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

李世民是能感受到這些尋常百姓對於世族的怨憤的。

李世民甚至突然意識到,天下人對於皇帝的怨恨,某種程度而言,來源於世族。

在百姓眼裡,他們是無法去分辨皇帝和世族之間的齷齪,畢竟世族得到高官厚祿,擁有田產和無數的奴婢,這在許多人眼裡,本身……就代表了皇帝與世族乃是一體,反世族,就是反皇帝。

李世民此時感覺心頭非常的堵,敢情朕是兩面不討好,對於世族而言,他們嫌朕給的不夠多,可對於尋常百姓而言,皇帝和世族乃是一丘之貉。

李世民站了起來,笑了笑,看了看周武:“周東家……今日在此受教了,噢,這份報紙,我能帶走嗎?”

周武聽聞李世民似乎沒有做買賣的意思,心裡有些遺憾,不過買賣不成仁義在,便道:“無妨,無妨。”

李世民似乎想起了什麼,朝陳正泰道:“你需要桌椅嗎?”

陳正泰忙搖頭:“不需要。”

李世民不無遺憾之意,於是又對張千道:“你需要不需要?”

“陛……郎君,您是知道我的,我要桌椅做啥?”

李世民只好嘆道:“這樣吧,我這裡需要五百副桌椅,先付個定金,下月月初,我來提貨。”

說着,下意識的掏了掏袖子,不出意料……

沒有帶錢。

陳正泰偷偷翻了個白眼,咳嗽一聲ꓹ 很自覺地從袖裡取出了一疊欠條,直接擱在了桌上:“自己數ꓹ 不夠再補。”

李世民莞爾笑了笑,便已信步,出了這廂房。

外頭停着馬車ꓹ 李世民登車,邀陳正泰同座。

陳正泰便鑽進李世民的馬車裡ꓹ 馬車動了,周武見接了大單ꓹ 高興得眉飛色舞ꓹ 忙將馬車送到了作坊門口。

李世民進了馬車後,靠在墊上,眼睛半開半闔。

這幽靜的馬車裡,稍稍的沉吟片刻之後,道:“朕已不打算姑息他們了。”

陳正泰自是明白陛下這話裡的深意,便看了李世民一眼道:“陛下有何打算?”

李世民是個有魄力的人,顯然心裡已有了思路ꓹ 道:“驃騎府,要先練出一支軍馬ꓹ 軍中所有的文吏和武吏ꓹ 統統都從百工子弟中抽調。”

這幾乎是破天荒的事!

在歷朝歷代ꓹ 人們對於百工子弟都是帶有防範之心的ꓹ 以百工子弟爲骨幹,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從秦漢以來ꓹ 幾乎所有的軍中骨幹ꓹ 都是貴族子弟或者是擁有一地土地的地主子弟ꓹ 這些人被稱之爲良家子,進入了軍中之後ꓹ 爲皇帝立下汗馬功勞,建功立業,而後賞賜更多的土地。

哪怕是李家,其實也是憑藉此躍升的。

而百工,在許多人的眼裡,乃是賤業,這種對於百工的歧視,其實是從全方位的。從社會地位,到未來的出路,一旦你淪爲匠人,幾乎就沒有任何躍升自己地位的可能。

從秦漢到隋唐,你幾乎尋不到幾個人有匠人的背景。

陳正泰毫不猶豫地道:“喏。”

李世民此時臉色繃緊,這是破天荒的事,可此時他的眼裡,多了幾分銳利,目光掃在陳正泰的身上:“這些人可以保持戰力嗎?”

陳正泰道:“陛下難道忘了當初朔方那兒……”

李世民點點頭:“朕明白了。不過……這些戰力還是不夠,突厥人不過是被火槍打亂了陣腳而已,可你需明白,單憑火槍,是無法克敵的,若是遇到了優秀的將領,他們很快就會尋覓出火槍陣的破綻,所以這就必須做到,這支軍馬要有迅速應變的能力,要有騎營。”

戰馬的力量,在這個時代,是絕不會淘汰的,此時的火槍威力還是太弱了,有太多的弊端。

陳正泰道:“兒臣明白。”

李世民隨即又道:“能保證他們的忠誠嗎?”

這個其實才是最重要的,再厲害又如何,不忠心於你,就什麼都是枉然!

“絕對可以。”陳正泰毫不猶豫道。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說來聽聽。”

“百工子弟有一個好處,他們往往生長在人流密集之處,見多識廣,他們的父母大多有一些積蓄,能勉強供養他們讀一些書,識一些字,雖然所學有限,可進了軍中,卻可重新教育……這就是爲何新聞報對匠人們影響最大的原因。所以兒臣以爲,這新軍之中,當以操練爲主,教育爲輔。除此之外……世族子弟,陛下賞賜他們,哪怕賞賜得再多,其實他們也早已養刁了,覺得這不足爲奇。可若是百工子弟,只要陛下肯給一些恩賜,哪怕只是細小的恩賞,他們也會感激涕零的。從這裡入手……再調配一些優秀的將軍帶領他們,他們便敢赴湯蹈火。”

“優秀的將軍……”李世民的腦海裡,立即掠過了李靖、程咬金等人。

可他搖搖頭,李靖這個人……當初在玄武門之變時立場並不堅定。

而程咬金等人,卻又和世族的瓜葛太深了。

並非是李世民不相信他們的忠誠,只是對於李世民而言,他需要的是一支……一旦皇家與世族產生衝突,可以毫不猶豫的遵從旨意的軍馬。

這支軍馬,要的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忠誠,而是百分之百!

李世民皺着眉頭想了想,而後看向陳正泰道:“有人可以勝任嗎?”

陳正泰自是早有人選了,立馬就道:“陛下難道忘記了蘇定方、薛仁貴人等嗎?除此之外,還有黑齒常之、契苾何力,這些人雖是大多起於草莽,亦或者是外邦的降人,卻都是萬人敵,在兒臣看來,不在李靖和程將軍人等之下。”

這傢伙……

倒是對蘇定方等人很有信心。

對於這些人的武力,李世民是頗爲放心的,可是將軍還需能夠領兵打仗,靠的可不是一時的勇氣。

李世民深深地看着陳正泰道:“可以信任嗎?”

陳正泰道:“蘇定方與薛仁貴都是兒臣的兄弟,至於黑齒常之、契苾何力二人,在大唐舉目無親,兒臣一直信任他們,他們一直心懷感激之情。”

“那就試一試吧。”李世民笑了笑:“我大唐,終究不能只靠李靖這些人打天下,他們年歲大了。”

而後李世民又道:“你方纔提到新軍,那麼這支軍馬,就叫新軍吧,職責依舊還是保護太子,置於東宮衛率之中,所需的錢糧,還是從國庫中取,明日……朕會下旨。至於其他的事……朕會佈置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練兵……”

陳正泰不由道:“兒臣只怕難當大任,何不如……請太子殿下出來主持大局。”

李世民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

他似乎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

這新軍上上下下,都是陳正泰的人,陳正泰這是怕他這個做皇帝的對他有所疑慮了。

可李世民卻是笑了笑,意味深長的道:“朕將你視做自己的兒子看待,你何須疑慮呢?何況……你記住,你是朕的臣子,現在還不是太子的臣子。”

此言一出,令陳正泰差點要給自己一個耳光。

他竟差一點忘記了李家人的特長了,但凡是手裡有了實力,做兒子的,都是要幹自己老子的。

李世民本就是幹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爹起家的,大唐的皇族,還真別說,幾乎都有這樣的傳統,說是家學淵源都不算錯。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歸罪於李家,那隋煬帝,不也傳聞在隋文帝快死的時候,把隋文帝乾死了嗎?

而至於那亂七八糟的東晉、西晉,再到北魏、北齊、北周,到南朝的宋、齊、樑、陳,這等皇族之間的內訌,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兒子幹老子,老子乾兒子,弟弟幹兄長……這簡直就是皇族內部的傳統娛樂項目。

所以說,後世的歷史學家們,總說李家人無情,這真的是冤枉了他們,就李家皇族這樣的,某種程度而言,道德水平,說不定還在皇族之中的及格線之上的。

只有到了宋朝之後,皇族內部才勉強穩定了一些……這是因爲,繼承製度漸漸完備的原因。

現在的李世民……你說他完全不重親情嗎?他顯然是極爲重視的,他對長孫皇后很有感情,他對太子李承乾的關心可謂是無微不至,哪怕是歷史上的李承乾謀反,他也不忍心誅殺,甚至李治登基,也是因爲他不忍心自己的嫡子們在自己死後死於非命,所以選擇了性情比較‘寬厚’的李治作爲自己的繼承人。

可李世民哪怕再愛自己的兒子,心裡也如明鏡一般,想要做到父子不相殘,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手中的大權抓的緊緊的。

他可以盡心的培養李承乾,但是決不能給與李承乾過多的軍權,滋長李承乾的野心。

李世民的心思,不難猜測。

偏偏陳正泰故作聰明,這個時候提到李承乾,讓李世民不禁開始懷疑,這傢伙……不會是李承乾的臥底吧。

此時,陳正泰不免有種把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他深吸一口氣,此時尷尬是肯定的,不過俗話說的好,只要我陳正泰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於是他乾笑道:“是兒臣考慮不周,兒臣當然是忠於陛下的。”

李世民倒是神色如常,道:“朕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好酒需要釀一釀,才香。太子還小,此等大事,就不必他來摻和了。”

陳正泰忍不住在心裡說,我也還小啊。

不過這下學聰明瞭,面上帶着微笑道:“兒臣明白了。”

馬車緩緩而行,很快就到了陳家的府門前。

可此時,陳家卻是亂成了一鍋粥。

這馬車剛剛停下,門房便大叫:“可是大夫來了嗎?是大夫嗎?”

李世民和陳正泰下車,門房見是陳正泰,一時無語。

陳正泰倒是急了:“怎麼,叫大夫幹啥?”

“公主殿下即將臨盆了。”門房道:“陳福已去找大夫去了,我……我以爲……”

陳正泰一時急的跳腳:“怎麼,咱們府上不是有大夫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門房才道:“府裡的大夫當然是有的,穩婆也都在,這些都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可是公主殿下說……說不適,即將要臨盆了……所以……三叔公不放心,說要多找一些大夫來,以備不時之需。”

“呃……”陳正泰這才略略放心,努力的定了定神道:“噢,知道了,不要怕,看你毛手毛腳的樣子,我進去看看。”

李世民也萬萬料不到,這個時候竟要生,原本只是來看看,探探自己的女兒,一時頗有幾分興奮,又帶着些許憂慮,忍不住道:“真的來得早不是來得巧啊。”

陳正泰這纔想到,陛下也在此,連忙停下了準備往裡走的腳步,道:“陛下先請。”

門房聽到陛下二字,已是瞠目結舌,似乎驚得說不出話來。

衆人匆匆進宅,在遂安公主的下榻之處,早已是人滿爲患。

陳家的所有女眷統統都來了,三叔公不敢上前,只敢遠遠的看着,揹着手,帶着一些陳家的漢子團團轉,時不時求告滿天神佛和祖宗,希望能得到保佑。

這個時代……哪怕是陳家這樣的大貴人家,也是不能確保順利生產的,稍稍不留意,就可能是母子都要沒了。

因而這闔府上下,個個都乾着急,只恨不得所有人都進去,把遂安公主拎出來,自己取而代之:來……這個我雖也是頭一次,不過頗有經驗,我來生吧。

待三叔公見了陳正泰,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先是罵:“今日怎的回來得這樣遲,殿下要生了,也尋不到你人。”

他擡眼之間,見李世民有些面熟,可一時又想不起是誰來。

李世民道:“如何了?”

現在三叔公正心急着呢,於是沒好氣地道:“還能如何,生娃娃呀,你們又不懂,幹問有什麼用?根據老夫多年看人生產的經驗……若是今夜之前不將孩子生出來,只怕……要壞事。啊呸,我怎麼能說壞事呢,烏鴉嘴。”

…………

第二章送到,還有,順帶求月票,拜託各位。

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九章:敕封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
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九章:敕封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