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

見陳愛芝矢口否認,房玄齡也只是笑了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而後,房玄齡便開始苦思冥想起來。

陛下白日的文章,他是看過的,因而,今日報館讓他撰寫一篇,某種程度而言,其實深入闡述一下陛下勸學的深意而已。

所以此文,本質上就是閱讀理解,要顯得陛下高瞻遠矚,又要有自己的一番獨到見解。

當然,這對房玄齡而言,不是什麼難事,他除了是宰相,還與虞世南列爲十八學士,寫個文章,是手到擒來的事!

只是這等立即要公之於衆的文,房玄齡卻還需好好的精雕細琢一番,每一個用詞,都需推敲,因而到了子夜,文章纔出來。陳愛芝則拿着文章,連夜往報館去。

報館的人,幾乎都是熬夜排版,隨即開始印刷。

次日一早,最新的報紙便出來了。

只是……大家已經預料到報紙將供不應求,那些賣報的貨郎,似乎是通宵達旦的在等,就希望能多進一些貨。

一張報,賣報之人能入賬兩文錢,而且是十拿九穩,叫賣之後,定能賣出去,大家都希望能多進一些貨,若是來的遲,就不知還能有多少了。

清晨拂曉。

長安不知覺間多了一道街景,賣報的吆喝聲,伴隨着黎明的曙光刺破了拂曉的寧靜。

而後……一日津津樂道的話題,又滋生了出來。

以往人們的問候,大抵是吃過了嗎?或是鄰里之間,發生了什麼。

而報紙的出現,某種程度,一下子讓人們的視野和談論的話題,不再限於門戶和鄰里之間,一下子,便連幾千裡外的事,也成了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自然,今日最勁爆的話題,當然還是關乎於房玄齡的文章!

昨日大家本就爲了陛下的勸學文章而爭議的厲害,每一個都覺得陛下的文章裡,是別有什麼深意,有的人甚至爭執得面紅耳赤。

現在好了,房公親自下場,告訴大家,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雞,老夫親自來給你們講講,什麼叫做勸學。

…………

也就在此時,張千將最新送來的新聞報送到了正在吃早膳的李世民跟前。

李世民正襟危坐,一面用着早膳,一面將報紙攤在案牘上,漫不經心的看着。

此時,李世民腦海裡,已經開始浮出今日街頭巷尾會議論什麼了。

用過了早膳,少不得便要見見百官,昨日罷了早朝,今日免不得要讓百官入朝了。

李世民擺駕至太極殿,百官卻已到了。

衆臣先是行禮,李世民在人堆裡覷見了陳正泰,面上莞爾一笑。

可事還沒議多久,突然有人自班中出來道:“陛下,臣有一言。”

此人是御史馬英初。

馬英初鼻青臉腫的樣子,上一次去了報館,被一個叫程處默的人打了一頓,顯然這是報館故意的,御史臺其實已經炸了鍋!

御史是什麼,何等清貴之人,可謂是捕風捉影,專司彈劾,很清貴,權柄也很大。

本來御史對於報館就有意見,現在又捱了打,御史臺上下,可謂是義憤填膺。

此時,馬英初道:“陛下昨日刊載了文章,於新聞報中。臣等已經看過了。臣聞,新聞報銷量日增,打着陛下文章的名目作爲賣點,而今……影響甚巨。”

李世民只頷首,目光又落在陳正泰的身上。

只見陳正泰一臉平靜的樣子,好似現在說的事和他無關一般。

馬英初又道:“臣所慮的,乃是這新聞報如此的影響,倘若此中有妖言,這天下軍民,豈不爲其所惑?臣爲御史臺御史,糾劾本是臣的職責,昨日,臣往報館,本要體察報館中的事,誰料這報館喪心病狂,竟是叫人毆打臣下,陛下且看,臣面上的傷,便是鐵證。”

他一臉委屈的樣子。

其他御史也很激動,個個露出義憤填膺之色。

不少人剛剛得知這個消息,都露出震驚的樣子,毆打御史,這是聞所未聞的事!

房玄齡等人顯然是早就知道消息的,所以並不顯得震驚,只是態度卻是難明。

李世民聽聞,就皺眉道:“誰打了你?”

“一個叫程處默的人。”馬英初振振有詞。

殿中,程咬金本是聽聞御史捱了打,就禁不住咧嘴竊笑!

他原只當笑話看,可聽到程處默三個字,頓時天旋地轉,眼珠子猛地一瞪。

李世民顯然是知道程處默的,他也不禁擰眉起來。

馬英初隨即道:“陛下,程處默……不過是個少年,臣可以不計較,臣要彈劾的,乃是這程處默背後指使之人。陛下啊,臣乃御史,監察之官也。這報館裡,竟連御史都敢打,這……還像話嗎?他們今日敢打御史,明日就敢謀反啊!”

“咳咳……”陳正泰不禁咳嗽。

話說……還是御史厲害啊,上綱上線到這個程度,他還是很欽佩的。

李世民卻不露聲色地道:“是嗎?馬卿家已看出了報館的反狀?”

“現在倒還沒有反。”馬英初回答。

李世民便道:“既然還沒有,何以要說人謀反呢?”

“可是陛下啊,這報館慫恿人打御史,這是何等大罪?何況他們擅自撰寫文章,藉此牟利,四處兜售,現在長安百姓,人心浮動,這不是妖言惑衆嗎?御史臺本是有職責來監管,可這報館,卻不知是仗着誰的勢,非但對御史無禮,竟還動手打人,喪心病狂至此,難道陛下要視若無睹嗎?臣懇請陛下,徹查此事。”

羣臣驟然間,開始低聲議論起來,毆打御史,確實是極嚴重的事,自大唐建立以來,都是聞所未聞,御史擔負着監察百官之責,所以大家或多或少對御史會有所忌憚,現在好了,居然連御史都敢打?

“今日若是不徹查,不嚴懲肇事之人,那麼……敢問陛下,這御史臺的威信,將至何地?”馬英初眼睛都紅了,此時歇斯底里起來,人生第一次捱揍的體驗,那也不太好。

他開了這個口,其他御史也是躍躍欲試,就等着站出來響應了。

昨天的時候,整個御史臺可是炸開了鍋,畢竟御史之間,可能平日會有齷齪,可現在有人捱了打,打的又何止是一個馬英初?

李世民眯着眼,不置可否的樣子:“誰是肇事之人?”

“程處默,還有程處默的指使者。”

李世民便又問:“誰又是指使者呢?”

馬英初頓了頓,他看了羣臣之中,那陳正泰一眼,目露出忌憚之色,踟躕了老半天,方纔道:“聽聞報館負責的人,叫陳愛芝。”

李世民繼續問:“陳愛芝又是何人?”

馬英初一時無言了,你要說一個小小的陳愛芝,能慫恿的了程咬金的兒子,這說不過去啊。

於是,老半天,他才咬了咬牙,一副潑出去的樣子道:“極有可能,就是陳家指使。”

滿殿譁然,這是當殿,彈劾了陳正泰了。

不少人激動起來,覺得這倒是熱鬧,於是紛紛看向陳正泰。

李世民也將目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口裡道:“陳卿家。”

陳正泰很實在的應道:“兒臣在。”

“你指使人打了馬卿家嗎?”

陳正泰剛要說話,馬英初就道:“還請陳駙馬好好回答,若是隱瞞,便是欺君大罪。”

他這話還是有效果的,有本事你陳正泰就別承認。

可是……大家都知道,敢打御史,不是你陳正泰指使,誰敢這樣的放肆?

陳正泰當然可以矢口否認的,可是給人觀感,就變成了不敢承擔責任,甚至欺君罔上了。

陳正泰笑了笑,才道:“指使倒是談不上,不過有人不忿,打了倒也可能。”

可能……

聽着陳正泰這輕描淡寫的口氣,馬英初氣得想跳腳!

這打的可是御史,連陛下都不敢如此,你就這麼輕飄飄的答?

誰知道下一刻,陳正泰道:“有一句話……叫一個巴掌拍不響……”

馬英初震驚了,眼眸猛地瞪大。

臥槽……

難道我捱了打,還特麼的是自己犯賤,也有責任?

他氣的哆嗦。

羣臣啞然。

李世民:“……”

陳正泰則是語重心長的繼續道:“凡事都有因果嘛……”

馬英初覺得自己要裂開了。

他胸膛起伏,齜牙裂目地瞪着陳正泰道:“這是什麼話?”

陳正泰悻然道:“敢問馬御史,爲何要去報館?”

馬英初想也不想的便道:“本官糾劾……”

“不對。”陳正泰搖頭道:“你該糾劾的乃是百官,這是你的職責,可報社裡,可有官嗎?”

馬英初怒道:“查證難道不可?”

陳正泰道:“若是查證,倒也可以的,可是爲何會捱打呢?那麼……你是不是到了報館,耀武揚威,仗着自己有官身,出言不遜了?”

“你……”馬英初再次暴怒。

陳正泰目光一轉,看向李世民,正色道:“陛下,兒臣要彈劾馬英初,馬英初身爲御史,乃朝廷命官,仗着這個身份,在百姓面前,耀武揚威,出言不遜……這是大臣應該做的事嗎?兒臣在百姓面前,尚知和顏悅色,這是因爲兒臣知道……兒臣在百姓們面前,代表的是朝廷,也是陛下的臉面,生恐嚴詞厲色,引起百姓的惶恐,而馬英初,堂堂御史,居然出言不遜,動輒對百姓斥責怒罵,這樣的人,竟還洋洋自得!現在有人不忿,打了他,他竟又在此哭哭啼啼……”

馬英初:“……”

陳正泰這話,倒是惹來了不少人的勃然大怒。

分明是狡辯!

於是馬英初也正色道:“報館也是尋常百姓嗎?”

“如何不是?他們又不是官。”陳正泰理直氣壯地道:“就說那個陳愛芝,此前是挖煤的,後來成了大學堂的助教,現在則在報館裡職事,他挖煤出身的人,若不是百姓,誰是百姓?”

馬英初氣得臉色發青:“本官負有追劾……”

“你追劾的乃是百官。”陳正泰道:“和報館有什麼關係?你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馬英初聽到這裡,禁不住氣的吐血。

他發現繼續和陳正泰這小子掰扯下去,毫無意義。

於是索性拜下,朝着李世民道:“陛下……報館影響太大了,臣此舉,不過是因爲職責所在,陛下設置御史臺,不就是爲了如此嗎?難道御史……連報館都管不得了嗎?可是陳駙馬,卻是在此強詞奪理,臣懇請陛下,爲臣做主。除此之外,也請陛下,予以御史臺糾劾報館之職。”

馬英初此話說罷,立即有人響應。

報館的威力,現在大家都見着了,御史臺若是能拿下報館,那麼對於御史臺而言,必是有着天大的好處。

於是衆御史紛紛出班道:“臣附議。”

“臣也以爲當如此。”

“臣……”

一下子,數十個御史大夫,竟紛紛站出來附議,聲勢浩大。

而原委……到了現在其實已經清晰了。

御史臺認爲報館影響大,想要管一管,當然……他們可以說這是出於公心,誰曉得……雙方竟爭執了起來,鬧到這個地步,只有李世民來聖裁了。

李世民看了衆人一眼,站了起來,踱了兩步,他突然道:“前幾年的時候,有一個觀察使,叫做劉舟,此人前往陝州觀察,此人……諸卿可有印象嗎?”

他氣定神閒的說着。

百官聽到劉舟這個名字,倒是頗有一些印象。

李世民目光落在馬英初的身上,繼續道:“你是御史,監察百官,想來對此人,你該是頗有印象的吧?”

劉舟……馬英初怎麼會沒有印象?他心裡想,看來陛下這是要來考一考他了。

若是他能對答如流,則顯得他這個御史盡職盡責,若是答不出,便要藉機職責他了。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就道:“臣對劉觀察,很有印象。”

李世民道:“御史臺覺得此人如何?”

馬英初沒有多想,便道:“劉舟兩袖清風,爲人正直,歷任戶部巡官、度支主事,這才轉任陝州觀察使,很有清譽,在觀察期間,他知人善任,行事果決,御史臺這裡,對他交口稱讚。”

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
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