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鐵證如山

小宦官戰戰兢兢的將奏疏送至張千的面前。

張千倒是有些急了,接過了奏疏,打開定睛一看,而後……面色卻變得無比的怪異起來。

在這件事上,張千一直不敢發表任何的意見,就是因爲,他知道婁師德叛逃之事,極爲的敏感。此事關係重大,何況背後牽涉也是不小。

可現在看了這份奏疏,張千的表情有震驚,卻也有一種大局已定的輕鬆。

無論如何,至少勝負已分了。

這世上最麻煩的事,不是你到底站哪,而是一件事懸而不決。

張千隨即帶着奏疏,匆匆進殿。

而此時,那崔巖還在口若懸河。

此時聽崔巖振振有詞的道:“就算沒有這些真憑實據,陛下……倘若婁師德不是叛逆,那麼爲何迄今已有半年之久,婁師德所率水師,到底去了何處?爲何至今仍沒音訊?揚州水師,隸屬於大唐,揚州水路校尉,亦是我大唐的命官,沒有任何奏報,也沒有任何的請示,出了海,便沒有了音訊,敢問陛下,這樣的人………到底是什麼居心?想來,這已經不言自明瞭吧?”

“可朝廷對於婁師德,甚爲厚愛,如此明顯的反跡,卻是不聞不問,臣忝爲揚州刺史,所上的奏疏和彈劾,朝廷不去相信ꓹ 反而相信一個戴罪之臣呢?”

他的話,可謂是入情入理ꓹ 倒是頗有幾分委屈萬千的樣子。

罪狀都已經一一陳列出來了,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那張文豔聽到此處,也覺得有了信心ꓹ 心裡便有底氣了,於是忙幫腔道:“國有國法ꓹ 家有家規,依唐律ꓹ 婁師德可謂是罪惡昭彰ꓹ 陛下應立即發旨,申明他的罪狀,以儆效尤。如若不然,人人效仿婁師德,這朝綱和社稷也就蕩然無存了。”

李世民聽到這裡,不禁皺眉,其實……他早料到了這個結果ꓹ 之所以對這件事一直懸而不決,還是因爲他總覺得ꓹ 陳正泰應該還有什麼話說ꓹ 於是他看向陳正泰:“陳卿怎麼看?”

大家的注意力ꓹ 便全落到了陳正泰的身上。

陳正泰則面沉如水ꓹ 站了出來:“陛下,兒臣始終相信婁師德絕不會反ꓹ 他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ꓹ 只要他在海外ꓹ 一息尚存,終有回來的一日ꓹ 到時,一切也就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

羣臣莞爾。

說實話,這陳正泰護犢子的心態,倒是有些過頭了,這畢竟是叛逆大罪。

只是陳正泰的反駁,略顯無力。

崔巖已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便藉故哈哈大笑道:“陳駙馬,此言差矣,若等那叛賊回心轉意,卻還不知什麼時候,難道要等一年,還是十年?陳駙馬一直爲婁師德說話,難道……是與這叛賊,有什麼勾結嗎?”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這崔巖實在大膽,直接膽大包天到,給陳正泰冠上了一個勾結叛逆的罪名。

不過細細想來,以崔巖的家世,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他這敢言的形象,說不定,還可得到朝中不少人的讚許。

陳正泰的臉色也變了,他沒想到崔巖居然這麼囂張。

李世民臉色露出了怒容。

只是李世民還未出口,這崔岩心里正得意,其實這纔是他的殺手鐗呢!

誰爲叛逆說話,誰就是叛逆,這個大義的招牌亮出來,倒是要看看,誰要勾結叛賊!

至於會得罪陳正泰?

事實上,從他收拾婁師德起,就壓根沒有在意過得罪陳正泰的後果,孟津陳氏而已,雖然現在聲名鵲起,可是清河崔氏以及博陵崔氏都是天下一等的世族,全天下郡姓中位居首列的五姓七家中,崔姓佔了兩家,哪怕是李世民要求修訂《氏族志》時,依習慣扔把崔氏列爲第一大姓,便是皇族李氏,也只能排在第三,可見崔氏的根基之厚,已到了可以無視皇權的地步。

歷史上,哪怕是因爲這樣,惹來李世民的勃然大怒,可最終,崔氏的子弟,依舊在整個唐朝,無數人封侯拜相!崔氏子弟成爲宰相的,就有二十九人之多。

陳家現如今再如何光鮮,和底蘊雄厚的崔家相比,無論是根基還是人脈,那還欠缺着火候呢。

何況他覺得自己說的冠冕堂皇,何錯之有?

李世民心裡慍怒,終有些忍不住了,正想要斥責,卻在此時,一人扯着嗓子道:“崔巖,你好大的膽,你區區一個揚州刺史,也敢廷中指斥陳駙馬嗎?”

這個聲音,讓人始料不及。

卻是那張千,已不經意的躬身站在了金鑾殿的殿側,此時正冷冷的看着崔巖。

衆人不禁驚訝,都不禁愕然地將目光落在張千的身上。

張千的身份乃是內常侍,固然一切都以皇帝馬首是瞻,只是宦官干涉政事,乃是當今皇帝所不允許的!

不過張千這個人,素來也很圓滑,在外朝的時候,絕不會多說一句廢話,也極少會去得罪別人。

可今日,皇帝還未開口,他卻直接對崔巖破口大罵,這……

怎麼?什麼時候,張千和陳家也很熟了?

崔巖一時啞然,顯得不可思議,臉緩緩的拉了下來,正想說什麼。

卻見張千朝李世民微微的躬了躬身,垂頭道:“陛下,方纔銀臺送來了奏報,婁師德……率水師回航了,船隊已至三海會口。”

這輕描淡寫的一番話,頓時惹來了滿殿的譁然。

殿中文武,原本看熱鬧的有之,事不關己者有之,懷有其他心思的有之,只是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恰恰是婁師德在這個時候回航了。

崔巖臉色猛地一變,他眼裡掠過了一絲慌亂。

站在一旁的張文豔,更是有些慌了手腳,下意識地看向了崔巖。

陳正泰則是似笑非笑,其實他早已料定,婁師德遲早會出來的,他所設計的船,就算不能得勝,至少也可確保婁師德全身而退,這也是陳正泰對婁師德有信心的原因。

崔巖立即道:“這個叛賊,竟還敢回來?”

在他看來,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越是這個時候,就必須一口咬定了。

至少……他手頭上還有不少‘證據’,他婁師德貿然出海,本就是大罪。

張文豔聽罷,也醒悟了過來,忙跟着道:“對,這叛賊……”

“這個叛賊……”張千面無表情,拉長了聲音,使他的話語,令殿中人不敢忽視,不過他的眼睛,依舊還直視着李世民,畢恭畢敬的樣子道:“這個叛賊率船出海,奔襲千里,已盡殲百濟水師精銳,擊沉百濟艦船六十餘艘,百濟水師,落水者溺亡者不計其數,一萬五千水師,全軍覆沒。”

此言一出,頓時令所有人動容了。

人們開始低聲議論,有人露出了興奮之色,也有人顯得有些不信。

此時,李世民徹底的動容,驚訝的看着張千。

房玄齡也感到震驚無比,只是此時太極殿裡,就好像是菜市口一般,亂糟糟的,身爲宰相,他不得不站起來道:“肅靜,肅靜……”

崔巖先是一怔,隨即猶如五雷轟頂,怎麼……可能?

那傢伙,才帶出去了十幾艘船,兩千不到的將士而已,就這樣也能……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他不禁歇斯底里起來,某種程度來說,內心的恐懼,已令他失去了方寸,於是他大吼道:“他說盡殲便盡殲嗎?海外的事,朝廷怎麼可以盡信?”

張文豔呼吸急促,亦連忙點頭。

張千不由側目,同情地看了崔巖一眼!

說實話,他的確是挺同情崔巖的,畢竟此子心狠手辣,又出自崔氏,若不是這一次踢到了鐵板上,將來此子再磨礪一二,必成大器。

張千平靜的道:“海外的事,當然不可盡信,只是……從三海會口送來的奏報來看,此番,婁師德殲滅百濟水師之後,趁機奇襲了百濟的王城,俘百濟王,以及百濟宗室、貴族、百官近千人,又得百濟府庫中的奇珍異寶,折價六十萬貫以上。更獲百濟王金印等物,可謂是大獲全勝。此時此刻,婁師德已披星戴月的趕往長安,押送了那百濟王而來,戰功可以作假,可是……這麼多的金銀珠寶,還有百濟的金印,以及這麼多的百濟俘虜,難道也做得了假嗎?”

崔巖聽到這裡……已經瞠目結舌。

其實他計算了一切的可能。

但是唯獨沒有計算過,婁師德真的是一個狠人,這傢伙狠到當真殺去了百濟,只十幾條船,就敢去和百濟人拼命,更萬萬想不到,還能凱歌而回了。

站在一旁的張文豔,已覺得身子無法支撐自己了,此時他慌亂的一把抓住了崔巖的長袖,驚慌失措地道:“崔刺史,這……這怎麼辦?你不是說……不是說……”

崔巖臉色煞白,此時兩腿戰戰,他哪裡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原是最有力的證據,此時都變得不堪一擊,甚至還讓人覺得可笑。

因爲擺在大家面前的,纔是真正的鐵證如山。

他遲鈍的側目,看了一眼張文豔,竟是啞口無言。

張文豔雙目之中,徹底的露出了絕望之色,而後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陛下,臣萬死……只是……這都是崔巖的主意啊,都是這崔巖,起初想要拿婁師德立威,後頭逼走了婁師德,他害怕朝廷追究,便又尋了臣,要污衊婁師德謀逆,還在揚州四處蒐羅婁師德的罪證。臣……臣當時……糊塗,竟與崔巖一道構陷婁校尉,臣迄今已是悔不當初了,懇請陛下……恕罪。”

張文豔說罷,以頭搶地,拼命的磕頭。

殿中又是譁然。

哪怕是羣臣都想到婁師德被構陷的可能,可現在……張文豔親口說出了實情,卻又是另一回事。

崔巖雙目發直,他下意識的,卻是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羣臣之中一些崔家的叔伯和子弟,還有一些和崔家頗有姻親的大臣。

只是這些人,此時竟如躲避瘟神一般,一個個將目光落在別處,他們臉上只是鐵青着,全然沒有一分半點想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都到了這個份上,便是父子也做不成了。

須知,他們是世族,世族的責任不是尋常百姓那般,只顧着延續自己的血脈。世族的責任,在於維護自己的家族!

而崔巖此時此刻,顯然已成了崔家的絆腳石,更多人只想一腳將他踢開。

崔巖看着所有人冷漠的神色,終於露出了絕望之色,他啪嗒一下拜倒在地,張口道:“臣……臣是受了張文豔的蠱惑,臣尚年輕,都是張文豔……”

張文豔聽到此處,勃然大怒道:“你這賊,到現在竟想賴上我?你在揚州任上,口稱婁師德當初推行新政,害民殘民,你崔巖如今替任,自當撥亂反正,唯有如此,方纔可安民心。”

“於是……你四處迫害商賈,將從前那些被婁師德所打壓的豪強,重新奉爲座上賓,爲了顯示你的威風,你故意尋那婁師德的錯處。還有,你平日裡,總說什麼崔家如何如何,說是天下諸姓,崔氏爲首,其餘諸姓,都不可與之論長短。更說當今天下,固然是李氏的江山,可這江山的主人,如走馬燈似的替換,今日姓曹、姓司馬,明日乃是楊、李,他們算得了什麼,可你們崔家,無論這江山姓誰名誰,都不失列爲公位,歷經數十世,出將入相,名列一等,這些話……可都是你說的吧?”

張文豔此時咬牙切齒,齜牙裂目的模樣,死死的盯着崔巖。

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什麼了,你們崔家想將一切都推到我張文豔身上,想讓我張文豔死,好,那麼……索性大家一起去死吧。

張文豔則是繼續怒喝道:“這些,你不敢承認了嗎?你還說,崔家鼎盛時,李家不過是貪庸豎奴而已,不值一提,這……又是不是你說得?”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和訂閱,後面還有兩更,先更新穩定住,以後再適當把之前的欠章補回來。

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章:吃了嗎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
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章:吃了嗎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