔,前些日子,你提李二郎最多。”

三叔公對陳繼業的提醒置若罔聞,冷哼一聲:“雖說你們是嫡系,可老夫好歹也是長輩,你能不能不要在老夫面前擡槓。”

陳繼業憋紅了臉,老半天才不甘願的道:“是,是侄兒口不擇言了。”

……

李世民一覺醒來,覺得神清氣爽,若不是遂安公主,李世民只怕還不知這宮裡還有一個劉昭容,昨夜在劉昭容處下榻,這劉昭容姿色在衆妃之中雖是爾爾,不過大體也還算溫柔。

一夜過來,李世民精神奕奕,他至宣政殿,今日的早朝還未開始,便有傳敕命的宦官前來複命。

“陛下,陳氏已接敕命了。”

李世民面帶微笑:“可有書信來?”

“這……”宦官道:“二皮溝縣男說……說……近來忙碌……”

李世民聽到此處,面上不禁露出了遺憾之色,他吁了口氣:“這樣啊,朕知道了。”

“除此之外……”

“嗯?”李世民凝視着宦官。

宦官道:“奴還得知,陳家得了恩旨,大宴三日……”

李世民眼底深處,掠過了一絲別樣的意味:“朕知道了,退下!”

………

一連三天的宴席,陳正泰懷疑自己要被吃窮了。

是人都經不起吃啊。

一說到吃,陳正泰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來,於是叫來了鹽業的掌櫃李曉,吩咐了幾句,李曉大驚失色的道:“買糧?公子……去歲的時候,五穀豐登,等到了秋收的時候,只怕糧價還要再跌下去,公子……現在買糧,是要大虧的呀。”

貞觀二年,雖是有一些地方性的災患,可大體上還是豐收的。

許多世家大族家裡囤積了大量的糧食,到現在都賣不出去,而到了今年,大體還算是風調雨順,雖是有些地方出現了旱災,不過並不算嚴重,因此人們都預計,到了秋收,糧價將要跌落到了谷底。

可是……陳正泰在這個節骨眼上要大量購置糧食……這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讓你買你便買,囉嗦什麼,所有鹽鋪的得利,都要動用,有多少,要多少。不只是向世家買糧,還要鼓勵向番邦人買,東市和西市不是有許多番邦人兜售牛馬嗎?也一併去交涉,不要怕花錢,除此之外,還要在二皮溝那兒,建起糧倉來,聽到了沒有?”

陳正泰若是記憶沒有錯,貞觀三年,在即將秋收的時候……一場巨大的災難將席捲整個關中,鋪天蓋地的飛蝗,會將一切可以吃的糧食啃噬的一乾二淨。

而這一場巨大的災難,成了唐初一段極可怕的記憶。

歲飢,人相食。

甚至連皇帝李世民,都不得不作出表率,親自吃了蝗蟲,鼓勵百姓滅蝗,用蝗蟲充飢。

雖然到了那個時候,再怎麼樣,也餓不着陳家,可陳正泰既然知道歷史上即將發生的災難,怎麼可以置若罔聞呢?

李曉臉抽了抽……這是虧本買賣啊,陳家剛有起色,突然之間,這多餘的錢財,居然去買糧食。

糧食當然有用,可現在的谷價購糧,實在太不值當了,何不等秋收了再說?

“除此之外……

陳正泰慢悠悠的道:“去所收一些雞鴨來,有一種鴨,叫麻鴨,生在越州一帶,你託了人,去越州收購,再送至長安來,得快馬加鞭去。不只如此……告訴其他的商賈,若是有人有多餘的糧,或是有這麻鴨,哪怕是其他雞鴨,都可折價換鹽,這事兒你得抓緊着辦,辦不好,便收拾鋪蓋,滾蛋。”

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
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