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

扶余洪的不情之請很簡單。

那便是希望能和倭國遣唐使、新羅遣唐使一同前去拜見陳正泰。

讓他單獨見陳正泰,他是不肯的。

扶余威剛聽了,只是笑,他當然清楚,這個扶余洪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現在百濟處於弱勢,風雨飄搖,此次遣唐使入長安,就是要解決百濟國未來的問題。

若是能和大唐談妥,固然是好。

可若實在逼不得已,就只能狗急跳牆了。

百濟國並沒有太多的底牌。

所以扶余洪很清楚,單獨去拜見陳正泰,勢必會讓陳正泰吃幹榨淨。

眼下百濟人唯一能保證他們百濟國利益的辦法,就是和倭人、新羅人共同進退。

哪怕就在不久之前,百濟和新羅之間還有矛盾,雙方兵戎相見。

可是這並不妨礙扶余洪拉上新羅人一道,以此減少大唐對自己的盤剝。

因爲三國距離最近,在扶余洪看來,這一片乃是三國共同的地盤,即便大家是世仇,可是隻怕沒有任何一國願意接納大唐將觸手伸進百濟國,往後還那落地生根了。

他們共同的目標是,大家彼此之間固然有很重大的矛盾,可大唐最好離得遠遠的,大家派出遣唐使,甚至朝貢稱臣都沒有問題,名份上臣服大唐,我上貢自己的特產,你大唐給我賞賜。

因而在他看來,拉上新羅遣唐使以及倭國遣唐使,這是最好的選擇,百濟國固然已經風雨飄搖,可有了倭國和新羅的撐腰,至少可讓大唐收斂一些。

這等算計,乃是外交中的常態。

扶余威剛很清楚,這個計劃,扶余洪必是早在來之前就想好了,也是扶余洪的兩個殺手鐗之一,此時若是不肯答應,扶余洪寧願僵着,也不願繼續接觸。

畢竟涉及到了百濟國根本利益的問題ꓹ 扶余洪只是一個傳聲筒,來之前一定和王太子ꓹ 也就是現在的百濟新王商議過了。

扶余威剛笑道:“這不合規矩,顯然也不合韓國公的心意。不過……你既堅持,看在你我同一個列祖列宗的份上ꓹ 索性我便做個主,暫先同意了。”

扶余洪這才鬆了口氣ꓹ 他可不願和扶余威剛一個祖宗。

於是,扶余洪立即讓人去請倭國和新羅兩個遣唐使。

這倭國遣唐使乃是犬上三田耜ꓹ 其實他在貞觀二年時ꓹ 就來過一次大唐,也算是對大唐有所瞭解了。

只不過犬上三田耜雖然在大唐受到了禮遇,李世民也派出了使節隨犬上三田耜東渡倭國,表示友好。

只可惜……這美好的交流活動很快便戛然而止,大唐的使節抵達了倭國之後,按理應遞交國書,不過按照規矩ꓹ 需倭王面北行禮,接受國書。倭人顯然認爲這對於倭國而言乃是侮辱ꓹ 於是拒絕接受ꓹ 雙方爭執不下ꓹ 唐使見倭人不上道ꓹ 只好返程。

因而在歷史上,這倭國第一次派出遣唐使ꓹ 很不愉快ꓹ 而倭國方面自居島國ꓹ 此後也沒將與大唐的交往放在心上,直到三十年之後ꓹ 等到大唐國力不斷的增強,倭人這才又重新派出遣唐使,第二次就學乖了,願意行藩臣之禮。

此次,因爲出現了大唐水師襲了百濟國這突發情況,倭國內部也是議論紛紛,畢竟大唐水師突然變得強大,既然可以出現在百濟,那麼同樣可能成爲倭國的隱患,因而讓犬上三田耜重新出發,前往大唐一探虛實。

犬上三田耜接受了使命,帶着浩浩蕩蕩的使團出發,這一路,他都和新羅、百濟的遣唐使接觸,顯然對於犬上三田耜而言,他是無法接受大唐的勢力擴張到百濟的!

百濟與倭國隔海相望,今日大唐徹底控制住了百濟,下一步……可能就使倭國成爲他們的囊中之物了。

三人收拾了一番,便出發陳家。

這陳家佔地規模極大,又是新宅,雕樑畫棟,亭臺樓榭隱在院牆之內,讓這三個使者看着頗有幾分心怯。

可是人都已經到了,臨陣退縮是不能夠的,於是強打起精神進去!

陳家下人將他們直接帶到了中堂,陳正泰則已在中堂的主位上坐着了,頭頂着‘積善人家’四字的匾額,這積善人家的匾額,乃是三叔公派人定製的,請的乃是大學士虞世南親自手書,而後再讓人拓下來雕刻。

有錢了嘛,總是要有點面子的,而且還要顯得有道德,這積善人家四字,恰好與陳家的家風相契,陳大善人的美名,遠播關內外,人盡皆知啊!

陳正泰坐着,穩如磐石。

三個遣唐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卻見陳正泰左右,又有四五個人,個個都是侍衛的模樣,分別是婁師德、薛仁貴、蘇定方,還有那黑齒常之。

這四人坐在陳正泰的側邊,衆星捧月一般。

遣唐使不行禮。

婁師德便大喝:“足下何人?見了韓國公,爲何不行禮。”

扶余洪便看着倭國遣唐使犬上三田耜,三國之中,倭國實力最強,所以扶余洪希望犬上三田耜能爲自己撐腰。

犬上三田耜是有和大唐交惡以及打嘴仗經歷的,所以底氣比新羅人還有百濟人更足,他微笑道:“我奉東方天子之命前來,乃是特使,不宜行禮。”

婁師德面帶怒容,正想說什麼。

陳正泰則是擺擺手道:“不必多禮,都坐下說話吧。”

三人各自落座。

陳正泰隨即便道:“我奉皇帝之命,與三位遣唐使交涉,只是不知,你們的國書可帶來了嗎?”

犬上三田耜覺得此時貿然進上國書有些不妥,便沒吭聲。

不過扶余洪倒是有些急了,現在雖然鬧得僵,可事情遲早還得有進展,只要不涉及到百濟的根本利益,早一些進上國書也是理所當然,最好早一些明晰大唐的態度爲好。

於是便道:“我帶了國書來。”

說罷,他將國書交給扶余威剛。

扶余威剛雙手捧着,小心翼翼的進至陳正泰的面前。

陳正泰接過,飛快的掃了一眼。

裡頭的內容並不新鮮。

大抵是百濟國願意稱臣,並且派出質子,從此之後願意稱藩朝貢的事。

再多的條件,也就沒有了。

當然,其中有一條,是希望大唐能夠善待他們的太上王。

顯然,百濟國的那位新王有點不厚道啊,他爹被大唐抓來了,也不想討要回去,只爲了表示一下孝心,希望大唐以後好好幫他養着。

陳正泰爲這俘來的百濟王表示遺憾,看來他可以去給太上皇李淵湊對了。

陳正泰看過之後,便隨手將國書拋到了一邊。

這個舉動很輕佻。

讓扶余洪皺眉。

事實上,這國書是在百濟朝廷中爭論了很久才做出的妥協,其中最大的爭議就是派出質子,當時許多百濟人認爲這是妥協的太過,這還是王上力排衆議的結果。

可顯然陳正泰對此極不滿意。

於是扶余洪看着陳正泰道:“韓國公以爲如何呢?”

“笑話。”陳正泰毫不猶豫道:“百濟屢屢挑釁大唐,爲虎作倀,現在只稱臣就罷了?既然稱臣,就要有稱臣的樣子,只是派出質子,遠遠不夠。”

這態度很不客氣。

只一聽就曉得,百濟提出來的條件,大唐遠遠沒有得到滿足。

扶余洪一時無言,他沒有追問大唐想要提出什麼條件,因爲此時追問,反而會讓自己陷入無法回答的境地,倒不如充傻裝楞,所以故意看向倭國遣唐使犬上三田耜。

犬上三田耜頓時明白了扶余洪的心思,於是與新羅遣唐使交換了一個眼色,才咳嗽一聲道:“韓國公,百濟國願意稱臣,永結秦晉之好,有何不可呢?大唐處中原之地,沃野千里,莫非還垂涎百濟這區區數百里的土地嗎?大國固然帶甲無數,可是小國自也有保全之法,這大唐與百濟畢竟山長水遠,爲何要苦苦相逼呢?”

他一副和事老的態度。

不過顯然這犬上三田耜有點軸,你和事就和事,一開口,怎麼更像在故意挑釁一樣?

陳正泰微笑道:“小國有什麼保全之法,願聞其詳。”

扶余洪的臉一下就黑了下來,這特麼的……不就是要故意重提王城淪陷的事嗎?

犬上三田耜倒是很有底氣:“這百濟……”

陳正泰搖頭,打斷道:“不,我問的不是百濟,我問的乃是貴國。”

犬上三田耜一聽,頓時羞憤,喝道:“我國乃日出東方之國,非小國。”

陳正泰卻是似笑非笑地道:“可在大唐面前,貴國就是小國,所以我才問你,倘若我大唐來征討,貴國有什麼保全之法?”

這話問的,讓犬上三田耜一時羞怒交加,他很快就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

百濟人拉了倭國和新羅國一起來交涉,本質上就是希望借倭國和新羅來給大唐施壓。

陳正泰想要逼迫百濟做出讓步,與其專門找百濟人算賬,倒不如……直接找他犬上三田耜,只要壓住了犬上三田耜的氣焰,這百濟人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了。

犬上三田耜來了兩次大唐,還沒見過有人這般無禮的,不是都說大唐人文明,就算是罵人都拐着彎的嗎?

犬上三田耜壓抑着火氣,只繃着臉道:“我奉天子之命,是爲了交好而來。”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陳正泰則是冷冷地道:“貴國有什麼保全之法?”

犬上三田耜再也控制不住,騰的一下火起,於是咬牙道:“我國有勇將數百,兵五十萬。”

當然,這是吹牛。

陳正泰搖頭:“勇將,你也是勇將嗎?”

“我自然不是,只是……”

“看來你是吹噓。”

陳正泰笑呵呵的看着犬上三田耜。

犬上三田耜氣得七竅冒煙,可畢竟是搞外交的,還是深呼吸:“我是仰慕東土大唐,知此地乃是禮儀之邦……”

他意思是,我原來以爲你們是講禮的,誰曉得如此蠻橫。

陳正泰嘆息道:“有一句話,叫以德報德,以怨報怨,這禮是對朋友的,那麼貴國是敵,亦或者是友?”

犬上三田耜本來漢話就生硬,怎麼可能和陳正泰比?

這陳正泰缺德之處就在於,平日裡耍嘴皮子,碰到了那些御史、清流就慫了,嗯,耍不過嘛!可是對上犬上三田耜,卻幾乎等於是拳打幼兒園,腳踢幼兒園,頓時覺得自己威風無比。

此時,他繼續道:“在我大唐眼裡,貴國的武士,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莫說是不是真有五十萬,便是百萬,三百萬,也不值一提。”

犬上三田耜已經氣的戰慄,他惡狠狠道:“是嗎?”

陳正泰高傲地道:“不知貴國使團,可有你所言的驍將嗎?”

犬上三田耜還真有,畢竟是東渡大唐,使團裡自是帶了不少驍勇的武士。

於是犬上三田耜冷笑道:“我國風行比武較藝,一較高下,韓國公如此有自信,那麼……不妨就請你們的將軍來比一比,我聽聞貴國有秦瓊、程咬金等,擅長一些刀劍之術,倒是很想討教。”

陳正泰用一種近似於羞辱似的目光看着他,老半天才道:“和秦將軍、程將軍比,你也配?”

犬上三田耜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陳正泰隨即又道:“我這裡,倒是有幾個護衛和爲我陳家看大門的隨扈,你隨便點一個,讓他們來和你的武士來比一比吧,倘若輸了,我自當將你待爲上賓,可若是贏了,當如何?”

犬上三田耜冷笑的掃了一眼陳正泰身邊幾個‘護衛’,面色獰然起來!

他算是聽出來了,這是故意羞辱他呢。

陳正泰顯然在打着一手好算盤,要壓過倭人一頭,就得用這種方法。

倭人最擅長的就是好勇鬥狠,國內得武士,也是比武成風,對於那些劍術刀法的武士,他們恨不得將這些人供起來,這也是犬上三田耜所謂自傲的本錢。

用魔法打敗魔法,才能讓人服氣。

只要壓過了倭國,這百濟也就變成案板上的魚肉,乖乖的接受大唐的條件了。

…………

昨天第三更送到,睡一覺,然後更今天三章。

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
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