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

這宦官本是在其他人的催逼之下,硬着頭皮進來的。

原本只打算通報一聲而已。

哪裡想到,竟是會惹來殺身之禍。

一聽陛下說你們一起入棺材好了,整個人已是嚇尿了,於是磕頭如搗蒜一般,驚恐地道:“奴萬死。”

腥臭的液體,在此時也已浸溼了他的褲管。

李世民此時自是恨到了極點。

他回頭又看了一眼長孫皇后,長孫皇后此時依舊是虛弱和疲憊。

可是顯然,他的觀音婢還是活着的。

此時,他只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

倘若方纔不是那一場大火,不是他匆匆的出去了,不是李承乾在此……只怕現在,觀音婢已被送入棺了吧?

李世民不耐煩地看着這個惶恐到極點的小宦官,而後厲聲道:“所有診治觀音婢的御醫,統統治罪,嚴懲不貸,都下去。”

聽了這話,那小宦官卻是如蒙大赦,再不敢多停留,立馬告退出去。

李世民這時纔回過頭,看着殿中驚訝的瞠目結舌的人,不由跺腳:“都還在發什麼呆,陳正泰,你來告訴朕,接下來……該當如何?”

陳正泰還在神遊呢,此時被李世民一聲呼喚,纔回過神來,猛地,他意識到了什麼!

長孫皇后……醒了……

陳正泰眼眸一張,立即打起了精神,哪裡還肯怠慢,忙道:“這個……這個……兒臣想看一看。”

不等李世民的回覆,他已經激動地匆匆上前,果然見長孫皇后微微地張着眼睛,已悠然醒轉。

陳正泰心裡大喜過望,其實他大致瞭解的是,長孫皇后此前乃是假死的症狀。

這種症狀,很大程度是某些身體極爲虛弱的人,突然之間ꓹ 身子如崩潰一般,陷入極度虛弱的狀態ꓹ 甚至……許多的症狀,和死人沒有多少的分別。

當然,這種情況是比較少見的ꓹ 陳正泰也只是推測而已,按照長孫皇后的生活習性ꓹ 長孫皇后一直在宮中,雖然是錦衣玉食ꓹ 不過她平日裡禮佛ꓹ 所以以吃素爲主,而且心思又重,難免體虛,因而隔三差五的生病。

面對這種情況,才能採取急救法,否則一旦入了棺,即便是人醒轉ꓹ 在身體極度疲憊的情況之下,就算沒死ꓹ 也只能悶死在棺裡了。

這種假死ꓹ 其實御醫看不出來ꓹ 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爲症狀和死人幾乎沒有太多的分別。

在後世ꓹ 假死的症狀只有採取心電圖才能做出正確的診斷。

現在見長孫皇后醒轉,那雙眼睛雖透着疲倦ꓹ 去還是能看到漸漸恢復的一點精神氣。

陳正泰默默鬆了口氣ꓹ 而後裝模作樣的道:“兒臣懇請陛下準兒臣把一把脈。”

李世民便急切地道:“快吧。”

陳正泰也不客氣ꓹ 先取了一個帕子,遮在長孫皇后的脈搏上ꓹ 而後手搭了上去。

御醫們就是這樣給長孫皇后把脈的。

只是……隔了一層帕子,對於脈象……顯然就更難以掌握了,陳正泰心裡想,這就難怪御醫們容易失去判斷了,換我這麼折騰,怕也以爲死了。

此時只有極用心,才能感覺到長孫皇后脈搏的躍動。

“把好了沒有,如何了?”李世民在旁顯得很焦急。

其餘人也已一擁而上,團團圍着這頭。

長孫無忌探着腦袋,眼看自己的親妹妹活了,一時之間,又不禁老淚縱橫。

還真……活了。

李承乾已是驚喜得要叫出來,興奮的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他很想說這是自己救活的,卻又覺得不合適,也不知……這母后是不是迴光返照。

長孫衝則是整個人呆若木雞,他迷茫了。

起初陳正泰叫他去,他只以爲師祖有什麼交代。後來師祖放了火,他還當師祖有什麼深意,比如武樓代表的乃是大唐的赫赫武功,師祖趁着此時宮中治喪的時候,將他一把火燒了,難道是有燒了武樓,大唐當文治天下的寓意?

可到後來,師祖竟是放了火就跑,他的內心是崩潰的,這怎麼像一個很純粹的縱火犯?

直到現在,他震驚了。

他不得不感嘆一聲,師祖當真是神鬼莫測啊……

見陳正泰久久不語,李世民卻已急了:“還沒把到脈?”

陳正泰只好道:“呃……這個把脈,兒臣不甚精通。”

“那爲何觀音婢現在雖是醒轉,卻是這般樣子,口不能言,身體又無法動彈?”李世民此時已不願召御醫了,直急得冒火。

陳正泰想了老半天,才道:“我覺得可能是……娘娘餓了吧?”

“餓了……”李世民不禁瞠目結舌!

就這麼簡單?

陳正泰便問:“敢問陛下,娘娘多久沒有進食了?”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心裡回想着,而後道:“十二個時辰……不,應該更多。”

早說嘛……

陳正泰不禁無語,你要是大病初癒,而且在病前,人家都以爲你死了,躺在這一天一夜以上不吃不喝的,怕也是都這個樣子吧。

陳正泰便再不遲疑的道:“我覺得……應該立即讓人預備膳食,趕緊服侍娘娘進膳。”

李世民陰沉着臉,顯得很是關切的樣子:“只這樣就好了?”

“最好現在先進一些米粥,不要吃太多,先填填肚子。”

李世民道:“要不要開一點藥。”

陳正泰搖頭,假死只是突發的情況,只要恢復了心跳和脈搏,其實就算是治癒了,開藥?這哪裡是開藥,簡直就是開玩笑呢。

十有八九,是長孫皇后這段時間內,因爲身體不好,御醫們成天給她開各種藥,這藥吃多了,哪裡還有進食的胃口?人就是如此,若是不能攝取足夠的營養,又長期像藥罐子一般,每日吃各種藥材,時間久了,就算想不死,也得死。

對於陳正泰而言,這個時代的人,幾乎九成以上的所謂疾病,其實都是飢餓引起的。

開玩笑,就這三十不到的人均壽命,絕大多數人,壓根都活不到四十,能有什麼要人命的病?

至於其他的小病,只要多吃,吃的好,攝入的營養均衡而豐富,再加上年輕,什麼病熬不過去?哪怕不需要維生素,管它是什麼病毒,玩什麼偷襲、騙,也照樣直接能靠身體的抵抗力弄死。

於是陳正泰很認真的道:“不需開藥,而且暫時……最好什麼藥都不用,多吃,能吃多少吃什麼,吃完了就多動。”

看着陳正泰篤定的樣子,李世民此時再沒有什麼疑慮了,立即命人熬粥。

陳正泰又關切地吩咐道:“要熬肉粥,用牛肉,將這牛肉切的細碎,其他的作料就不用了,放鹽,放蔥花,要快。”

“喏。”宦官匆匆去了。

這陳正泰將肉粥的做法說的過於詳細,李承乾和長孫衝在一旁,不禁嚥了咽口水,不提還好,一提這個,才發現……餓了。

膳食在小半時辰之後,已匆匆的送了來。

在失而復得後,李世民似乎整個人也有了生氣,親自伺候着,給長孫皇后餵了一些溫水。

等這牛肉粥送來,宦官要上前餵食,李世民一瞪眼睛,那宦官忙是放下肉粥,退下。

李世民則親自餵了起來,起初不敢喂多,多用粥汁,小心翼翼的送進長孫皇后的口裡。

這銀勺入口,長孫皇后本是一動不動,可好像……是真的餓極了,拿出了吃NAI的氣力,一下子將這粥水吞嚥下去。

“還真是……”李世民不由道。

而後,他繼續餵食。

長孫皇后吞嚥的氣力也越來越大了起來,氣息也越發的綿長。

一口口熱騰騰的粥下肚,也令長孫皇后身軀開始熱騰了起來,她貪婪的將最後一口粥喝盡,竟是打了個嗝,而後……呼出了一口氣。

像是一下子恢復了氣力,而後發現七八雙眼睛,一動不動的關注着自己。

長孫皇后方纔雖是身子不能動彈,可是神智卻已清醒,自然知道方纔發生了什麼事。

她呼出氣之後,才幽幽然地道:“陛下,臣妾……是真餓極了,還有沒有……”

李世民已是喜不自禁,眼眶又紅了,忙道:“有的,有的……”

陳正泰一直在旁,此時叮囑道:“此時還不宜多吃,先養養胃,過了一個時辰再吃吧。”

長孫皇后努力的轉過眸去,看了一眼陳正泰,帶着一絲感激的微笑道:“若非是正泰,只怕……只怕本宮……真要去見列祖列宗了,真是萬幸啊,正泰……你救了本宮一次。”

陳正泰立即道:“這是兒臣應當的,何況這一次出力最大的乃是太子殿下,還有長孫衝,和兒臣有多大關係呢?”

李承乾在旁咧嘴笑了,忙點頭,又好像覺得這樣不太謙虛,於是又忙不迭的搖頭。

長孫衝此時只低着頭若有所思,方纔所發生的一幕幕,都在他的腦海裡如走馬燈似的重現,他既驚喜於姑母醒來,更震驚的是……師祖竟是什麼都會。

長孫皇后勉強莞爾一笑,她知道多言也是無益,陳正泰肯定還要再三推辭的。

李世民則大樂道:“哈哈,好了,此朕的門生和乘龍快婿,如他所言,這確實是理所應當的。都是一家人,何須再如此生分呢?不過……方纔真是虛驚一場,朕現在還後怕不已,正泰,你的母后到底得的什麼病?”

“餓病。”陳正泰只能這樣的解釋:“娘娘平日,一定成日吃各種藥膳,胃口也不好,而且……平日素食吃多了,所以兒臣以爲,想要治病,只有一味藥,那便是吃,能吃多少就吃什麼,這山珍海味,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李世民還從沒見過有人開這樣的藥方……一時也是無語。

陳正泰隨即又道:“其實陳家的醫館那裡,大多開的藥方,也都是如此,人的虛弱,本質就源於飢餓。這尋常百姓生病難以痊癒,十之八九是如此,而娘娘的情況也是一樣,雖說娘娘尊貴,可若是吃的少,這身體如何經受得住呢?就如陛下這般,身子強壯,平日可有什麼病嗎?”

其實對於人類而言,真正可怕的病,就是癌症。

不過……在大唐,癌症……不存在的。

現今這個世上,人的壽命大多都不長,還沒等到身體癌變,就已死了。

而這個時代的醫學,畢竟比較原始,最好的藥方,恰好就是自己身體裡的免疫力。

李世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宦官,道:“還愣着做什麼,快記下。”

說着,李世民道:“從此往後,這宮裡的膳食,都要加一些份量。”

宦官忙道:“喏。”

李世民隨即又道:“太子、陳正泰、長孫衝救治皇后有功,太子乃是儲君,也是人子,子救母乃理所應該之事,賞就不必了。至於陳正泰,賜紫魚佩,長孫衝賜金魚袋。”

“往後宮中行走,也可方便,就不需通報了。”

說到這紫魚佩,其實就是從魚袋裡衍生出來的。

魚袋乃是官員身份的象徵,因而尋常的小官,都是佩戴銀魚袋。

而高品級的大臣,則佩金魚袋。

這魚袋和玉佩的功能是等同的,不可隨意佩戴,既彰顯身份,也是出入宮中的憑證。

比如配有金魚袋的大臣,是可以登記之後出入宮禁的,因爲門下省和尚書省等機構,還在太極宮的前殿位置。

而紫魚佩則只有宗室親王和郡王纔有資格佩戴,可以隨時出入宮禁,甚至享有佩劍的特權。

而實際上……宗室的這些所謂特權,其實沒有意義,因爲李世民對於宗室是頗爲防範的,絕大多數的宗室親王、郡王,要嘛被打發出了長安,要嘛處於嚴密得監視狀態中!

想自由出入宮禁?那是不可能的,你連出入長安城都需報備呢,更遑論是宮中了。

因而……既能佩戴紫魚,同時還能成日入宮蹦躂的人,便只剩下太子和陳正泰了。

陳正泰自也是知道這些的,忙道:“陛下,這隆恩已經十分厚了,陛下現在又賜兒臣如此殊榮,兒臣只怕……無福消受。”

………………

昨天第三更,晚點還會有今天的三更。

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
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