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

轉眼已是開春,綠樹上生出了新芽。

劉舟一案,令李世民震驚了許久。

其實這一次,更多隻是李世民的一次泄憤罷了。

他比任何人清楚,劉舟這樣的人多如牛毛,固然貴爲天子,他可以揪出一個劉舟,可是……如何才能揪住一百個一千個劉舟呢?

說到底,還是人才選拔的問題,現在他算是完全看明白了,這些被人推舉上來的大臣,十之八九,對於民間疾苦,根本一無所知。

這無疑令他對科舉又多了幾分期待,只是……唯一讓人疑慮的是……科舉上來的大臣,就能理解民間疾苦嗎?

這一點,李世民自也是不敢完全確信。

只是在他看來,改變總比一直的一潭死水的要好。

此次會試,天下人都承載了極大的期望。

一旦高中的人,便算是真正的棟樑之才,自此之後入朝爲官了。

各道的舉人,在長安已經呆了足足一個冬天。

京中的很多客棧已經住了許多來參加考試的舉人。

能中舉人的人,無一不是天下的英才,因此這些人到達長安之後,很快便有許多人來拜訪,一些世族,一旦看上了哪個舉人,認爲此人極有希望,那麼便少不得先行打一些交道。

一時之間,長安城文氣也鼎盛起來,或許是因爲受科舉的影響,附庸風雅者倒是不少。

開考在即。

二皮溝大學堂裡,教研組進行了最後一次一對一的模擬考試。

所謂的一對一,就是教研組的先生們進行分工之後,將舉人們聚集起來,進行交叉考試,考過之後,品鑑文章,指摘出可能出現紕漏的地方ꓹ 當然……這種出題……是根據不同考生的短板來對症下藥的。每一個考生都有自己的弱項,教研組則進行分析ꓹ 分析之後再進行出題,出題之後在一遍遍無休止的使其改正。

這種玩法,其實和後世的奧林匹克競賽的模式差不多了。

能考中舉人的ꓹ 都是二皮溝最頂尖的生員,而這些舉人ꓹ 相當於編入的乃是奧賽班,進行特殊的培訓。

而這幾個月的突擊培訓ꓹ 便連一向用功刻苦的鄧健ꓹ 都覺得有些吃不消,滿腦子都是各種考卷,一遍遍進行修正,令他有些虛脫。

好在即將開考,學堂裡決定給他們一日的假期,只是這假期,卻是不允許出學堂的ꓹ 只是在學堂裡修葺一日罷了。

到了開考的這一天,外頭便有數十輛最新的四輪馬車停住。

鄧健等人起了個大早ꓹ 而後先行一起去拜見陳正泰。

在這麼特殊的一天ꓹ 陳正泰也是早就起來等着了。

他接受了他們的師禮ꓹ 而後站起來ꓹ 便鼓勵他們道:“今日便是會試,陛下對此格外的看重ꓹ 還望你們能夠好好發揮。”

鄧健等人便又恭謹地行禮道:“謹遵教誨。”

陳正泰隨即微笑:“將來做了官ꓹ 既是我的門生故吏ꓹ 就一定要奉公守法,以蒼生爲己任。”

鄧健等人又道:“謹遵教誨。”

“好啦ꓹ 出發吧。”陳正泰揮揮手。

鄧健等人顯得凝重,這……是真正改變自己人生的一次機會了,若成功,則真正成爲朝廷的棟樑,可若是失敗,便需三年之後再戰。

三年……三年之後還有三年,可人生有幾個三年呢?

他們拜別陳正泰的時候,有人不禁眼眶微紅。

尤其是那鄧健,竟覺得有些恍惚,想當初,自己不過是一個貧民的子弟,若不是跟隨父親躲避饑荒,也不會機緣巧合的來到這二皮溝。

對於鄧健而言,二皮溝雖不是自己的家鄉,可他早已將這裡當做是自己的家了。

在這裡,他安身立命,他開始讀書,他入學,他漸漸的開始嶄露頭角,人生的起起伏伏,都在這裡度過。

正因爲嘗過生活的艱難,他纔對於自己的今日,格外的倍感珍惜,而自己能有今日,一切都是拜師尊所賜。

這既是活命之恩,也是再造之恩,除了父母的養育之恩外,還有什麼可以相比呢?

出了學堂,他第一次坐上了四輪馬車,平日都在學堂,雖也看報紙,報紙裡有關於四輪馬車的小廣告,鄧健……也只是看過而已,現在親自乘坐,卻覺得這裡的座椅太軟了。

是啊,平日習慣了跪坐,或者坐在硬物上,突然坐着太軟的東西,反而有些不適。

衆人浩浩蕩蕩到了貢院,列隊入場。

今次的考官還是虞世南。

虞世南乃是天下知名的大學士,又有幾次科舉的經驗,可謂身經百戰,經驗豐富。

考生們紛紛入席,天下十道的舉人,有六百多人,他們個個春風得意,只是當見着學堂的這些舉人之後,個個露出了怪異之色。

有人不禁莞爾,他們是久仰二皮溝的大名,只是二皮溝的舉人和其他舉人不同,他們每日將自己關在學堂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從不和人交涉,雖是不少舉人來了長安許多日子,可二皮溝的這些舉人,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衆人起初對於這些二皮溝的舉人,還略有一些好奇,畢竟如雷貫耳,現在看了,便覺得有些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隨即便收起心神,各自進入了考棚。

鄧健依舊還是老樣子,他心情很平靜,這樣的考試,他一生中已經經歷過無數次了。

他氣定神閒,直到舉了牌子,鄧健擡頭一看考題,面上便輕鬆起來。

考試對於考生而言,是一種折磨。

可對於考官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就比如虞世南,上一次出了一個怪題,他自己起初還自鳴得意,覺得此題很難,一定能將天下的讀書人難倒。

可誰曉得,那二皮溝大學堂簡直就是烏泱泱的高中,這令虞世南很是灰心喪氣了一陣子,因而這一次,他決定加大難度。

至於今日的考題……竟是‘子見南子’。

此題一出,考棚裡頓時聽到許多人倒吸涼氣的細碎聲音。

顯然……舉人們被這題給難倒了。

這題比上次的題更缺德啊。

上次還只是挖個坑而已,而這題,不但坑都給你挖好了,連埋你的土都預備好了。

子見南子,其實出自於《論語·雍也》中一段話的開頭。

表面上是四個字,實際上……卻暗藏了一樁千古疑案。

這事是這樣的,當時孔子周遊列國期間來到衛國。衛國實際的掌權者是衛靈公的夫人南子。南子妖媚,名聲不好,不過她仰慕孔子的能力和品德,知道孔子來了便很恭敬地請孔子去與她會見。於是就有了“子見南子”這一段。

而子見南子這一段,最令人疑心的,乃是孔子的反應,即:子見南子,子路不說(悅)。孔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這句話的通常理解是,孔子去見了南子之後,他的弟子子路很不高興,認爲這南子乃是浪蕩的女子,孔子不應該和她來往。

可是孔子的回答卻很奇怪,而是極力否認自己和南子有什麼親密的舉動,而且還賭咒發誓說:如果我做了啥,上天都要厭惡我。

說穿了,這幾乎是論語之中,帶着幾分曖昧的故事,顯然是和孔子這至聖先師的形象是不相符合的。

因而儒家弟子,極少提起這一樁公案,你都是人家的弟子了,你提這個事,莫非是要來砸場子的嗎?

畢竟一個男子和一個浪蕩的女子私下相見,男子見完之後,還賭咒發誓自己啥都沒幹,這實在引人遐想。

可虞世南特意出此題……坑就坑在這裡。

這等揭人傷疤的典故,你拿來出題,還要求人家圍繞這麼個破玩意,寫出一篇圍繞着儒家思想,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文章,而且還限定了兩個時辰之內做出,要有理有據,且還要注意文法。

題一出來的時候,其他的考官見了這題,眼睛都直了,而後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虞世南。

虞世南自是感受到那許多的目光,他依舊平靜地端坐着,手緩緩地捋須,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內心深處其實有着報復的成分,雖然好像手段有些不光彩,可要出的就是這口氣!

來啊,這一次放馬過來啊。

…………

在考棚裡,鄧健看了題,竟是生生愣了老半天。

沿途巡考的考官路過,是認得鄧健這位當初的解元的,一見到他神色僵直,雙目呆滯,心裡便笑了,不禁想:看來便是這二皮溝的解元也被難倒了,今日這題,想要破出來,還真是比登天還難啊。

只是這位考官大人並不知道……鄧健之所以久久不語,並不是因爲覺得難,而是因爲……這個題……他考過。

何止是考過,還考了三次!

說起來,第一次考這題的時候,大家的考試成績都不理想,因爲題太怪了,大家腦子轉不過彎,於是結果自然是糟糕了。

而此後,教研組只好根據他們的文章,一遍遍的指出問題,接着便是補考了,可教研組依舊還是不滿意,於是繼續指摘錯誤,又繼續補考。

之所以考這個題,理由其實也很簡單,因爲這個題……難。

不難纔不折騰你們呢。

雖然所有人都清楚,科舉幾乎不可能考這個題的,畢竟這題太劍走偏鋒了,誰出這題,誰就是缺了大德。

可教研組取的就是它的難,教研祖有自己的一套理論,他們不管科舉會不會出這種題,他們認爲,只有出天下最難的題,其他的題才能輕鬆應付。

你連最難的都解決了,其他的算什麼?

鄧健滿臉呆滯……

心說這也能碰着?

而他現在卻是爲難起來了。

實際上……經過三次的模擬考試,他已經有了七八種關於此題的解法了,可現在的問題是……

該用哪一種解法來破題,更容易得到考官的青睞呢?

也罷……就取第六種吧,第六種破題,好像更容易切合虞學士的喜好。

鄧健搖搖頭,他心裡頗爲遺憾,其實他更想用第八種解法的,那是出奇制勝的手法,只是想來,可能會有一些冒險。

若不是會試,倒還真想試一試啊。

唉,這題……終究還是太易了。

無聲的嘆息一聲,他便提筆,很輕鬆的心裡打完了腹稿,這一切,其實都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

隨即迅速的開始下筆。

只一個時辰不到,文章便已完成了。

一切都很順利。

接下來,便是循例的將自己的文章多看幾遍,尋出一些錯誤了。

卻在這時……

哐當……

突然的一個聲音。

鄧健嚇了一跳,這鴉雀無聲的考院裡,怎麼會出現……

卻是一個考棚裡,一個考生將硯臺砸了出來。

考官和文吏也給嚇了一跳,匆匆圍上去看。

隨即便聽那考生髮出悲呼:“這什麼考官,虞世南,你這皓首匹夫,蒼髯老賊!你這出的什麼題,我跋山涉水,花了數月功夫才至長安,爲的就是今日會試,我寒窗苦讀二十載,纔有今日。你這出的什麼題,這樣的題,你讓人如何解?爾身爲學士,卻行此卑劣的手段……我呸,今日我不考啦,不考啦,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他怒聲叱罵,像是情緒已經失控了,不但砸了硯臺,還推倒了案牘,一副潑皮發狠的樣子,幸好文吏們連忙七手八腳的將他按住,纔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影響。等控制了之後,忙是拖將了出去。

這人一面被拖着,一面還不甘心的罵聲不絕。

這罵聲自也是傳到了明倫堂裡。

衆考官個個臉色鐵青,卻都大氣不敢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虞世南。

虞世南卻依舊還是踏實地端坐着,依舊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罵……

罵吧。

罵得越狠,便越顯得老夫手段。

他擡眼,見衆考官個個心驚膽戰的樣子,卻只輕描淡寫地道:“老夫纔出了這麼一個不難不易的題,便有考生如此,呵……真是繡花枕頭,不堪爲用。”

衆考官紛紛乾笑,一副表示認同的樣子。

心裡卻都忍不住的道:這叫不難不易?這題我也不會考啊。

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章:馬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章:吃了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
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章:馬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章:吃了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