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

陳正泰聽了,頓時臉色蒼白。

若是別人死了,陳正泰大抵會露出幾分沉痛的樣子,擠幾滴眼淚,以示尊敬。

可若真說有什麼悲痛,那也是假的。

畢竟……他家的親戚太多了,真要一個個哭,哭也哭不出來。

可長孫皇后這個人,雖是他們見面不多,可或多或少,他對這位皇后娘娘,還是保持着幾分敬意的。

這是一個奇女子,哪怕他當初身份卑微時,她身爲後宮之主,依舊還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並不覺得怠慢。

一個能維持這樣良好品德的人,實在不多了,何況還是皇后娘娘呢?

陳正泰不禁嘆了口氣,見遂安公主也露出了悲痛的樣子,忙上前攙扶着她道:“你現在身懷六甲,一定不要悲痛,你在家歇一歇,我這便入宮去。”

遂安公主道:“我做女兒的,理應入宮去拜見。”

陳正泰搖頭道:“你現在這身子,去了也是添亂,現在還不知宮中是什麼樣子,還是先在家裡等消息吧。”

他似下了命令一般,朝幾個跟着身邊服侍的宮女使了個眼色,宮女會意,忙是攙住遂安公主。

陳正泰又安慰了幾句,便命人備車,立即入宮。

太極門外頭,似乎許多人已得到了消息,只見不少大臣聚於宮門之外,個個唉聲嘆息的樣子,看着倒都是帶着真情實意的!

這長孫皇后實在是極賢惠的人,從不干涉政事,卻總是給人恩惠,此時聽聞了噩耗,不少人便都自發的過來了。

陳正泰乃是皇親,所以可以直接入宮,他排衆而出,便見這宮中,無數的宦官在忙碌起來。

陳正泰此時的心情自也是悲痛的ꓹ 臉色很冷,他沒有理會其他人ꓹ 直接大喇喇的讓人引路,隨即直往紫薇殿而去。

而在紫薇殿裡,人便更多起來。

“師祖。”有人喚了陳正泰一聲。

陳正泰擡頭ꓹ 卻見長孫衝此時正淚眼婆娑,朝自己行了禮。

遠處ꓹ 長孫無忌則在廊下抹着眼淚,一臉的悲傷欲絕。

陳正泰沒去尋長孫無忌ꓹ 而是將長孫衝拉到了一邊ꓹ 低聲道:“到底怎麼回事?”

“前幾日,說是身子不好,就開了一些藥,哪裡曉得,今日清早就不成了,一個時辰前就斷了呼吸,御醫們讓料理後事。”長孫衝說到一半ꓹ 便哽咽了。

他現在在禮部觀政,實際上就是打雜ꓹ 什麼活都幹ꓹ 等觀政了一年之後ꓹ 瞭解了朝廷的所有程序ꓹ 纔會外放出去。

先前他的父親長孫無忌聽說親妹妹出事了,便忙是帶着長孫衝來了ꓹ 只可惜這個時候ꓹ 人說沒就沒了ꓹ 長孫無忌也顧不上長孫衝了,當初兄妹二人被趕出了家門ꓹ 顛沛流離,相依爲命,這享受富貴纔多久,哪怕是長孫無忌這等精於算計的人,此時也不禁傷了情。

他是吏部尚書,位極人臣,偏又想強忍淚,便孤零零的站在廊下,臉對着柱子,只有實在憋不住淚意,便又忙把那淚珠子擦掉。

長孫衝聽聞姑姑沒了,竟也是渾渾噩噩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直到陳正泰來了,才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哽咽之後,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流出淚來。

陳正泰拍拍他的肩,只道了兩個字:“節哀。”

隨即便又匆匆向前,卻是見着了長樂公主李麗質!

李麗質是長孫皇后的嫡親女兒,又是嬌滴滴的小女子,此時已哭成了淚人,卻是又悲又氣地質問着幾個御醫。

御醫此時大氣不敢出,只是不斷的點頭,呢喃着死罪二字。

陳正泰趁着大家都傷情的功夫,加快了腳步,進入了寢殿。

寢殿里人倒是不多,只有李世民孤零零的坐在長孫皇后的牀榻邊上,正微微低垂着頭看着牀榻裡頭,一言不發,像是一下子失了魂兒似的。

李承乾則是在一處角落裡,身子半蜷着,宛如一下子失去了依靠一般,顯出着幾分無助。

這時……陳正泰才意識到,已成爲了青年的李承乾,更像是一個孩子。

陳正泰收起心神,上前道:“陛下……”

李世民像是怔了一下,隨即略顯遲鈍地緩緩仰頭。

“來啦。”李世民仰頭,居然沒有哭泣,只是眼裡佈滿了血絲。

他看了陳正泰好半響,才道:“你也是見多識廣的人了,你說,怎麼……這人好端端的,就出事了呢?”

陳正泰躡手躡腳的上前,關切地道:“陛下神色不好,理應歇一歇。”

李世民一副慵懶的模樣,搖頭道:“朕……多久沒有睡過了?”

遠處的張千低聲回答道:“已有十二個時辰了。”

李世民此時苦笑,失魂落魄的樣子:“是啊,有十二個時辰了,可是朕現在閉不上眼睛啊,生恐這眼睛一閉上,便少看了觀音婢一眼了。”

他說着這話的時候,臉上帶着幾分悽苦,而後眼睛又看向鳳榻,目光卻在這一剎那裡變得柔和起來。

陳正泰也順着目光,看向鳳榻,卻見長孫皇后此時躺在榻上,紋絲不動。

李世民道:“已有兩個多時辰了吧。”

陳正泰不由道:“娘娘……真是栩栩如生。”

李世民:“……”

“不,不是……”陳正泰道:“兒臣能近前一些嗎?”

李世民嘆了口氣,顯然此時不大想再多說話。

沒有得到迴應,陳正泰則是躡手躡腳的上前了幾步。

他走近了,視線一直在長孫皇后的身上,卻是細細觀察着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似是沒有了呼吸,也不見鳳被中的胸膛起伏。

看來……

是真的沒了。

唯一讓陳正泰覺得驚訝的便是……

他又不禁上前幾步,細細去觀察。

似乎覺得不夠,下意識的身子繼續挪動,竟到了鳳榻前,眼睛睜大,弓下身體,這眼睛幾乎要湊到長孫皇后的面上了。

李世民突然低喝道:“陳正泰,你在幹什麼?”

“我……”

陳正泰道:“陛下,兒臣只是想看看,娘娘是不是真的……”

李世民本就一天一夜沒有睡了,整個人操勞過度,也傷心的過了度,一見陳正泰如此,本是勃然大怒。

這傢伙也太沒規矩了,觀音婢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陳正泰竟還敢衝撞冒犯?

可聽了陳正泰的話,李世民似乎一下子消了氣,揮揮手道:“脈搏已經沒有跳動了,呼吸也止了,她而今即將登上極樂,就不必驚擾她了。”

陳正泰頷首點頭,忙是道:“是,兒臣萬死。”

他一面答應,一面從自己的袖裡,努力的拔出一根絲來,轉身的時候,將那絲故意放在了長孫皇后的鼻下。

而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這絲,只是……

絲並沒半點反應。

陳正泰心裡不禁覺得遺憾。

古人講究的是事死如生。

也就是一個人死了,那麼對待她應該像活着一樣,人死之後,規矩更爲森嚴,決不允許有人冒犯屍首。

至於皇家,那麼這規矩便更爲苛刻了。

陳正泰見那絲沒一點的動靜,心裡的最後那點希望似乎也熄滅了,只好遺憾的準備退下。

卻是不經意之間,卻見那一根絲微微的顫動了些許。

陳正泰瞳孔收縮,整個人要跳起來,下意識地驚道:“呀,它動了,它動了。”

遠處的張千一聽,猛地嚇得面如土色,口裡忍不住大叫起來:“詐屍啦,詐屍啦。”

李世民聽到動靜,嚇了一跳,忙是擡眼,卻見那長孫皇后依舊紋絲不動,安然地躺在那裡。

殿外,似乎聽到了動靜,許多人都探頭探腦進來,方纔還低泣的人,一下子哭的更加厲害了。

李世民不禁大怒:“鬼叫什麼?”

張千苦着臉,忙道:“奴萬死,是……是韓國公說……她動了,奴……奴才……才口不擇言的。”

陳正泰便忙道:“兒臣說的是那一根絲動了。”

“那一根絲動了,又如何?”李世民怒不可遏的道:“張千,你越發的放肆了,可謂膽大包天,給朕滾出去,來人,拿下張千。”

張千張口想要說冤枉。

可此時,對上盛怒的李世民,卻嚇得魂不附體,直接大氣不敢出,只得匆匆忙忙的出去。

李世民隨即又看向陳正泰,聲音冷然:“你也出去。”

陳正泰心裡鬆了口氣,還好有張千給自己擋災!

接着忙是碎步出去,臨出殿時,努力朝李承乾使了一個眼色。

李承乾已是驚得瞠目結舌,此後渾渾噩噩的跟了出來。

外頭還有人低聲道:“詐屍了?怎麼會詐屍?莫非娘娘……還有什麼不甘願的事?”

“噓。”

一見到陳正泰和太子出來,所有人都連忙噤聲。

陳正泰沒理他們,徑自走到廊下的一處拐角,身後是李承乾病懨懨的樣子跟來。

陳正泰看着李承乾,忙低聲道:“我覺得有些蹊蹺。”

李承乾本是無神的眼眸,此時突的有了一絲精神氣,看着陳正泰,警惕地道:“你想做什麼?”

陳正泰道:“娘娘……看上去確實是崩了。”

“什麼叫看上去。”李承乾打了個寒顫,隨即又耷拉着腦袋,搖搖頭:“是呢,孤其實也是這樣想的,總覺得母后還沒有死,她一定活着,可是……”

說着,不禁又悲從心來。

“你先聽我說。”陳正泰認真的道:“這已過去了一兩個時辰,按常理來說,娘娘現在身上該長斑的,這叫屍斑,人死之後,血氣不流動了,開始沉澱,這膚色會變成另一種樣子,可我看娘娘……雖是臉色死氣沉沉,卻似乎……還沒有到這個地步。因而我就想再試一試,便取了一根絲線,放在娘娘的鼻口處,那寢殿之中,密不透風,方寸那絲線竟是極輕微的動了,這說明什麼?”

李承乾心如亂麻,下意識地皺眉道:“詐屍了?”

詐你MGB!

陳正泰忍不住想給李承乾幾個耳刮子,深吸一口氣,很認真道:“所以,這極有可能是假死或者休克。只不過……我也說不好,只是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判斷,你也知道,娘娘倘若真的駕崩了,若是我還折騰,陛下對張千如此,肯定也饒不了我。”

李承乾不由道:“御醫們連真死和假死都分不清嗎?正泰,你和孤一樣,都是心裡無法承受母后駕崩,哎……”

陳正泰認真的道:“可是我想試一試,雖然知道只有一點點的希望,可是……接下來要做的事,可能有點匪夷所思,陛下一定不肯接受,這才找你來商量。”

“你到底什麼意思?”

陳正泰深深地看着他道:“意思很簡單,我有可能,可以讓娘娘死而復生。”

李承乾一時戰慄:“如果沒有死而復生呢?”

陳正泰道:“這纔是問題得關鍵,若是沒有,我便是萬死了,驚擾了娘娘的飛昇上天,陛下絕不會饒我。”

這是實在話,長孫皇后和李世民之間,感情過於深厚了。

在這個世界上,李世民是個孤家寡人,爲了做皇帝,他可以逼迫自己的父皇退位,可以毫不猶豫的殺死自己的兄弟,這一路走來,註定了薄情寡義。可是身邊一直陪伴他左右,能夠真正將自己內心暴露出來的人,只有長孫皇后。

現在長孫皇后駕崩,對於李世民而言,是極大的打擊,在這種情況之下,一旦陳正泰瞎折騰什麼,都可能遭來無法預料的後果。

李承乾深吸一口氣:“你有幾成把握。”

“不知道。”陳正泰道:“我不敢給殿下多大的希望,只是單純想試一試。”

“那我這便去稟告父皇。”李承乾咬咬牙:“大不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受罰,這太子,孤不做啦,誰願意去做,就讓誰去做。”

陳正泰卻是扯住他:“不可,因爲施救的過程,可能……會有些有礙觀瞻,所以最好方法,是讓陛下回避。”

“讓父皇迴避……”李承乾瞳孔張大,低喝道:“陳正泰,你到底想幹什麼?”

………………

第三章送到,自從恢復更新之後,充實而快樂,想到讀者們在看書,很開心,就是不知道,大家肯支持一下不。

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
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