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

畢竟是戎馬出身的皇帝。

李世民並不會怪責陳正泰用武力去解決問題。

他憎惡的是輸。

因而……若說沒有擔心,這是不可能的。

倭國是什麼東西?跑去和他們比武?輸了便讓整個大唐跟着顏面無光了。

從報紙裡的描述來看,陳正泰比較驕傲自滿,只讓倭人從他的幾個護衛裡頭挑選比武的人選。

而倭人呢,使團中隨意挑選人手。

這顯然是不公平的。

見李世民如此,長孫無忌倒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便道:“陛下,臣聽聞倭人以好勇鬥狠爲能,國中無知禮法,諸侯們蓄養武士,而武士要獲得敬重,便要日夜操練刀劍之術,這些武士,一生都與刀劍爲伍,不容小覷。”

這是實話。

李世民倒是不屑地道:“區區倭國而已,朕倒是不放在眼裡!”

頓了一下,他便又道:只是……陳正泰手裡有什麼護衛,朕卻不知了,就怕他大意輕敵,他太年輕了,雖然是機智過人,卻也未嘗不可能一時疏忽大意。”

說着,李世民皺着眉頭問道:“這武鬥在幾時進行?”

“午時三刻。”

“在何處武鬥?”

“平安坊……”

李世民不禁一愣。

不得不說,這陳正泰還真會選地方啊!

要知道,這平安坊就在太極門的不遠,站在太極門的城樓上,便可以遠眺那裡的動靜。

正因爲平安坊靠近皇宮,所以歷來是王公大臣們的居所,陳正泰故意選在此,倒好像是宮裡授意他如此一般。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朕用過了午膳,也去看看。”

長孫無忌不失時機地忙道:“臣也同往。”

當然也要去,看熱鬧不嫌事大嘛。

豆盧寬的臉則是青一塊紅一百,憋了很久似的,才道:“臣忝爲禮部尚書,理當去看看,臣還是以爲……”

李世民現在一門心思都在比武的事情上,哪還有心情聽他抱怨,擺擺手道:“朕既然讓陳正泰處置三國遣唐使的事,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固然這小子孟浪,可現在此三國之事,與禮部無涉,你便不要操心啦。”

豆盧寬:“……”

他的臉色憋得更難看了。

衆人心裡都有心事。

豆盧寬的擔心其實不是空穴來風的ꓹ 像陳正泰這麼折騰,到時候若是輸了ꓹ 他陳正泰仗着聖恩,說不定就溜之大吉,最後這屁股還不是得禮部來擦?

而房玄齡和杜如晦也擔心着此事的影響。

李世民則更擔心的是輸贏的問題ꓹ 他不希望千秋之後,隋唐的史冊中出現大唐惜敗於倭的記錄。

自己打了一輩子的勝仗ꓹ 怎麼能容許自己受此侮辱呢?

只是想想這個可能性就夠他心情糟糕的了!

…………

這街坊裡早就已經傳瘋了。

誠如房玄齡所言,只有朝廷纔會去計較這些影響和得失ꓹ 可對於尋常百姓而言ꓹ 看到了報,卻如過年一樣。

平安坊那裡,人流大增,都是來看熱鬧的。

外地的客商,本地的好事者,附近的商家,四面八方來的貨郎ꓹ 還有數不清在賭坊裡下了注的賭客。

今日各處的禁衛軍,好像染了瘟疫一般ꓹ 一個營告假了近一半人ꓹ 不是說自己肚疾的ꓹ 就說自己腿傷犯了。也有不少人ꓹ 不是爹孃病了,便是祖父的頭七。

武官們吹鬍子瞪眼ꓹ 忍不住喝罵ꓹ 可告假的人還是如過江之鯽。

最後索性將轅門一關ꓹ 告個屁的假,今日這個時候ꓹ 便是死也要死在營中。

因爲三國的遣唐使沒有住在鴻臚寺,所以只在西市這裡尋了客棧住。

這附近兩三間客棧,全部包了下來。

犬上三田耜一宿未睡,都在和扶余洪以及新羅遣唐使商議着比武的事。

消息已經傳到了使團,使團上下個個磨刀霍霍。

畢竟對於倭人的武士而言,若是能代表倭國參戰,對付區區幾個大唐公侯的護衛武士,只要得勝,頓時便可立下大功。

前來請戰的人,一撥接一撥。

犬上三田耜甚是欣慰,他倒是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倒不是他小看陳正泰,而是倘若面對的乃是秦瓊、程咬金這些如雷貫耳的名將,他或許心裡會有些生怯,犬上三田耜並不是一個狂妄的人,倭國畢竟狹小,人口遠不及大唐,可若只是面對區區一個國公,那麼可能就是壓倒性的優勢了。

“大唐不過如此。”犬上三田耜給新羅遣唐使和扶余洪道:“我收到了一個消息。”

“噢?”扶余洪其實也是擔心了一夜,現在聽聞有什麼消息,扶余洪頓時精神一震。

“說是此次比武,並不合大唐的常規,大唐自稱自己是禮儀之邦,對待遣唐使,從來未有過今日的事。所以……此次比武,根本就是早就計算好了的,這陳正泰乃是大唐皇帝的寵臣,此人……最擅長的卻是斂財。”

扶余洪十分不解地道:“斂財?這與斂財有什麼關係?”

“就在這比武上頭,坊間最愛的就是打賭,因而今日消息傳出,各家的賭坊都開出了賠率,你想想看,這些唐人若是打賭,自然都是賭陳家贏了,畢竟……在他們眼裡,這是自己人。”

扶余洪頓時明白了什麼,忍不住道:“可實際上,陳正泰的目的不是贏,而是輸?”

“正是如此。”犬上三田耜此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一場全長安人都參與的賭局,若是人人都押注陳家,那麼陳家輸了,會賠多少錢呢?這陳家只怕早就預備了大筆的錢財,偷偷押了我們的武士了,所以表面上,他們陳家輸了,可實際上……他們卻可藉此大發橫財啊!”

扶余洪覺得匪夷所思:“這……消息可靠嗎?”

“很可靠。”犬上三田耜信誓旦旦道:“我來大唐兩次,也認識和結交了一些朋友,這個消息,正是從陳家傳出的,陳家有一個叔公,此叔公甚愛張揚,消息是從他那裡悄然傳出的。”

扶余洪頓時聽得心裡發寒,太可怕了:“爲了斂財,居然不惜如此?難道他就不擔心大唐皇帝的怪責嗎?”

“歷來哪裡沒有這樣的寵臣呢?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得到了君王的信任!若比武輸了便被皇帝責怪,還談何寵溺?”

“若如此……”扶余洪若有所思地道:“這樣就解釋的通順了!難怪這那韓國公,竟然只讓護衛和貴國的精銳武士決鬥,原來……目的竟在這裡頭,此人真是不擇手段。”

犬上三田耜微笑道:“所以此次,我與我的武士也都買了我倭國大勝,只可惜,這消息走漏了不少,所以買倭國勝的賠率,已是低了不少,如若不然……定可跟着那陳家,狠狠的賺一筆不可。”

扶余洪頓時動了心,誰嫌錢多的?他也想押一押。

那新羅遣唐使此時突的起身道:“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些事需要去料理一下,告辭。”

說着,便匆匆而去。

犬上三田耜笑看着新羅遣唐使的背影,此時智珠在握的道:“今日,正是彰顯我國神威之時,我所帶來的武士,有爲數不少,都是我國一流的武士,對付那幾個護衛,綽綽有餘。而只要我等大勝,那麼……百濟國便可不必擔心大唐了,他們水師固然強大,可只要百濟有所防範,何慮大唐水師呢?只要他們再不敢下船步戰,百濟便穩如磐石。到時,我三國正好遞交新的國書,絕不容這大唐將觸手伸進來。”

扶余洪也有了幾分底氣,頷首道:“若能如此,實爲百濟之幸。”

犬上三田耜則道:“只是百濟國,若是由我國保護,更爲妥善,只要這一次勝了,百濟即便向大唐稱臣,也需向我國稱臣,這大唐乃是西邊的天子,而我國天皇,卻是東邊日出之國的天子,百濟當以臣禮共事之。”

扶余洪心裡清楚,這是倭國趁火打劫,當然……引入倭國,制衡大唐,本就是當下百濟自保的國策,他毫不猶豫的點頭:“屆時,我自當回國之後,與我王相商。”

犬上三田耜微微一笑,他心知,此次倭國算是火中取栗,得了大便宜。

………………

接近正午的時候,平安坊這裡已是人滿爲患了。

附近的酒肆裡,到處流傳着各種半真半假的消息。

而此時,浩浩蕩蕩的倭人使團已經出發了,他們出現的時候,長安的差役,不得不幫他們維持秩序。

只是韓國公府的人卻還沒有出現,許多人翹首以盼,不見他們,難免有人嘀咕起來。

不會不來吧,大家可都下注了啊。

根據現在流傳出來的各種消息,極有可能是陳家這一次藉機斂財,所以投注倭國武士的人,卻是不少。

錢都投了,你們陳家還不來,這是什麼意思?

總算……到了午時的時候,幾輛四輪馬車,徐徐而來,正是陳家的座駕!

陳正泰此時正坐在馬車裡,覺得腦殼疼。

各種流言,他是聽到了,其中一個流言的源頭,居然極有可能是自己的叔公。

這叔公有點缺德啊,居然糊弄人去下注那些倭人,陳正泰本是早就打算出發了,得知了消息,便匆忙的將三叔公叫了來。

這時,陳正泰與三叔公同車,三叔公坐在另一邊,闔目,一副打死不承認的態度:“我沒說,老夫真沒說,老夫對天發誓,老夫……”

陳正泰一臉無語,看着三叔公這架勢,十之八九要拿陳家一家老小來賭咒發誓的節奏,他想到這,不禁嚇着了,便連忙道:“好了,好了,不要發誓了,真有可能天打雷劈的。”

三叔公便嘆口氣,一臉委屈的道:“你就是不信我?我怎會漲他人士氣,滅自己的威風呢?”

陳正泰道:“可是叔公,我聽說……你偷偷讓人拿出了數十萬貫,賭我們陳家勝。”

三叔公頓時瞪大眼睛,理直氣壯地道:“我們陳家人,當然買我們自己。”

陳正泰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三叔公見陳正泰越說越亂,又嘆了口氣:“好吧,老夫就認了吧,其實……當時好像是隨口說了點什麼,可我只是隨口胡說的嘛,又不算數,他們愛信就信,不信就不信,還不讓人說話了嗎?若是他們因此而去投了倭人,又怪得誰來?”

陳正泰不禁咬牙:“到時他們輸了,非要鬧起來不可。”

“鬧不起來的。”三叔公很是篤定,接着正色道:“到時真要鬧,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們。往小裡說,他們是誤信了流言蜚語,是愚蠢。往大里說,這羣混賬東西,身爲我大唐子民,不支持我們陳家,卻是支持倭人,這是什麼居心?他們這是對朝廷不忠,這個時候,他們還敢瞎咧咧?還有臉鬧?尤其是那些下注比較多的世族,他們越是叫的厲害,屆時陛下也絕不饒他們。”

陳正泰又是一臉無語。

這個……下手有點黑啊,三叔公這是早就算好了?

這時三叔公語重心長得道:“哎……你以爲老夫,只是爲了跟人賭個錢?其實啊,正泰,往好裡去想,老夫這不也是在整肅風氣嗎?你看看,我大唐賭博成風,長此以往,這於朝廷於百姓,都沒有好處啊。所以老夫思來想去,正是因爲這憂國憂民的念頭作祟,心裡便想,總要讓這些該死的賭徒們栽一個跟頭,這一次讓他們吃了教訓,說不定他們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這樣算來,老夫這是在做善事啊,這一念之間,不知挽救了多少的人,救了多少的家庭。”

陳正泰:“……”

這是還要表揚你一番了?

三叔公隨即略顯擔心的道:“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這場比武,我們陳家能不能得勝。正泰,你說句實話,這一次……能勝嗎?我倒是看你勝券在握,這纔信了你的,你可千萬不要馬前失蹄啊,倘若如此,這可就真的慘了,我們陳家纔是要栽個大跟頭那個,不知要虧空多少的錢財。”

………………

第二章送到,還有,求月票和訂閱。

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
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