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

繞過影壁,隨即便是鹽鐵使司的正堂。

正堂裡,竟也沒有官吏,這些官吏卻不知去哪兒了,只有堂中坐着一個人,氣喘吁吁的在喝着茶,一面揉着自己的腰。

戴胄定睛一看,不是陳繼業是誰。

陳繼業一見到浩浩蕩蕩的人來了,像一下子見了救星一樣,興高采烈地起身,忙到戴胄面前:“哎呀呀,我不過是陳告上部請人文吏來協助,誰知戴公竟親自來了,戴公此來,所爲何事?”

戴胄板着臉,沒好氣道:“來幫你們鹽鐵使司數錢。”

陳繼業眼睛一亮:“戴公真的了不起啊,居然親力親爲,來,來,來,我們去後衙……”

戴胄:“……”

他本以爲自己諷刺陳繼業一句,陳繼業會表現出羞愧。

可是……

他實在低估了陳繼業。

卻見陳繼業殷勤熱絡的請他到後衙庫房去,戴胄便拂袖道:“好極。”

他要親眼看看,這長安鹽鐵使司到底玩什麼花樣,每年不過千來貫的歲入,要怎麼數才成。

於是,衆人穿堂過廊,一會兒功夫……繞過了後衙的廨舍,隨即便到了府庫。

而在這一刻……

那些不懷好意的民部官吏們……一下子窒息了。

戴胄更是身子一僵……接着……他看到了一幕永生難忘的場景。

在這裡……數不清的銅錢,居然隨意的堆積在了庫房前的闊地上。

銅錢堆積如山。

而許多的文吏此刻正揮汗如雨,將這些銅錢,一枚枚撿起,而後用繩穿線,整理之後,一盤盤的送進庫房裡,七十餘人官吏在這堆積如山的銅錢面前,竟是那樣的渺小……

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戴胄有點發懵。

只怕唯有在國庫,方纔可以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吧。

到底出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

其餘人等,也都一個個嘴巴張得有雞蛋大,窒息了。

陳繼業在旁道:“戴公,你看……這裡的錢太多了,現在覈算的日子已趨近,我也是無可奈何,纔不得已驚動了上部,希望上部協助。戴公不是要幫忙數錢嗎?來來來,大家挪個位置,戴公要親力親爲,做你們的表率啦……”

而戴胄看着這堆積如山的錢,心裡有點發毛,他竟有些失態:“這是什麼錢?”

陳繼業道:“戴公,這是長安鹽鐵使司所收的鹽稅。”

戴胄:“……”

戴胄頓覺得五雷轟頂,眼前一黑,幾乎要昏厥過去。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長安鹽鐵使司……哪裡收來的這麼多鹽稅……

“戴公……戴公……時候不早,這錢再不數……”

戴胄臉抽了抽,看着陳繼業,陳繼業朝他眨眼,一副心急如焚的樣子。

沉默了很久……

戴胄捋起了袖子:“都讓開。”

他上前,在這銅錢堆積的山下,毫不猶豫,竟當真開始拾起一枚枚銅錢,取了繩……開始將這錢一個個串起。

“快快快……”

其他官吏哪裡還站得住,一擁而上,自是上行下效。

戴胄年紀大了。

這些年來,養尊處優,身子早就不行了。

他麻木的穿繩,報上數目,而後銅錢入庫,記錄……

從正午,一直到傍晚……才發現……這個工程量,實在浩大。

夜裡……陳繼業讓人點了火把,口裡還道:“黑燈瞎火的,大家數錢可要小心了,切切不可摸黑藏錢,若是抓住,便是竊庫大罪,大家盯緊了。”

戴胄已覺得自己的腰,已經不屬於自己了,腦子裡只剩下混沌。

很多時候,他想將手中的一把錢直接灑在地上,罵罵咧咧地走開。

可是……自尊心還是讓他留了下來。

夜深了。

拂曉了。

天亮了……

戴胄已感覺自己要昏死過去。

可是……這庫中增加的錢糧數目,卻一次次刷新了他的認知。

一萬五千貫。

三萬貫……

四萬……

七萬……

十萬……

居然有十萬貫……

要知道……眼下績效最好的河南道鹽鐵使司,也不過區區的一萬九千貫啊。

更可怕的是……長安鹽鐵使司就在去歲,不過一千多貫的歲入。

而現在……

數錢入庫的工作還在繼續。

那堆積如山的銅錢,終於越來越少。

十一萬貫……

戴胄已覺得自己麻木了。

而當數目報到了十一萬貫時,幾乎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呼聲。

雖然他們都疲憊到了極點。

一夜沒有閤眼,使他們身體好像耗幹了一樣。

可當這個數目報出,戴胄突然覺得……好像自己的身體注入了強心劑。

十一萬貫……

天……

怎麼可能……

陳繼業不過上任數月而已。

這鹽鐵使司,到底從何處收來了這麼多鹽稅……

再數下去,只怕長安鹽稅,可以和天下各道的鹽鐵使司相加,也不遑多讓了。

當最後一枚銅錢串入了繩中。

戴胄蹲在地上……

聽着文吏報出來的數目:“十一萬三千二百七十一貫又一百三十二錢!”

呼……

這後衙的庫房前,是長久的沉默。

沒有人發出聲音,像是死寂一般。

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陳繼業步履輕快地趕了來,看着蹲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戴胄,不禁道:“戴公,戴公……”

戴胄沒有反應。

陳繼業嚇着了:“呀,怎麼了這是,這是怎麼了,我纔剛剛睡了一覺,吃了一頓早食而已,這纔多久功夫,戴公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

他忙是要攙扶戴胄起來。

戴胄突然發出聲音:“別動。”

“……”

戴胄繼續道:“腿麻了……”

陳繼業長舒了一口氣,還活着,他翹起大拇指:“戴公堂堂尚書,竟能做到事必躬親,實在令某欽佩。”

戴胄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着陳繼業。

這個人……上任半年,將鹽稅提升至了百倍啊。

只怕管仲再生,也無法做到。

這是什麼?

這是天大的功勞啊。

戴胄覺得這個世界瘋了。

一切都變得無法理喻。

他此時又餓又累。

身後的官吏,也個個精神萎靡,卻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陳繼業。

猛地……

戴胄想起了什麼。

不妙。

那一份申飭的文書。

是了……

現在還張貼在影壁那裡呢。

這是天大的笑話啊。

想想看,長安鹽鐵使收了百倍的鹽稅,相較來說,那堪稱績效尤佳的河南鹽鐵使在長安鹽鐵使面前,簡直就是笑話。

可是……民部居然下了申飭,痛斥長安鹽鐵使不務正業,成日遊手好閒,偏偏這申飭,還堂而皇之的張掛在了鹽鐵使司的門口。

戴胄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他和陳繼業不一樣,他……要臉!

眯着眼……

戴胄暫忘了疲倦,突然壓低了聲音:“陳賢弟,能否借一步說話。”

“不借!”陳繼業回答得很乾脆。

“……”

隨即陳繼業道:“戴公啊,此乃公署所在,有什麼話,不可以當面說呢,何須借一步?”

“你……”戴胄咬牙,可臉從憤怒,隨即又漸漸的開始肌肉鬆弛上揚,努力的變成了笑臉:“繼業啊,論起來,你們孟津陳氏還和我們譙郡戴氏有親呢,你忘啦,八代以前,也就是晉義熙四年,陳氏女嫁我戴氏男,此後誕下的卻是我的遠祖,論起來,你我也算是八代血親了。”

陳繼業歪着腦袋想了很久:“呀,還有這樣的事,我得回去翻一翻家中閥閱和族譜纔好。”

“我們論起來,也是親族啊。”

陳繼業搖頭:“話也不能這樣說,若是這樣論起來,七代之前,陳氏之女還嫁給了隴西郡李氏男呢,此後生孫李暠,李暠又是當今皇帝的六世祖,可是陛下會認我這門親嗎?再久遠一些,太上聖人李耳你知道吧,李氏出自先周時所分封的陳國,陳國一脈,分出了陳、李、田諸姓,而我孟津陳氏和隴西郡李氏,三千年前還是一家人呢。若是再往前,陳李俱爲黃帝之後,李陳二族可謂是同氣連枝…我總不能因此而論,說陳家是皇族吧…”

戴胄:“……”

戴胄覺得自己的心口疼,他憋着臉,老半天才道:“實話說了吧,你立即將這申飭撤下,過不多久,部裡會發獎掖來……”

陳繼業想了想,很堅定地搖頭:“不成,部堂的文書,怎麼能當作兒戲,既然已經下了申飭,怎麼有說收回就收回的道理,而且我受了申飭,認識到自己的錯處,理當懸掛出來,做到三省吾身。輕易撤下,會令我驕傲自滿,戴公啊,上部若是朝令夕改,很是不妥。若是人人如此,朝廷還怎麼使人信服呢?”

“你……”戴胄咬牙切齒。

陳繼業連忙道:“當然,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吾兄魏徵經常掛在嘴邊,我只是覺得有理而已,戴公以爲呢?”

一聽到魏徵二字,戴胄臉色一變,突然變得出奇的安靜起來。

陳氏的賴皮,魏徵的彈劾,一次招惹了兩個,絕對是不智的行爲。

他沉默了很久,才憋出了一句話:“此至理也。”

丟下四個字,再也不願在這裡多逗留片刻了,拂袖便走。

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十章:大禮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
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十章:大禮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