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

孫伏伽這樣的人,按理來說是不會犯錯的。

可現在,他顯然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大理寺丞有六個,鄧健聲稱拿下了大理寺丞。

而這個叫孔曄的大理寺丞,顯然就是孫伏伽的心腹。孫伏伽一聽到拿下了一個大理寺丞,其實心下就有一絲絲的慌了,此時那叫孫曄的大理寺丞,頓時就佔據了他的腦袋。

心裡於是冒出了無數個疑問,孔曄到底說了些什麼?

此人……會不會背叛自己?

以至於在這種情緒之下,他下意識的就將大理寺丞孔曄說了出來。

可這一說,豈不就成了不打自招?

李世民低頭看了一眼崔志正的供狀,裡頭所說的大理寺丞,果然就是那個孔曄。

李世民頓時明白了什麼,很明顯了,問題的關鍵……就在於這個孔曄。

現在陳正泰不客氣的將孫伏伽的漏洞揭穿了出來。

立即讓孫伏伽心裡有了一絲惶恐,他很清楚……可能要露餡了。

孫伏伽努力地壓下心頭的慌亂,只道:“陛下……臣與此事毫無關係,請陛下明察。”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孫伏伽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反正就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

鄧健卻是板着臉道:“真實情況如何,那麼不妨就將這個孔曄招來殿中一問就知,陛下,孔曄已被臣帶來了。”

這可真是一條龍服務了。

一聽孔曄就在宮外,孫伏伽就頗有些慌了手腳了。

一切真的都太快了,快到孫伏伽根本沒有準備。

原本像他這樣的人,理應是氣度非常的,可此時,他心頭除了慌還是慌!

從上午開始衝入崔家,逼迫崔家服軟,而後找到關鍵的人證孔曄,鄧健的行動就猶如一頭迅猛的豹子。

如果按常理來說,其實人根本無法做到這一步的。

這也是孫伏伽原本那般自信的原因。

誰能想到一個翰林,竟敢闖入崔家?

更不會想到,他所帶的讀書人,居然能制服崔家的部曲。

而真正令人意外的是,那崔志正,居然還立即選擇了妥協。

怎麼不匪夷所思?怎麼不令人始料不及?

直至現在……一切都如多米諾骨牌效應一般,摧枯拉朽。

很快,那孔曄便一臉不安的被人帶了進來。

他顯得很惶恐,顯然這是他第一次被人如此的關注,一切都讓他很不自在,進入了殿中ꓹ 他便見皇帝死死的盯着自己,直令他心裡莫名的發寒。

而後ꓹ 他看了一眼鄧健,再之後,目光落在了孫伏伽的身上。

一見孫伏伽ꓹ 他忙是垂頭。

孫伏伽則是瞪着他,厲聲道:“孔曄……你可要……”

“住口。”鄧健喝道:“孫相公難道一點都不避嫌嗎?”

“老夫行的正ꓹ 坐得直,何須避嫌?”孫伏伽卻沒有發現ꓹ 他的話語中帶着幾分心虛。

李世民擺擺手道:“孔曄ꓹ 你來說吧。”

孔曄連忙拜倒,他顯然對於孫伏伽頗有懼怕。

可是對鄧健……他似乎也如老鼠見了貓似的。

他匍匐在地,渾身顫慄,卻是一聲不吭。

李世民盯着他道:“這崔家的供狀裡,說是你聯絡了崔家,讓崔家在這竇家案中上下其手,是嗎?”

孔曄只是叩首ꓹ 不敢回答。

李世民隨即又道:“現在查抄竇家,牽涉到的乃是數百萬貫財物ꓹ 你很清楚這意味着什麼吧?倘若這是你一人所爲ꓹ 那麼……這個罪責ꓹ 可就不小了ꓹ 這一點,你清楚嗎?欺君罔上ꓹ 貪墨錢財……哪一條ꓹ 朕也要抄你的家ꓹ 滅你的族。”

聽到這裡,孔曄像是受了刺激般ꓹ 猛地擡起了頭,似乎再也無法忍住了。

他確實是畏懼孫伏伽的,可是……顯然,他很清楚,這麼大的罪,根本不是他一人可以承擔的。而現在,證據都在他的身上,他不開口,這口鍋,就得他來揹着了。

問題是,他背的動嗎?

“陛下……”孔曄終於嘶啞着放大了嗓門,他的情緒是有些崩潰的:“臣……臣不過是聽命行事而已。”

“聽誰的命令?”李世民冷笑,他此時已是滿肚子的火氣,於是冷聲道:“朕沒有下旨給你,你是朝廷命官,那麼聽從的是誰的命令?”

這時,孔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孫伏伽。

孫伏伽的臉色已是慘然,他用殺人的眼神盯着孔曄。

孔曄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下意識的道:“不不不,臣沒有聽人的命令。”

鄧健在旁嘆了口氣道:“沒有聽任命令,那就是主謀了!哎,真是可惜,我聽聞你家中有三女二子,最小的孩子才二歲,還是牙牙學語的年紀,孫寺丞好氣魄,甘願捨棄一家人的性命,爲人遮掩。”

孔曄聽到此,人幾乎要昏厥過去,直接驚得一身冰涼,他驚恐地連忙道:“求陛下贖罪,是……是孫伏伽,是孫相公……是他指使的,這一切都是他教授我做的,他說……現在查抄這個案子,虧空已是極大,這麼多的虧空,到時陛下肯定要勃然大怒的,到了那時……孫相公和我就都是罪臣。所以……想要脫罪,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所有人都住口,臣……臣只是下官哪,孫相公發了話,臣怎麼敢……怎麼敢反對呢?而且……臣也確實害怕御史臺以及其他相公們追究責任。因而……覺得……只要大家都進來……分一塊肉了,便再沒有人追查了。”

“你胡說。”孫伏伽暴怒,他依舊在孔曄面前,擺出上官的口氣。

孔曄則又看了孫伏伽一眼,此前他對孫伏伽自是敬畏有加。

可是現在……

拉倒吧。

我都要被抄家滅族了!

於是孔曄咬牙道:“我……我沒有胡說,我有證據的,我……我當初……做了私賬,這私賬就在我的家裡。還有……還有孫相公交代我的話,我都記下了,我……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寺丞,區區從六品而已,沒有孫相公在背後,我做的出這樣的事嗎?不說其他,就說清河崔家和博陵崔家的大門,我孔曄連他們的大門都不知道在哪裡開呢!”

孫伏伽聽到私賬,已是臉色煞白,他忙看向李世民道:“陛下……他胡言亂語……這個人……該誅。”

“誅不誅……”李世民冷漠的看着他:“不是你說了算的,是朕說了算。孫卿家,朕待你不薄啊,朕聽說,你爲人很清廉,家裡並沒有什麼餘財。”

孫伏伽聽到這裡,似乎已經意識到了自己滿盤皆輸了。

下一刻,他整個人萎靡着癱坐在地,絕望的看着李世民,良久,才難以啓齒地道:“陛下……臣……確實是兩袖清風。”

這麼一個人,自稱自己是兩袖清風,這就有些好笑了。

李世民依舊冷漠的看着他,心裡的憤怒可想而知。

孫伏伽茫然的道:“臣自爲官,沒有貪墨一點錢財,可是……臣……臣也是沒有辦法啊。”

他說到了這裡,已是雙眼帶淚,而後咬牙切齒地道:“臣可以做到清廉自守,可是……臣……臣和鄧健,又有什麼分別呢?他乃是農戶出身,可臣乃是小吏之子,臣起初不過是子承父業,是一個卑微的小吏罷了。”

說到這裡,孫伏伽不禁淚下:“此後天下大亂,臣立了一些功績,歷任了縣中的法曹,而後參加了科舉,蒙陛下厚愛,得了功名,等到陛下登基,欣賞臣的才幹,讓臣做了大理寺少卿、刑部郎中,再到今日,成爲了大理寺卿。陛下啊……臣從卑微的小吏開始,便家徒四壁,哪怕到了現在,家中也沒有多少餘財。”

這話……可能是真實的。

因爲……孫伏伽一直都以窮困而著稱,據聞連他的官袍,都穿了十幾年,縫縫補補,不曾捨棄過。

李世民依舊冷冷的看着他。

孫伏伽隨即道:“可是……臣有什麼辦法呢?臣也是無計可施啊。當初的時候,臣清廉自守,也如這鄧健一般,得罪了身居高位者,明明臣做的是對的事,可是天下清議洶洶,卻都說臣是個奸臣,說臣私藏了大量的錢財,陛下難道忘了嗎?當時臣因審判錯案,坐罪罷官。”

這個,李世民對此是有些印象。

只見孫伏伽接着道:“此後臣被貶爲刑部郎中,從那個時候起,臣才知道,原來這個世上,你做好做壞都沒有關係。只有別人說你是好是壞,才至關重要,臣秉公辦事,便迎來了數不清的污衊,就因不肯攀附他們,從此便成了千古罪人,人人唾棄,便連臣的左鄰右舍都道臣乃是奸邪小人。後來……臣坐罪罷官之後,痛定思痛,給他們大開方便之門,處處按他們的心意去做事,哪怕是污衊了好人,哪怕是網開了觸犯律法的權貴,哪怕臣冤殺了無辜的百姓,可是,人們卻都說臣乃剛正不阿的大臣,是正人君子,是道德的典範,人人都稱頌臣爲好官,朝中的清譽和美名,盡都撲面而來。”

說到這裡,孫伏伽自己都覺得諷刺。

而李世民則是心頭一震,他不可思議的看着孫伏伽。

孫伏伽諷刺的笑了笑,繼續道:“所以……臣當然要做一個‘朝中的君子’,臣還能如何呢?這些年來,臣就是這般做的,只要給人開了方便之門,便可人人稱頌。臣……這些年確實沒有貪墨一文錢,可是臣也自知自己罪大惡極,可因爲這些罪大惡極,臣反而扶搖直上,不但蒙受陛下的青睞,更是獲得了滿朝文武的交口稱讚。臣到今日……也就不爲自己辯白了,這一切……確實是臣所爲,抄沒竇家一案中,臣清清白白,沒有拿錢,可是……卻讓無數人藉此發了大財,這些……都有臣居中調度的結果。而他們……得了好處,自然也投桃報李……臣……愛的不是財貨,是那虛名……可如今……”

話到了這裡,他似乎顯得心灰意冷了,幽幽地道:“如今,事已至此,臣無可辯駁之理,既已身敗名裂,那便一切聽從陛下處置吧。”

李世民心中是極震撼的。

當然,孫伏伽這番話,更像是在爲自己辯護。

只是……他說的話,難道沒有道理嗎?

真正清廉自守,剛正不阿的人,遭受到無數人的污衊。而一個大奸大惡之人,卻反而被人傳頌他的功績。

這纔是朝中最大的隱患吧。

試想,這樣的局面,又如何讓人剛正不阿呢?

李世民面帶沉痛之色,卻是看向了鄧健道:“鄧卿家……你如何看待?”

鄧健沒有遲疑,便道:“正便是正,邪便是邪。孫相公所言,其情可憫,可是……卻絕不容原諒,他犯下了大罪,就理當處以極刑。其餘大理寺脅從之人,自當根據罪行大小,進行懲罰。不只大理寺,刑部只怕也有不少人,牽涉其中。而至於那些與刑部、大理寺勾結之人,先追回他們的贓物,至於如何定罪,卻需陛下斟酌。這孔曄的私賬,臣已命人前去他家翻找了,只要找到,便可按着私賬按圖索驥,當然……若是有人肯主動退還贓物還好,如若不然,臣今日闖了崔家,明日就至他們家去,這錢…一分一毫,都要吐出來,臣願以項上人頭來做保,若是少了一文,寧願死罪!”

他得話,擲地有聲,甚至帶着令人心顫的決絕!

鄧健出馬,李世民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安心了,他心裡知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有鄧健在,這些錢,肯定是少不了的。

只是……李世民的心情,依舊沉痛,他瞥了一眼孫伏伽,搖搖頭,而後狠狠的瞪了段綸、張亮等人一眼。

段綸、張亮、侯君集等人,此時早沒有了之前的氣勢,個個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惶恐之色,紛紛拜倒在地道:“陛下,臣等……萬死,這……這都是孫伏伽,都是孫伏伽……”

那癱坐在地上的孫伏伽,諷刺的看他們一眼,禁不住笑了,笑得眼淚都譁然而出。

………………

第二章送到,求訂閱。

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
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