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

進入了這傳聞中的大學堂,李世民一路走馬觀花。

因爲此前乃是國子學,所以裡頭的建築大多氣派,遠遠的便可眺望到明倫堂,當然……這裡讀書的聲音,卻幾乎聽不到,和二皮溝大學堂完全是兩個極端。

反而是在這其中,樹木蔥蔥,建築隱在建築裡,若有若無,偶爾有幾個讀書人揹着手說笑而過,他們的表情大抵平淡,帶着說不清的貴氣。

李世民自生下來,便是唐國公的兒子,當初的自己……大抵也是如此的,所以竟生出幾分親切的感覺。

那明倫堂……空無一人,只有幾個僕役正在清掃。

“看來這裡讀書人並不多,不知成了長安大學堂,是否會有所改觀。”李世民心裡生出一個念頭,朕的錢,好像花錯了地方。

當然……

他還是相信虞世南的,虞世南的學問,可謂天下第一,德行也與他的學問般配,這一點,李世民倒是很有信心。

李世民有些心不在焉,陳正泰卻在一旁道:“陛下,那裡的涼亭,倒是有人。”

李世民微微擡頭看去,邊道:“過去看看,不過我等悄然過去,不要引人注目。”

陳正泰頷首,很快便隨着李世民的腳步到了涼亭處。

這涼亭是個絕好的所在,背靠着鬱鬱蔥蔥的小林,面朝着湖水,那湖水波光粼粼ꓹ 看得人心清氣爽。

陳正泰不禁羨慕得口水直流,國子學果然不愧是國子學啊ꓹ 不但位置絕佳,靠着太極宮,而且佔地也極大ꓹ 想想看,這城中鬧市寸土寸金之處ꓹ 裡頭卻有這麼一個所在,真的羨煞旁人了。

而在這裡ꓹ 十幾個讀書人ꓹ 此時正在煮茶,一個個興奮的樣子,其中一個道:“那鄧健,實在是膽大包天,這樣的人,怎麼能容於朝中呢?我看陛下真的是糊塗了,竟信了這等奸臣賊子的話。”

“陛下是貪圖那些錢財而已ꓹ 天子與民爭利,這與隋煬帝有什麼分別呢?”另一個讀書人一副神秘的樣子ꓹ 繼續道:“我還聽聞ꓹ 陛下想讓那鄧健升爲大理寺少卿呢ꓹ 區區一個翰林ꓹ 只因爲中了陛下的心思,一夜之間ꓹ 七品想升爲四品ꓹ 幸好諸公們阻住ꓹ 如若不然,不知是什麼樣子。”

李世民只隱約聽到這幾句ꓹ 臉色便已差到了極點。

他強忍着火氣,瞥了陳正泰一眼,陳正泰卻好像沒事人一般。

此時李世民便不得不佩服,陳正泰的心理頗爲強大。

李世民隨即信步上前。

這幾個讀書人見有陌生人來,於是便紛紛住口,繼續煮茶。

李世民笑了笑道:“那鄧健……不是爲了清查弊案嗎?怎麼反而成了小人?”

他一開口,衆生便朝李世民看去。

這些人都是從前國子學的監生,現在大學堂的名字改了,可依舊還是這裡的生員,他們見李世民面生,不過打量李世民的裝扮,倒像是一個商賈,於是心裡便有數了。

其中一個道:“不知尊下高姓大名。”

李世民想也不想的就道:“我叫李健。”

陳正泰不禁眨了眨眼,心裡想,陛下取名還是很令人佩服的,一筆寫不出兩個健字啊。

一聽李世民姓李,幾個生員倒是顯得肅然起敬,一人道:“不知是出自隴西,還是趙郡?”

李世民搖搖頭道:“就是出自長安。”

原本對李世民還頗有忌憚的人,本還以爲李世民或許是趙郡或者是隴西人,現在聽他是長安的,不禁各自笑了起來。

最先說話的那讀書人道:“你一商賈,來此做什麼?我等說話,也是你能旁聽的嗎?”

這語氣非常的不客氣了!

李世民立即怒了,眉一抖。

這讀書人隨即又道:“你們這些尋常百姓,哪裡曉得廟堂上的事。”

“噢?”李世民壓着火氣,道:“難道你知道?”

“自然。”這人笑吟吟的樣子,傲氣凜然:“朝中的孫相公,是何等的君子,他爲何會獲罪?還有……崔家歷來良善,數百年來,都以賢德而著稱,那酷吏鄧健,爲何要對他們苦苦相逼?聽說還死了人!這是爾等小民能知道內情的嗎?”

李世民就道:“還請見教。”

這人道:“不需見教,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反正朝中的事,說了你也不懂。現在宮中戕害忠良,爲了斂財,已是什麼都顧不上了……”

李世民道:“可是我聽說的是,鄧健追回了贓款,而陛下將這些贓款,拿來辦學。”

“辦學?不過是名目而已,實則還是斂財罷了。”這人說笑着,接着厭惡地道:“好了,爾等不要在此,此是國子學重地,哪裡容得你這般的人來此污了這清淨所在。”

一次次被人出言不遜,李世民心裡已是火冒三丈,只道:“敢問名諱。”

“說出來嚇死你。”這生員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世民,一副愚弄的樣子。

“你說出來,便知我害怕不害怕了。”李世民從未受過這樣的侮辱,此時,他直視着此人。

這生員倨傲地道:“我姓裴,郡望在河東,單名一個炎字。好啦,快走。”

李世民面上沒有表情。

這裴炎見李世民無動於衷,倒是有幾分惱怒,不過他隨即嘴一撇,只是驅趕:“快走,快走。休要在此擾了我等的雅興,再不走,我們便趕人了。”

李世民倒沒有暴跳如雷,只噢了一聲,轉身便領着陳正泰數人而去。

這一路李世民默不作聲,他似乎越想越氣,幾次想要趕回去,給這裴炎一點厲害看看。

不過又想到自己天子之尊,跟一個讀書人置氣,大爲不妥,便又強忍着。

倒是整個過程,陳正泰臉色平靜,只默默地隨着他走。

他忍不住對陳正泰道:“這些人,爲何如此不分好歹,不問是非?”

“陛下……”陳正泰道:“當初,裴家可是支持太上皇的啊。”

李世民眉一擡,恨恨道:“哼,當初只誅了裴寂,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

陳正泰卻又道:“其實問題的根源並不在此,問題的根源在於,陛下無論是追索贓物,還是懲罰孫伏伽,傷害的本就是他們的利益,在利益面前,是非又算什麼呢?他們自然有一套自己的邏輯,來爲自己受到的傷害而辯護。而且……這天下讀過書的人,大多都是世族子弟或是他們的攀附者,是以最能言善辯的也是他們。”

李世民抿了抿脣,顯然心頭的怒氣憋的難受。

緩了緩,他不由嘆息,卻又憤恨道:“最可氣的,莫過於是朕取出了錢財,興辦學堂,可是他們呢,非但不領情,反而還處處冷嘲熱諷。”

這也是李世民最無奈的地方,想到這裡,心裡便覺得多了幾分涼意:“難道這些人,就沒有半分感激之心嗎?”

陳正泰其實挺理解李世民的心情的。

這叫花了錢,也買不到好,橫豎人家還是要罵你的。

“你笑什麼?”李世民皺眉,看着陳正泰。

“陛下……”陳正泰道:“陛下有沒有想過,其實……在這普天之下,受益最多的就是他們。你看,武德律裡,制定律令的是他們,律法裡大多偏向於保護他們的特權。朝中百官也大多都是他們的子弟,他們從生下來,便是錦衣玉食,長大一些,朝廷還要撥出錢財來,送他們至國子學裡讀書。陛下允許他們有恩蔭,所以無論他們學業好壞,他們但凡成年一些,便要授予他們官職。他們入朝之後,在無數親族的幫助之下,便能迅速得到高位。”

“陛下看,生老病死,朝廷何止需要供養他們,而且還需給與他們特權,需給他們官位,需利用法律來保障他們的財富。當初隋朝的時候,他們享受的便是這樣的待遇,可是……他們會感激隋文帝和隋煬帝嗎?到了陛下這裡,陛下同樣給與他們數不清的好處,他們又怎麼可能感激陛下呢?”

李世民聽到此,臉色陰沉得可怕,他眼眸半闔着:“卿家的意思是……”

陳正泰正色道:“這是因爲,其實他們的胃口早已被養刁了,他們認爲陛下給與他們的特權和官位,甚至是財富,都是理所當然的。因而,他們又怎麼會因爲陛下辦學,供他們讀書,而心懷感激呢?可是……倘若陛下對他們稍有不從,他們便會心生怨憤。看,他們稍有不順,便要痛罵了。”

李世民不由冷笑道:“這樣說來,還是朕對他們太寬縱了。”

“不是寬縱的問題。”陳正泰搖搖頭道:“根由在於在他們心裡,他們自以爲自己是人上人,認爲陛下非要依賴他們治天下不可。如若不然,便是他們口中時時提到的隋煬帝的下場。因而……表面上,陛下是君,他們是臣。可實際上……咳咳……下頭的話,兒臣不敢說。”

李世民卻是道:“說罷,朕不會加罪。”

陳正泰顯然等的就是這句話,便道:“可實際上,在他們心裡,陛下是臣,他們纔是君,陛下治天下,都需要符合他們的規範。陛下的每一條政令,都需在不傷害他們利益的前提之下。而一旦把握不住這個方向,那麼……陛下便是昏聵之主,將來……他們大可以扶持一個大周,一個大宋,來對陛下取而代之。”

這些話,堪稱是大逆不道了。

可李世民深思這番話,卻不禁打了個冷顫。

此時的李世民,早沒了貞觀初年登上寶座時的躊躇滿志了。

他現在越發有陳正泰所說的這種感覺。

只是,陳正泰話音落下的時候,一旁的張千也不禁打了個冷顫,他聽着陳正泰的話,越聽越覺得不是滋味,這陳正泰到底想做什麼?怎麼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亂哪。

李世民目光漸漸變得銳利,深吸一口氣道:“朕不能將這些弊害留給自己的子孫,若是連朕都解決不了的話,子孫們柔弱,只怕更無法解決了。”

他這一番感慨,讓陳正泰打起了精神,陳正泰神色認真地道:“可是要解決,哪裡有這麼容易呢?就說開科舉吧,這科舉固然有用,可是見效太慢了,雖是許多人中了進士,可是這些進士,真正嶄露頭角的,也不過是區區一個鄧健而已。就這一個鄧健,拼了命爲陛下做事,差一點命都沒了,現在也不過是區區的大理寺寺丞,陛下想要提拔其爲寺卿,還引來了這麼多非議呢!現在人人都說鄧健是奸臣、酷吏,陛下想想看,這纔是令人可怖的事啊,鄧健是異類,他不在乎財帛和名聲。可天下人,誰不在乎這些呢?只要人還有慾望,就不敢效仿鄧健,因爲效仿鄧健……等於是將自己的腦袋和名譽系在褲腰帶上了。這天下只能出一個鄧健,以後再不會有了。”

李世民道:“朕這輩子,斬殺了這麼多敵人,從屍山血海之中爬出來,面對這些人,難道沒有勝算嗎?”

“有是有。”陳正泰道:“若是能徹底的剷除這世族的土壤,那麼一切就水到渠成了。只是這樣做,難免會引發天下的混亂,他們畢竟紮根了數百年,樹大根深,斷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剷除的。”

“朕想現在就解決。”李世民斬釘截鐵地道:“已經容不得拖延了!”

方纔在涼亭的一幕,而後陳正泰的一番話,確實令李世民有了另一番思量。

李世民的確是個有氣魄的人,此前他確實意識到了這些人的危害,所以想要徐徐圖之,可現在他真正開始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陳正泰深深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道:“陛下想做什麼,兒臣甘願奉陪到底,刀山火海,兒臣也和陛下同去。”

李世民眼睛眯着,忍不住道:“是嗎?只有你一人願意支持朕嗎?”

陳正泰道:“單靠陛下,是無法剷除他們的,願意追隨陛下得,當然也不只兒臣一人。只是問題的關鍵在於,陛下到底是打算小鏟還是大鏟!”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
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