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

“師兄,師兄……”

一大清早的,陳家便不太安生了。

此時天色還早呢。

陳正泰不得已,趕緊洗漱,而後去招待‘貴客’。

遂安公主興沖沖的來,一見着無精打采的師兄,不禁擔心起來,清澈的眸子打量着陳正泰的臉色:“師兄病了嗎?”

“沒有,只是沒有睡好。”

“呀。師兄爲何沒有睡好?”

陳正泰:“……”

“師兄有難言之隱嗎?”

“我……”陳正泰無法解釋,他其實很想罵她,正是你清早來吵鬧,我纔沒有睡好啊。不過這種小事,陳正泰也不想多提,只是朝她揮手:“我……我沒事。”

遂安公主見陳正泰支支吾吾,驟然覺得,這高深莫測的師兄,越發的讓自己的腦子不太夠用了。

遂安公主確實覺得自己用腦過度了。

自打認識了師兄,自己接收到的訊息,一下子比從前多了十倍百倍。

原來這世上,做買賣要立契約。

原來……買東西要錢。

原來……那個總是搖晃着與身體不相稱的大腦袋,成日養豬,看上去傻頭傻腦的傢伙,居然是師兄這樣聰明人的堂弟。

原來……師兄還有難言之隱。

陳正泰喝了口茶,使自己精神了一些,換上了和藹可親的笑容:“師妹這麼一清早來,是發生了什麼事?”

一說起這個,遂安公主頓時高興了起來,她興沖沖道:“師兄知道不知道,昨日……父皇叫我去,問了我們二皮溝鹽業的事,父皇對此關心極了,我起初……還忐忑不安,不知父皇爲何過問此事,心裡擔心的不得了,可後來才知道,父皇對二皮溝鹽業,甚是滿意。”

這個啊……

自己早就知道了。

陳正泰樂呵呵的道:“甚是滿意,怎麼個滿意法?”

遂安公主俏臉紅了起來,連耳根也紅了,她覺得有些羞於啓齒,但她還是平復了心情,極其認真同陳正泰說道:“昨夜,父皇竟是臨幸了我的母親,你說,這是不是父皇龍顏大悅。”

陳正泰一臉懵逼,宮中的生態有點複雜啊,特麼的,皇帝臨幸了你老mu,和龍顏大悅也有關係的嗎?

見師兄一副狐疑的樣子,遂安公主一面掰着嫩生生的手指數,一面蹙眉訕訕地說道:“可是師兄……你要知道……父皇已有十三年沒有臨幸過我的母親了呀。”

“……”

陳正泰震驚了。

十三年……

你大爺……蹲着茅坑不拉x呀。

“師妹,你現在多少歲?”

“這……”遂安公主露出嬌羞之色:“十……十二……”

陳正泰又震驚了。

也就是說……在十三年前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遂安公主的母親,極幸運的和李世民有了肌膚之親,幸運的生下了遂安公主。

此後……

這就難怪爲何遂安公主在宮中猶如小透明一般的存在了。

陳正泰忍不住爲遂安公主高興起來:“恭喜,恭喜,恭喜令母梅開二度。”

遂安公主倒是有些羞怯起來:“你別胡說。”

只是……她胡說二字出口,卻有些後悔了,師兄對自己這樣的關照,自己不該這樣的用詞,於是遂安公主小心翼翼地看了陳正泰一眼:“師兄……我不是方纔的意思……”

“我明白。”

“你真的不生氣?”遂安公主凝望着他,像是想從他面上看出破綻,陳正泰聳了聳肩:“當然。”

見陳正泰真的沒生氣,遂安公主才又開口:“師兄,謝謝你幫我。”

說着她的聲音竟是哽住了,陳正泰低頭一看,遂安公主竟是掩面哭了。

只見她一面哭一面說道:“我的母親說,若非師兄,怎麼會有我們母女的今日..”

她哽咽的聲音裡充滿了感激之情。

陳正泰有些無措,頓時無所適從,這女人哭,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不過此時他心裡大抵明白了什麼。

難怪遂安公主如此好相處。

也難怪……她性子這樣和善,若是換做其他的公主,憑着天潢貴胄的身份,只怕尾巴早已翹到天上啦。

甚至……看着遂安公主嚶嚶哭泣的樣子,陳正泰竟覺得遂安公主頗有幾分討好型的人格,這是自小缺少父愛的表現。

她要討好她的父皇,甚至……對自己也頗討好。

陳正泰心軟了,那就送佛送到西,幫人幫到底吧。

“師妹,你這個樣子,我們沒法談正事了。”

遂安公主連忙擦了眼淚,朝陳正泰擠出一抹淺笑。

“我只是高興,喜極而泣。”

雖然心裡很心疼遂安公主的遭遇,但他還是裝作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咱們的鹽不但可以牟利,還可給朝廷大量的稅賦,恩師龍顏大悅,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早說過,只要你聽我的話,將來少不得恩師對你另眼相看,師兄這個人言出必行,豈會騙你。”

“嗯。”遂安公主重重點頭:“認識了師兄,我方纔知道……原來世上有師兄這樣的人。”

他眯着眼:“可是師妹……只憑這個,聖眷還是無法長久。”

遂安公主紅紅的眼睛裡滿是錯愕,擔憂地蹙了起眉頭:“師兄的意思……”

陳正泰道:“師妹還記得當初師兄對你說的話嗎?想要讓恩師對你青睞,最緊要的是自強,師妹……我這個人說話比較耿直,你不要見怪,師妹並不太聰明,和其他公主皇子相比,實在沒有什麼優勢。”

本以爲遂安公主會反駁,誰曉得遂安公主居然極認同,她幽幽道:“這一點,我心知肚明。”

陳正泰嘆了口氣:“所以,我們要出奇制勝。”

“出奇制勝?”

“我來問你,恩師當下,最憂心的是什麼?”

“這……”

“恩師想要做的,乃是遠超古之聖賢的功業啊,他的心太大了,大到我們無法想象,那麼……師妹有沒有想過……如何才能爲恩師分憂?”

“我……”

陳正泰揹着手,智珠在握的樣子:“我思來想去,倒是有一步妙棋。”

“呀,師兄快說。”

“民!”陳正泰斬釘截鐵的從牙縫裡吐出一個字。

遂安公主一臉不解:“民?”

“對。”陳正泰道:“陛下在尋找的……乃是天下大治的方法,這些方法,雖然古已有之,可是……真正要實行的時候……只怕就未必有用了,大道理誰都懂,可要切實的實行,談何容易呢?”

遂安公主聽的癡了:“師兄說的話,真的是金玉良言。”

陳正泰驚訝的道:“你居然已經懂了。”

遂安公主又搖頭:“不是,我只是覺得師兄說的話雲裡霧裡,但是很厲害的樣子。”

陳正泰:“……”

陳正泰深吸一口氣:“我曾對恩師說過民爲貴,社稷輕之的話,恩師聽了大喜過望。可見恩師心裡……念茲在茲的乃是萬千的百姓啊。師妹……有沒有想過,若是師妹若能安民,那麼恩師見了一定喜不自勝。”

“安民?如何安民?呀,我懂了,我拿出錢來……”

陳正泰搖頭:“這就錯了,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若只是拿出財物,只算是善,行善固然可貴,可你能救濟十個百個百姓,能救濟天下蒼生嗎?”

遂安公主一臉激動的看着陳正泰,她越發覺得,自己的師兄真的是有大德和大學問的人。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天哪,他連說話的樣子都這樣的好看。

陳正泰繃着臉道:“不過……我卻有一個辦法,既然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那麼……不妨師妹你先試一試,先從救濟一個百姓開始,不必給他錢財,當今天下的百姓,其實缺的並非是錢財,他們最缺的,卻是一個機會……”

機會……

遂安公主似懂非懂,卻是重重點頭:“我一切聽師兄的。”

果然……很好溝通。

陳正泰吁了口氣。

其實陳正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

可是……上一次在二皮溝,想到那一家人只有一套衣服的鄧健,也不知怎麼了,這觸目驚心的貧苦,一直盤繞在陳正泰的心頭。

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縣男而已,能做什麼,開倉放糧?雖說陳家是自己做主,可想來三叔公還有自己爹,包括了其他的叔伯,只怕做夢都想抽死自己吧。

他想尋找一個辦法……

一個……哪怕只是小小改變一下這個時代的良方。

當今的皇帝,想要大治天下。遂安公主希望被人認可。

那麼…………試試吧。

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
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