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反擊

馬英初可謂是侃侃而談。

他心裡頗爲慶幸,慶幸自己忠於自己的職責。

劉舟這個人,在朝中不算什麼顯要的大臣。

所以一般人還真未必對他有什麼瞭解。

當然,吏部和御史臺的大臣顯然就不同了。

吏部掌百官功考,而御史臺監察百官。

若是劉舟這個人,你都不知道,那你還監察什麼?

馬英初對答如流,心裡也鬆了口氣,總算沒有被陛下所難倒,倘若今日自己當衆不知陝州觀察使劉舟是誰,只怕就要被人找到漏洞,狠狠的抨擊了。

這也顯出了他盡忠職守,恪守了職責。

李世民聽到馬英初對劉舟的平價,便道:“這是御史臺對劉舟的評斷嗎?”

馬英初正色道:“正是,前年,陝州據聞出現了旱災,當初吏部主推劉舟上任,監察御史特意的查過劉舟在任時的行徑,此人風評極好,官聲極佳,堪稱是能吏典範。”

馬英初完全沒有注意到,李世民的臉色在不經意之間,竟有着幾分陰沉。

只是這樣的陰沉,很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的內心深處,只怕是失望的。

李世民頷首道:“朕昨日也特意查了關於陝州這幾年的奏疏,正如卿所言,無論是吏部還是御史臺,亦或者是雍州道,紛紛對此人有不錯的評價,今歲的時候,吏部還推舉劉舟爲成都尹的人選。”

馬英初心下一喜,立即道:“臣也以爲,此人堪此大任,臣爲監察御史,得知劉舟此人器宇沈邃,風度宏遠,雖未必稱得上是王佐之才,卻足以治理一方,獨當一面了。”

李世民眼睛微微擡起,似是對馬英初的話恍然不覺。

他眼眸裡掠過了一絲悲哀之色,隨即看向衆大臣道:“諸卿可有什麼建言?”

衆臣不知陛下何故突然問起劉舟的事,只以爲陛下想要轉移開話題。

不過此時……卻恰恰是表現自己的好機會,此前站出班中的御史們紛紛道:“馬相公所言是極,劉舟此人,可堪大任。”

這裡頭,有人的確也是對劉舟有印象的,也有人……只是單純的附和。

馬英初這時道:“陛下,臣爲之據理力爭的,就在這裡啊。百官犯禁,可以受御史監督,因而他們常懷忌憚之心,如此,纔可盡心用命。可報館的影響並不在臣子之下,這報館的影響如此巨大,可以動搖人心,難道就不需御史監看嗎?臣被毆打,此事可以不計較,可是臣爲社稷之臣,盡心王命,自當盡忠敢言,因此建議將報館設於御史臺之下,所發文章,統統由御史過問。”

這個時候,馬英初終於圖窮匕見了。

報紙的巨大威力,這些清流御史們早就意識到了,完全可以預見,誰掌握了報紙,誰就決定了輿論的風向。

誰想成名,還有什麼比報紙更快的捷徑嗎?

這個時候,直接將報館爲御史臺監察,那麼裡頭的每一篇文章,就都爲御史所掌握了。

報館之中誰敢不從,御史臺便可直接將其從報館裡除名。更不必說,報館每日的收益也是驚人,油水豐厚。

聽了馬英初的話,許多人都變得磨刀霍霍起來,顯然一下子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不只是那些御史,便是那御史大夫溫彥博也不禁意動了。

御史大夫乃是御史臺最高的官長,而溫彥博此人,出自太原溫家,可謂出身名門,早年的時候,他便是開國功臣,此後,李世民欣賞他敢於建言,所以敕命他爲御史大夫。

當然,御史大夫的官職其實並不高,歷來監察的官員,往往品級都比較低下。可是溫彥博不同,當時李世民爲了加強御史臺的監察能力,這御史大夫,同時還兼任了尚書省侍郎一職。

這御史大夫,責任重大,可是品級比較低,可尚書省侍郎,卻是名列二品,幾乎等同於朝廷次輔的地位了。

溫彥博作爲御史臺的最高長官,他的話,是很有分量的。

本來御史被人打了,他雖心裡微怒,卻還能保持鎮定,因爲在他看來,御史們鬧鬧事,他作爲御史大夫,沒必要摻和,何況針對的乃是陳家,在沒有確實的把握之前,最好選擇忍耐。

而現在,馬英初請求陛下准許御史臺監察報館,這一下子,溫彥博的眸猛地一張,倘若真能讓御史臺監察報館,那麼御史臺便可如虎添翼,他在朝中的份量,只怕更足了,甚至……作爲尚書省侍郎和御史大夫,可以和吏部尚書長孫無忌分庭抗禮了。

於是溫彥博上前,微笑道:“陛下,馬御史所言,也不無道理。”

李世民見溫彥博發了話,此時……卻已知道,到了如今,非要給一個說法了。

小御史說話,你可以不理不睬,可是溫彥博作爲御史大夫,既然也出來發話了,今日卻非要裁處不可。

只是……很奇怪,李世民一聲不吭,只是微笑。

溫彥博的影響還是巨大的,方纔還可稱得上是小打小鬧,而現在,站出來的人就越發多了起來。

這個道:“懇請陛下三思。”

那個道:“報館這等東西,豈可委以陳氏一家一姓。”

“陛下……”

站出來的人,越來越有分量。

而馬英初顯然也鬆了口氣,他心裡知道,事情……總算要有眉目了。

李世民卻突然道:“陳卿家怎麼看待這件事呢?”

陳正泰心裡知道,這報館的好處,早被人看出來了,現在報館纔剛剛建立,這些餓狼,就恨不得從報館上頭撕咬下一塊肉來。

馬英初這個人,可謂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心裡想要報私仇,因而故意將滿朝的文武都拉下水來。

這文武百官,誰不眼紅報館……若是支持御史臺,未來誰都可能從中分一杯羹。

所以……

陳正泰淡定地吐出兩個字:“不可。”

“爲何不可?”李世民撫案,深深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報紙最講究的乃是時效性,若是凡事都讓御史來監察,那麼如何確保第一時間,將最新的消息刊載出來?此其一。”

“其二:報館已有宮中的股份,若是登載的事,出了什麼岔子,事後若是彈劾,卻也未嘗不可以,可若將報館置於御史之下,臣恐報館到時……難有作爲。再者說了,爲了設這報館,花費了無數的錢財,養了許多的人馬,這些都是東宮和陳家花了真金白銀的。現在略有了一些盈利,御史臺便想要奪去,那麼……敢問陛下,接下來投入大量錢財建立印刷作坊,招募更多人手的開銷,御史臺肯花多少錢?他們一文不出,就可以打着監察的名義得到好處,這到哪裡也說不過去吧!”

李世民頷首,而後看向溫彥博:“溫卿家以爲正泰所言,可有道理嗎?”

“沒有道理!”溫彥博想也不想的就如此回答道。

既然已經站出來了,溫彥博怎麼可能輕易推翻自己的意見?他振振有詞地繼續道:“凡事不可只看錢財,這是國家大事,不可因爲一己之私,便影響國家大政。現在陳駙馬開口閉口,便是錢財和真金白銀,這些話,不值一駁。”

“陛下,只有將報館歸於御史臺之下,御史臺方可藉此糾正民風,同時裁撤掉那些良莠不齊的報館人員,方可讓報館爲朝廷所用。這是臣的看法……”

所有人都看着李世民。

該說的都說了,就看最後結果了!

李世民道:“溫卿家所言,不無道理啊。報館茲事體大,怎可小看呢?”

溫彥博和馬英初等人聽到這裡,心下一喜。

“可是將它交給御史臺,朕就能夠放心嗎?”李世民突然詰問。

溫彥博和馬英初等人一愣,馬英初不由道:“陛下何出此言?”

李世民突然張眸:“來人,取關於劉舟的奏疏來。”

所有人不由得一頭霧水。

好好的說報館的事,怎麼又和劉舟有關係了?

張千會意,似乎早有準備,片刻之後,便讓小宦官取來了一沓奏疏。

奏疏擺在了李世民的面前,李世民隨意的打開了一份,隨即道:“這些奏疏,都來自於御史臺和吏部,馬卿家說的沒有錯,他對劉舟的印象,確實就是御史臺對於劉舟的評斷。前歲三月,御史表彰了劉舟,說他在任上知人善任,爲百姓所稱道。去歲九月,又褒獎他治民有功。”

溫彥博和馬英初對視了一眼,還是覺得有些不能理解。

“可是……”說到這裡,李世民突然臉拉了下來,聲音變得嚴厲。

他猛地撿起了御史臺的奏疏,狠狠的直朝那馬英初的面上砸去。

啪……

奏疏直接砸中了馬英初的面門,奏疏並不重,不過李世民的氣力大,手頭又準,不偏不倚,正中馬英初面門,馬英初吃痛,啊的一聲。

卻聽李世民憤怒的道:“事實當真是如此嗎?”

溫彥博已是嚇了一跳,連忙道:“陛下,御史臺……何錯之有?”

“何錯之有?前年的陝州大旱,你們忘了嗎?那劉舟報上來的……是什麼?”李世民怒不可遏地繼續道:“他報上來的是,旱情輕微,不過是疥癬之患,不足道哉。”

“這……”

這……這事是有定論的啊,實際上,御史臺也派人去查看過災情,得出的結論,也是和觀察使劉舟所報的不差,可不知道陛下爲何此時重提此事?”

李世民卻顯得憤怒不已,死死的盯着溫彥博和馬英初道:“現在朕來問你們,事情真是如此嗎?”

溫彥博一下子沒底氣了,忙是噤聲不言。

馬英初下意識地道:“陛下,事實不就是如此?”

李世民聽到這話,拳頭已攥緊,咯咯脆響,口裡道:“好,朕今日就讓你們看看,什麼纔是事實,陳正泰。”

陳正泰立馬道:“兒臣在。”

李世民道:“昨日,朕傳了一道口諭給你,讓你好好查一查陝州大旱的事,你可查出來了什麼?”

殿中頓時譁然。

誰也沒想到,陛下居然秘密讓陳正泰專門去查幾年前的舊事。

只是……也不過一天的時間,就能有結論?

又或者是,根本就是陳正泰進了什麼讒言。

是了,一定是讒言!

於是馬英初大怒道:“陛下,陳駙馬非專職御史,一日時間,他能查什麼?他的話,不值採信。”

李世民卻理都不理馬英初,只看着陳正泰問道:“說吧,查出了什麼?”

“三年前,陝州大旱,糧食減產了六成,又有大量的富戶,藉此機會,囤貨居奇,陝州一地,可謂民不聊生,餓殍無數,賣兒鬻女不計其數。”陳正泰毫不猶豫地道。

殿中一下子又是一陣譁然。

誰也沒有想到,陳正泰說出的是這麼個結論。

而且他的結論,與御史臺完全相反。

溫彥博與馬英初顯然顯得不可置信。

羣臣已是嗡嗡的開始低聲議論起來,誰也沒有料到……此事竟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這等於是陳正泰,直接向御史臺開炮了。

以往一向是御史臺找別人麻煩,指摘別人的過失,可現在……

溫彥博頓時羞怒地瞪着陳正泰道:“陳正泰……不可胡言亂語。”

陳正泰卻好像也動了火氣,冷冷地道:“胡言亂語的是你,你貴爲御史大夫,不能體察下情,尸位素餐,竟還敢在此喧譁!”

“你……”溫彥博給氣得想要吐血。

這一下子捅了馬蜂窩,御史們怎麼肯幹休?一下子就炸了。

馬英初冷笑道:“敢問陳駙馬,何出此言呢,凡事都要講證據,證據在何處?”

“陳駙馬如此的指責御史臺,可是因爲……想要公報私仇嗎?”

“陳駙馬……”

陳正泰似乎一下子,成了衆矢之的。

其實……房玄齡和長孫無忌,倒是很佩服陳正泰的勇氣,這等於是突然抱了一個炸藥包,去把御史臺的老巢給炸了,這傢伙……很勇嘛。

就是不知……會不會被一羣御史給撕了。

陳正泰這時一字一句地道:“證據?當……然……有……證……據!”

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
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