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

去了大理寺……

李世民此時的臉色可謂是鐵青了。

他直視着陳正泰。

若說此前,跑去了崔家鬧事,這崔家再如何是世族,可畢竟還屬於民的範疇。

可現在卻是去了大理寺,又是要做什麼?

何況還是明火執仗的樣子。

李世民深吸了一口氣,才道:“大理寺卿孫伏伽在何處?”

一旁的張千忙道:“陛下,方纔孫伏伽正在宮外,等候陛下覲見。”

李世民正色道:“朕萬萬沒有想到,事態嚴重到了這般的地步。朕本想捂着蓋子,不想將事態鬧大,畢竟……手心手背都是朕的肉。可現如今已經由不得朕了。將所有要覲見的大臣,統統都叫到了這裡吧,朕見他們。”

李世民隨即道:“張千。”

“奴在。”

李世民道:“你親自去一趟,帶羽林衛去,朕最後說一遍,召鄧健!”

張千知道,這一次是徹底的觸到了逆鱗了。

事情做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辦法和稀泥了。

他陪伴在陛下的身邊日久,對陛下多少是有了解的,他能感受到,陛下對於鄧健,是有所偏愛的,或許是愛屋及烏的緣故。

可鄧健將事態鬧到這個地步,又是殺進崔家,又是跑去大理寺,此事必然震動天下,此時此刻……這蓋子是捂不住了。

陛下想保鄧健,卻是不容易了!

那鄧健……張千心裡搖搖頭。

其實張千對於鄧健是頗有幾分好感的,他也不喜歡那些眼高於頂的世族,鄧健這種農戶子弟,居然可以靠着科舉殺出來,成爲佼佼者,從而入朝爲官,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讓張千羨慕了。

早曉得農戶子弟還有這麼一條路,咱當初爲啥還要割了自己做宦官呢?在身上殘留着一點低級趣味,難道不好嘛?

此時聽着李世民冷着聲音吩咐,他匆匆得旨,快步去了。

……

緊接其後,浩浩蕩蕩的大臣與皇親國戚們烏壓壓的進來了。

來的人還真不少,他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樣子ꓹ 顯然心中的怒意已到了極點。

爲首的一個,乃是駙馬都尉段綸。

段綸不只是駙馬ꓹ 而且當初開國時也立過功勞,因而被冊封爲紀國公。

而他的妻子高密公主,因爲和李世民年紀相仿ꓹ 雖非一母所生,卻也和李世民感情深厚。

當然ꓹ 段綸還不只如此,他的父親ꓹ 乃是隋煬帝時期的兵部尚書ꓹ 地位極其顯赫,和當時的唐國公李淵,關係匪淺。再久遠一些,段綸的祖父乃是北周大將軍段威,亦是權勢驚人。

正因爲這諸多的身份加身,段綸在皇親國戚之中,地位很高。

在所有的駙馬都尉裡ꓹ 陳正泰只是一個小角色,而段綸卻是駙馬都尉中的領頭羊。

段綸一進來ꓹ 就立即道:“陛下ꓹ 難道要逼死大臣們嗎?”

這話很嚴重。

李世民則是站着ꓹ 眉頭輕輕皺着ꓹ 揹着手,默不作聲。

其餘大臣紛紛到了ꓹ 大理寺卿孫伏伽也摻雜在其中ꓹ 其餘諸姓的大臣ꓹ 更是來了不少,便連張亮和侯君集這兩位開國大功臣ꓹ 也摻雜其中。

衆臣你一言,我一語:“崔氏……忠良之後啊,這樣的人,陛下疏遠他們,臣等無話可說,可下旨命人侵門踏戶,這是何意?現今天下軍民議論紛紛,臣等兔死狐悲,臣想問,這鄧健莽撞之舉,到底是不是得了陛下的授意?”

“陛下,臣聽說崔家已經死了不少人了。這鄧健,莫非是要效仿張湯嗎?”

要知道,這張湯可不是好東西,是歷史上有名的酷吏。到現在早已聲名狼藉……

然後就有人道:“請陛下給一個說法吧,若是再這樣下去,臣等不能活了。”

那張亮更是哽咽道:“陛下,臣當初追隨陛下,被人構陷,下了牢獄,被酷吏拷打了足足七日七夜,臣……被他們折磨得不成了人形哪,那個時候,他們要臣承認,陛下也與那子虛烏有的謀反案有關,可是臣緊咬牙關,死也不說。他們拿針扎臣的要害,他們用滾燙的烙鐵來燙臣的胸口,可是臣……一句也沒有開口,臣深知,臣若是稍有不慎,說出了陛下,他們便要藉此大做文章,要置陛下於死地………後來,臣總算是有幸活了下來,活到了陛下登基,陛下對臣自然多有偏愛,這些年來,臣也心滿意足,可是……陛下如今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啊,當初我們力保的李二郎,爲何到了迄今,竟如此冷酷,沒有了人情呢?”

他說着說着,泣不成聲,匍匐在地上,嘶聲裂肺。

李世民聽着,不禁開始動容了。

當初和李建成爭奪大位的時候,張亮爲了保護他,吃了許多日子的牢獄之災,被折磨的幾乎不成人形,此人很硬氣,這份忠貞不二之心,他李世民怎麼能忘記呢?

現在這麼一個人,動情大哭,李世民哪裡還能坐得住?

他上前,忙將張亮攙扶起來,道:“張卿,不要如此。”

張亮邊哭邊道:“陛下……這是要借鄧健之手斬除諸臣嗎?崔家何罪?”

李世民又一時無言。

是啊,有什麼罪,你就說,若是有罪,現在誰還敢在這裡鬧事?

可沒有什麼罪,卻被這樣的對待,那麼……大臣們怎麼沒有疑慮呢?

張亮隨即看向房玄齡,他和房玄齡乃是至交,便對房玄齡道:“房公,你是宰相,你難道不該說一句話嗎?陛下既不能答,那你來答,崔家何罪?”

房玄齡苦笑,想裝不存在都不能夠了,於是站起來道:“張賢弟先不要生氣,你身子歷來不好。”

其餘人見房玄齡沒有表現出憤慨,便又譁然起來。

整個偏殿裡亂哄哄的,如菜市口一般。

李世民此時已很難痛下決心了。

或許面對自己的敵人,他可以毫不留情,可是面對這麼多皇親國戚,這麼多當初爲自己擋箭,不惜捨棄性命也要將自己送上天子寶座的人,他能徹底的毫不留情嗎?

“陛下……”見李世民神色微微變動,善於察言觀色的大理寺卿孫伏伽忙上前,正色道:“臣有一言。”

孫伏伽畢竟是大理寺卿,熟悉刑律,此時大家才安靜一些。

孫伏伽道:“鄧健奉旨辦案,這無可厚非,可是即便是奉旨辦案,也必須得在自己的權責之內,武德律中,對於這樣的事,有過規定,以天子之名招搖撞騙者,腰斬於市。現在崔家那裡,死了十數個人,這十數人,多爲崔的部曲,因而按律,斬他人僕役者,當徒三千里。單此兩罪,便已是十惡不赦了,更遑論還有其他的罪責,都需大理寺議定,陛下乃是天子,可是刑律乃是國家的根本,倘若人人都不遵從刑律,視刑律如無物,那麼國家如何能夠安定呢?”

李世民顯然依舊不願現在就下定論,便道:“鄧健何罪,等朕將他召至御前,自然也就見分曉了。”

孫伏伽立馬就道:“這是事實,事實不容狡辯,鄧健所犯下的罪,人人都親見了,已是容不得抵賴了。再有,鄧健乃是大學堂的弟子吧,而據臣所知,鄧健接受旨意,查辦竇家抄沒一案,乃是陳正泰所舉薦。韓國公、駙馬都尉陳正泰所託非人,也有連帶的罪責,也請陛下懲之,以儆效尤。”

ωwш▲ тт kán▲ C〇

衆人紛紛點頭。

崔家這樣的事,是絕不容許發生的。

今日這樣對崔家,明天豈不是要出現在他們家?

大家對陳正泰的印象並不好。

當然,這還不是重點,重點卻是……孫伏伽非常聰明的選擇了將矛頭指向了陳正泰。

陳正泰和鄧健關係匪淺,這是抵賴不了的,這一次又是陳正泰推薦了鄧健,鄧健若有功,陳正泰也有功勞,那麼鄧健有罪,那陳正泰呢?

矛頭直指陳正泰的目的,不是要整陳正泰,而是要讓李世民爲了力保陳正泰,而選擇嚴懲鄧健,只有這樣,大家才能夠出一口氣。

李世民的臉色果真一下子冷了幾分,冷冷道:“朕說過,此事,朕有定奪。”

“那麼就請陛下定奪吧。”孫伏伽毫不猶豫的道。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瞥了一眼陳正泰,卻見陳正泰也同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四目相對之後,二人又立馬各自收回目光。

孫伏伽其實一開始是有所擔心的,陛下居然要重新查這個案子,顯然是對大理寺極不滿意,若是的鄧健當真按部就班,說不定還真可能尋覓出一丁點自己疏漏的小地方,給自己定個失察之罪。

當然,一個失察,是不可能扳倒他孫伏伽的。

可哪裡想到,鄧健居然這麼莽撞?這是他自己要作死了,既然如此……那麼這個的鄧健,就死定了。

此時,孫伏伽氣定神閒,他有耐心等,並不急躁,因爲陛下一定會做出理想的決斷出來的。

李世民坐下,依舊不多說什麼,卻是一副從容的樣子,他內心雖是有些焦慮,卻這時候,比任何時候都要冷靜。

等候了小半時辰,這時……張千才揮汗如雨的趕回來了。

張千氣喘吁吁地道:“陛下,鄧健……到了……他自知罪孽深重……在殿外候着。”

一下子,殿中的人都打起了精神來。

李世民沉穩的道:“召進來。”

沒多久,鄧健便徐步進來,行禮道:“臣鄧健,見過陛下。”

面上沒有畏懼,還是帶着書生氣的樣子,從容而不卑不亢。

李世民打量着鄧健,心裡有些可惜,這可是自己親自取的狀元啊,哪裡想到……

農家子弟……難道當真這般的不堪用嗎?

鄧健向李世民行了禮之後,下意識的在人羣之中尋覓到了陳正泰。

他已去了書信,決心和陳正泰恩斷義絕了,可此時……見着自己的師祖無恙,心裡也稍安了。

只見李世民道:“卿家爲何抗旨?”

“臣不知哪一個旨意是對的。”鄧健正色道:“臣讀書的時候,書中說,天子口含天憲,不得朝令夕改,臣只知道,陛下讓臣查辦竇家抄沒一案,所以臣盡心竭力,不敢鬆懈。可是此後又接二連三來了旨意,臣便想,自古以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是何故呢?這是因爲戰場之上瞬息萬變,陛下固然運籌帷幄,卻遠在千里之外,如何能做出正確的判斷?臣查辦此案,也是如此,此案尤其的複雜,牽涉之人甚廣,陛下身處宮中,未必能實際掌握最新的情況,臣在外……盡力而爲即可。”

李世民:“……”

不得不說,這傢伙……很剛。

不但跑去了崔家,還跑去了大理寺,現在到了朕的面前,還是這麼個樣子。

從前怎麼不覺得他是這樣的人?

李世民不禁有些氣惱了:“哼,不要狡辯,朕得話,也已不管用了嗎?”

鄧健依舊不慌不忙地道:“正是因爲臣這樣做,有益於陛下,所以臣……”

李世民皺了皺眉道:“有益?你來說說看,如何有益了?”

鄧健便正色道:“陛下,臣這裡已經大抵將竇家抄沒一案查清楚了,臣爲陛下揭發了一樁大案,使宵小之徒無所遁形,難道……不是有益嗎?”

什麼?

查清楚了?

許多人懵了。

李世民也是一頭霧水。

這查清楚是什麼意思?

衆人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多人看向的乃是孫伏伽。

孫伏伽畢竟是大理寺卿,查案的事,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孫伏伽依舊氣定神閒,哈哈笑道:“鄧翰林此言,倒是讓老夫有些糊塗了,如此大的案子,怎麼說查清就查清?證據呢?口供呢?還有人證呢?查案,可不是口說無憑的,如若不然,你區區一個翰林,說誰是奸臣,便誰是奸臣了嗎?說誰犯了案子,誰便犯了案子了嗎?”

他語氣很輕鬆,讓大家很鎮定。

鄧健於是慢悠悠的道:“證據都已帶來了,請陛下……明察秋毫。”

………………

第三章送到,晚點……可能熬夜會早點寫明天的更新,當然,可能會晚一些。大家,還是早點睡吧。

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
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