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

李世民冷哼一聲,看也不看這豆盧寬一眼。

“從此往後,倭國、百濟、新羅之事,禮部就不要多管閒事了。”李世民淡淡道。

此時可是貞觀初期,還未到盛唐時萬國來朝的景象。

因爲禮部涉外的事其實並不多,若是少了新羅、百濟和倭國,這禮部除了某些胡人打交道之外,就真的無所事事了。

豆盧寬一臉無語,偏偏此時不敢反駁,只是忙道:“喏。”

李世民隨即道:“勝的叫黑齒常之,朕倒是知道陳正泰這個傢伙,身邊有個薛仁貴和蘇定方,很是厲害,只是這黑齒常之,卻是第一次聽聞,這陳正泰身邊,怎麼有如此多的驍勇之士呢?”

站在李世民身後的房玄齡便笑道:“陛下,其實……這也情有可原,這世上本就多的是人才,只可惜,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而已。陳正泰這個人,別看平日閒散,無所事事的樣子,卻頗能識人,這一點……倒是總讓人能大開眼界。”

李世民隨即點頭,不禁感慨道:“是啊,真的令人大開眼界。”

下一刻,李世民振奮起來:“朕將百濟之事委託給了陳正泰,就是不知這陳正泰經此一場比武之後,是否能將他所言的事辦好,若能辦妥,則就是利在千秋了。”

關於這一點,其實房玄齡等人早就有所耳聞了,正因如此,所以對於這等重大的國策變動,他們的內心是頗有些不喜的。

其實這也很好理解,朝貢制度已經行之有年,這麼多年來,不曾有過什麼變動ꓹ 藩國上了貢,朝廷則賜予足夠的賞賜ꓹ 大家各自安好,彼此之間也不會滋生什麼事端。

可是……

現今這個做法,顯然可能會觸動到許多人的利益。

表面上ꓹ 這是一種簡單的朝貢體制,可實際上ꓹ 裡頭有不少如圖利的地方。

其實說穿了,任何規則背後ꓹ 都有利益的輸送。

比如……遣唐使來的時候ꓹ 往往規模浩大,如此巨大的規模,除了是送給皇帝的貢品之外,其實還有大量關於本國的特產,輸送給不少朝中的大臣。

可正因爲是特產,乃是稀有之物,其實這玩意還真是挺值錢的ꓹ 一柄千錘百煉,最上等的倭刀ꓹ 可謂是價值連城。

可一旦似陳家這般ꓹ 要求直接開商路ꓹ 結果就不一樣了ꓹ 這意味着大規模的進行交換,互通有無ꓹ 那麼原本珍貴的寶物ꓹ 因爲大量的輸入ꓹ 也就變得不值錢了。

禮部尚書豆盧寬反對這樣做,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現在陳正泰聲勢正大ꓹ 陛下又特立獨行,自然也就無人敢反對了。

而對於房玄齡而言,這樣也沒什麼不可的,改就改吧,嘗試一下,也沒什麼不可的。

…………

此時,心情很好的陳正泰,已將三個遣唐使請到了公府上。

他開口便很客氣:“哎,這一戰,真的贏得僥倖哪。”

犬上三田耜臉一紅,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陳正泰說這話確定自己不是爲了打擊人?

只見陳正泰又道:“倭國的武士也很不錯,方纔那人叫什麼?我遠遠看去,他氣勢如虹,出刀的速度,更是讓人眼花繚亂,一刀劈過去,嚇煞人了。這樣的勇士,真是千里難覓。只可惜,他死了,如若不然,我定要將他請到面前,好好喝一杯。我陳正泰這個人,最重英雄。”

犬上三田耜:“……”

你陳正泰確定自己不是在人家的傷口上撒鹽?

“犬上兄何故不言?”陳正泰和藹可親地道:“哎,這比武都比完了,大家還是一衣帶水,親如一家的兄弟,比武嘛,又非是生死相搏,輸贏只是小事,不要這樣小氣嘛。”

犬上三田耜這時才艱難的道:“韓國公說的對。”

說這話,心口疼啊!

“痛快。”陳正泰則是翹起大拇指道:“我就喜歡和這樣痛快的人打交道,哈哈……好啦,好啦,都坐下,比武只是遊戲而已,咱們還是辦要緊事。”

說着,陳正泰便把目光落向扶余洪。

扶余洪像遇到了瘟神一般,眼睛忙是錯開,不敢和陳正泰的目光相對。

陳正泰笑道:“百濟國也不錯,來,扶余兄,你們百濟已給我大唐上了國書,這國書……我看不好,只是口頭上的俯首稱臣,這如何顯得大唐與百濟親如一家呢?我這裡也有一本國書,不妨你先看看。”

扶余洪的心此時已沉到了谷底,他已料想到,一個無比苛刻的條件即將擺在自己的面前。

而他作爲百濟人,難道要承擔百濟存亡的責任嗎?

只是現在形勢逼人……似乎他可以選擇的地方,卻是不多了。

於是他只好躬身道:“還請賜教。”

陳正泰取了一本國書給他看,扶余洪此時臉色慘白,眼珠子像是定住了。

他表情僵硬地看向國書裡的內容。

設立監察院,監察院御史,由大唐派駐,所有官吏也由大唐御史指派,用以監督朝臣,指出百濟國的過失,稽查貪腐。

這……扶余洪皺眉,這一條……居然比他想象中還好。

他繼續看下去,通商,准許大唐商賈隨意往來。

這……

扶余洪又鬆了口氣,他繼續看下去,劃出港口,設立水寨,准許大唐水師租用,租用的錢財,爲一年五十貫,作爲大唐水師停泊和駐紮之用。並且承諾百濟有事,大唐水師當立即協助百濟國抵抗外來的侵入。

甚至……倘若百濟國內滋生變故,百濟國國王若是發出邀請,可適當派出水師登陸,平定叛亂。

看到這裡,扶余洪的表情怪異起來了。

比武之前,這個條件對他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可現在失去了倭人作爲靠山,大唐的實力也遠超他的想象,扶余洪居然很犯賤的認爲,這樣的條件,簡直可以當做是寬宏大量來形容。

他舔了舔嘴,細細想來,這三條,每一條都好像牽涉進了百濟國的事務,可細究起來,又好像並沒有真正的奪去百濟國的大權。

只是雖然他覺得這條件完全可以答應,可是他還是決心討價還價一下!

於是他猶豫地道:“建立水寨,且需劃地方圓百里,這方圓百里,是不是多了?還有……監察院要檢討百濟朝廷的過失,是否我百濟國王的過失……不得輕易指摘。還有這裡,商賈的隨員,是否可以限制一二。這商會……”

還不等扶余洪說完,陳正泰便立即拉下了臉來了,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道:“哪裡囉嗦這麼多?成就成,不成就不成,若是不成,那麼就請回吧,到時你我兵戎相見。”

陳正泰說的很霸氣,很不客氣,很不留餘地!

扶余洪則是聽得很喪氣,心裡不禁哀怨,兄弟,這不是老規矩,漫天要價,落地還錢嘛,怎麼就你反應這麼大?

只是看着陳正泰繃起來的臉,他顯然是沒膽子繼續跟陳正泰磨下去了,忙道:“好好好,成,此事,下官雖然不能完全做的主,但是這國書的改動,可以斗膽決定。等大唐與百濟交換了國書,下官再通報百濟王即可。”

陳正泰聽罷,頓時又露出了笑容,大喜道:“如此甚好,只要百濟國肯答應,以此爲基礎交換國書,並且切實執行國書中的內容,爲了展現我大唐的誠意,大唐願發放絕大多數的俘虜回百濟,你們的百濟王也可護送回國,如何?”

“這……”扶余洪聽到此處,卻是打了個激靈。

新王已經登基,你卻要把新王的爹給請回去,這算怎麼回事?

天無二日,人無二主啊!

於是他忙擺手道:“不可,不可,太上王殿下年紀大了,來長安本就已是千里迢迢,舟車勞頓,他這樣的年齡,若是再回國,只怕對身子不利,中途若有什麼閃失,下官可吃罪不起,他年歲大了,理應頤養天年,我看,還是留居長安,享一享清福吧。”

這意思,顯然是希望大唐能將這位可憐的太上王養起來。

陳正泰心裡不禁咒罵,怎麼這天下的帝王都一副德行,呀,當然罵的不是自己的恩師,只是說除恩師之外的其他人。

雖是陳正泰很不屑,不過他是聰明人,便感慨地道:“既如此,那麼我定當上奏朝廷,予貴國太上王一個妥善的安置。”

扶余洪鬆了口氣,條件雖然沒有想象中的苛刻,不過……卻還是令他有些擔心起來。莫不是,這是大唐吞噬百濟的第一步舉動吧?

至於那新羅遣唐使和犬上三田耜二人,也細細看了國書中的內容,二人臉色變幻不定,讓他痛心的是,大唐水師,終究要藉助百濟國在那一片海域落腳了!

這就意味着,一旦那裡的水寨建成,大唐只需一日一夜,便可出沒在倭國和新羅的海域,這顯然是讓人難以接受的。

陳正泰隨即看向犬上三田耜道:“犬上兄,對此有沒有興趣?”

犬上三田耜沒差給陳正泰一個白眼,臉上終究露出一點微笑道:“事關重大,我做不得主。”

那新羅遣唐使生怕陳正泰來問他,便笑着道:“是啊,此事對新羅而言,也該從長計議。”

陳正泰顯然沒有逼迫他們交換這樣國書的意思,他自是懂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道理,先拿下百濟再說,至於其他的,徐徐圖之。

因而他道:“無論如何,我與諸位也是不打不成交,買賣不成仁義在嘛,我大唐乃禮儀之邦,不妨今夜一起留下來,吃一杯水酒,噢,還有,方纔新聞報的編撰,託我來求情,說是要給三位做一篇專訪,這也是爲了加深諸國與我大唐的感情嘛,讓這大唐的軍民多瞭解一下貴國有什麼不好呢?你們猜我與那陳編撰怎麼說的?我說這事包在我身上,這三位遣唐使,都是我陳正泰的兄弟,他們看我面上,也會擠出時間來,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

犬上三田耜一聽到這個,臉就徹底拉了下來了,恨不得索性將陳正泰砍了。只是面上卻是尷尬的乾笑:“韓國公說的是。”

…………

兩日之後,一道奏疏送了上去。

隨即,陳正泰入宮覲見。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李世民召了羣臣,卻是到了文樓。

顯然,宣政殿和太極殿過於鄭重其事,今日議的,也只是陳正泰奏疏中的內容而已,不必過於正式。

反正……這新的國策,都是韓國公一人所爲,若是對外藩有失禮之處,那也和大唐沒有關係。

衆臣早早抵達了文樓,交換的國書,他們已看過了,爲此,羣臣議論紛紛,有不發表建言的,也有直言反對的。

“陛下,祖宗之法啊……”

李世民瞪了這個反對的人一眼:“你說的祖宗之法,乃是隋制,這隋文帝的法,幹朕何事?”

被懟的老半天說不出話來的,乃是鴻臚寺寺卿張煌。

此時,張煌瞪大着眼睛,竟是半句也做不得聲了。

隋制唐隨,這是眼下大唐的現狀,哪怕是大唐的武德律,其實也是從隋朝的法令裡抄來的。

這針對藩國的國策,當然也是自隋文帝那裡繼承。

事實上,李世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跟他說什麼祖宗之法了。

真是豈有此理,我李世民的祖宗姓李,不姓楊。

等陳正泰到了,衆人的目光便齊刷刷的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

這裡人多,可地方又狹小,陳正泰鑽進來,挨碰了許多人,少不得有人瞪他一眼,陳正泰則低聲說一句抱歉,好不容易擠上去,見李世民被人擁簇在正中的位置,便行禮。

李世民搖搖頭道:“國書,朕是看了得,羣臣之中,房公是不置可否,鴻臚寺和禮部反對的很厲害,倒是吏部那裡是極力贊成。”

於是陳正泰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給他一個友好的笑容,眼神裡大抵是,嗯,咱們是一家人。

果然……長孫無忌是出了名的有異性沒人性,啊,不,是出了名的只看關係親疏好壞啊!

…………

還有

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
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