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

李世民沉默了很久。

而大理寺卿孫伏伽似乎也預想到陛下會不甚滿意,於是沉默着沒有說話。

良久。

李世民道:“陳正泰說對了。”

“什麼?”孫伏伽錯愕的擡頭,卻見李世民陰沉的看着他。

李世民的臉色差的駭人,他死死的盯着孫伏伽:“是三十幾萬貫?”

“三十一萬四千五百二十二貫。”孫伏伽小心翼翼地回答。

李世民道:“還真是有零有整啊。”

接着,李世民又道:“刑部、大理寺、御史臺,出動了這麼多人,只查出了這些?朕如果沒有記錯,理應還有股票吧?”

“回陛下。”孫伏伽道:“其中牽涉到了竇家許多的欠款,發賣了股票,償還了欠款之後,就幾乎沒有多少了。”

“欠款?”李世民凝視着孫伏伽:“欠了哪一些人,欠了多少?”

孫伏伽鎮定自若,他自袖裡掏出了一個奏本:“請陛下過目。”

奏疏送了上去,李世民接過,打開,上頭琳琅滿目的名字和數額。

而這些所謂的欠款的債主們,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無一例外,都是朝中的貴人,以及天下耳熟能詳的世族。

李世民道:“單欠崔家,就有七十五萬貫?”

“正是。”孫伏伽正色道:“這還是二十三年的債務,現在查抄竇家,若是不先償還欠款,這就變成了天子與民爭利了。所以刑部這邊,和臣商議過,還是先償清欠款爲宜。當然,崔家的欠款是最多的,其他人家,也是不少。這竇家其實就是個空架子,這也是臣等始料不及的。”

李世民只覺得頭暈。

心心念唸了大半年,結果……就這……

三十幾萬貫,固然是不菲的財富,可這顯然和李世民心心念念所預想的,少了不知多少倍。

更可怕的是,正因爲李世民對於查抄竇家一直有着巨大的期待值,所以這大半年來,手腳也大方了不少。

說起來,這半年多大手大腳花去的內帑,已經不止一個三十幾萬貫了。

此時,他覺得自己渾身冰冷,當然,他自是依舊不死心的,又細細看過了賬目的細額,又問:“土地呢,土地又是怎麼回事?”

“土地發賣了。”孫伏伽很淡定地繼續回道:“這是考慮到竇家的土地大多不是良田ꓹ 丈量起來,山地居多ꓹ 若是充入府庫,反而要讓官府重新招徠佃戶耕種,也種不出多少的餘糧來ꓹ 所以……”

“這是賤賣!”李世民道:“一畝關中的土地,才賣一貫三百多錢?”

這幾乎和搶沒有多少分別了。

“這……”孫伏伽鎮定的臉上終於開始不一樣了ꓹ 惴惴不安的道:“買主多是……”

李世民當然清楚買主是誰,這孫伏伽的意思不是很明顯了嗎?

許多買主ꓹ 哪怕是孫伏伽也招惹不起的存在。

說到底……

這竇家就是一塊大肥肉ꓹ 而後不少的禿鷹將其分食,而這些禿鷹,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大快朵頤之後,留下給李世民的,不過是殘羹冷炙而已。

當然,宮裡不認也得認。

畢竟……涉及的人太多了ꓹ 從大理寺,到刑部ꓹ 再到御史臺ꓹ 再到天下耳熟能詳的世家大族ꓹ 還有不少的大貴族ꓹ 甚至是皇親國戚,人人有份ꓹ 莫說是這些人ꓹ 就算是這麼多的尋常百姓ꓹ 朝廷爲了息事寧人,還得法不責衆呢!

李世民終於意識到ꓹ 自己開始面對了隋煬帝的難題,那些當初支持李家登上皇位的人,現在已開始索取報酬了。

李世民心情很糟糕,他站了起來,繃着臉,揹着手,來回踱了幾步,隨即面上殺氣騰騰地道:“你親口和朕說吧,孫伏伽,你是大理寺卿,朕這般的看重你,朕只問你一句,這些都如實嗎?”

孫伏伽面上流露出了幾分苦澀,其實他這個大理寺卿,一開始也覺得查抄竇家只是一件小事。

可到了後來,他才意識到,這裡頭的水實在是深不可測,一個又一個不能讓他招惹的人漸漸浮出水面。

他起初還想秉公辦理,卻很快發現,下頭的官吏,以及那些禿鷹們,早已沆瀣一氣了,等他察覺到這裡頭的可怕之處,想要脫身的時候,卻已是脫身不得了。

此時……他只覺得自己是個替罪羊,單獨承受陛下的怒火。

只是那些不可名狀的事,他卻不敢吐露半字,看了一眼盛怒下的陛下,於是……他羞愧的拜倒在地道:“陛下,臣……萬死之罪,臣……所奏皆實,每一個賬目都沒有差錯,陛下不信……可以徹查。”

徹查……

李世民眯着眼看着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顯然是在說,就算天下委派多少官員來,也查不出什麼來。

李世民冷笑起來,他開始懷念當初在軍中的時候!

在軍中,主帥的一句話,就是一言九鼎,所有人都不折不扣去執行。

可如今呢,他已經成爲這天下之主,可是反而面對這所有人,李世民竟有幾分無力的感覺。

朝野內外,都是聰明人,每一個人都聰明的過了頭,做任何事,都會瞻前顧後。會想着,可能得罪了誰,人人都如履薄冰一般,爲自己牟取利益。

可唯獨……沒有人將李世民的話放在心上。

李世民越想越惱怒,黑着臉,殺氣騰騰道:“朕會徹查的。”

孫伏伽便不再言語了,於是拜下:“陛下明察秋毫,定能還臣一個清白。”

李世民淡淡道:“你退下吧。”

“喏。”

人走了,可是李世民焦慮的又來回踱步起來,一旁的張千,早已是誠惶誠恐。

李世民抿了抿脣,突然道:“孫伏伽此人,不能再留了。”

“陛下。”張千想了想,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李世民看着張千,目光銳利。

張千好不容易地定了定神道:“奴……奴有些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李世民冷冷看他:“說罷。”

“奴這些日子,對孫伏伽頗有印象。”

“是嗎?”李世民若有所思。

“大理寺卿孫伏伽,近日以來,官聲極好,有許多的奏疏裡都提及過,說是他剛正不阿,兩袖清風,現在朝野內外,都視他爲能臣,大理寺在他的治理之下,井井有條……”

李世民眼眸閃動着什麼:“怎麼不說了?”

於是張千繼續道:“若是這個時候,陛下要懲處孫相公,不但會引來許多的不滿,只怕還會引發天下人的猜疑!人們會想,爲何官聲如此之好的孫伏伽,陛下爲何會疏遠和罷黜他,孫伏伽固然可以辭官而去,可依舊不失天下人的讚賞,人們會將他當做德行高尚的人頂禮膜拜。可是……陛下呢,陛下此舉,只會讓人聯想到,陛下是否漸漸……漸漸……奴斗膽……他們會聯想到陛下漸漸昏聵,已經無法容得下朝中的正人君子了。所以……奴以爲,罷黜孫相公的事,理應謹慎。”

李世民一下子,不禁警惕起來,口裡道:“他們得了這麼多的好處,自然要對孫伏伽不吝溢美之詞了。人人都要稱頌他,而天下的百姓,不明就裡,自然也鸚鵡學舌。”

張千又看了看李世民的臉色,便道:“所以奴以爲,此事方需謹慎。如若不然,最後不但查不出什麼,反而承擔了惡名。陛下乃九五之尊,一言一行,都牽涉到了天下的動向……奴……奴……這些話,奴本不該說的……”

李世民此時嘆息一句,本想說,罷了……

可轉念一想,這口氣實在是咽不下去,他憋着氣道:“果然都被陳正泰料中了,朕真不知是這個傢伙神機妙算,還是此人有一個烏鴉嘴。”

頓了一下,李世民道:“召陳正泰入宮吧。”

張千不敢怠慢,忙是頷首:“喏。”

………………

陳正泰匆匆的被招入宮,本以爲是詢問遂安公主即將臨盆之事,哪裡想到,李世民卻冷若寒霜的樣子。

陳正泰不免心裡想,莫非是有人進了我的讒言?

不對啊,我陳正泰的名聲從來就沒有好過,按理來說,陛下應該對這些讒言早就免疫了纔對呀!

陳正泰先是規規矩矩地行了禮,乾笑道:“陛下的氣色,似乎不太好。”

李世民朝張千使了個眼色。

張千會意,立即取了孫伏伽的奏疏,送至陳正泰面前。

陳正泰一看這奏疏寫着:“查抄竇家細目疏議”的字樣,便曉得怎麼回事了,也懶得去看了,口裡則道:“兒臣當初……”

不等他說下去,李世民便道:“朕知道你當初說過什麼,朕只問你一件事,當初爲何你能斷定查抄竇家,會有今日的結果?”

陳正泰便道:“查抄竇家,動用的人力肯定不小,而且裡頭必然是有巨利可圖的,而且查抄的過程中,勢必曠日持久。這麼多的時間裡,但凡有人想做手腳,實在是太容易了。可一個人做手腳,終不免不放心,自然會招徠其他人來,最後的結果……可能就是一羣人大肆饕餮,將這一塊塊肉撕咬下來。至於賬目,其實是很容易做的,對於罪責,他們也不會有太多擔心,畢竟……牽涉的越廣,陛下就越忌憚,別人都吃了,自己豈有不吃之理呢?再者說了,財帛能動人心。歷朝歷代,朝廷撥付出一萬貫下去,真正有一千貫用在實際的用處,就已是難得了。抄家也是一樣。”

李世民深吸一口氣,才道:“朕當然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朕萬萬想不到的是,這些人居然敢將主意打到朕的上頭。”

陳正泰尷尬的笑了笑:“不是還查抄出了三十多萬貫嗎?兒臣已經覺得,這已算是很有良心了。”

眼看着李世民要暴怒,陳正泰立即收起了玩笑,道:“只是現在結果出來,陛下只能忍氣吞聲,這些錢都進了人家的袋子了,想要讓人掏出來,可就比登天還難了。”

李世民想到那些本屬於他的銀子都嘩啦啦的到別人兜裡了,便氣惱不已,咬牙道:“朕若是不甘心呢?”

“不甘心……”陳正泰道:“就要徹查到底,只是可惜……要徹查,實在太不容易了,因爲你不能去翻賬目,這賬人家準備了這麼久,肯定是天衣無縫的。也沒辦法去取人證,因爲獲得好處的人,是斷然不肯出來指證的。若想靠律令來貫徹,這也很難,涉及到了這麼多人家,強用律令,他們對於律令的理解,可比尋常人要高多了。所以無論陛下任誰來查,最後得結果……可能都沒辦法查下去。是人就有親朋故舊,會有近親和故吏,陛下委派任何大臣,都是將他陷於風口浪尖裡,他就算可以做到剛正不阿,但是能做到六親不認嗎?”

李世民這一點是認同的,聽了陳正泰這番話,倒是冷靜了一些,便道:“卿之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

陳正泰道:“哪怕是房公親自來查,兒臣以爲,也絕對查不出什麼來。”

李世民道:“難道朕一定要忍下這口氣,這可是數百萬貫錢財哪。”

一想到這個,李世民就痛心,多少次他開心的花錢的時候,都在想,朕不是還有數百萬貫錢財在嗎?

可現在……

陳正泰道:“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是陛下需要的是一個孤臣。”

“孤臣?”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

“此人必須身家清白,也需爲人清正,最緊要的是……此人要和朝中的人,沒有一分半點關係。”

“只是這些?”

“而且這個人,要有陛下絕對的支持。”陳正泰想了想:“若是陛下稍有顧慮,那麼此事可能就無疾而終了。”

李世民道:“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鄧健!”陳正泰毫不猶豫道:“兒臣以爲,鄧健可以嘗試。”

“鄧健……”李世民腦海裡瞬間對這個人有了印象:“此人平日沉默寡言,可以辦成這樣的大事?”

“他是兒臣親自調教出來的,在大學堂裡,人們稱他爲小陳正泰,有他出馬,可以成功!”

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
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