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

婁師賢聽罷,一頭霧水。

造新船,啥新船來着。

陳正泰想定,其實這水密艙和龍骨造船都是很簡單的東西,只要將原理講透了,在某些工藝方面進行改進,和從前造船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可這兩個玩意,簡直就是造船的神器,尤其是對於戰船而言。

陳正泰索性將這婁師賢叫到一邊,寫寫畫畫,這婁師賢在旁用心聽着,大致的意思,他算是明白了。

另一邊,陳正泰繼續道:“這水密艙的根本在於水密,這個好辦,我這裡會寫下材料,用這些材料準成。至於龍骨……倒時我繪出大致的結構。你們先造幾艘小船來試試手,此後再造大艦。船料都有吧?”

“船料多的是。”婁師賢道:“這倒多虧了隋煬帝,這隋煬帝當初到了江都,也就是現在的揚州之後,最是好大喜功,下旨四處囤積船料,便是要造大船。哪裡曉得,這船沒造出來,卻已身死國滅了!因而庫房裡一直堆積着大量的船料,可謂數之不盡,用之不竭。”

陳正泰心裡感慨,那隋煬帝真特孃的是個人才啊,揹負了一身的罵名,卻是給李家人不知積攢了多少的好東西!

就不說運河了,單說這船料,若是隋煬帝沒有囤積,他的這一年之期,怕是沒影呢。

海水有腐蝕性,而且木頭泡了水之後,沒多久就可能腐蝕了,因而造船用的木料,不但要精挑細選,而且還需經過特殊的加工ꓹ 保證其能夠不腐不壞!

可倘若現在開始預備造船的木料,從砍伐到加工處理ꓹ 再到晾曬脫水,沒有個幾年時間是不可能的。

於是陳正泰道:“這便好,我會讓二皮溝這邊的一羣匠人同你一道去揚州ꓹ 這些匠人,你別小看ꓹ 他們在研究院裡都是好手,最擅長的就是對材料和工藝進行改良ꓹ 他們比尋常的匠人ꓹ 更熟知科學之理。而至於這兩種造船的方法,我也會繪製一些圖形以及手書一些注意的事項交給你。你到了揚州後,和你的兄長什麼都不用幹,只需一面造船,一面徵一批水手,噢……當初船隊覆滅,死傷了不少人吧?就從他們的親族之中徵召ꓹ 不必強迫,只告訴他們ꓹ 想要報仇雪恨的ꓹ 就跟着咱們一起幹。錢糧的事不必擔心ꓹ 這錢……我們陳家出了。”

“陳家出了?”婁師賢不可思議。

陳正泰篤定的道:“我說的ꓹ 還能有假的?過幾日我便去見陛下,將此事定下來ꓹ 哎……我們陳家雖也不是很有錢ꓹ 可爲了朝廷ꓹ 自是該盡心竭力。”

婁師賢皺着眉,他覺得自己的責任太大了。

陳家對婁家有恩啊ꓹ 這麼大的恩,不說報效,現在人家不但在陛下面前美言,保住了他的家兄的官職和性命,爲了支持家兄戴罪立功,還肯出錢。

養一支艦隊,這所需的人力物力,至少也在數十萬貫以上啊,這是何其大的財富。

當然,現在恩主顯然是和婁家一樣,孤注一擲了。

一年……只有一年的時間了,一年的時間要操練大量的水手和武士,還需造出艦船,需尋覓高句麗人和百濟人決戰,這……若是不能戴罪立功,只怕不但他的家兄徹底的完了,便是恩主……因爲力排衆議,也會遭人非難吧。

想到此,婁師賢吸了口氣,牙要咬碎了,動容地道:“恩主大恩大德,我兄弟二人銘記於心,縱是粉身碎骨,也絕不負恩主所望。”

說着,拜下,鄭重其事的行了大禮,隨即告辭而去。

陳正泰心裡倒是定了不少。

此前他還擔心高句麗人和百濟人有什麼特殊的造船技藝,可現在看來……其實和大唐一樣,不過是菜雞互啄罷了。

新的船隻只要造出來,那麼婁師德就還有機會。

當着李世民的面,陳正泰可是做過保證的,這關係着婁師德的前程,也關係着陳家能否下海的未來。

這汪洋之上,有着數不清的財富,只是一方面,限於這個時代造船技術的低下,出海就意味着九死一生,因而那海上獲得的巨大利益,卻需付出沉重的代價,因而使人對於汪洋大海總是滋生畏懼之心。

而另一方面,卻是因爲統治者們總是滿足於在陸地上憑藉着廣袤的國土攥取財富,卻沒有意識到汪洋大海之中有着巨大的金山等待發掘。

陳正泰收起心神,隨即提着筆,大抵將自己想象中的船繪製成了圖形,又在旁做了筆記,記錄了一些造船的要點。

足足花了一夜時間,絞盡腦汁,方纔發現,書齋之外的天色,已是微亮了,自己竟是一宿未睡。

陳福正蜷在角落裡打盹,陳正泰叫醒他,將手稿收拾了一下,口裡道:“送去研究院,告訴他們,抽調一批骨幹,即可去揚州,這去揚州的路上,先將這些東西好好消化,到了揚州,就要預備造船了。告訴他們,一年爲期,這船若是造的好,到了年底,給他們發十年薪俸做獎金,可若是這船造的不好,就別回來了,將他們一起打包,送到海外孤島去,自生自滅吧。”

陳福原本還是迷迷糊糊的,可一聽到又是獎金,又是送去孤島自生自滅,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忙道:“喏。”

接着抱着手稿,一溜煙的跑了。

…………

報紙中關於高句麗的消息,令朝野都不禁爲之震動。

許多人已經紛紛開始猜疑,可能要準備打仗了。

在長安的人,對於高句麗可謂是在熟悉不過,但凡是年長一些的人,都有過在隋煬帝時期,三徵高麗的記憶。

在他們的印象之中,高句麗就是痛苦和妻離子散和客死異鄉的象徵。

那個時候,爲了徵發大軍,官軍到處徵丁,青壯們甚至被捆綁起來,隨即送往那千里之外,有的騎上馬,成爲戰兵,有的則下了海,面對那汪洋大海。更多的人,則成爲挑夫,運送糧食和軍械。

三徵高句麗,朝廷征伐的人力接近兩百萬之多,幾乎天下所有的青壯男子,都不能倖免。

對那時候的人們來說,這高句麗便宛如成了夢魘一般,令人聞之變色。

如今好不容易天下太平起來,難道大唐……也要徵高句麗了?

文臣們在爲錢糧憂心忡忡。

武將們則是磨刀霍霍,聽聞不少將軍,當日飲了不少酒,高興得要跳起來。

百姓們露出哀愁之色,這太平日子,還沒有過夠呢!

陳正泰這幾日,幾乎天天都要出入宮禁,在大內裡,沒少聽到聽到文臣和武臣之間脣槍舌戰,大抵圍繞的都是錢糧的事。

現在能做的,其實不過是準備的工作而已,一場大戰,花費一兩年的準備時間,已經算是少的了。

而李世民若是決心要打,勢必追求的是必勝,故而對此……也格外的上心。

“陛下。”陳正泰看着憂心忡忡的李世民。

李世民此時正低頭聚精會神地看着輿圖,紋絲不動。

這輿圖裡顯現的,正是高句麗的地圖。

半響後,李世民視線依舊不動,口裡嘆了口氣道:“高句麗偏居一隅,可是國土卻是廣袤,而且那裡天寒地凍,境內有平原,卻也有不少高山和溝壑,這樣的地方……若是強徵,實爲不智啊。他們的百姓……大多桀驁不馴,不肯順從,兵部那裡,擬定的戰兵是五萬人,可是依着朕看,五萬人……未必就有必勝的把握。那高句麗……一旦春日,土地就會泥濘難行,糧草不好調度,唯有在夏日的時候,纔是進擊的最好時機,可是這廣袤的土地,一個夏天,如何能夠拿得下來?他們勢必要拖至冬日!可一旦入了冬,那裡便是連綿不絕的大雪,只要高句麗人堅壁清野,我唐軍就可謂是寸步難行了。想當年,隋煬帝在時,不就是如此嗎?哎……”

李世民一點不掩蓋他的憂心,說着,他擡頭起來,看着陳正泰道:“你又來了,何事?”

“陛下……”陳正泰道:“兒臣不是說了,從海路,先滅其水師,而後……可以利用海船,將源源不斷的軍馬和給養自山東出發,直接在他們的腹地登陸,他們便不佔自愧了。還有那百濟,百濟歷來是高句麗人的幫兇,而百濟懸孤半島,若能利用海戰封鎖他們,勢必能使他們賓服。”

李世民不由瞪了陳正泰一眼:“軍國大事,朕豈可只寄望於此呢?朕知你急於想要戴罪立功。”

陳正泰感覺自己好冤,於是道:“不是兒臣想要戴罪立功,是那婁師德……”

“一樣的道理。”李世民冷冷道:“可是如今徵高句麗,已是勢在必行了,朕也知道,現在坊間恐懼,這天下的百姓,對於高句麗,恐懼之心太深了,可是高句麗屢屢冒犯中國,朕豈能容忍?我大唐泱泱大國,豈可怕了?好啦,你今兒又進宮來,又有何事?”

陳正泰便道:“兒臣在想,這船隊的開支,不如讓陳家來負責吧。”

“什麼?”李世民不禁意外地看着陳正泰,他想不到陳正泰今兒特意跑來,居然提出這個要求。

這樣的要求,李二郎是巴不得世家們天天來提纔好呢!

陳正泰接着一臉誠懇地道:“兒臣想爲陛下盡一份心力,陛下成日爲高句麗的煩心,朝廷又爲錢糧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陳家理應爲陛下分憂。”

李世民頓時眉飛色舞起來,激動道:“吾婿有孝心哪,若如此,就再好不過了。”

起初,其實李世民也煩惱造船和徵募水丁的事,現在處處都要錢,三省那裡,每日都在爲錢的事吵鬧,他也心煩意亂了。

哪裡想到,陳正泰居然突然跑來主動提出這麼個要求。

要知道,大唐和後世的明清是不同的。

明清時期,皇帝漸漸專權,富戶出錢幫助養兵?開玩笑,憑啥讓你來出這個錢,難道我不可以將你剁了,拿了你的錢,然後自己去養?

而隋唐之時,纔是真正的世族與皇帝共治天下,即便是皇帝,對這些盤踞了數百年的世族,其實是一丁點辦法都沒有的!世族除了向朝廷不斷索要特權,爲朝廷分憂,那是想都別想的!對他們來說,家國天下,家在國前,國在家後。

此時陳家居然提出了這個,自然是讓李世民心裡大爲感動了,這無疑等於是給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了!

於是李世民大喜,興奮的道:“若如此,朕一定要好好旌表你們陳氏。”

陳正泰忙擺手:“不必,不必,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李世民卻是立馬拉下了臉來,故意不高興地道:“朕要旌表,你拒絕了也沒有用。朕旌表你,是讓你們陳家,做天下世族的典範。”

陳正泰:“……”

怎麼聽着,這好像是拿他裱起來,然後皇帝就拿這來暗示其他的世族,大家一起跟着陳家掏點錢呢?

而在這殿中,坐在下頭的,乃是房玄齡、長孫無忌等人。

他們自是把這翁婿二人的話聽了個真切,此時,臉都不約而同的拉了下來。

好端端的……怎麼又要錢了?

這陳正泰也是吃飽了撐着的,哪裡有人成天把自己的家財往朝廷送的啊。

你這一送,你高興幹嘛去幹嘛,可這下好了,倒顯得我們小氣了。

且陛下得了陳家的資助,少不得又要起心動念,忍不住想,你看他陳家出了錢,你們都說對朕忠心耿耿,怎麼不拿錢?

這不擺明着你陳家出錢,其他人都成了壞人了嗎?

你讓我們怎麼辦?

這個該死的敗家玩意啊!

李世民目光果然先落在長孫無忌的身上。

論起來,長孫無忌和皇家的關係最是親近得。

而長孫無忌,則將目光落在了別處,一副不爲所動的樣子!

錢是這麼容易來的嗎?他們家又不像陳家那麼不把錢當錢!

長孫無忌此時已想好了,明天開始,他得穿上壓箱底的舊衣,還得在衣上打幾個補丁,這腳下的麋鹿皮靴子也要換掉纔好。

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
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