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

永春坊客棧。

某處馬廄裡,這裡住着一個奇怪的讀書人,因爲貧寒,捨不得花錢住店,因而便在馬廄的草料堆裡住下。

這讀書人叫高智周,他穿着儒衫,這儒衫早已洗的漿白,衣上的顏料已是被洗去了顏色,此刻,他對着馬廄的矮牆,遙看着客棧的後院,後院有一道溪流蜿蜒而下,溪水潺潺,高智周一臉迷茫,此刻……陷入了沉思。

“我.....被舉薦了....”

…………

當然……這不過是平靜安詳的長安城些許的不諧之音。

大體上,大家還是保持了淡定的,雖是聽說飯山縣公等府邸氣得到處要找姓陳的晦氣,可人類的悲歡畢竟並不相通,大家夥兒,不過是看看熱鬧而已。

陳正泰聽說有人要找自己麻煩,頓時覺得委屈。

自己哪裡知道………這未來的九個進士,早就已經投書,而且早獲得了舉薦的資格了,早知道這樣……我陳正泰憑着自己的良心,該更早一點舉薦纔是。

不過還好,捷足先登。

舉薦這東西,就好像是搶注商標一樣,先到先得,啪唧一下,舉薦的名錄送到了禮部,他們便算是我陳正泰的人了。

當然……好像更多的人在看陳家的笑話。

陳家蟄伏了這麼多年,突然鬧出大動靜,一下子舉薦了九個讀書人,這是破天荒的事,自隋朝開科舉以來,也沒見有人這樣漫天撒網了。

這陳家爲了重振家業,真真是昏了頭。

要知道……兵貴精不貴多啊。

對此,絕大多數人嗤之以鼻,這等漫天撒網的推舉,實在是不登大雅之堂。

每一次的科舉,被推舉的舉子有數千人之多,單單一個進士科,就有上千人,而能高中的,也不過寥寥數人罷了,你就算推舉再多人,又如何,進士科的考試難度極高,絕無濫竽充數的可能。

就在此時……年中的錢糧覈算已在民部展開。

這關係到了朝廷的歲入,事關重大,李世民已經連連過問了民部幾次,而民部……也已忙得腳不沾地起來。

這些日子以來,民部尚書戴胄可謂是好幾宿未睡,他所關心的,乃是今年的進項,這兩年災荒比較頻繁,且還有對粱師都的用兵,所以朝廷的開銷極大,可卻又因爲許多地方顆粒無收,收上來的稅賦,卻又大大的降低,當今皇帝欲圖大治,國庫的收益竟是不及隋煬帝時期的三成,倘若如此,那麼……又如何稱的上大治呢。

“戴公。”一個文吏匆匆而來。

戴胄擡頭看了文吏一眼:“又出了什麼事。”

這些天焦頭爛額,令戴胄的脾氣越來越糟糕。

“長安鹽鐵使司……”

“又是那個陳繼業?”

民部尚書戴胄也算是服氣了,有這麼一個下屬,他真的想把自己面前的紅漆楠木案牘給啃了。

“是,他……”

“此敗犬也。”戴胄咬牙:“民部的申飭發出去了沒有。”

“已擬定了,就等……”文吏顯得猶豫,這申飭一發出去,可就收不回來了,某官若是獲得了部院的申飭,對於聲譽有很大的影響,將來這個人……只怕再沒有前途可言了。

所以發出申飭,對於人的影響太大,沒有人願意把事做絕。

“給我發!”戴胄咬牙切齒道:“戴某宦海數十年,不曾見這樣的人,今日就當整肅吏治。”

文吏點頭:“喏。”他隨即拿着一封從長安鹽鐵使司的公文:“那麼這公文。”

戴胄接過,丟到一邊:“我公務繁忙,閒暇時自會看。”

文吏頷首點頭,匆匆去了。

戴胄於是繼續坐回案牘,看着一封封從各地送來的錢糧簿子,覈實錢糧入庫的情況。

“今歲河南道鹽鐵使司竟是收取了一萬九千貫錢?”戴胄眯着眼,忍不住眉一挑。

大唐初立,朝廷待民以寬,以求能夠使百姓們休養生息,所以稅賦並不高,而鹽鐵稅賦,本就是老大難的問題,其中牽涉到的利益極多,戴胄博聞強記,記得去歲的時候,河南道鹽鐵使司的稅賦,不過區區一萬三千貫,沒想到,今歲竟是大增,這足見河南鹽鐵使司上下辦事得利了。

看到此處,戴胄擡起頭來,呼喚佐官們來見,民部當值的佐官都來了,垂手而立。

戴胄微笑道:“河南道鹽鐵使是國家棟梁啊,倘若各道鹽鐵使,都如他這般,未來何愁鹽鐵不興,府庫不豐呢?”

衆佐官紛紛點頭,有的道:“這都是戴公的功勞,戴公自執掌民部,整肅內外,官吏人等,無不盡心竭力。”

“是極,是極,今歲各道的鹽鐵使司,除長安還未報上錢糧,其他各道,稅賦都有增長,可見戴公爲國聚財,功不可沒。”

戴胄知道他們不過是吹捧自己而已,畢竟……國家已經漸漸的穩定下來,隨着休養生息的國策,朝廷的歲入本就在逐漸的增長,換做是誰爲民部尚書,都會有此功勞。

他微笑捋須:“河南道鹽鐵使司增長近五成,大功於國,堪爲天下鹽鐵使司表率,理當奏請陛下,彰顯其功。”

衆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戴胄心情極好,四顧左右:“爲何長安鹽鐵使司還未送錢糧簿子來?”

“這……”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不作聲。

其實鹽鐵稅大家都心知肚明,長安鹽鐵使司所收取的稅賦在各都道的鹽鐵使司裡都是墊底,可有可無,其實大家都習慣了,至於原因,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可今日戴尚書特意問起,顯然……別有深意。

戴胄眯着眼,臉上帶着微笑:“噢,我想起來啦,長安鹽鐵使上了一封公文來此,我還未看。”

於是當着所有人的面,取了案牘上的公文,揭開火漆,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將公文打開,慢悠悠的念道:“某長安鹽鐵使陳繼業告上部曰:今長安鹽鐵使司收取錢稅,然所取錢財多不勝數,司中官吏三十餘人,點驗不及,懇請上部差文吏三十協助點驗……”

唸到這裡,戴胄臉一沉,他的聲音也嘎然而止。

他本來以爲,這又是那陳繼業各種撒潑打賴,訴說自己委屈的公文,既然那陳繼業不要臉面,老夫也不給他臉了,索性當堂把他的醜態念出來,給大家聽聽。

可哪裡想到……

這公文中所書的居然是:我這裡收的稅太多了,錢財堆積如山,數都數不過來,現在民部覈算的日子要到了,數錢太費力,我這兒人手不夠,請民部趕緊派人來數錢。

戴胄:“……”

佐官們一個個面面相覷。

這……這又是哪一齣?

良久,戴胄冷哼:“豈有此理,這陳繼業,又在此胡攪蠻纏,真是一點都不將民部放在眼裡……”

戴胄第一個感覺,就是陳繼業侮辱了自己的智商,自己作爲民部尚書,下頭各司各庫,哪一個不是對民部敬若神明,唯有陳繼業這個刺頭,你一個小小的鹽鐵使,就你多事。

佐官們也憤慨起來:“戴公,陳繼業無端滋事,這是在羞辱民部啊。”

“是啊,欺人太甚,再縱容下去便要上房揭瓦了。”

戴胄胸膛起伏,氣得要嘔血,隨即冷然道:“好,好得很,他長安鹽鐵使司的錢數不過來,老夫親去給他數,他一年得錢,不過千來貫而已,這千來貫錢……我要看看……怎麼就數不來。”

戴胄動了真怒。

姓陳的真的一點不給自己這尚書面子啊。

你不給我面子,我就當衆羞辱你。

民部上下,一下子沸騰了,高興的像過年一樣。

那陳繼業來部堂,摳索的很,別的司來了,都會給點兒錢,就他最摳門,摳門也罷了,還就他話最多,今日部堂動怒,正好有樂子看。

於是……戴胄命人牽了馬來,帶着一隊官吏出了民部,徑直往鹽鐵使司去,到了鹽鐵使司,卻見鹽鐵使司門前門可羅雀,連一個看門的人都沒有。

戴胄對左右人道:“居然懈怠至此,哼。”

接着下馬,突然……他停了步子,卻見這衙前的影壁上竟是張掛了一張東西,細細一看……居然是民部申飭陳繼業的文書。

這文書是一個時辰前送來的,誰知轉過頭,那陳繼業就讓人張貼到了鹽鐵使司衙前影壁……

戴胄不禁吹了吹鬍子,這陳繼業……還真不要臉了,別人都將旌表之類的東西貼在門前,臉上有光。這臭不要臉的東西,居然將申飭文書貼在上頭,他還真……一點都不在乎啊。

後頭都官吏們看着這一幕場景,也有點懵,他們對陳家人早有耳聞,今日見了影壁上張掛的申飭文書,方纔知道,人家已到不知臉爲何物的地步了。

“戴公,這樣的人……這樣的人……哎。”

戴胄一臉正氣:“隨我來。”

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
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