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孔明之才

李世民說到這裡,更是激動:“這一家老小,個個有模有樣,別人看了,會如何想?還不是會想,朕沒有容人的度量,成日都惦記着收拾他們陳家人?東宮的舊人這麼多,那些罪大惡極的,朕自是要收拾一番,可他們陳家,朕幾時薄待過了?”

長孫無忌拼命咳嗽,他也無法理解陳家那羣風聲鶴唳的傢伙。

話說,玄武門之變都已過去了三四年,他們咋還成日這麼多戲呢?

長孫無忌道:“不過這一次,臣是來報喜的,二郎,這陳家......也推舉了一個人才,二郎啊,連陳家都開始推舉賢才了,可見陛下愛才之心,人所共知,這豈不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

李世民聽到這裡,終於收斂了怒容,卻是眉一挑:“是嗎?朕且看看。”

他自一沓奏疏裡,尋出一份奏疏,徐徐打開,李世民似乎也覺得方纔有些過了,失了君儀,便擺出威嚴的樣子,可低頭一看,卻又不禁道:“上奏的,竟是陳家的大郎......那老東西,居然恬不知恥,代他的兒子上奏。”

李世民繼續看下去,臉又一沉,面露殺機:“果然,他們又來了,誰也別攔朕,朕非要將這些陳家的田舍奴們統統殺個乾淨不可,無忌啊無忌,你看看他們,他們又在耍弄這一套了,你可知道,他們要舉薦的,竟是一個馬伕......”

李世民胸膛起伏,勃然大怒。

成天看着一羣陰陽怪氣的傢伙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種哎呀我好害怕,李二要害我。明明自己新君登基,要示以恩德,顯示自己的大度,可這些傢伙們呢......好嘛,現在又來了,推舉一個馬伕。

“他們這是要告訴朕,他們陳家不但統統都是酒囊飯袋,還要證明他們統統都是有眼無珠是嗎?倒像是朕成日國家大事不管不顧,每日都想害他們一樣。”

“哼!”李世民將第一頁奏疏摔到一邊,咬牙切齒:“真是豈有此理,這是陷君於不義。遲早剝了他們的皮。”

也不知爲何,一想到這陳家,李世民就覺得自己的涵養統統消失殆盡,彷彿又回到了十年前,那金戈鐵馬的沙場,滿口都是罵娘之詞。說到此處,李世民正要將這奏疏後頭的東西一併丟開,只是......他的目光落到了後頭,卻一下子......凝滯了。

李世民的瞳收縮,下意識的撿起了後頭的奏疏。

這奏疏後頭,夾帶的乃是馬周的文章。

“自古以來,國之興亡不由蓄積多少,唯在百姓苦樂......”

“臣恐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古。”

“此言不可不戒也......”

李世民的目光,迅速的掃視了這隻言片語的話。猛地,好似有什麼東西,一下子刺中了李世民的心臟。

李世民突然正襟危坐,撿起了這文章,開始新審視。

這一看,竟是如癡如醉一般,一面看,一面下意識的道:“這文章厲害,厲害至極,其文引經據典,推敲古今,舉要刪繁,寫出的文章切合情理,一字不可加,一言不可減,看了使人舒暢,令人不知疲倦。”

“什麼?”長孫無忌從未見過李二郎如此,也是嚇了一跳。

要知道,這馬周的奏疏,可是後世的許多政治家都大加讚賞,他的文章,能被李世民所青睞,也就一點都不爲過了。

“厲害,厲害,切中了當朝的利弊,世上竟有這樣的奇人。”

李世民對長孫無忌的話充耳不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文章,呼吸變得粗重:“這是張子房、諸葛孔明一般的人哪。”

李世民喃喃自語,居然一字不落的連續看了三遍,這才戀戀不捨的擡頭起來,似乎內心還沒有平靜,整個人深深的吸了口氣,看着長孫無忌:“一個馬伕,竟有這樣的見識嗎?如此人才,居然無人發現,這是朕的過失啊。”

李世民說的沒有錯。

這個世上絕大多數人都是愚鈍的,倒不是說他們天生如此,而是這個時代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走出過方圓十里的地方,而書籍更是奢侈品,他們沒有行過萬里路,也沒有讀過萬卷書,怎麼可能有見識呢。

可即便有的人,他有這樣的條件,又如何呢,他看到的,讀到的東西,當真能引發他的思考嗎?可這世上有一種人,他哪怕條件不足,卻能用一種超脫常人的目光去審視這個世界,瞭解這天下最需要的東西,去思考解決的辦法,而這樣的人......萬中無一。

李世民道:“朕與這馬周,實是相逢恨晚,居然到了今日,才能拜讀他的文章,快,快,立即詔馬周入宮,朕要親自見他。這馬周現在在何處?”

長孫無忌答不上來,他只覺得李二郎激動的有些過份,沉吟道:“或許......是在陳家。”

“陳家......”李世民方纔想起,馬周乃是陳家那羣田舍奴,不,陳家的公子舉薦來的。

李世民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案牘上的奏疏,盡力風輕雲淡的道:“是那陳正泰......這陳正泰應該還年少嗎,怎麼會有如此的見識,和其他的陳家的狗東西們不一樣。”

“命人去陳家,不,無忌,你親自去一趟......”

說到了此處,李世民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

人才啊,這是真正的人才,只憑這一文章,就讓李世民禮賢下士,虛心去求教了。

“臣去?”長孫無忌一臉詫異。

李世民豁然而起,踱了幾步,心急火燎的樣子,他虎目猛地一張:“在陳家是嗎?陳家真的讓朕有些看不透了,朕去,朕親自去。”

長孫無忌更爲詫異,他現在只想好好看看那文章,想知道,爲何李二郎如此失態了。

李世民卻顯得格外的激動,這幾年來,他求賢若渴,可推舉上來的人才,也偶有幾個堪稱賢的,可似馬周這樣能讓他耳目一新的人,卻是鳳毛麟角。

“朕若得馬周,如劉玄德得孔明啊....”

............

一大清早,陳正泰便被叫了起來。

原來是三叔公來了,在廳裡喝茶,作爲長輩,自然免不了關心陳正泰養豬的事。

陳正泰很慶幸,來到這個世界,養豬不但沒有被人誤解,反而得到了大力的支持。

他洗漱之後,大喇喇的到了廳裡,或許是因爲府上的人個個對他縱容的緣故,讓陳正泰下意識的,也開始變得性子懶散起來。

果然......地主家的兒子,免不得要囂張的啊。

等到了廳裡,卻見三叔公陰沉着臉,一見到陳正泰來,忙道:“正泰,我與你父親商量些事,你且少待。”

“噢,叔公隨意,我在旁喝茶。”

陳正泰的爹陳繼業遲疑的看了三叔公:“要不,讓正泰出去一會兒。”

三叔公擺擺手:“他已經長大啦,是該讓他明白一些事理啦,無妨。”說着,他咳嗽一聲:“昨夜啊,我又做噩夢啦,夢見那李二郎,居然派了刺客,在咱們的府上,身邊那陳管事,還有那陳福人等,統統都是李二郎的耳目,還夢見李二郎已蒐羅了無數的罪證,就等着,要將我們陳家,一網打盡。”

陳正泰正喝茶,聽到這裡,口裡的茶水要噴出來,勉強忍住,心裡無數個臥槽。

可陳繼業聽了,卻是臉色慘然:“叔公,你別說啦,聽着我害怕,那李二郎,不至如此吧。”

三叔公眼珠子一瞪:“怎麼不至於?你想想看,那李二郎心機深不可測,他連兄弟都不放過,會放過我們嗎?哎呀,老夫被噩夢驚醒,橫豎睡不着,苦思冥想,思慮再三,越想,越覺得可怕。”

陳繼業面上猶豫不定:“三叔,難道......我們坐以待斃?”

三叔公嘆息,語重心長的道:“老夫老啦,沒幾年活啦,即便明日去死,那也無憾,可是咱們陳家上上下下上千口人,還有咱們的正泰,他還是個孩子呀,老夫怎麼放得下呢?”

三叔公和陳繼業說到了陳正泰,都將目光落在陳正泰身上。

陳正泰道:“不必管我,我死不了。”

陳繼業卻是嘆了口氣,沒理陳正泰,接着憂心忡忡的看着三叔公:“那麼,該怎麼辦纔好,三叔你年紀大,見多識廣,你來說說。”

三叔公扶着柺杖,闔目,智珠在握的樣子:“辦法也不是沒有,只有讓李二郎知道我們陳家生不如死,他才肯放過我們吧,我有一計,可以試一試。”

陳繼業面露喜色:“快說,快說。”

“眼下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委屈委屈你,你呢,從明日起,赤身裸體的出府。”

“呀。”陳繼業嘴張的有雞蛋大:“裸身赤奔?”

陳正泰也懵了,沃日,這又是什麼情況?

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
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