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

“小正泰?”李世民不禁心裡凜然。

平日見那鄧健,普普通通啊,居然可以和陳正泰相媲美了?

李世民看着陳正泰道:“你要清楚,此事關係重大,牽涉到的,乃是朕……不,乃是朝廷數百萬貫錢糧,除非有人能夠披荊斬棘,大破大立,才能成功!”

“陛下。”陳正泰正色道:“兒臣若是沒有把握,自然不敢承擔這個干係。小正泰這個人,不,鄧健這個人……忠心耿耿,臣對他有把握。”

“很好。”李世民此時面上帶上了殺伐之氣。

其他地方坑朕也就罷了。

居然敢坑朕的錢?

真以爲朕是傻瓜嗎?

雖然張千的提醒,還猶言在耳,可李世民怎麼都咽不下這口氣。

豈有此理,如此明目張膽,簡直就不將朕放在眼裡!

“那麼,朕就欽命鄧健來徹查此事。”李世民逐而又道:“無論牽涉到的乃是任何人,朕絕不姑息。”

陳正泰鬆了口氣。

其實陳家已經開始在慢慢的佈局了。

三叔公說的沒有錯,你不結黨,別人就會抱成團將你踩在腳下。

可是陳家的根基實在是薄弱。

哪怕是培養出來的這些子弟和門生,終究還是太過年輕,等他們慢慢成長,成爲參天大樹,只怕沒有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也未必足夠。

既然如此,也不是沒有辦法,那就是……拔苗助長。

不把這些人推到最危險的地方,怎麼能夠讓他們遭遇千錘百煉呢?

眼下查抄竇家之事,就是一個大功勞,當然,一切的前提是,你有沒有命去取。

這算是破釜沉舟呀!

陳正泰得了旨,便匆匆命人將鄧健尋來。

鄧健正當值呢,突然被喊了去,一臉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師祖。

卻見陳正泰一臉嚴肅的樣子,上下打量鄧健。

看着陳正泰的表情,鄧健心裡惴惴不安,以爲要捱罵了。

誰料陳正泰果然道:“自入了宮,成爲了值班翰林,可學到了什麼嗎?”

“回師祖的話。”鄧健定了定神,想了想道:“學生愚昧,所學不多。”

“什麼也沒學會?宮裡的規矩呢,朝廷之間的隸屬和公文的往來呢?”

鄧健苦笑:“成日只是隨扈左右ꓹ 雖聽得一些隻言片語,可學生並不是什麼聰明的人ꓹ 和許多大臣比起來,所知並不多。”

這既是謙虛,又是實話。

鄧健乃是貧寒出身ꓹ 他不像長孫衝這些人這般耳濡目染。而朝廷的架構又很複雜,什麼職事官ꓹ 什麼散官,什麼爵官ꓹ 單單那數不清一長串的官名ꓹ 都是生澀難懂!

不只如此,裡頭各種暗藏的規則和潛規則,他更是雲裡霧裡,而且又經常要伴駕,要隨時查看奏疏,這奏疏看的多了,有時候反而繞暈了ꓹ 因爲奏疏這玩意,表面上看都差不多ꓹ 中規中矩ꓹ 可是裡頭許多字眼ꓹ 卻各有差別。

鄧健入仕之後ꓹ 是自卑的,因爲他發現ꓹ 和他同樣的翰林ꓹ 那些世族出身的人ꓹ 很多東西,一點就通ꓹ 畢竟……他們的親朋好友,大多都是官員,裡頭的許多訣竅和潛規則,他們從呱呱墜地起,便耳濡目染。

可鄧健卻是正兒八經的貧農,在這個圈子裡,完全是兩眼一抹黑。

陳正泰嘆息道:“那麼,入仕之後,可結交了什麼朋友?”

鄧健又搖頭:“說來學生更慚愧了,學生和許多人難以融洽,只覺得是局外人,平日裡,甚少與人打交道。”

這也是實話。

人家可都是攀着親呢,一聽你姓鄧,便問你出自何處郡望,一說到了你的郡望,便要問你三世祖可是誰誰誰,再問到這個,便忍不住親暱起來,會說這樣說起來,當初你三世祖與我祖上某某某曾同朝爲官,又或者曾經有過姻親,這樣一來,這關係便近了,於是又問起你的親朋好友,一問,咦,某某某當初和我一起遊歷過,你的某某兄長竟與我二叔曾在某州治事,於是關係便更近了,大家自然不免要說起一些共同認識和人,越說越是融洽,再此後,就巴不得大家手拉手,要拜把子了。

可鄧健不一樣,得知你姓鄧,一問郡望,沒有。問你出自哪一處鄧氏,你說關中某某地鄧氏,人家一琢磨,這某某地,沒有鄧氏啊,接着問你,你原籍既然是某某地,可認得某某某嗎?不認識!

這是真的不認識啊,絕無虛言。

鄧健說到這裡,又不禁一臉慚愧。

當初陳正泰如此的栽培自己,哪裡知道,自己入朝後,卻是碌碌無爲,想來他這一輩子,就只能在這蹉跎中度過餘生了吧。

從前在學中立下的許多大志向,到了如今,卻已如煙火一般,在瞬間的燃燒之後,灰飛煙滅。

哪裡曉得,陳正泰卻是一拍大腿,異常興奮地道:“呀,我早料到你是如此了,鄧健,好樣的,朝廷就需要你這樣的人。”

“啊……”鄧健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陳正泰。

卻見陳正泰激動的道:“外頭人都說你是小正泰,我本來不信,現在終於信了。似你這樣的大臣,纔是眼下陛下所最需的,這一次,陛下打算委你重任,讓你查抄竇家。”

查抄竇家……

這可是大案子,鄧健不只一次在奏疏和旨意中提及到,涉及到了許多的部堂,也驚動了不少大人物!

鄧健不禁瞠目結舌,他無法想象,這麼大的事,怎麼……會交給自己區區一個七品小官。

只見陳正泰道:“今日起,你便負責這件事,我向陛下推舉了你。”

“什麼?”鄧健很是震驚,看着陳正泰的眼睛,竟微微有些紅了。

推薦了我?

師祖竟是這樣的器重我?

我鄧健沒有好的出身,在朝中也是泯然於衆人,師祖還這般的看重?

鄧健倒沒有因爲激動衝昏頭腦,問出了一個重要問題:“只是……如何查抄?”

“查抄都不會?”陳正泰看着求知若渴的鄧健,不禁感慨:“查抄就是查抄,就好像……唔……你是一個將軍,你打了勝仗,這座城市,現在是你的了,然後你抄起傢伙,將裡面的東西要一掃而空。現在竇家,就是這麼一座空房子,你踹門進去,見着值錢的東西就拿。現在懂了嗎?”

這樣簡單……

鄧健覺得匪夷所思,於是忍不住道:“就這些?”

陳正泰一本正經地道:“我陳正泰還騙你不成?”

鄧健頓時誠惶誠恐起來,連忙道:“不敢,不敢,學生只是覺得……”

沒耐性聽他說下去,陳正泰則是道:“現在開始,你就開始辦公吧,總而言之,只要是竇家的人錢和土地,你都要給我拿回來,不過……我現在最擔心的是,若是有人也覬覦了這些錢財怎麼辦,到時少不得有許多人來和你攀關係。”

鄧健想也不想的就道:“我……和人沒什麼交情。”

陳正泰自然很滿意,便又道:“可若是有人想要威脅利誘你呢?”

鄧健一聽,一股子書生氣頓時涌上了心頭。

“我讀了這麼多年的書,聖賢書裡,講的明明白白,君子應該……”

不等鄧健繼續揹他的課文,陳正泰已很欣慰的拍拍他的肩:“好樣的,你真是萬中無一的人才啊,你放心,我來做你的後盾,你放心大膽的去幹就行。”

“噢。”鄧健點頭。

彎彎繞繞的事,其實他也不懂。

而查抄竇家這事,水很深……不過……鄧健顯然是不曉得深淺的,他想的其實很簡單,既然是旨意,而且還是師祖極力的支持,那麼幹就完事了。

倒是此時,鄧健又想到了一個重要問題:“只是……學生這裡沒有人手。”

陳正泰眯着眼,看着鄧健道:“這確實難辦,要不,從學裡抽調一批人,跟着你去實習?”

鄧健猶豫地道:“啊……會不會耽誤他們的學業……”

“哎呀,讀書不是閉門造車,理當讓你這大師兄帶他們出去見一見世面嘛,你要抽調多少人,咱們去學裡說。”

鄧健此時心潮澎湃,內心有一股氣在五臟六腑涌動,似乎一下子又找回了當初那股鬥志。

他重重的點頭道:“學生明白了。”

……

當日,一道旨意出來,敕命鄧健爲欽差,徹查查抄竇家一案。

這旨意……其實並沒有引起多大的波瀾。

一個小小的翰林而已,不值一提,區區七品小官,更不算什麼。

若是陛下讓房公或者是杜公來查,至不濟,委派了長孫無忌去,說不定還真可能有一些眉目呢。

可派了這麼個人……誰在乎!

許多人家家裡的狗,走出去都比這麼個人威風。

宰相門前七品官呢。

想來是陛下拉不下面子,心有不甘,卻又怕把事鬧大,所以索性弄出了這麼個不痛不癢的旨意。

一切歸於平靜。

鄧健卻已開始在二皮溝,直接掛了一個欽差辦案的行轅。

而後招了幾百個學弟,先是去大理寺和刑部移走了大量的公文。

這都是關於當初查抄竇家的賬本,足足有十幾車的文牘。

大理寺和刑部,顯然也沒將這些人放在心上。

且不說這些賬目多不勝數,要清理起來很麻煩,而且絕大多數的賬,都是做的有鼻子有眼的,再者說了,就算是發現了貓膩又如何?

小正泰……

連陳正泰來了都不怕,何況還是又短又小的?

外頭的人都充滿着不以爲意和蔑視,而鄧健根本不在意。

他辦事很認真,拿出了當初讀書時的勁頭。

隨即,命人開始查賬。

大學堂裡的生員,算學都是極好的,畢竟基礎打的牢,大家協調分工,一筆筆賬開始結算。

居然花了三四天時間,就清理乾淨了。

鄧健一臉木然,因爲這些賬目,大抵都對得上。

賣地和股票的收益有三百三十萬貫之巨,地顯然是賤賣了,按照市價的話,就算賣到四百五十萬貫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且還有大量的字畫,大量的金銀珠寶。

只是奇怪的是,絕大多數字畫,竟都是贗品。

沒錯……

竇家這樣的大世族,居然收藏的乃是贗品,這若是說出去,也沒人相信。

可這賬目之中,鑑定的結果,確實就是贗品,假的不能再假的東西了。

敢情竇家上下的人,都不要臉皮的?

鄧健隨即開始過目竇家親族的一些審訊的記錄,裡頭確實能對上,他們欠了多少外債,家裡得字畫又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一目瞭然。

可以說……雖然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合理。

可是從人證物證來看,簡直就再清晰不過了,有條有理,似乎沒毛病!

到了這時候,鄧健皺起深眉,開始懷疑人生了。

於是,他一個人將自己關在了房裡,沉默了足足一天一夜。

以至於許多人都不禁焦急起來。

宮裡……也派了個人來協助,說是奉旨來的,其實是張千的人,叫劉力士。

劉力士一看這位翰林,便覺得這可能只是走個過場,因而也沒多想。

可見這傢伙,突的將自己關在房裡,好歹你也假裝做一點事啊,就算到時候交上去,沒追索多少財物,也顯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嘛!

這劉力士倒是急了,在外頭團團轉,而後再也按耐不住地拼命拍門:“鄧老弟,小正泰……你怎麼了,有什麼話不可以出來說的,你這一日都沒有吃飯了,奴還需回宮裡去回覆進展呢,你好歹吱一聲呀。”

鄧健不理他,房間裡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直到夜半三更,突然一下子的,門開了。

在外頭一直守着的劉力士,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二話不說的就衝了上前。

卻見鄧健此刻形容憔悴,不過一雙眼睛卻是張得大大的,不修邊幅的樣子,像極了一個落魄書生。

“我明白了。”鄧健突然張口。

劉力士奇怪地看着他道:“什麼,你明白了什麼?”

鄧健隨即一字一句道:“我明白陛下和師祖爲何讓我徹查了,敢情這麼多的財物,都被人吞了。”

劉力士打了個激靈,瞠目結舌地盯着他。

呀……你……現在才明白?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