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曠世功勞

大清早的,太極宮宣政殿裡,卻已是很熱鬧了。

李世民正等着民部將今歲歲中的錢糧數目報上。

三省以及各部的重臣,也已紛紛到了。

房玄齡顯得有些緊張,其實他成爲宰輔並不久,去歲歲末又遇到了幾場大災,也不知歲入能增幾何。

杜如晦倒是氣定神閒,他是較爲隨性之人。

長孫無忌低着頭,若有所思。

禮部尚書豆盧寬爲科舉之事焦頭爛額,顯得心不在焉。

其餘諸人,各懷心思。

“怎麼戴卿家還未至?”

李世民顯得有些不耐煩。

他當然清楚,此時不可能會有具體的數目來,可至少……經過了這麼多日子的核算之後,粗略的數目大抵是有的,錢糧關係的乃是國計民生,乃是朝廷的支柱,李世民不能不關切。

那內常侍張千也急了,清早的時候他就催促了小宦官去民部詢問……按理來說,戴胄早該入殿了。

可是……

過了一會兒,有小宦官匆匆而來,張千見了殿外探頭探腦的小宦官,便匆匆出去,小宦官低聲說了什麼,張千纔回到殿中,道:“陛下,戴公昨日正午,去了長安鹽鐵使司,迄今未回,民部已委人去尋了。”

長安鹽鐵使司……

李世民皺眉……

最近耳旁長安鹽鐵使司這幾個字出現的頻率比較高啊。

其實對於皇帝而言,一個小小的鹽鐵使司,真真不過蚊子肉一般的小,李世民若不是從前被陳繼業折磨了一陣子,只怕一輩子都不會對長安鹽鐵使司有任何的興趣。

“他一個部堂之首,何以在意區區鹽鐵使司,胡鬧。”

李世民吹鬍子瞪眼,心裡卻想,莫非那姓陳的又惹了什麼事端嗎?

這些日子,他對陳氏的印象好了許多,他不禁想起了戴胄對長安鹽鐵使司表現出來的不滿,而戴胄此人,向來脾氣火爆,不會……

李世民眉頭皺得更深,不會鬧起什麼事來吧,這手心手背可都是肉……

陳繼業是個荒唐的人,朕讓他做鹽鐵使,不過是給他安置一個職事,讓他少在那吃飽了撐着而已。

就這樣讓他廢在這無用的長安鹽鐵使司不好嗎?

你戴胄明知道陳家都是這麼一羣人,你跑去惹他們做什麼?

“陛下……還有一事……奴特來報喜……”似乎看出了陛下的不滿,張千一臉堆笑:“民部那邊說,今歲的歲入,可能增長不小,其中以河南道爲例,鹽稅竟增長了五成,至於其他的錢糧,也有一二成的增長,陛下……這是五穀豐登,天下大吉的徵兆。”

李世民等人聽到此處,有人長舒了一口氣,有人露出了喜色。

李世民更是喜出望外:“是嗎?若如此,朕可無憂了。”

房玄齡與杜如晦二人相視一笑,也都興高采烈起來。

房玄齡激動的道:“自陛下登極,體恤萬民,於是減賦稅、輕徭役,迄今已三年矣,朝廷雖屢屢輕省稅賦,可稅賦卻是與日俱增,可見百姓們日益富足,此國家大興的徵兆,尤以鹽鐵而論,歲歲都有增加,這河南鹽鐵使司,更是增加了五成,堪稱政績卓著,值得大書特書,更是可喜可賀啊。”

李世民滿面紅光,連連點頭:“是啊,河南道鹽鐵使,可謂朕的肱骨之臣啊,若是天下官吏,人人都如他一般,何愁天下不興呢。來……要旌表河南道鹽鐵使,一定要好好旌表……”

衆臣見龍顏大悅,也都鼓舞了精神,難得陛下高興,自然衆口一詞,都誇讚河南道鹽鐵使的豐功偉績。

正說着,有宦官來:“陛下,民部尚書戴胄覲見。”

李世民大手一揮:“宣。”

片刻之後,本是喜氣洋洋的宣政殿裡,突然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奇怪地看着入殿的人。

入殿的人自然是戴胄,卻見戴胄一臉蒼白如紙,像是身體被掏空的樣子,走起路來,也是一瘸一拐。

他艱難地走到了殿中,朝李世民躬身一禮,有氣無力道:“臣……”

“卿家這是怎麼了?”李世民大驚失色,這可是堂堂朝廷大臣啊,可看戴胄哪裡有半分大臣的風采。

“朕聽聞,卿家去了長安鹽鐵使司?”李世民心裡冒出一個可怕的念頭,陳繼業不會對戴胄做了可怕的事吧。

極有可能,李世民突然意識到,陳家人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戴胄艱難苦笑:“臣是去了長安鹽鐵使司。”

“卿爲尚書,何以去鹽鐵使司,一宿未回。”

“陛下……”戴胄苦笑道:“臣去數錢了。”

數錢……

殿中譁然。

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事情是這樣的,鹽鐵使司收了稅賦,一時覈算不及,臣……臣……去幫襯代勞……”

“……”

這一句話更是雲裡霧裡。

李世民皺眉,拍了案牘,正色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長安鹽鐵使司所進的稅錢,還需朕的大臣親自去數嗎?”

“這……”戴胄艱難的道:“這當然……是不必臣親自去的,只是……那裡的錢太多了。”

錢……太多了。

這話若是別人說出口,大家還可以理解。

可戴胄作爲民部尚書,管的就是天下的錢糧,他開口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笑話嗎?

難道堂堂民部尚書沒見過錢?

李世民越來越覺得蹊蹺:“卿家何故吞吞吐吐?”

戴胄一臉頹廢的樣子,老半天,才艱難地擠出了一句話:“陛下……長安鹽鐵使司,今歲鹽稅暴增,臣徹夜覈算得出了數目,其稅收高達十一萬三千二百七十一貫又一百三十二錢!”

此言一出,滿殿譁然。

許多人以爲自己聽錯了。

十一萬貫是什麼數目?

即便是堪稱最盛之時的隋文帝時期,兩都的鹽稅都未超過五萬貫,根本原因就在於,兩都區域豪族衆多,對鹽形成了壟斷,朝廷根本無法收取大量的稅賦。

李世民當下地反應,卻是先一笑。

這笑容當然是有幾分不信的樣子。

他對長安鹽鐵使司的情況十分了解,當然,這多虧了陳繼業成日上奏疏喊冤叫屈的原因,長安鹽鐵使不是一年才收來一千多貫的稅嗎?

長安鹽鐵使司不是還有巨大的虧空嗎?

不是連自給自足都無法做到嗎?

怎麼可能,轉眼之間,收了十一萬貫的稅賦。

絕無可能!

“戴卿家,朕看你的臉色不好。”

李世民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言外之意是:你瘋了……

“陛下……”戴胄一臉羞愧,他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想到民部對長安鹽鐵使司下達對申飭公文,那篇公文張掛了起來,他覺得這是自己一生的污點。

可作爲民部尚書,能收來巨稅是一樁天大的喜事。

“陛下,這是千真萬確,幾乎所有的稅金,都是臣親自點驗入庫,一切的賬目,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臣……”戴胄頓了頓,肅容道:“願爲之作保。”

衆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李世民動容。

他突然意識到什麼:“這些稅金,從何處收來的?”

戴胄一愣……

他光顧着想拾回自己的臉面,而且今晨的時候,他疲憊不堪,居然沒有過問這件事。

於是……

李世民皺眉:“爾爲民部尚書,竟連此也一問三不知嗎?”

戴胄感到窒息:“……”

李世民立即道:“入庫的賬簿何在?”

戴胄:“……”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應該立即帶着錢糧簿子入宮來進獻給皇帝的。

可是……

李世民看着這位大唐的財務管家,居然有一種朕信了你的邪,居然讓你這樣的人做民部尚書的感覺。

李世民對此,已表現的既激動,又審慎起來。

“立即命人前往長安鹽鐵使司查驗,除此之外,立即召陳繼業覲見!”

一聲令下,頓時有飛騎至長安鹽鐵使司。

而陳繼業似乎也早已久候多時。

這就是他聰明之處。

昨天民部尚書親自核算錢糧,他沒有參與,而是先睡了一覺,而後吃了一頓好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他知道自己要養足精神,今日極有可能要蒙皇帝召問。

陳家無數次的掉進坑裡,這讓陳繼業任何的言行,都變得極小心。

因爲……陳家已經輸不起了。

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九章:敕封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十章:大宴
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九章:敕封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十章:大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