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

宦官打開了聖旨,徐徐開始唸了起來。

這大學堂裡,除陳正泰之外,接着便是各組的帶頭人,如郝處俊、李義府之輩,再之後,便是先生、生員了。

聽聞了於有功者,頒佈爵位這裡時,一下子,這師生們都譁然起來。

尤其是教研組的許多人,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

某種程度而言,教研組就是一羣‘失敗者’。

畢竟,最優秀的讀書人都已經中了進士,而今已入仕。

他們呢,大多都是一些舉人,無心再考了,再加上對於這些數理化頗有幾分興趣,學裡的待遇也不錯,於是便留了下來。

可自古以來的讀書人,或許是因爲儒家思想的緣故,骨子裡,無論世界怎麼改變,他們的內心深處,也都潛藏着一個念頭……齊家、治國、平天下。

因而,哪怕大學堂的待遇再如何的優厚,潛藏在許多人內心的想法卻是遺憾。

他們遺憾自己無法入朝。

遺憾自己學了一身的本事,卻只能在大學堂裡蹉跎。

固然研究組裡,也有某些成功能令他們滋生喜悅。

可是看到不少的同窗,如今已開始治理一方,或者是在朝中勞形於案牘,總不免心裡有些羨慕。

這是千年來的思想,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自幼開始,他們便被潛移默化,男子理應要建功立業。

越是讀過書,越該如此。

研究的工作,畢竟是乏味的,沒有宦海浮沉,沒有金戈鐵馬的激盪。

可如今……研究竟可封爵?

要知道在大唐,只有軍功纔可以封爵的啊。

這封爵,並不只意味着好處。

而在於ꓹ 朝廷對於他們的認可。

頒佈的詔書裡,羅列了研究成果所對應的爵位等級ꓹ 當然,真正評定的機構,還是交給了大學堂以及禮部ꓹ 需大學堂將成果上報,禮部進行勘察ꓹ 再三確定之後,擬出名錄ꓹ 上報宮中ꓹ 最後再由宮中勾決。

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程序,可程序越是複雜,越證明了爵位的珍貴。

這宦官念完了,便見這學裡沸沸騰騰的。

他原以爲這麼多人,好歹有人給自己一點賞錢,所以站在原地,愣了很久。

卻見這浩浩蕩蕩數百上千人只是歡呼雀躍ꓹ 卻沒一個人上前,給兩個子兒的都沒有。

一時間ꓹ 有些惆悵ꓹ 可也總不能一直賴着不走吧ꓹ 於是宦官只好咂咂嘴ꓹ 悵然若失的走了。

研究組已經升格,直接升爲了研究部ꓹ 下設海船、鋼鐵、火器、路軌、機械、數學、物理、化學各組。

陳家也願意撥出大量的錢糧出來ꓹ 設立專門的經費ꓹ 進行支持。

當然,前提是ꓹ 所有的研究成果,陳家可先享受十年的專利,至於十年之後,技術擴散,已經由不得陳家了。

只是有這十年的時間,足以讓陳家結合這些新的技術,配套產業了。

過了半月,一羣被押送而來的百濟人,出現在了長安的街頭。

這裡頭絕大多數人,都會暫時被軟禁起來,而後再另行安置。

其中一個少年,被五花大綁,面上帶着倔強的樣子,這一路上,他是最讓押送的官差費心的。

此人不但桀驁不馴,氣力還大的可怕。好幾次,十幾個差人都制不住,因而,其他人大多隻是用細長的繩索綁着,他呢,則是用粗麻的繩索綁成了肉糉;腳下,還上了鐵鐐。

因而,他每走一步,腳下便嘩啦啦的響,不過這沉重的鐵鏈,似乎並沒有拖慢步伐。

行至平安坊的時候,卻有一個騎士帶着數人而來,爲首的人,正是扶余威剛。

扶余威剛現如今,已進入了陳家了,他是散職,沒有任何正業,現在幫着陳家打理關於對百濟的貿易,這正是他所擅長的,他對百濟瞭如指掌,又懂海船,對於這個差事,他很滿意!

一方面陳家願意給他一筆提成,另一方面,他心知這也是一個機會,事情若是辦好,只要這韓國公肯給與一些便利,從此便可飛黃騰達了。

此時,扶余威剛下了馬,將一份親筆的書信交給那爲首的官差。

官差見了,立即露出了小心翼翼的樣子,忙道:“黑齒常之?在,就在這,韓國公若討要,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到時,我親自將人送去。”

“不必啦。”扶余威剛道:“我們帶過去即可。”

官差顯得遺憾,這本是一次親近陳家的大好機會,當然,顯然扶余威剛不給他這個機會。

於是忙讓人將黑齒常之推出來,扶余威剛又坐回了馬上,道:“解了他的鐐銬和繩索。”

“這……”官差爲難起來:“此人甚是兇頑……”

“解開便是。”扶余威剛拉着臉呵斥。

官差無奈,只好將人解開。

這黑齒常之看着扶余威剛,面帶不忿的樣子。

不過繩索解開,他活絡着自己的手腕,並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

扶余威剛朝身後的騎士道:“給他一匹馬,讓他隨我們來。”

半個時辰之後,將信將疑的黑齒常之被帶到了一個酒肆,這裡早就備好了酒菜了。

扶余威剛做東,自己的兒子扶余文和黑齒常之在下。

黑齒常之這些日子,吃的並不好,一見到這些酒菜,便已飢腸轆轆。

扶余威剛朝他笑道:“你我都是百濟人,如今在這長安相見,真是不甚唏噓啊。”

黑齒常之不屑地看着他,冷冷地道:“若不是你反叛,何至如此?”

很明顯,他是帶有怨氣的。

扶余威剛非但沒有覺得羞愧,也沒有惱羞成怒,反而笑了:“這一路,你也見到了大唐有多麼的廣袤了吧?小小百濟,不過是大唐的一個大州而已,你來了這長安,可見這裡人流如織,數不清的車馬?你見那大唐的甲士,哪一個不是甲冑精良?他們的艦船,想必你也見識過了。常之啊,你以爲我願意做這千古罪人嗎?實則,我在拯救百濟的軍民啊。你可知道,大唐的物產,是我百濟的百倍;大唐的精兵,亦是我百倍有餘?我們處在偏僻之地,侍奉高句麗,可以偏安一時,可如今大唐崛起,區區百濟,可以抵擋嗎?抵擋下去,不過是萬千的百姓,死於水火之中而已。你是看過《漢書》、《春秋》的人,自然知道,什麼叫識時務者爲俊傑的道理。這並非是我要漲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只是我們百濟人,無禮而侮大鄰,又能抵擋多久呢?百濟不是高句麗,也不是大唐,大唐和高句麗,他們帶甲百萬,幅員廣闊,要爭奪的乃是天下,可區區百濟,活着,只是爲了存活,使我們百濟人的血脈能夠延續。這些在你看來,或許只是侮辱,可在我看來,實乃百濟的生存之道。”

“來來來,吃酒菜。”

給黑齒常之倒了酒。

黑齒常之一口喝下,頓時覺得熱辣入喉,忙取了食吃。

不得不說,這裡的食物,比起百濟的那些醃漬菜餚,不知香多少倍。

黑齒常之此刻的心裡竟冒出了一個念頭,若是時常能吃到這樣的酒菜,這輩子真沒有遺憾了啊。

腦海裡,不禁回味起起扶余威剛方纔所說的話,而這些話讓他無法反駁。

酒過三巡,都有些醉了。

而此時,扶余威剛卻是凝視着黑齒常之,拍拍他的肩道:“你還年輕,是我們百濟的希望,百濟國滅亡,當然是極可惜的事,我乃是百濟國的宗室,難道我對故國的懷念,會在你之下嗎?我們雖自詡爲百濟人,可難道我們學的不是漢人的雅言,平日裡書寫的難道不是漢字,我們讀的難道不是《漢書》和《春秋》嗎?那麼我們與他們,又有什麼分別呢?既然無法自立,那麼我們就應當融入進來,以遺民的身份,在大唐自立。我們要活的比其他人更好,一樣也可以建功立業。他日你也可成州部刺史,獨當一面,庇護你的族人。現在我已向韓國公推舉了你,韓國公此人,在朝中如日中天,乃是皇親國戚,大唐天子對他甚爲寵溺。此人有愛才之心,你該投靠他,哪怕你身上流淌的是百濟人的血液,卻要比其他的漢人對他更加忠心耿耿,更要善於用自己的勇武和學識爲他效命。”

黑齒常之聽着又是悲痛,又是無奈,更多的,卻是一種無力。

扶余威剛卻是目光炯炯的看他:“好好活下去,活的比別人更體面,也更好。”

這番話,混雜着酒精,竟讓本是絕望的黑齒常之,看到了一道曙光。

他將酒盞喝下,隨即道:“這就帶我去見韓國公吧。”

“不急。”扶余威剛笑着對他道:“這樣相見,便無法受人賞識了。我知韓國公有一愛將名爲薛仁貴,你今日好好睡一覺,明日吃飽喝足,我給你預備一套甲冑和槍弓,你明日先去戰那薛仁貴,而後再去拜見韓國公。”

“這個好說。”黑齒常之豪氣萬千地道:“都依你言。”

當日,黑齒常之吃飽喝足,直接睡下,起來之後,精神大好,這邊扶余威剛已帶了駿馬和甲冑來了。

黑齒常之看着這駿馬,眼眸亮了亮,拍了拍馬身,不禁感慨:“百濟就沒有這樣的駿馬……”

說罷,他直接翻身上去,而後由扶余威剛領着往前走。

二人到了陳家宅下,便投下了戰書。

薛仁貴本就覺得做扈從的日子無聊至極,一見有人來挑釁,見只是一個阿貓阿狗,若是從前的他,自是理都不理的,可現在窮極無聊,好不容易冒出了這麼一個來,頓感精神振奮,二話不說便披掛出來。

二人都很年輕,都是少年,甚至黑齒常之比薛仁貴年紀還更小上一兩歲。

此時,二人先是大罵,大抵是你這村夫,你這百濟敗將,你這豬狗之類。

罵完了,火氣便上來了,各自飛馬交錯一起,打的不可開交。

二人都是勇猛之士,幾十個回合下來,已是殺紅了眼睛,薛仁貴忌憚這傢伙力大,黑齒常之也沒料到,眼前這傢伙竟是槍法如神,幾次險些被對方挑下馬去,於是故作敗走,拉開了距離,取弓便射。

“喲。”薛仁貴躲過了如流星一般的箭矢,樂了:“竟還敢射你大人!”便也取弓。

此前二人馬戰,不少好事者圍來,個個議論紛紛,高興得像過年一樣。

此時一看二人開了弓,頓時嚇得避之不及,一下子就跑了個乾淨。

二人彼此飛馬連射,利箭劃過空中,十幾箭下去,竟都射空。

這擅長弓箭的人一聽到弓弦的微響,便大抵曉得對方的箭射往哪裡去了,躲避起來也容易。

只是射不着人,那便射馬吧,片刻功夫,二人的戰馬便成了刺蝟,這戰馬不甘的倒下來了,人也隨之滾了下來。

步行的話,用槍不便,薛仁貴便抽刀上前,黑齒常之亦拔刀奔近廝殺一起。

不時的還有幾句問候對方爹孃的話語。

到了後來,這刀連番砍殺,竟是斷了,於是紛紛嫌棄的隨手一扔,倒是乾脆,直接用起了拳頭!

蓬頭垢面的兩個人,先拳打腳踢,後來捱得近了,於是便撕扯對方的頭髮、鼻孔、耳朵以及一切突出身體之外的器官掛件。

正在府裡頭喝着茶的陳正泰,聽到外頭鬧哄哄的,氣沖沖得走了出來,見兩個少年正激烈的扭打一起!

倒是見陳福躲在門後偷瞄,陳正泰便踹他一腳:“怎麼?”

陳福忙道:“打起來了,來了一個怪人,和薛將軍廝殺了小半時辰了。”

陳正泰便暴怒,揚手要給他一個耳光:“你爲何不早說,害我沒看到熱鬧。趕緊的,去取一個胡凳來,上一盞茶,再取一些乾果來,我好好瞧瞧。”

陳福噢的一聲,飛也似的去了。

陳正泰則是興致勃勃的看着那二人,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薛仁貴這般狼狽的樣子啊!當然,兩個人都很狼狽,比如和薛仁貴對戰的傢伙,一隻耳朵就明顯比另一邊的耳朵大了不少,快扯成豬耳了。

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七十章:人才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
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七十章:人才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