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

都到了這個份上,婁師德甚至覺得,他寧願死在這裡,也不願在船上這樣苟活着。

船上的每一日,都如煉獄一般。

他匆匆地登上了甲板。

果然,看到許多百濟艦船升着風帆,只是它們的距離遙遠,一時也看不清對方的虛實。

大致……有十數艘船。

婁師德覺得自己的目力,已經達到了極限,隱隱約約的,見其中一艘船,頗有些奇怪。

這風帆……和當初揚州所造的船有些相似,和其他的百濟艦船相比,又顯得有些不同。

難道……

就在這時,身後有人搖搖晃晃的過來。

卻是婁師賢聽聞遇到了敵船,雖是身子虛弱到了極點,卻還是勉強着登上了甲板。

“大兄,如何了?”婁師賢憂心忡忡地問道。

婁師德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而後道:“見那船了嗎,那是我們揚州的船。”

“什麼?”婁師賢驚訝地道:“難道……他們降了……”

“不!”婁師德道:“十之八九,是這些百濟人虜獲了艦船,編爲己用。”說罷,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又道:“你我兄弟,十之八九就要死在此了,只是……葬身魚腹之前,既爲當初死難者報仇雪恨,也爲報答陳公子的恩德,至少……我等戰死於此,若是死訊能送回大唐,也可給朝廷,給陳公子一個交代,好教陳公子知道,他沒有看錯人。”

婁師賢本是佈滿憔悴的眼眸,此刻也頓然的多了幾分決然,咬牙道:“士爲知己者死,無怨也。”

隨即,他拼命的咳嗽起來,很顯然,這心中的激動,卻終究還是無法使自己虛弱的身體提振一些。

婁師德深深的看了自己兄弟一眼,眼中略過痛色,卻終究沒有再說什麼ꓹ 而是大聲下令道:“傳令,出擊!”

“出擊……”

“出擊。”

“看到了嗎ꓹ 你們的寇仇,就在你們的面前,都睜大眼睛ꓹ 當初就是這些人殺死了你們的父兄,今日……蒼天有眼ꓹ 教本官與你們撞見了這些仇敵,都還愣着做什麼ꓹ 拼命罷。”

十數艘大艦ꓹ 似乎感染到了船員們的決意,一往無前地直朝着百濟人的方向,迎面而去。

可是……對面的百濟艦船,竟然沒有絲毫的戰意,竟是毫不猶豫的朝着東北方向而去。

於是一個追,一個逃。

婁師德迎着海風,皺起眉來:“我明白了ꓹ 他們的艦船和我們相差不多,爲了保險起見ꓹ 是以先行撤退ꓹ 不願和我們正面爲敵ꓹ 這些百濟人不好對付ꓹ 太狡猾了。”

遇到了敵情,沒有立即交戰ꓹ 你可以說他們慫ꓹ 可這樣的人ꓹ 恰恰也可以稱之爲穩重。

顯然……他們的後隊,或者在附近ꓹ 還有更大規模的艦船在活動,既然明明可以以多擊少,對於這些百濟人而言,又何須要辛苦對戰呢?

這也是爲何他們選擇逃竄的原因,而逃竄的方向,定是朝着他們的主力去的。

不過婁師德很快就發現了異樣。

因爲自己的艦船,分明比對方的艦船要快上不少。

婁師德其實在此之前,並不懂船,而這個時代,也沒有測定航速的工具,從前並沒有對比,所以渾然不覺,可現在……卻是一目瞭然了。

十幾艘大艦乘風破浪,因爲有龍骨的緣故,所以艦身狹長,而不必擔心傾側,而狹長的艦身,又恰恰的給速度帶來了巨大的優勢。

一路追擊。

這汪洋大海中,碧濤之上,三十餘艘艦船,你追我逃,而艦船上的水手們,或是掌舵,或是預備好了連弩,一個個咬牙切齒。

只是在這時……突然……海平面上,卻是越來越多的黑影開始出現。

這黑影越來越多,他們出現在海平線上,風帆猶如如林的長矛一般,艦船列成長蛇,徐徐而來。

婁師德瞳孔一張,他猛地意識到了什麼,而後回頭道:“是有人走漏了消息?”

他看着婁師賢,身軀一震,目光深沉,口裡道:“自我們出海開始,必定有人走漏了消息,如若不然,百濟人又如何知道我們會來?這麼多的百濟艦船,這分明是百濟水師傾巢而出,只是……到底是誰走漏了消息?”

婁師賢的眼裡也露出了絕望之色。

眼前發生的一切,也只能用有人走漏了消息來解釋了。

畢竟……大隊的艦船出動,而對方的主力,居然在此埋伏,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百濟人提前得知了消息。

可是……大唐與百濟,相距甚遠,婁師德出動時,乃是臨時起意,是誰有本事,更先抵達百濟?

婁師德此時臉色蠟黃。

他原本還以爲,自己是九死一生。

可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九死無生了!

這……一艘艘的艦船,竟有上百之數啊。

等於是整個百濟國,出動了所有的力量在此埋伏,只等自己等人,乖乖的送上門來,坐等羊入虎口。

若是突襲百濟人,或許他自覺得還有幾分勝算,可現在對方乃是自己的十倍,且還有備而來了,這懸殊的對比,怎麼不令他絕望?

婁師德嘆了口氣,最後陰沉着臉色道:“拼命吧。”

他回頭,卻還是從甲板上集結起來的水手們眼裡,看到了恐懼。

即便他們帶着仇恨而來,可當見到數不清的艦船徐徐的圍攏,哪怕是此前逃竄的艦船,也開始轉舵,顯然……他們極可能會和自己的父兄一樣,也將在這汪洋之中死無葬身之地。

此時……無數人腦海裡想到的,乃是對故土的眷戀,更多人只是苦笑,而後看着逃無可逃的汪洋,決心拼死一搏。

………………

溫祚王號已鼓起了風帆。

這溫祚王,乃是百濟國的開國之主,盛傳此人乃是當初高句麗王的第三個兒子,此後因爲在王室的鬥爭中失敗,不得不帶着自己的部衆南下三韓之地,並在這半島的南部,建立起了扶餘國。

百濟國以扶余爲姓氏,因而得名。

而這溫祚王號上,扶余威剛已升起了帥旗。

扶余威剛乃是百濟國的右將軍,同時也是百濟國的宗室子弟。此人甚是擅長水戰,在百濟國中頗有威信。

此時,他遠遠的眺望着遠處的十幾艘唐軍艦船,面上不禁露出了微笑。

他此時已年過四旬,身材卻很臃腫,頜下一縷短鬚,穿戴着甲冑,他雙目落在了身邊一個副將身上,此人正是他的兒子,扶余文。

”唐軍果然來此,一切都沒有錯,只有十幾艘艦船,可笑至極,他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父將說的是,現在他們已插翅難逃了。”扶余文躍躍欲試。

“傳令下去,立即進攻,不過即便如此,還是要小心,切切不可大意。”扶余威剛站了起來,口裡唸唸有詞:“溫祚王在上,保佑你的子孫,今日再破唐軍!”

船中吹起了奇怪的號角。

而後,百濟各船此時齊頭並進,又有許多快船開始包抄唐軍的左右兩路,顯然是害怕唐軍逃竄。

“我看唐軍的艦船,今日有些古怪,艦身和以往的不同。”扶余威剛手指着遠處的大唐艦船,頗有臨戰之前,指導自己的兒子的意思:“不過,這世上的艦船,萬變不離其宗,無論什麼樣子,終究還是木製,因而海戰的根本,在於接觸敵艦,狠狠用自己艦船最強的地方,撞擊他們的船身,若是能命中,則可使對方艦船沉沒。”

“碰船就可以了嗎?”扶余文顯然也是第一次被自己的父將帶出來歷練,此時身邊的百濟將士,已是呼啦啦的衝至甲板屏息待命,旗手瘋狂的與其他各艦打着旗語,而父子二人,卻是滔滔不絕的攀談。

對於扶余威剛而言,眼前的唐軍根本不值一提,可這卻是一次教授自己兒子的好機會,因而點頭,正色道:“這汪洋大海之中,一旦船沒了,便萬事休矣。正因如此,保護艦船,才至關重要。這就要求,艦船的水手們擁有豐富的經驗,我們百濟人靠海而生,有的是熟練的舵手和水手。那些兵家之言,總是將這海戰講的神乎其技,其實都是騙你們這些少年而已。海戰就是碰撞而已,撞過去,他們的船漏水,我們的船完好無損,這海戰便勝了大半了。”

扶余文忙是記下了,自己的父將,可是扶餘國最強的水軍大將,他的話……自然要奉爲圭臬。

不過細細想來,海戰好像的確沒有什麼技巧可言。

“可若是沒有撞沉呢?”他提出了疑問。

扶余威剛則大笑道:“若是沒有撞沉,那麼接下來就是接舷近戰了。這也好說,無非是用繩索將對方的艦船勾住,而後攀爬過去,與之近戰而已。這也沒什麼技巧可言,海中顛簸,根本無法擺出陣型,雙方接舷,無非是彼此憑藉着剛勇廝殺而已。在船上,人逃無可逃,所以……大家都會拼死,這勝敗與否,就看最後還站着的人是誰了。”

扶余文想了老半天,而後又問:“還有呢?”

“沒有了。”扶余威剛冷冷道:“這就是爲父二十年統領水軍的經驗心得,至於其他兵法、陣型之類,不過是糊弄朝中百官用的,反正他們也不懂,爲父說的越是神乎其技,他們其實就越是心安。好吧,爲父再教你一件事,那便是……要統領水軍,單憑會海戰還是不成的,學會了這兩個技巧,卻還要學會能言善道,等凱旋之時,當着大王和百官的面,要擅長講自己如何佈陣,如何排兵,如何千鈞一髮時拿下賊艦,越是如此,你的位置就越難有人取代,懂了嗎?”

扶余文:“……”

扶余威剛拍了拍他的肩,耐心地道:“海戰其實最容易學,今日就看爲父如何一舉全殲這些唐軍,到時,就和上一次那一般,將這些唐軍統統送入海底餵魚,再捉拿一些俘虜在甲板上斬首示衆。至於爲父最後教你的一件事,你才需要加倍努力,好好學着。”

正說着,浩浩蕩蕩的艦隊已經非常靠近唐軍的艦船了。

扶余威剛又不禁愉悅的大笑道:“有好戲看了。”

他手指着最前的一艘艦船,繼續道:“看我必勝號如何破敵這必勝號,屢立戰功,此番爲父命它爲先鋒,便是要讓唐軍嚐嚐我們的厲害。”

扶余文聽罷,頓時來了興趣,於是也張望着,要看一出好戲。

他此時還年輕,第一次跟隨自己的父將出海,整個人激動得心都快要跳出來了,此刻他只恨不得自己在必勝號上,將這些唐軍殺個乾乾淨淨。

只見那必勝號,在其他衆艦的掩護之下,直奔婁師德的座艦而去。

百濟人海戰經驗豐富,顯然一眼就能分辨唐軍的旗艦,而顯然,婁師德也不打算退縮,畢竟作爲旗艦,到了這個時候,若是不衝鋒陷陣,其他各艦,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必勝號的船首,對準着婁師德所在的‘天可汗’號的船身,猛地一頭扎來。

婁師德瘋狂的大呼:“要撞了,要撞了,預備,預備……”

於是所有人忙是扶住了船上任何可以抓握的東西,一個個心要跳出嗓子眼裡來。

眼見那艦船,乘風破浪,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快,轉舵,轉舵,正面迎敵。”

在大喝聲中,天可汗號徐徐的轉舵,船首正對必勝號。

兩船的人馬,此刻都在預備着迎面的撞擊。

終於……

轟隆隆……

船首開始觸碰,隨着慣性,而後,彼此之間,角度還是傾斜,雙方的船首,都插入了對方的船側,無數的碎木橫飛。

天可汗號劇烈的震動着。

船上的人彷彿自己的身體脫離了自己得掌控,若不是死死的抓握着船上的東西,只怕早已被甩飛。

許多人甚至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彷彿都要顛出來了。

在無數的木屑橫飛之後……

整個天可汗號船身猛地傾斜。

有人大呼:“船側破洞了,破洞了……”

人們發出了驚呼。

許多人誤以爲,艦船要傾倒,而後所有人都葬身魚腹。

可就在此時,劇烈傾斜的船身,卻猛地一下,猶如不倒翁一般,又一下子翻了回來。

而那船身上破了的洞口,好似是吃了不少水,可很快……這進去的水,又嘩啦啦的排出。

還……活着……

………………

應該還有……

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七十章:人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
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七十章:人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