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

好在陳愛芝不願去挖煤,陳正泰說啥,他倒是很順從。

現在陳家的產業太大了,上千的陳氏子弟,上頭又有家法在,若是陳正泰對你印象好,說不準就讓你負責某個大產業,隨隨便便,一年幾十萬貫的錢財自你的手裡流出,身邊無數人巴結着,下頭上萬的匠人,指揮着方方面面的事,那可真是春風得意。

可若是犯了錯,說不準就送去了鄠縣,每日灰頭土臉,拿着可憐的一點工錢,慘到了極點。

陳家上下,現在沒一個敢對陳正泰提出質疑的,也正是因爲如此,人家心念一動,便可改變你的一生,而在這個時代,家族的血脈關係,是根本無法脫離的,一旦離開家族,就意味着你什麼都不是了。

和其他的助教相比,人家大不了這裡乾的不痛快,掛冠而去便是了,可陳愛芝卻無路可去,因而他用心的聽着陳正泰的交代,一刻也不敢放鬆。

他心裡大抵知道,家主肯定是有什麼事想幹,可到底想幹什麼,陳愛芝不願去多想,只想着將事情辦好即可。

陳正泰交代完了,而後一笑,起身道:“天色不早啦,這些日子,就用你來牽頭吧,將這三百人好好的培訓一番,到時我有大用。”

說着,陳正泰很乾脆的就直接打道回府了。

陳家的新宅佔地不小,位置在二皮溝的繁華地段,回了自己的小宅院,遂安公主早已在等着了。

夫婦二人許多日子不見,當夜辛苦了一番,到了次日,陳正泰便興沖沖的開始讓三叔公去做市場的調查了。

馬上要過年了,整個長安城最近格外的熱鬧,正因爲熱鬧,所以市面上也顯得繁榮,尤其是陛下平安歸來,使得許多人暗暗鬆了口氣,原本以爲即將到來的一場變亂已消失於無形。

對於天下百姓而言,其實誰做天子,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大家只希望天下太平罷了。

三叔公也趁着年節即將到來,開始至長安拜訪各家。

其實這個時候,三叔公是感觸良多的。

想當初的時候,三叔公也是要在這個時間點四處拜訪的,只是那時候的陳家微弱,送了門貼到各家去,對方大多是派一個家中不太重要的耆老出來,彼此說幾句話,而後便散了。

可現如今,哪怕陳正泰在朝中得罪了許多人,可但凡出門拜訪,人家一見到門貼,家裡的幾個核心嫡系子弟便要親到中門來迎接,更少不了備下美酒佳餚,非要留着夜宴之後方纔肯讓人走。

哪怕是平日裡關係較爲緊張的一些人家,這該盡的禮數,卻還是要盡的。

三叔公最擅長的,便是這些迎來往送的事了。

一般人,還真弄不清楚的閥閱的事,這長安城中的世族,是怎麼起來的,此後出現過什麼人物,先祖們和陳家的先祖又曾有過什麼淵源,亦或者是否曾有過姻親的關係,這住在長安大大小小的數百世族,彼此之間藕斷絲連,這些錯綜複雜的事,還真不容易講清楚。

也只有三叔公這種活化石,才能對此瞭如指掌了。

快到年關的時候,他興沖沖的跑來尋陳正泰,直接就道:“你安排老夫問的事,老夫還真打聽清楚了,這各家的世族,還有一些巨賈,確實都有自己的消息來源,就說前一些日子,徐州發生的事,現在大抵,各家人心裡都有數了,老夫故意試探了他們一下……呵呵……”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這麼多家族和巨賈,人人都暗中鼓搗這個,倒是煞費了苦心。”

“這也是沒辦法了,現在消息不只值錢,還要命哪。”三叔公咳嗽一聲,繼續道:“就說草原裡發生的事吧,若是當初那裴寂提早得知消息,何至到這個地步?現在被罷黜了官爵,據聞可能又要流放了。”

陳正泰爲裴寂默哀,好歹也是拜過相的人,若是此前的一次流放,還只是李世民對他的敲打,可這一次流放,就純粹是作死了!

敲打的時候,收拾一下,很快還會官復原職,而作死的話,只怕這輩子就再也回不來了!

想到這位大名鼎鼎的裴公,要在某個山嘎達裡蹲着玩泥巴,陳正泰便覺得……挺爽。

“知道了。”陳正泰臉上只淡淡應了一聲,而後道:“看來我們陳家也要抓緊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新年就要到了!

過年的時候,陳正泰帶着遂安公主入宮覲見,一起拜見了李世民,寒暄了幾句,而後遂安公主自是去見長孫皇后和自己母妃。

陳正泰則留了下來,笑着陪李世民閒聊了幾句,而後對李世民道:“陛下,兒臣聽說了一件事。”

李世民心情還不錯,他現在每日心心念唸的等着查抄竇家呢,查抄已經開始了,刑部和大理寺似乎乾的有聲有色,動用了許多的人手,只是竇家的產業實在太大,沒有這麼容易清算的。

李世民微笑道:“何事?”

陳正泰便道“兒臣聽說,現在滿長安都在各州弄驛傳。”

李世民臉上的笑容收起,頓時警惕起來:“驛傳,他們這是想做什麼?”

陳正泰道:“想來是希望蒐集天下各州的信息吧。”

李世民眼眸眯起來,隨即瞥了張千一眼:“爲何百騎那邊沒有消息?”

“這……”張千有點懵了,於是忙道:“奴……”

李世民擺擺手:“好啦,住嘴。”

張千討了個沒趣。

李世民隨即道:“朕倒是沒有料到這個,只是這些人想要讓自己的耳目聰靈,本是無可厚非,可是在各州安插探子,怕也值得警惕。”

這是實話。

你們這些世族和巨賈,派人到各州去,這不就成了一個又一個密探嗎?若是天下安定還好,一旦天下不安定,將來這些密探,豈不就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

其實宮中也有專門打探消息的密探,也就是李世民直接掌握的百騎,可若是天下的家族,人人都折騰出一個百騎來,這還了得?

對此事,李世民自是重視起來,於是道:“朕若是下旨,可以杜絕嗎?”

“只怕很難。”陳正泰苦笑道:“陛下想想看,涉及到的世族和巨賈太多了,這本就是密探,朝廷要杜絕,談何容易。”

這倒是實話,不說這些人,哪一個都是非同一般的角色,就算是明令禁止,這又如何禁止呢?

難道傳個書信也不成嗎?

可是李世民深知,這等事是防不勝防的。

李世民想了想,不由感慨:“這些人背後到處通傳消息,實在可慮,哎,若是天下的世族都如陳家一般,纔可令朕無憂啊。看看陳家,就安分守己,從不幹這樣的事。”

陳正泰:“……”

李世民擡頭看了陳正泰一眼:“怎麼?”

“兒臣不敢隱瞞,其實陳家……也在搞……”

李世民:“……”

這就有點不要臉了,你們陳家也在搞,然後你這個陳家家主跑來告狀說其他人在搞這個?

陳正泰連忙解釋道:“陳家也是沒有辦法啊……”

陳正泰的話還沒說完,李世民就面若寒霜地道:“這倒是怪到朕的頭上了,朕無法杜絕這些事,所以你們不但要建立起驛傳,只怕耳目還要比他們更多是嗎?”

“其實……”陳正泰有點尷尬,這個事,沒法說啊,於是踟躕了老半天,才道:“其實兒臣辦這個,就是要杜絕這樣的事。”

“嗯?”李世民奇怪的看着陳正泰:“這又是什麼道理?”

陳正泰道:“陛下到時便知道了,兒臣……一時也很難解釋。”

李世民只頷首,心裡卻更是惆悵起來。

李世民登基,雖然做了皇帝,其實內心深處,卻是一直有一種焦灼感的。

實際上,別看天子如此的光鮮,可是自從漢朝滅亡以來,這中國之地,出了多少王朝和天子呢?只怕尋常人都已數不清了,可基本上沒有多少皇帝能夠延續三代,兵強馬壯的人做了天子,等到了他們故去的時候,便有權臣或是將軍們開始作亂,而後剪滅皇帝的宗族,取而代之。

李世民自然清楚,之所以是這樣的原因,其根源就在於,哪怕是做了天子,這天下依舊有許多家族,是可以和皇族分庭抗禮的。

在主弱臣強的情況之下,這樣的事屢見不鮮也就不奇怪了。

就說這密探的事,但凡是世族都在各州安插耳目,這些世族可都是根基深厚,實力極強的,他們現在放的只是密探,只是專門打探消息,可是時間一久,他們的親信在地方上,憑藉着世族這個大靠山,少不得又可能和當地的州縣長以及本地豪強們聯繫!

何況,一旦這些人消息可以和宮中一般,甚至某些事,他們消息渠道比朝廷還要快,這……就免不得在將來尾大不掉了。

見李世民沉默,陳正泰也就不敢再吱聲了,因爲這事的確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跟李世民解釋清楚的。

倒是過了一會兒,有宦官來道:“長孫相公求見。”

今日是年關,皇親國戚們都會入宮,李世民淡淡頷首道:“將他叫進來。”

長孫無忌這幾日的心情很好,臉上不經意間總透着笑意,走路也顯得輕快了幾分。因爲自己的兒子,終於放了年假回來了,他得知長孫衝如今每日讀書,且又有大志,心心念唸的想着,要在會試中名列前茅,自是心裡樂開了花。

想當初,人人提他家長孫衝色變,誰曾想到如今他這兒子會如此的穩重有志氣!

我們長孫家,也有今天了。

他興沖沖的入殿,先行禮,而後笑呵呵的道:“二郎的氣色,比從前好了不少。我大唐國運昌隆……”

李世民壓壓手,打斷了他的話,直視着喜滋滋的長孫無忌,口裡卻道:“朕來問你,你們長孫家,在天下各州,有多少耳目?”

這個問題太突然,也很驚嚇啊!

長孫無忌的笑容猛地僵住,頓時冷汗浹背!

他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瞥了一旁的陳正泰一眼,卻見陳正泰給他一個招了吧,別抵抗了的神色。

於是長孫無忌忙道:“這,二郎……不,陛下請聽臣解釋,臣……臣家……”

“看來你們長孫家,似乎也在建百騎。”李世民臉色鐵青。

說到這建百騎,可不是鬧着玩的事,大唐的百騎和明朝的錦衣衛等同,專司爲宮中打探消息,是皇帝才享有的特權!

李世民這樣說,無異於是誅長孫無忌的心了!

長孫無忌驚得臉都白了幾分,忙道:“臣……臣……”

“好啦。”李世民道:“不必辯解了,今日乃是年節,就不必鬧成這個樣子了!要建百騎的,也不是你們長孫家一家一姓,朕就算要治罪,難道能將這天下的世族統統都治罪嗎?”

李世民說罷,站了起來,看了陳正泰一眼:“你說你有辦法?”

陳正泰一本正經地道:“有。”

“那朕就拭目以待吧。”李世民認真地道:“朕倒想看看,你是如何杜絕的。”

長孫無忌看了看李世民,又看了看陳正泰,聽着這二人的對話,心裡複雜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被誰坑了,怎麼陛下突然關心起了這個?

這帝心難測啊,誰曉得陛下到底心裡怎麼想的,這事兒說大很大,說小也很小,於是惴惴不安之中,匆匆和李世民見了面,見陳正泰要請辭而去,便忙也要辭行。

他和陳正泰一道出宮,卻見陳正泰渾身輕鬆的樣子,便湊上去道:“陛下怎麼突然對此這般的關注,是不是那該死的張千……”

“可能是吧。”陳正泰道:“不過長孫相公放心便是,我們是君子坦蕩蕩,又沒有謀逆造反,怕個什麼?”

“……”

長孫無忌幾乎跳腳起來,道:“你是坦蕩蕩,老夫不一樣,老夫感覺要大難臨頭了啦,你也不想想,李二郎……不,陛下是什麼樣的人?他的性情雖也有忠肝義膽的一面,可一旦察覺到什麼,可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

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九章:敕封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
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九章:敕封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