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

幾十個差役綁在了木樁子上。

身子被剝光了。

口裡塞着不知多少年的纏腳布。

這纏腳布的腥臭令人作嘔,可是隔夜飯要翻涌上來,口又堵得嚴嚴實實的,這等滋味,真比死了還難受。

水寨上下,已是開始行動起來了。

婁師德命人取了一箱欠條出來,這欠條,本是爲後續造船的開支備着的。

現如今,就這般堆放在水寨諸人面前!

他目露兇光,按着腰間的刀柄,沉聲道:“可知這錢是哪裡來的?”

水手們一個個圍攏,鴉雀無聲,平日裡婁師德是個挺好相處的人,待人和氣,可今日這殺氣騰騰的樣子,彷彿一下子換了一個人,恰恰是這等老實模樣的人突然這般,才讓人生畏。

“這是你們的父兄們死在了高句麗和百濟人的手裡,某的恩公,也就是駙馬陳公子,命人送來的,他拿這些錢,教我們造船,讓我們操練,揚州水寨從拔地而起的那一日,只有一個念頭,它不是用來防衛近海,不是抓捕水賊,它存在這個世上,只有一條,就是報仇雪恥。”

“你們知道在汪洋裡,四面無依無靠,一羣良人坐在船上,熬了三五月,原本只是想要出巡,只想着早日到達目的,而後平安回程的心思嘛?我告訴你們,當初……你們的父兄,就是這個心思。他們曾多麼想平安回到陸地啊ꓹ 他們出海,是爲了一家人的生計ꓹ 只爲了自己的家人過上好日子,所以他們忍耐着,可結果呢?”

“結果他們遭遇了伏擊ꓹ 四處都是艦船,將他們團團圍住ꓹ 他們發出箭矢,他們用艦船撞擊ꓹ 在那怒濤裡ꓹ 你們可知道那等絕望嗎?你們的耳畔一定三不五時曾聽到那絕望的呼喊,一定會想到那走投無路時的絕望吧。”

“人離鄉賤,何況還是客死異鄉呢?他們的屍骸落入了海里,那海里多麼的幽冷哪!時至今日,有差人來尋本官,他們奉的乃是按察使和刺史的命令,他們不希望本官去報仇ꓹ 在他們的心裡,本官和你們在水寨中做的這些ꓹ 只是無事生非ꓹ 那麼我來問你們ꓹ 我們今日所爲ꓹ 難道真沒有任何作用嗎?我們的憤怒,我們的仇恨ꓹ 難道沒有意義嗎?”

水手中的許多人噙着淚ꓹ 這滿腔的仇恨ꓹ 別人可以忘記,甚至這國家的恥辱ꓹ 別人照舊也可以淡忘,依舊還可以歌舞昇平,尚可以飲酒作樂。

可是他們永遠忘不掉,這非但只是國仇,還有家恨啊!

那些死在海里的人,可能對有的人而言,不過是犧牲掉的一個個數字。

可對於他們而言,這是一個個活生生,有血有肉,曾有過歡笑,也曾落過淚,是有過情感的人。

此時,婁師德獰笑着道:“我不甘,那些因我而死去的人,我要爲他們報仇雪恥。天子和陳公子的重託,我也絕不會辜負。我婁師德才不管別人怎樣去想,他們如何去看,我只一件事,非要做不可。那些令我獲罪的高句麗和百濟人,那些傷害你們父兄的兇徒,只要我還有一息尚存,便是天涯海角,我也絕不會放過他們。都隨老子上船,現在起,我們揚起帆來,我們循着當初你們父兄們走過的航線,我們再走一遍,我們尋覓那些兇徒,不斬賊酋,也絕不回來。我們若是身體露在陸地上,只有兩種可能,要嘛,是我們的屍骸被海水衝上了沙灘,要嘛,我等立不世功業,凱旋而歸!”

“登船,登船……”

幾個隊嘶聲揭底的大吼起來,他們踩着牛皮靴子,手中提着馬鞭。

可是……

無須鞭子揮動,水手們便已蜂擁登船。

一個個船帆揚起,婁師德帶着自己的兄弟婁師賢一道上了主艦!

這零零散散的十四艘艦船,造型古怪,與尋常的艦船截然不同,可此時……真正檢驗艦船的優劣,已經來不及了。

婁師德胸膛起伏,回頭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道:“你不該跟着來的,此前你就該去長安,我們婁家總要留一個血脈。陳公子會保護好你,不必跟着來送死。”

“兄長……”婁師賢毫不猶豫地道:“你看這些水手,都是奔着去給自己的父兄們報仇的,大兄要去,我如何去不得?這海上也不知是什麼光景,他們都說,這懸孤海外之人,心裡一定寂寞得很,有我在,大兄心裡也能定一些。”

婁師德只好苦笑,只深深地看着自己的兄弟,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中。

此時,艦船已徐徐的出了水寨的碼頭,很快又會出了港灣,婁師德很清楚,這一去,十之八九就可能回不來了。

不過……回不來便回不來吧,有些事,不能不爲!

隨即,他狠狠地拍了拍艦舷,這船乃是杉木所制,也算是上好的船料了,經過了特殊的加工之後,外頭又刷了漆,顯得很結實。

當然……其實真正造船,最好的木頭乃是柚木,柚木以耐水著稱,不但性能好,而且還能防蟲,只是柚木這玩意,極其的珍貴,原產自真臘和交州都督府一帶,只不過……這等柚木不但不常見,而且生長還極其緩慢,在揚州的庫房裡,雖也有一些,不過稀少的柚木都用來作龍骨了,若是船上所有的木料都用這柚木,那便可稱得上是奢侈來形容了。

其實當初大家也並不知道柚木的好處,這還是陳正泰的書信中特意交代的,讓他們尋訪這等木料,若是尋到,便充作龍骨。

即便是柚木做龍骨,其實這陣容也可當做奢侈來形容了。

而至於高句麗和百濟的水師,若是婁師德的情報沒有錯的話,他們的船料,大多是柏木、杉木,雖也不錯,不過和這樣的豪華陣容一比,還是差許多的意思。

婁師德見那陸地已越來越遠了,眼中透出堅定之色,牙一咬道:“死便死吧,公子以國士待我,我當肝腦塗地相報,只是……但願今日行事,不要牽累陳公子纔好。”

於是,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目光離開了陸地,朝着遠處的碧波眺望。

…………

那數十個差役,終於被人解了下來,而後這些人上吐下瀉,忍着噁心,匆匆往揚州城中去通報。

按察使張文豔與崔巖大吃一驚,他們萬萬料不到,婁師德竟是桀驁不馴到這個地步。

其實他們的初衷更多的,只是想給這婁師德一個下馬威而已,只想狠狠收拾一番,畢竟只是一個屬官,即便是不服氣,捏一捏,最終還不是乖乖順從的。

可哪裡會想到,此人膽大包天到這個地步,直接打了差人,而後帶着船隊……跑了。

“這是叛逆!”崔巖不禁惡狠狠的怒罵。

張文豔卻是揹着手,來回踱步,他此時覺得事態嚴重了。

屬官不聽號令,當然是叛逆,可這畢竟是揚州校尉,發生瞭如此嚴重的事,勢必朝中要震動。

到了這個地步,他和崔巖也不免要捲入其中了,他皺着眉道:“崔相公,爲今之計,當如何?”

崔巖惱怒地道:“此人謀反,自是立即上書彈劾。”

“就怕引起非議。”張文豔略帶憂心地道:“婁師德上頭乃是陳正泰,這一點,你我心知肚明,那陳正泰不問是非,只曉得關係遠近的人,倘若在朝中進讒,你我豈你不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崔巖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若是不能坐實婁師德的罪行,一旦引起了爭議,那麼他和張文豔勢必要受波及!

哪怕崔巖自信自己的家族有足夠庇護他的能力,可面對的乃是陳正泰,他卻未必有十足的把握了。

“這該死的婁師德,本官不過是敲打他,借他立威而已,哪裡曉得他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只是……他此番出海,真能回來?”

張文豔道:“聽差人們說,他們是打算去百濟海域,這樣看來……只怕九死一生了。”

崔巖便冷笑一聲道:“既然是死人,那麼就好辦了,咬死了他們勾結了高句麗人和百濟人,帶着艦隊去投奔高句麗便是,這有何難?死人是開不了口的。”

崔巖隨即又道:“那些差人,就是人證,再尋幾個心腹,尋一些他們勾結高句麗人的證據便是。”

張文豔頷首:“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他擡頭,不禁有些責怪崔巖,原來他想着,這崔巖尋到他的頭上來,打壓一個校尉而已,若是能讓崔家的人欠他一個人情,那是再好不過了,畢竟這是舉手之勞。可哪裡想到,現在竟惹來了這麼大的麻煩,他隱隱有些不悅,可木已成舟,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於是他一臉認真地道:“此事需你親自去辦,而後需你上奏,上奏之後,朝廷肯定要查實,若是不出意外,勢必會下旨給我這按察使,而後我再將其坐實,這事便算是成了。”

崔岩心定了下來,不過自己是刺史,一旦上奏,朝廷就已先信了五六分,當然,肯定還會有人提出意見的,朝廷便會照着規矩,大理寺和刑部會下文給張文豔,張文豔這邊再坐實,那麼這事就算是在棺材上釘了釘子了。

崔巖笑道:“如此甚好,倒是有勞張公了,今日的恩情,他日定當涌泉相報。”

張文豔只覺得厭煩,卻還是勉強露出幾分笑容道:“只是……這揚州上下……”

“這個好辦。”崔巖板着臉道:“那婁師德平日在揚州的時候,一味的推行新政,早已惹得天怒人怨。現在好不容易他倒黴了,不知多少人欣喜若狂呢!所以……張公自管放心,當初婁師德的心腹,早就被我排斥掉了,而現在這揚州上上下下的人,他們不落井下石便算不錯了,至於爲他伸冤,這是想也別想了。”

張文豔鬆了口氣,笑了:“可見這世上,凡事都有因果!正是這婁師德當初種下了惡因,纔有今日的自食惡果。我等爲官,也當謹記這教訓,切不可如這婁師德一般,一味只曉得得罪人,攔別人的好處,爲這所謂的新政,充作別人的馬前卒。馬前卒這樣好做的嗎?事情成了,不是他的功勞,可得罪了這樣多的人,一旦事敗,便是牆倒衆人推。”

………

一封奏報,火速入了長安,這訊息讓人感覺詭異,李世民看過之後,先是不信。

只是……畢竟牽涉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校尉,自然也不可能親自召百官來議,於是命大理寺和刑部徹查。

大理寺那裡,則立即下文淮南道按察使細查不提。

反而是陳正泰得知了消息,直接一臉懵逼了。

他算是清楚婁師德爲人的,這個雖是出身並不好,不過是寒門出身,名利心比較重,卻還是頗曉忠義的人,會叛逃?還帶着陳家造的船以及錢糧……

這……說不過去啊。

陳正泰自是覺得蹊蹺,而後立馬讓人將報館的陳愛芝尋了來。

陳愛芝此刻聽到陳正泰傳喚,便美得不得了,這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到了陳正泰面前,便喜滋滋的叫了一聲叔父,雖然他自知年紀比陳正泰年長的多,可這叔父二字,卻是叫的很歡:“不知叔父召我來,所謂何事?”

陳正泰看着他,當頭便問:“現在報館在揚州有多少人馬?”

陳愛芝自是老實交代:“揚州乃是雄州,駐紮的人比較多一些。”

大唐雖有三百多個州,可實際上,這州是有區別的,大唐將州分爲了七個級別,分別是輔、雄、望、緊、上、中、下,比如揚州,就根據它得經濟狀況和人口數量被列爲了雄州,屬於特大州。

“因此在那裡,駐紮了三十一人,有采風的編撰三人,有負責蒐集訊息的文吏十七人,還有腳力以及馬伕人等不一。”

陳正泰便又道:“這些文吏,都是消息靈通之輩吧。”

“自然。”陳愛芝臉上透着自信的神采,毫不猶豫就道:“都是此中好手,專職幹這個的。”

…………

求月票和訂閱,感謝。

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九章:敕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
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九章:敕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