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

陳正泰急着想要進產房去,奈何卻被陪嫁的宦官截住:“韓國公,現在不可進去啊……”

陳正泰皺了皺眉,回過頭,卻見遠處的樹上居然掛着人。

眺望着,那樹上,不是薛仁貴和黑齒常之,是誰?

這兩個傢伙似乎也想曉得娃娃生了沒有,不過又不敢靠近,索性人掛在樹上,薛仁貴膽子大,人在樹枝丫上,還敢晃盪。

黑齒常之不服輸,也跟着晃盪起來,二人便似冷戰似的,搖着那可憐的大樹枝丫咯咯的響,兩個人懸在半空,扶着枝丫,誰也不肯認慫。

終於,枝丫承受不了兩個作死的人,咔嚓一聲,便聽兩聲的吼叫聲,人直接摔落了下來。

李世民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兩個人落地,身後的張千還以爲遭遇了刺客,這刺客,不就喜歡躲屋瓦和樹上的嗎?

張千正待要喊人,陳正泰忙道:“陛下,陛下,這是府內的侍衛,就是兒臣說的薛仁貴和黑齒常之。”

李世民:“……”

這一句話,真將李世民對於新軍的期待一下子熄滅了個乾淨。

就這泥猴一般的人……能帶出啥兵來?

陳正泰略感尷尬,忙道:“平日的時候,他們還是挺正常的,不過兩個人現在年紀都還小,都在年輕氣盛的時候,都不肯服輸,陛下也曉得陳家家教森嚴,是不容許兩個人成日打鬥的,這熱戰打不起來,於是便成日這般冷戰了。”

李世民只嗯了一聲,不予置評。

大家的心思ꓹ 還是放在遂安公主那兒,那屋裡ꓹ 正傳出着遂安公主的一聲聲吃疼的叫喊聲,聽得令人心悸。

李世民皺着眉,臉帶憂色ꓹ 他來回踱了幾步,時而駐足ꓹ 擡頭看了看天。

此時,天色已有些暗淡了ꓹ 陳家的內院和外院ꓹ 已張掛起了一盞盞的燈籠。

陳正泰的腦海裡也不免想到了各種難產的可能,一時之間也是心亂如麻。

那叫喊聲依舊一聲聲的傳出來,屋外頭的人都默默地捏着一把冷汗。

終於,突然聽到產房裡傳出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

這聲啼哭聲不大,卻是在這夜空下,令人格外的矚目。

陳正泰身軀一震,已是一個箭步衝上前去ꓹ 還不等他進入寢殿,門卻已開了。

卻見穩婆抱着一個孩子疾步出來ꓹ 一臉喜氣地道:“恭喜韓國公ꓹ 是一個小郎君。”

陳正泰第一時間卻是沒有顧上孩子ꓹ 而是伸着腦袋ꓹ 想往寢殿裡探。

這穩婆卻是將身子攔住了陳正泰,勸道:“此時……還多有不便ꓹ 先讓殿下好好休息。”

這什麼世道……

陳正泰這才注意到了襁褓中的孩子ꓹ 這初生的嬰兒膚色並不是粉嫩ꓹ 反而沉澱着黑色,腦袋顯然被人夾過ꓹ 有些狹長。

他的眼睛是閉緊的,嘴一張一合,像一隻大老鼠似的蜷在襁褓裡。

說實話……生的有點醜啊。

這是陳正泰第一個念頭,不過初生的嬰兒,大抵都是如此。

最令陳正泰受不了的是,卻已有一窩蜂的人圍上來,個個歡歡喜喜地嘖嘖稱讚:“小郎君生的和韓國公像極了。”

“像,太像了,似一個模子裡出來似的。”

“哎呀……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三叔公在一旁流下了淚:“沒錯,長的像老夫,也像正泰。”

陳正泰:“……”

再這樣說,我陳正泰可要打人了啊,瞎了你們的眼嗎?

不過……終究還是自己骨肉,多看幾眼,便順眼了。

陳正泰小心翼翼的將這襁褓抱住,這孩子似乎很乖,就方纔啼哭過後,似乎後面就沒有哭鬧過了,此時看着,像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李世民已疾步上前來,二話不說就奪過了陳正泰手中的孩子,眼裡直放光。

雖不是自己親孫兒,可畢竟外孫也是孫嘛!

當然,真正重大的意義就在於,這個孩子,是李世民兒女中生下的第一個孩子。

哪怕是尋常的百姓人家,對於第一個孩子又或者是最年幼的孩子,都會更看重一些。

而對於皇家而言,就不同了,往往第一個孩子更會多青睞一些,而至於幼子……依着現在大唐後宮的規模,只怕李世民不到七老八十,也未必敢說哪一個孩子是最幼。

李世民打量着這孩子,凝視了很久,卻是道:“不像正泰,像朕……”

本是搖頭晃腦樂的合不攏嘴的三叔公,臉色微微一變,不過很快他就屈從於權勢,樂呵呵的道:“對,對,對,老夫橫看豎看,確實像陛下,尤其是眉宇之間,很是有陛下的氣度。”

衆人便都道:“太像陛下了。”

陳正泰鬆了口氣,這麼醜,不像自己便好。

可……總覺得怪怪的,想要表現出一點傲骨,於是掙扎一下:“其實也有些像兒臣的。”

“都一樣。”李世民果然還是大氣,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挺着將軍肚,將孩子摟在懷裡,愉悅地道:“他也不哭,此天生異像,將來一定有大出息,此子……取了名沒有?”

三叔公張口,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

陳正泰卻道:“還未取名。”

李世民沉吟片刻,道:“就叫繼藩吧,繼承家業,爲國屏藩。”

陳繼藩……

陳正泰覺得有些拗口,叫着怪怪的啊。

三叔公一口老血要噴出來,陳正泰他爹,纔是繼字輩的啊,這不是壞了規矩嗎?

不成,老夫要說一說纔好,他正要張口……

卻見李世民喜滋滋的從腰間取了一個玉佩塞進了襁褓裡,道:“這是外父贈你的,繼藩啊繼藩,將來你就做朕的藩屏,鎮守一方,世世代代與我大唐同休。”

三叔公聽到此,張開的口就突然變了:“陛下這名,取得真好,陛下果然英明。”

李世民懶得去理會三叔公,只低頭凝視着這孩子,似乎此刻,國家大事帶來的煩惱一掃而空,脣邊一直掩不住笑意,口裡道:“觀音婢肯定也很想見見這孩子呢,小繼藩……哈哈……你看……這孩子……”

這陳繼藩似乎對於衆人個個探頭,面露期許的樣子,絲毫沒有自己未來前程似錦的覺悟,此時他只覺得吵鬧,繼續將腦袋埋在襁褓裡。

“該吃奶了,該吃奶了。來來來,請乳孃來。”陳正泰覺得孩子可能餓,說實話,帶娃的事,他也不懂,交給那種汁水多,且還專業的來。

遠處早有預備好的乳母聞訊,小步上前,接過了孩子,到一旁去了。

陳正泰還想進寢殿去看看,得知遂安公主已是睡下,他曉得此刻生娃是耗費心神的事,總算母子平安了,他也真正鬆了口氣,此時李世民也在,便忍住去看遂安公主的衝動,請李世民至堂中去坐。

李世民呷了口茶,心情好了不少:“這陳家……倒是井井有條,所謂齊家治國平天下,一葉知秋,只看陳家頗有守正家風,便曉得正泰將來定能爲朕分憂了。不過……那什麼常之的,還有那薛仁貴,確定可靠嗎?是不是太年輕了?小小年輕,便來帶兵,朕以爲不妥,先任個伍長,慢慢磨礪吧。”

陳正泰不禁無語,人家不就掛樹上了一下嘛?還是很猛的啊,而且這幾年跟着自己耳濡目染,帶兵的事,雖說不是手到擒來,可至少水平還是夠的。

這帶兵某種程度還真靠天賦,這兩個,可都是奇才啊,何況現在是用人之際,馬上要編新軍,時不待我,他除了這些傢伙,還到哪裡找人才去?

若是從其他禁衛抽調人手,終究不是自己人,讓自己覺得不放心。還是這幾個,陳正泰安心一些。

再者說了,從蘇定方,再到薛仁貴、黑齒常之,再加上一個契苾何力,這放在歷史上,簡直就是豪華天團級別的,屬於大唐中生代將軍之中的四大天王,個個放在大唐軍中,都是統帥級別的人。

現在只塞進一個小小的新軍裡,陳正泰還嫌暴殄天物呢。

於是陳正泰道:“陛下,新軍的事,還是兒臣來處置吧。”

李世民聽罷,不由笑了:“對,你說的有理,朕信的過你,你自己來拿捏吧,朕也就不多問了。”

李世民隨即深深看了陳正泰一眼,又道:“就不說爲了朕了,也不說爲了大唐,爲了朝廷。陳正泰,朕今日既是決心已定,卻只有一句話交代你,你我今日之言,茲事體大,稍有不密,倘若是功敗垂成,說是萬劫不復,也不爲過。當然,朕倒無所畏懼,朕能將天下打下來,就算是打下第二次,也無妨。可哪怕你是爲了繼藩,爲了你們陳家,也定要成功。”

陳正泰自是知道這囑託是什麼意思。

便連太子都不允許掌握,這新軍某種程度,其實已關係到了未來盛唐的盛衰了。

當然,這也關係到了陳家的榮辱。

陳正泰很認真地吐出了一個字:“喏。”

李世民站了起來:“天色不早了,朕也該回宮了,也正好把今天這個喜訊帶回宮去。你在此,陪一陪他們母子二人吧。”

“兒臣恭送陛下。”

“不必送。”李世民道:“朕最不愛這些虛禮。”

陳正泰卻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地道:人人都將不愛虛禮放在口頭上,可實際上,你若是不弄點虛禮,人家能記恨你一輩子。

陳正泰乖乖將李世民送到中門,李世民登車,張千則進去陪坐。

馬車動了……

李世民靠在墊上,卻是若有所思,對面的張千只能蜷在車廂角落裡的一個固定小馬紮上。

陛下不開口,他是不能隨意發出聲息的。

李世民突然張眸道:“張力士,方纔朕和陳正泰的話,你都聽了吧,你有什麼看法?”

張千知道,陛下來問自己,不是因爲自己有什麼真知灼見,只是因爲有的事,不足爲外人道,只能和自己說罷了。

他想了想道:“新軍的規模、錢糧,還有戰力,都至關重要,陛下要革新舊弊,其實就是行險,用陛下的話來說,叫做兵行險着。所以……必須得謀劃全局,什麼是全局呢,所謂的全局,就是要將這長安諸衛,都當做可能反對新政的力量,而新軍對禁衛有一定的勝算,纔有可能推行新法,抑制世族,所以問題的根本,不在於新軍是否赤膽忠心,而在於……他們有沒有勝算。”

“那你看,要有幾成勝算纔好?”

“至少七成。”張千想了想道。

李世民笑了:“你錯了。”

“啊……”張千詫異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道:“其實有三成的把握就夠了,有三成的把握,再加上朕,就有了十成的把握,什麼世族,土雞瓦狗而已,朕之所以慎重以待,是因爲朕是天子,天子是不能冒險的,因爲朕輸不起。可這並不代表,朕能多高看他們幾眼。”

張千:“……”

李世民隨即又道:“只是……新軍即便要做到三成勝算,也是極難的事啊,無論是人才,是招募來的百工子弟,還是規模,怎麼可能和那些久經沙場的老將和老卒相鬥呢?差得太遠了。關中良家子……不是浪得虛名。”

所謂的關中良家子,其實也和大唐的體制有關,禁軍的主要兵源就在關隴一帶,這裡民風比較彪悍,而良家子大多是世族子弟以及略有一些土地,或者依靠朝廷體制,分取了一些土地的子弟,這些人有一定的田產,而且往往打小就養馬,學習騎射,因而就形成了所謂的關隴軍功集團,他們素來有徵戰的傳統,身體也比尋常百姓強壯的多,父祖們大多都有從軍得經歷,可不是陳正泰吹噓的所謂百工子弟可以相比的。

“無論如何……就算只有一絲一毫的希望,朕也想試一試,若是朕不去嘗試,那麼……大唐和齊、陳、隋又有什麼分別呢。”李世民半闔的眼裡,突然猛地一張,隨之而來的,是令人顫抖的鷹視狼顧之色。

他手隨之輕輕一拍,打在自己的膝上,而後,這一切又都被溫和的面色所取代,車廂裡又恢復了溫和。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呀求月票呀求月票。

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九章:敕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
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九章:敕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