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

衆人越說越熱鬧,這長安城乃是天下各州的人聚集的地方,消息流通得比窮鄉僻壤自是快得多。

既然有人打開了話匣子,大家的談興也濃。

唐朝的人本就豪邁,哪怕他們喝的是茶,說話也不會帶太多的避諱。

李世民這才明白,原來這天下的軍民,其實是和自己沒有絲毫關係的。

當然,其實李世民早已漸漸接受了這種事實,只是還沒有板上釘釘而已。

歷朝歷代,不都是如此嗎?

他索性保持着沉默,繼續打開報紙的其他版面。

這報紙裡,除了記錄不少新鮮事,有長安的消息,也有來自於天下各州,甚至還兼帶了日曆的功能,會有一個豆腐塊的地方,記載今日乃是某某年某某年月和某日,以及黃曆上今日宜出行,不宜嫁娶之類的信息。

這個時代沒有專門兜售的黃曆,日期這東西,只能憑老一輩人的記憶了,偏偏人們對黃曆這東西又深信不疑,現在有了報紙,每日若是買一份,便可立即知道當下的訊息。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蒐集來的文章,文章刊載在上頭,顯然是給讀書人們看的。

這報紙裡的內容,可謂是包羅萬象,任何人都可從中截取到自己想要的訊息。

李世民甚至自己也意動了,有了這報紙,宮中的百騎,似乎也就沒有了必要,倒不如每日讓人送一份報紙入宮即可。

當然,這個念頭“只是”一閃即逝,李世民比任何人都清楚,要建立一個機構容易,可要裁撤一個機構,卻比登天還難,還是繼續留着吧。

他朝小軒窗看下去,見那賣報的人,因爲報紙中消息的‘勁爆’,竟是迅速的將手中的一沓報紙兜售一空,這賣報的人反而急了,放着一張報兩文錢掙,偏偏手裡沒貨了,這還了得?

於是他忙向要來買報的人告饒:“我這便去取貨,原諒則個。”

說着,一溜煙的跑了。

街頭巷尾,似乎現在討論的都是陛下的文章,這對於此時的百姓而言,不啻是破天荒的訊息。

茶肆裡也是如此,人們還是津津樂道的談論着關於陛下勸學的事,衆說紛紜,隨之來茶肆的人越來越多,閒談的人也就越多了。

似乎……大家對於當今天子的印象都很不錯,對於文章的評價也很高,只是到底他們心裡是怎麼想的,李世民就不得而知了。

此時,李世民坐在這裡,方纔知道,原來民意的反饋竟是如此,和大臣們奏報的完全不同。

他站了起來,讓人會過了賬,隨即便起駕回宮。

張千則小心翼翼,他察覺到一些陛下對於報紙的態度不同,擔心百騎因此而受影響,偏偏此時他不敢多嘴,只好忐忑的不安的等待陛下什麼時候高興了,而吐露出自己的心思。

實際上,第二期的報紙已經賣瘋了。

起初只是想賣六千份,後來開始拼命的加印,可加印到了一萬五千份時,還是有不少賣報的人跑來求貨。

這是陳愛芝萬萬想不到的,他想不到的是,軍民們對今日的內容如此的感興趣。

其實不只是這些貨郎,甚至已有不少客商看到了這報紙的商機了。

從前的時候,各州想要了解長安的動向,往往都會專門派人來長安傳抄邸報,所謂邸報,往往是官方的一些動向,好讓各州和各縣的官長對朝廷有所瞭解,畢竟,若是消息過於閉塞,說錯了什麼話,做錯了什麼事,就很有可能要引發出可怕後果。

而地方的一些世族,也有了解長安消息的意圖,他們可能並不追求報紙的時效性,哪怕是半個月,甚至是一個月前的消息,他們也無所謂,而報紙的信息量太大了,一些客商來了長安進貨,就動了心思,買上幾十上百份,帶回家鄉去販售。

各州對報紙的需求,同樣也是巨大的,天下三百多州,一千五百多個縣,哪一個縣沒有一定的需求?一個縣裡七八個官員,還有十幾個重要的文吏,更不必說,還有一些地方的世族和豪強以及商賈了。

洛陽那裡的需求最大,這洛陽的商賈,當即便定製兩千份,要送去洛陽販售,而揚州……大抵也是如此,略少一些的,也有一千份。

其他的小縣,或二十張,或三五十,都是不一而足。

甚至還有商賈索性收購起市面上的舊報紙的,這倒不是省錢,實在是沒辦法了……畢竟報館裡沒貨了。

這第二期的需求量實在是比預期的要超預想很多,於是……只能不停加印,當大家發現加印也解決不了問題,只好繼續招募匠人,配置更多的印刷機器。

那交易所裡,如今可以說是人手一張報紙,報紙在這裡的銷量是最好的,甚至有人看着陛下勸學的文章,突發奇想,跑去投資造紙了。

報紙給不同的人,帶來的是不同的想法,對於商賈而言,看了報紙裡的訊息,總覺得該投資一點啥。而對於讀書人,則沉浸在裡頭文章的優劣上。對於尋常百姓,他們更津津樂道的是奇聞異事。而對於朝中的大臣和官衙裡的官吏,則是通過某些訊息,去推敲朝廷和陛下的動向。

似乎每一個人,都能從中汲取出一點什麼,無論判斷是否準確,可至少……訊息擺在你的面前,自己判斷便是了。

陳愛芝心急火燎地找到了三叔公,急匆匆地道:“老祖。”

陳愛芝比陳正泰還要小上一兩輩,三叔公對於他而言,輩分可就高得太多了。

他急急地繼續道:“現在看來,此後的報紙,每一期若是不印個三五萬份是不成的了,只是這樣一來,就增加難度了,編輯室倒還好說,現在人力充足,無論是分揀訊息還是採編,亦或者排版,暫時沒有什麼擔心,可現在最緊要的是要擴建作坊了……”

“是來要錢的吧。”

三叔公氣定神閒地呷了口茶,而後笑吟吟地看着陳愛芝道:“這個都是小事,咱們陳家缺錢嗎?缺的是怎麼將錢花出去,現在多了這麼個名目,你放心便是了。”

三叔公雖說年紀大了,可是對錢這方面的事卻比誰都精!

這筆數,是顯而易見的,若是每日有五萬的銷量,那麼就很可觀了。

一個月下來,便是一百五十萬份的銷量啊。

一張報紙三十文,那麼一月下來營業額便有五萬貫了。

五萬貫雖然不多……可勉強維持報館的運轉卻是足夠的了,何況……隨着報紙的影響日益增加,銷量若是再增加不少,再挖掘一些其他的盈利方式,那麼一年的營業額,便可超過百萬貫了。

這買賣……怎麼看都不虧。

三叔公隨即又對陳愛芝道:“今日的報紙,老夫也看了,這頭版的那篇文章,寫的真好,明日那一期,頭版打算寫什麼?”

“這……”陳愛芝一時爲難起來:“長安城裡,最近米價漲了不少,我親自寫了一篇相關的文章,想要……”

“靠這個?”三叔公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就這樣,如何能增加銷量呢?”

“呀……”陳愛芝連忙道:“還請老祖賜教。”

三叔公就笑着道:“賜教談不上,其實報紙的經營,老夫也不甚懂,可看了今日這一期的報紙,老夫作爲一個讀者,卻生出了一個疑問。我來問你吧,陛下的這一篇文章引發了這麼大的爭議,可謂是衆說紛紜。那麼……是否要來解讀一下陛下的文章呢?”

陳愛芝恍然大悟,頓時眼眸微張,道:“明白了,老祖的意思是,我這便撰文,寫一篇關於陛下勸學的……”

“你算個屁,”三叔公一臉鄙視的看他,口氣一點不客氣!

年紀大了就是好,見誰都是小輩,罵就是了,年紀越大,脾氣就越不好,這也不是三叔公的問題。

都是這些小輩們慫出來的。

三叔公正色道:“蠢貨,當然是請重要的人來撰寫文章,解讀陛下勸說的本意啊。你陳愛芝是什麼東西,解讀的文章再好,有人愛看嗎?別太將自己放在心上,你現在……要趕緊的,立即去找房公求稿,就說……現在坊間對於帝心多有猜測,房公乃是宰相,若是也能肯屈尊撰寫一篇文章,那便再好不過了。”

陳愛芝一愣,隨即爲難地皺眉道:“這……房公日理萬機,他會肯……”

“這對他有三個好處。”三叔公正色道:“這其一,陛下撰寫了文章,他作爲宰相,也亦步亦趨,如此才顯得他時時刻刻緊隨着陛下。這其二嘛,是人都好名,現在報館的銷量節節攀高,若是寫一篇文章存世,能讓天下人誦讀,對房公而言,也是一件美事。而其三,才最厲害的,房公可以藉着文章,好好的闡述一下自己對陛下勸學的理解,裡頭少不得要有許多溢美之詞,如此……房公也算可藉着文章和陛下交心了,你說,這對房公而言,是不是三全其美?”

陳愛芝聽了,頓時醒悟了,忙道:“原來如此,對房公的確很有好處。可是呢,對報館也有幾個好處,其一,是前一日刊載了陛下的文章,現在再登載宰相的文章,可繼續發酵此事。其二,坊間衆說紛紜,房公撰文,將事情說透,可免生歧義。這其三,陛下和房公都撰了文,以後咱們要約稿,就容易得多了,下一次,再約長孫相公,約那虞世南虞大學士,就可謂輕而易舉了。”

“是這個道理。”三叔公笑呵呵的道:“愚子可教也,看來你還挺開竅的,事不宜遲,趕緊去辦事吧。”

陳愛芝再不敢怠慢了,匆匆動身。

現在天色已有些晚了,房玄齡也已下了值,不過那報紙其實很早就送到了他的辦公的案頭上,畢竟陛下親自撰寫了文章,房玄齡這個大唐宰相怎麼能不看?

看過了文章之後,房玄齡心裡只讚歎陳家還真是什麼賺錢的門路都有,似乎他也察覺到,未來報紙可能會出現極大的影響。

誰曉得,剛回到府上了,他便變得謹慎小心起來,躡手躡腳的想躲回書齋裡去,免得遇到了夫人,也可以耳根清淨一些,誰曉得門子說,有陳家報館的人前來拜訪。

“陳家報館……”房玄齡皺眉,有些意外。

不過畢竟對方是陳家的人,事實上,房玄齡堂堂宰相也不是什麼人都見的,可對方報出了身份,這個面子還要給的,索性讓人在小廳等候。

房玄齡換了一身舒爽的衣服,便來見客,陳愛芝立即就說明了來意。

房玄齡先一愣,隨即心思便活絡起來,其實初看陛下的文章時,他就有些起心動念,當時就在琢磨着,陛下這文章到底有什麼深意,臣子揣摩皇帝的心思嘛,當然是時刻要有的。

現在居然來請他撰文,這既讓他警惕,也讓他意動。

警惕的是,自己撰文,切切不可隨意妄測帝心。

可意動的是,或許可以藉此撰文,沿着陛下的思路,將陛下勸學的美意,好好闡述一遍,君臣之間相互吹捧幾句,也不失爲佳話嘛,陛下非但不會責怪,可能還會有惺惺相惜之心呢。

何況,正如三叔公所說的……房玄齡確實也愛名聲,到了宰相這個地步,若是自己的文章能讓天下皆知,有何不可呢?

他很快,便滿口應了下來。

倒是陳愛芝略帶歉意地道:“只是……今夜就要開始排版印刷了,所以時間上可能會有些倉促,所以懇請房公,得抓緊一些,子夜之前,得將文章預備好。”

“這個好辦。”房玄齡心說,還有許多時辰呢,這對老夫而言,不過手到擒來!

不過他卻在此時想起什麼,轉而道::“聽聞你們報館,居然招來了程處默,打了御史?這事,陳駙馬知道嗎?”

“呀,陳駙馬……我家郎君自然是不知道的。”陳愛芝一口咬定:“打人是他們程家的事,和我們陳家有什麼關係呢?”

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章:大宴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
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章:大宴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