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冊封

陳正泰道:“是,陳氏出自孟津。”

李世民微笑道:“孟津陳氏,乃是小宗啊。乃舜帝之後也,這孟津呢,又處韓地,不妨就敕爲韓國公吧。”

所有的封爵,都是有其源頭的。

比如孟津陳氏,這孟津本是戰國時期韓國的土地,所以以地名而言,敕爲韓國公,也是很合理的。

基本上,自漢以來,所有的爵位大多也都延續這樣的習慣!

當然,以韓地爲名,某種程度而言,是擡高了陳正泰這個爵位的份量。

就比如歷史上的凌煙閣二十四功臣裡頭,這些人幾乎都被封爲了國公。可是國公之間的份量又有所不同,長孫無忌在李世民眼裡功勞很大,而且又是自己年少時的密友,更是長孫皇后的親兄弟,所以封的乃是趙國公,以趙地爲爵號,這是很高的殊榮。

反觀程咬金,雖也功勞很大,可其功績,卻只排在第十九位,他畢竟也不算真正的皇親國戚,因而給予的爵位乃是盧國公,‘盧’只是一個州名,和趙國公相比,含金量可就差得遠了。

又譬如李靖,因爲功勞實在太大,敕的乃是衛國公,衛國公的地位,其實比趙國公要差一些許,可地位卻又比盧國公要高不少。

其實以陳正泰的年紀,即便是李世民以孟津爲名,敕封他爲塗國公也可,因爲孟津原本是春秋時塗國的封地,畢竟陳正泰已是進爲國公了,塗國公之名ꓹ 也不算辱沒。

只是李世民顯然決心給自己的女婿和門生封一個大的,都是國公ꓹ 而且羣臣都默許了,那朕封其爲韓國公,有何不可呢?

陳正泰聽罷ꓹ 忙是道:“兒臣謝恩。”

百官卻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陳正泰,好好的海戰ꓹ 怎麼討論着,好像討論歪了?

不過偏偏無人反對ꓹ 更多人心裡只是感慨ꓹ 當初那陳家是個什麼東西,如今卻是又有錢,又得了韓國公之爵,真是蒸蒸日上!

這陳家真是血賺了啊,出了陳正泰這麼個妙人。

李世民依舊面帶微笑道:“卿立大功,朕自當賞賜,如此纔可激勵後來之人!就不必謝恩了ꓹ 禮部和吏部那裡,也要記下這揚州水師上下的將士ꓹ 擬一份章程ꓹ 送至朕的面前ꓹ 朕都有賞賜。對了ꓹ 還有這韓國公,實封多少食邑ꓹ 也需呈報上來。”

接着ꓹ 李世民感慨道:“婁卿家也是勞苦功高ꓹ 朝廷也不可委屈了他。”

長孫無忌立即就理解了李世民的意思,忙道:“臣遵旨。”

李世民顯得極高興ꓹ 又命這百濟王暫時軟禁起來,另行處置,隨即又命婁師德暫留長安!

顯然……李世民已感受到了這新海船的妙用,而婁師德現在也算是大唐難得的水師將領,一旦有了水師,那麼將來征伐高句麗,便可事半功倍,婁師德自然是有大用了。

至於其他水師將士,這些將士自然也要用起來的,畢竟未來水師將擴大編制,將來少不得需有一批經歷過海戰的骨幹。

該說的說完,李世民罷朝,卻將陳正泰留了下來。

大殿中只有翁婿二人,李世民呷了口茶,露出欣慰的樣子:“若非卿言,朕起初還真可能誤會了婁卿家,那崔巖實是十惡不赦,朕絕不可輕饒。”

陳正泰便道:“這並非是因爲兒臣的功勞。”

“你太謙虛了。”李世民微笑道:“到了朕面前,就不必如此了,你我乃是師生,又是翁婿,說是情同父子也不爲過,何須如此呢?”

陳正泰卻是肅然道:“兒臣說的是肺腑之詞啊,絕不是謙虛。陛下信重兒臣,這纔沒有被奸臣所誤,這說明陛下的身邊,都是有德行的人,因爲身邊都是君子,自然而然,也就不會被那奸臣所矇蔽了。可是……誰是君子,誰是小人呢?這難道不是因爲陛下慧眼如炬的緣故,能夠辨別忠奸嗎?兒臣聽說,聖明的君主往往善於識人,所以有才幹和有的德行的人才會充斥朝中,被聖明的天子所信任。這世上,有才華和有德行的人如過江之鯽,古往今來,有多少聖賢哪,可又有多少人懷才而不遇,無法知遇明主呢?所以歸根到底,兒臣的才幹,和聖賢們相比,不及他們的萬一。可兒臣的際遇,卻因爲陛下這樣的聖主,而遠勝古代的聖賢,這纔有了用武之地,能做一些惠及朝廷和庶民的事。兒臣當然是有功勞的,可若無陛下知遇,便是周公、伊尹再生,也絕不會有今日的功勞了,是以,居功至偉者,乃是陛下,而不是兒臣啊。”

李世民聽着,一時深思,他覺得自己有點繞暈了,可細細咀嚼起來,嗯?還頗有幾分道理。

他頓時心裡更多了幾分喜悅,於是笑道:“朕權且當這是肺腑之言吧,只不過這些話,不可對外去說,如若不然,別人還當朕就喜歡聽這些溢美之詞呢。”

陳正泰振振有詞地道:“兒臣豈敢四處去說?愚昧的人,是無法理解陛下的恩德的,他們只曉得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陳正泰心裡想,這也不是今日我陳正泰戰鬥力強,實在是今日聽了那個叫什麼扶余威剛的話,突然激發了自己的潛力啊。

李世民頷首,便問起了那新船的事。

陳正泰便耐心的將新船的水密艙和龍骨的原理大致的說了一遍。

李世民倒是詫異了:“就這樣簡單?”

“是。”陳正泰道:“就這樣簡單。不過……兒臣還是有些憂慮。”

李世民眉輕輕一挑,道:“你說來聽聽。”

陳正泰道:“正是因爲原理簡單,憑藉這簡單的原理,我大唐水師便可縱橫四海,只是這些技術的優勢,遲早是要外泄的,十年二十年之後,這最新式的艦船,或許還可勉強維持一些優勢,可時間再長遠一些呢?”

李世民大抵是明白了陳正泰的擔心了。

就如漢朝發明可馬鐙,這對當時的漢王朝而言,幾乎是神兵利器,他們藉此橫掃大漠,可這其實也爲未來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匈奴雖是被消滅了,可新的部族崛起,他們也開始漸漸的學習這一門新的技術,無論如何,胡人畢竟戰馬多,這些新的技術優勢漸漸和中原抹平時,反而使胡人馬戰的實力壯大,最終成爲了中原王朝的心腹大患。

李世民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無論如何,也要保守這些造船的機密。造新船的匠人,統統都要看守起來?”

陳正泰則是搖頭苦笑道:“陛下,將來大唐需大規模造船,難道所有人都要看守嗎?就怕是防不勝防啊。當然,採取一些必要的措施,防止快速外泄,是理所應當的。只是……兒臣以爲,只憑這些,是無法讓我大唐永遠出於優勢的。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的研製新的造船之術,就如大學堂裡,有專門的研究組一般,便是針對不同的東西,進行改良。只要我大唐不斷在改良和精進新的技藝,憑藉着這些優勢,我們每隔十年二十年,便可造出更新的艦船出來,那就能一直的保持優勢了。”

李世民恍然大悟,忍不住點頭道:“原來如此,這個……倒是不可輕視!你說的對,既如此,此事就交給你了!就以大學堂的名義吧,在大學堂裡專設一個研究海船的地方,招募一些能工巧匠,同時要和造船的船塢,以及水師保持聯繫,切記不可閉門造車。”

李世民畢竟不是一般人,他很快就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並迅速的制定了一個方法出來。

陳正泰覺得跟聰明人溝通就是特舒服,喜道:“兒臣正是此意,既然陛下恩准,那麼……兒臣便照着這個方法執行了。只是除了海船,還有這車馬、火藥、鋼鐵等物,無一不關係着國計民生,不妨在這研究組之下,設置一個專門培養各科人才進行研究的機構,如何?”

李世民沒有遲疑便頷首道:“嗯,這倒是好的,你回去好好寫一份章程,報到朕這裡來吧,這是大事,朕一應照準。”

“兒臣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陳正泰看着李世民又道。

李世民便道:“你說罷。”

陳正泰道:“既是要研究,少不得需要許多天下頂尖的人才。只是許多人才,他們明明聰明絕頂,可他們大多還是有意於仕途。長此以往,這能工巧匠,都是一些目不識丁,或是不太聰明的人,靠這些人研究,如何能令我大唐技藝超羣呢?因此,兒臣以爲,研究之道,在於留住人才,至少留住一些對這些產生濃厚興趣,且聰明伶俐之人,使他們可以安心的做自己感興趣的事。只是……許多人,終究是還是身負着家族的殷殷期盼,哪怕是再有興趣,最終也不免奔着入仕去,因而,若是陛下肯給研究有功的人員,也參照着軍功制,給以一定的爵位賞賜,以此爲激勵,那麼大學堂,便可士氣得到大大提振了。”

人是現實的。

且在這個時代,人也不是孤立存在的。

都是聰明人,有的人做了官,高高在上,名留青史。而你卻只能躲在角落裡做研究,暗無天日,哪怕大學堂已經提供了優厚的薪俸,可即便在學術中再有地位,也無法和那些同齡人相比,換做是誰,也無法日復一日的堅持。

這也是陳正泰擔憂的地方,若是沒有一個保障待遇的機制,留不住人才,大學堂裡的研究組,可能也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李世民聽罷,便道:“一個海船的改進,便可令朕平定百濟,倘若還有什麼突出的貢獻,朕賞賜爵位,又有什麼不可以呢?卿之所言,倒是正中了朕的心思,只是如何認定研究的功勞,如何排定功勞的次序,這滿朝之中,只怕也無人擅長,這件事,還是交給你來辦吧,你擬定一個切合實際的章程出來,朕再過目,和羣臣討論一番,只要合情合理,朕定會應允的。”

陳正泰一臉詫異,萬萬想不到,李世民居然回答得如此爽快。

李世民卻是別有深意的看了陳正泰一眼,而後道:“你一定很驚訝吧,這是前所未有的事,其實……朕比你要急切,你說的這些事,是有道理的,也是富國強民之道,有利於國,朕又怎麼可能反對呢?既然對朝廷有用,那麼就該准許。不過朕所憂慮的是,這些事若是拖延下去,再想推行,可就十分不容易了。任何一個新的律令,對朕這種開國之主,想要推行,倒還容易一些,畢竟朕有威望,有一羣當初跟着朕一起廝殺出來的將士,因而……朕覺得有用,便可推行,即便有人反對,以朕的威望,也能鎮住。”

李世民頓了頓,而後道:“可若是到了朕的兒孫的時候,可就不同了,他們是守成之君,任何新法,想要實施,勢必會阻力重重,他們既沒有足夠的威信能夠繼續推行,也沒辦法去面對那些反對新法的人。所以……歷朝歷代的興亡,往往開國的君主可以大刀闊斧,而到了子孫們手裡,哪怕是一件極小的事,可能也會引發巨大的爭議,最終功敗垂成。趁着朕現在還在壯年。你的新法,只要是好的,當立即推行,等到木已成舟,這便成了兒孫們眼裡的祖宗成法,誰也無法動搖了。”

陳正泰頓時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原來陛下是這樣想的,這就難怪,李世民要大刀闊斧的改革科舉,對於自己關於技術論功的事,也顯得比自己還要急切了。

李世民只能算是半個開國君主,不過他得威信和對天下的把控能力,絕不會亞於歷朝歷代的開國之君!

開國之君本身就是一個新王朝的制度創立者,因爲這些事,是不可能交給子孫的,畢竟百年之後,體制的受益者力量會越來越強大,他們自覺地會變得保守起來,不肯容納一丁點的改變。

………………

還有。

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
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