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

陳正泰沒有料到長孫無忌反應如此之大。

只好一次次的安慰他。

人還沒安慰住,卻見一人迎面而來!

此人想來也是入宮來的,見了陳正泰和長孫無忌,他臉色微微一變,隨即便想錯身過去。

長孫無忌卻是認得他,不是韋玄貞是誰?

這韋玄貞乃是韋貴妃的兄弟,按理來說,也是皇親國戚,今日年關,自當來宮中拜見的。

只是……長孫家和韋家本就不對付,再加上韋家和陳家之間,平日也是劍拔弩張,大家的關係就可以想象得到了。

韋玄貞猶豫了一下,想着索性當做沒有看見二人算了。

可是他終究還是停下了腳步,因爲他看到了長孫無忌臉色很不好看,心裡便好奇起來,便故作詫異的樣子:“原來長孫相公和陳駙馬已覲見了。”

長孫無忌臉拉下來,只隨意敷衍了幾句。

韋玄貞而後目光便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想說點什麼,不過細細想來,也沒什麼可說的。

姓陳的現在賺了大錢,可又如何?他們韋家,又不仗他陳家的勢。不就是皇親國戚,家裡有錢嗎?韋家也有。

於是繃起了臉,徑直走了。

他今日的心情其實是不錯的,前幾日,河南遭災,他提前買了一些股票,賺了一些錢。

此時,他也開始慢慢的掌握了竅門了。

賺錢……還不容易?

簡直太小兒科了。

他們陳家不就是靠這個發大財的?

我們韋家也可以。

韋玄貞心裡想着,不禁得意自滿起來,去覲見了皇帝,李二郎心情顯然並不好,敷衍了幾句,就讓他走了。

韋玄貞依舊還是不在意,樂呵呵的回府。

回到家中,他又開始興沖沖的過問關於驛傳快馬的問題了。

這玩意……真的太有用了。

各州的消息,韋家都能提前一些時間知道,可笑的是那些尋常百姓,也跟着人去買股票,對於天下的事,懵懂不知,韋家能提前得知消息,早早佈局,該漲的時候提前買,該跌的時候提前賣,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韋家畢竟財大氣粗,在各州都佈置了人手,三百多個地方,快馬、人力,爲了這個,花銷極大……

不過……總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總算沒有吃虧。

現在韋家的盈餘開始日增,韋玄貞終於開始在家族裡有了底氣,連說話都大聲了。

好不容易過了年關,大家熱熱鬧鬧了一番,轉眼,這年就過完了,便該上朝了。

這一天的一大清早,韋玄貞如往常一樣,收到了一份快報,這快報是自揚州傳來的,揚州一直都是韋家的關注重點,揚州那裡,據聞造了一大批的海船,將攜帶着大量的貨物出海,據聞船隊的規模不小,是往倭國去的。

得了這消息,韋玄貞皺眉,他叫來了主事,便直接說正事:“數十艘大船組成船隊,往倭國去做買賣……這……倭國有什麼特產?”

“沒聽說過倭國有什麼特產的呀。”主事想了想才道。

“不過……若是前往倭國,可能會在某個島嶼滯留,此地……有新羅人和百濟的商賈出售新羅和百濟的物產,那裡的參據說不錯。自從朝廷查抄了竇家,市面上的人蔘價格便開始上漲了,聽聞……制度藥的劉記藥業的股票暴跌,可若是……能用海運,源源不斷的輸入新羅和百濟的人蔘,直接繞過那高句麗……這劉記藥業……”

韋玄貞眼眸頓時一張,恍然大悟了!

ωωω◆ Tтkā n◆ c ○

劉記藥業是主售各種滋補品的,這幾年來越來越壯大,前些日子,股價跌的厲害,根源就在於……這滋補品用的最多的就是人蔘,而竇家被查抄,市面上的人蔘開始變得緊缺,尤其是高句麗的人蔘似乎斷了貨源,因而劉記藥業也遭受了不小的影響。

可若是能用海運,繞過高句麗……向百濟和新羅,尤其是新羅,這新羅人對大唐十分順從,和百濟人的敵視態度不同,那麼……劉記藥業可能就要翻身了。

“懂了。”韋玄貞立即興沖沖的道:“那還愣着做什麼呢,趕緊啊,趕緊去多買一些劉記藥業,有多少買多少,到時候……就等着發財吧。”

韋玄貞一面吩咐,一面眉飛色舞得就像撿了錢似的,道:“嘖嘖,看看……要掙錢,還不容易?他陳家能掙,我們韋家也可以,這姓陳的……老夫早就看不順眼了……”

說着,他隨即讓女婢們換了朝服,便上了備好的車馬!

這車馬也是二皮溝造的,現在頗爲流行,這樣一輛四輪馬車,人坐在上頭,別說有多舒服了!

就這般愜意的躺在馬車裡,馬車行至街坊。韋玄貞卻是奇怪的看到……一大清早,有人四處揚着大紙在吆喝着什麼,只是這車廂裡嚴實,也聽不清,倒是沿途有一些人低頭看着那大紙,三五成羣的聚在一起。

不過……這些都和韋玄貞沒有關係,他不在乎,馬車就這樣穩妥地走到了太極門。

韋玄貞緩步下車,因爲是剛剛過完年,是以所有的大臣都到了。

韋玄貞的心情很不錯,看了看,想尋幾個關係不錯的人打個招呼,可隨即便聽幾個大臣低聲說着什麼:“新羅那邊……據聞人蔘不值錢,可若是到了大唐,就不一樣了。”

韋玄貞聽到這裡,心就沉了下去了。

這些人……瘋了嗎?

如此絕密的消息,他們如何知道的?那可能……是他們暗地裡也在揚州佈置了人手?

只是這樣的好事,當然該秘而不宣,先暗中命人去採買了股票再說,卻在此大聲嚷嚷幹什麼?

他繼續往前走,這三五成羣的大臣似乎都在議論着這件事:“那海船……能避風浪,速度也快……卻不知……是如何製成。”

韋玄貞越來越迷糊了……

看樣子,這絕密的消息……是滿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他終究忍不住,不由的湊上去問道:“什麼海船?”

“揚州的海船啊。”這人一臉怪異的看着韋玄貞。

韋玄貞心裡咯噔一下……這特麼的不是秘聞嗎?

韋玄貞拉下臉來,口裡道:“噢,揚州海船怎麼了?”

“出發了,要往倭國。”

韋玄貞臉又拉了下來,聲調也在不自覺間提高了幾分,道:“這何時的消息?”

“大前日正午……”

大前日正午?

韋玄貞就整個人不太好了。

這才兩天的時間,兩天時間啊……老夫知道這個消息,並不稀奇,畢竟老夫花了無數的人力物力,在天下各州設置了不少的耳目,而且得了什麼新的消息,都是讓人用快馬傳遞來長安的。

可問題就在於……你們是怎麼知道?

韋玄貞一臉戒備的看着這大臣,一時想不起是誰,於是問道:“敢問名諱。”

“刑部主事周常。”

韋玄貞聽他的姓氏,也不像出自什麼世家大族,道:“這消息,你那裡得來的。”

“滿大街人都知道了。”這周常一臉無語的看着韋玄貞:“卯時的時候,街上就在瘋了似的賣報,報……你知道不知道……有個叫新聞報的,就是天下那裡發生了什麼事,連夜印刷出來,拿出來賣的,一張報,才三十個錢,你是不曉得的,大家都搶瘋啦。”

韋玄貞:“……”

這周常似乎曉得韋玄貞身份尊貴,帶着幾分討好的樣子,從袖裡掏出了一張紙來。

這是一張大紙,看紙張就出自二皮溝的造紙作坊。

韋玄貞一臉狐疑的接過去,這一看……整個人懵了。

裡頭詳盡的介紹着天下各州的消息。

其中就有一個,是關於揚州海船出海的事。

不只如此……還有越州出現了一夥盜賊,有長安這裡……一個新的作坊開業,規模巨大。還有草原上,發現了一處鐵礦礦脈。

這些消息……可謂是琳琅滿目,甚至……還有小半頁的文章。

這文章,是雍州解元鄧健所作,文采斐然。

韋玄貞看的懵了:“這是誰家賣的……”

“還能有誰,當然是陳家了……”

韋玄貞頓時覺得自己腦袋昏沉沉的,直接眼前一黑……

臥槽……

我韋家辛辛苦苦,花費了無數的人力物力,才弄出了這麼一個驛傳,這可是用了小半年的時間,挑選了不知多少精幹的人,又沿着官道,弄了不少馬匹……好不容易折騰出來了這個,結果……

你姓陳的居然也這樣搞?你們陳家耳目靈通倒也罷了。

這一點,韋玄貞是服氣的,他們陳家有的是錢,無論是人力物力,肯定都比韋家要強,比如陳家甚至可以做到在沿途官道每隔五十里,直接設置類似於驛站一樣的客店,讓人養馬,而後派精幹的騎士,沿途接力,日夜不停的將最新的消息從各州送至長安來。

他們完全可以花費十倍以上的錢財來幹這樣的事。

因而,陳家的消息比韋家的消息更快,韋玄貞也並不會覺得意外。

可問題就在於……陳家這羣狗東西,他們得了消息,竟連夜印刷出來,弄得天下皆知……

他們拿這消息,三十文就拿去賣了……那我們韋家呢……

四處安插耳目的目的,不就是爲了比尋常人更早得知天下的大事嗎?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那還有什麼意義?

韋玄貞雙手緊緊地捏着報紙,眼睛則死死的盯着這報紙裡的內容……

他幾乎可以確信,報紙裡的任何訊息都是最新的,有的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

“韋公,韋公……你怎麼不說話了,你倒是說句話啊。”

那刑部主事周常見韋玄貞的神色不大對勁,於是忙是低聲呼喚。

韋玄貞還是直勾勾的樣子……一言不發,像是中了魔怔一般。

卻在此時,便聽到有人紛紛道:“陳駙馬好……陳駙馬也來了……”

一聽到陳駙馬三個字,韋玄貞似乎眼睛一下子充了血,而後……整個人氣血上涌,可老半天……他還是像石雕一樣,竟是愣在那裡,看着陳正泰那張俊逸的臉,竟一句話說不出來。

陳正泰顯得很高興的樣子,他來的遲了,下了馬車,見許多人紛紛和自己示好,便很高興的朝衆人揮手,一面道:“大家記得來買報啊,新聞報……這東西可好着呢,裡頭有不少好東西呢!”

韋玄貞驟然間,已覺得自己要炸了。

耳邊,卻依舊只聽到有人吹捧着陳正泰:“下官還真買了,說起來,頗爲有趣,陳駙馬真的費心了。”

“是啊,是啊。”

當然……這些人多是一些溜鬚拍馬之徒。

大多數大臣,顯然對於這些人,是不屑於顧的。

只是這新聞報一出,顯然已讓這長安城掀起了波瀾了。

………………

張千小心翼翼地拿着新聞報,在李世民更衣的時候,匆匆進去道:“陛下……快看……”

這年也過完了,今日乃是早朝,所以李世民起的早了一些,此時顯得有些睏乏,見張千神色匆匆的進來,便側目看了張千一眼,淡淡道:“何事?”

張千如便實道:“今日一大清早,根據百騎的探報,說是街面上出現了這麼個東西,許多人沿街售賣!而且說是天黑着,就四處在兜售了,本來……大家也沒往心裡去的,可……後來,白騎發現,這東西很不一般,奴也說不好這東西是好是壞,所以……特意讓人採買了一份來,請陛下親自過目。”

李世民看着張千舉過來的這麼一張大紙,本是不屑於顧的樣子。

街面上的東西,也需勞朕親自來關注嗎?

可是……李世民畢竟也深知,張千的性子,平日都是不急不躁的,可今日這反應就顯得有些心急火燎了,十之八九,是察覺到這事不小。

是以,李世民臉色凝重起來,於是……取了報紙,打開……

這一看……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這……是誰兜售的?”

張千便道:“是陳家……聽聞這份報紙是陳家的作坊連夜開工,印刷之後,便讓貨郎四處售賣的……陛下……奴覺得……這……這似乎有些不合規矩。”

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
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