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

這可是一筆天大的財富啊。

李世民感覺自己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雀躍。

他甚至覺得,竇家似乎也沒有這樣的可惡了。

三代人兢兢業業的冒着滅族的危險,積攢着家業,從隋朝開始就做二五仔,積攢瞭如此雄厚的身家,就算是快要完蛋時,還不忘調取大量的財貨,去吃進暴跌的股票,如今直接一波帶走,若是統統衝入內帑,那……

李世民可以保證,這李氏皇族,五十年之內,可以不需向國庫索要一個大錢了。

李世民心裡舒坦了許多,方纔的怒氣,竟也消失殆盡,卻冷冷的看了竇德玄一眼:“那麼,敕命刑部,抄沒竇家,不得有誤。竇家雖爲國戚,可勾結突厥人,妄圖刺駕,這是十惡不赦之罪,此事定要深究,不得有誤。”

李世民說罷,衆臣凜然。

其實這等抄家滅族的事,對於衆臣而言,並不是什麼好事。

只是這竇德玄實在是作死,此時卻沒人敢再做聲了。

李世民隨即看向了裴寂等人:“裴寂人等,廢黜爲庶民吧,此案也一併令刑部審斷,不得有誤。”

這個時候,就需要快刀斬亂麻。

隨即,李世民喝令散朝,又下旨諸衛人馬散去,至於幾位宗親,則直接暫行軟禁起來,另行處置。

李世民隨後將陳正泰和大理寺卿孫伏伽留了下來,這孫伏伽也是直言敢諫的人,頗受李世民的欣賞。

孫伏伽微胖,此時欠身坐着,顯得有些笨拙的樣子,他擡頭看着李世民,靜靜地聽候李世民傳達聖意。

倒是陳正泰坐在另一邊,就沒有他這般的拘謹了,有宦官上了茶水,陳正泰隨性地呷了口茶。

李世民來回踱了幾步,隨即看向孫伏伽:“竇家家大業大,想要查抄,只怕不易。而且……此人就是青竹先生,他這些年來,到底如何勾結突厥人和高句麗人,又犯下了多少大罪,這些都要查清。至於竇家內部,這上上下下的人,如何藏匿財富,如何走私,這些也需徹查個一清二楚,你明白朕的意思嗎?”

孫伏伽連忙起身,躬身道:“臣遵旨。”

李世民臉色緩和,接着道:“只有查清了這個,朕才能安心,這竇家就是一根刺,現在刺是找到了,只是這根刺還在肉裡,怎麼拔出來,卻是當下最緊要的事。突厥已滅,這草原之中,只怕要陷入動盪。而至於那高句麗,更是攜抗隋之餘威,耀武揚威。自稱擁兵百萬,戰將千員,桀驁不馴。朕想知道的是,竇家到底偷偷送去了高句麗多少物資,又送去了多少有用的情報……甚至……除了竇家之外,是否還有人牽涉其中?若是一日不查清楚,將來兩國有了爭端,我大唐少不得要爲此付出代價,朕……寢食難安哪。”

孫伏伽又連忙肅然道:“臣明白了。”

李世民隨即道:“既是明白,那麼你且去吧。”

孫伏伽於是起身告退。

目送走了孫伏伽,李世民則是微笑的看着陳正泰:“正泰辛苦了。”

陳正泰道:“陛下,兒臣自作主張,派人闖入了竇家……這是滔天大罪,懇請陛下處置。”

這是家天下的時代,家天下的特點是什麼呢?

那便是當皇帝懷疑你圖謀不軌,譬如直接闖入了竇家,那麼,將這件事當做謀反罪處理都可以。

可此時李世民不這樣看。

在李世民看來,陳家爲了幫自己拔出這根刺,居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韙,甚至擔負着得罪天下世族的危險,闖入了竇家,這……簡直就是大大的忠臣啊。

大唐最缺乏的,其實就是這樣的忠臣!

那些世族,歷經了多少朝代,皇帝走馬燈似的換,而他們的利益,卻永遠都會被保障,因而……他們心目中雖有家國,可家永遠都在前頭,至於國……換成是漢,是魏晉,是隋唐,都無所謂。

李世民不由感嘆道:“這是陳家誰帶的頭?”

陳正泰老實道:“是兒臣的叔公,還有臣父。”

李世民點頭道:“他們也是大功臣啊,朕會令禮部將他們的功勞也算上。你心裡不必擔心,此事,朕不會追究的。你現在可是大功臣,這青竹先生對我朝的危害極大,今日總算查出了此人的身份,朕也能鬆一口氣了。”

陳正泰自是早料到是這個結果了,於是忙道:“喏。”

李世民揹着手,繼續道:“今歲算是過了,過了年,便是開春,即將要科舉,朕現在除了內患,而太上皇卻是被人所挾持,居然要廢黜新政,因而……此次科舉,朕反而要格外的上心……”

他說話的時候,不由得苦笑。

太上皇是真的被人挾持嗎?

其實李世民已經不在乎了,可是他必須得這樣說,畢竟太上皇永遠都是他爹,他又能如何呢?

李世民想到太上皇,眸光一下子暗淡了幾分,顯得心灰意冷,而後揮揮手道:“你這些日子隨朕在外,也是辛苦了,且先回家歇去吧。”

對於皇帝父子的事,陳正泰自也是知道自己不好說什麼,於是順着李世民的話忙應下,匆匆出了宮。

卻剛剛走出宮門,見宮外頭,一隊護衛和宦官正在此佇立。

他們正猶如衆星捧月一般,圍繞着李承乾,李承乾看到陳正泰,便立馬上前,笑哈哈的道:“孤就曉得你福大命大的,哈哈。”

他這一聲爽朗大笑,讓陳正泰頓時心裡一暖,看來這個世上,還是有人關心自己的啊。

陳正泰道:“區區突厥人而已,我不是吹噓……”

“你就別吹噓了。”李承乾打斷陳正泰的話:“你可知道,孤這些日子真真是如坐鍼氈,現在父皇回來,反而心安了。怎麼,你急着要回家?”

“倒也不是很急。”陳正泰違心的道:“雖是許久沒回家,家裡至親們盼着相見,可師弟也是我的至親,所以……”

李承乾聽到這裡,也不知是這些日子感慨良多,還是因爲被這話觸動,不禁眼睛微微有些紅:“說來真奇怪,孤對自己的至親們都不親近,反而和你如家人一般。天家的親緣,孤這些日子感受至深,自己的親祖父,坐在孤的對面,本該爲祖父的應有舐犢之情,而做孫兒的該在其膝下承歡。可孤卻覺得,就像是隔了一層紗似的,哎……”

陳正泰心裡想,你們祖孫二人的關係,已算是好的了,按着你們李家人的規矩,親戚之間都是拿西瓜刀從街頭砍到街尾的。

當然,陳正泰忍着沒說心裡話,而是道:“殿下這幾日確實是清瘦了。”

李承乾又笑了:“怎麼,在草原中可有什麼趣事?”

陳正泰和李承乾邊說邊同行,後頭的護衛和宦官們則尾行其後。

看李承乾興致勃勃的樣子,陳正泰便將與突厥人的戰鬥說了。

李承乾驚訝的道:“那火槍的威力,竟有如此威力?”

“火槍的威力,和弓箭互有長短。”陳正泰老老實實的道,他說的是實話,黑火藥時代,弓箭還遠沒有被完全取代的地步。

可隨即陳正泰道:“可它最大的好處就在於,可以大規模的列裝,即便是一個農夫,只要操練上一兩個月,便可以和那操練了數年的步弓手相媲美了。”

此時是初冬,天氣有些冷,李承乾聽着連連點頭:“父皇既然見識到了火槍的威力,看來二皮溝的生意又要興隆了,哈,真羨慕自己,跟着你橫豎都能掙錢。”

說着,李承乾又道:“再者,這一次抄了竇家,到時……天知道里頭有多少財富呢?內帑得了一大筆,父皇也就財大氣粗了,他是愛武的,肯定捨得給錢的。”

陳正泰只是笑了笑,沒有吭聲。

李承乾和陳正泰熟稔了,自然曉得,陳正泰的姿態就表明他對此不太認同,於是瞪大眼睛道:“怎麼,你不認同?”

於是陳正泰道:“這可說不好,能抄到多少,得看良心。”

“良心?”李承乾一臉狐疑,這和良心有什麼關係?

他納悶地追問道:“你是說運氣?”

陳正泰搖頭:“看刑部的人願意給宮中多少。”

李承乾聽到這裡,不禁笑了起來:“孤懂你的意思了,可是這是欽案,父皇如此看重,他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還敢瞞報和貪墨不成?你呀,總是將事情往最壞處想。這天下,終是我們李家的,不至如此。”

陳正泰很曖昧的笑了笑。

這笑容卻是令李承乾惱火了。

又說了幾句,陳正泰終究是心心念念着回家,便和李承乾告別。

而李承乾許久不曾見到李世民,自然也該回宮去問安。

此時,李世民已至紫微宮裡休息,宮中這幾日都不安寧,人心惶惶,好在長孫皇后沉得住氣,將後宮鎮住了,沒出什麼亂子。

現在一切恢復了平靜,長孫皇后忙來見駕,夫婦二人不免唏噓一番。

此時,李治已經兩歲了,已能勉強蹣跚走路,他在李世民面前,一步步歪歪扭扭的走着,口裡說着含糊不清的連詞,後頭幾個女官,則小心翼翼的尾行。

李世民見了這個總是皺着眉頭的幼子,不由舒心大笑,目中滿是慈愛和欣慰。

等聽聞李承乾來了,李世民才板起臉來。

他對李治和對李承乾的態度,顯然是不一樣的,李治畢竟還是個幼小的孩子,作爲父親如何寵溺也不過分。可是李承乾乃是太子,是未來的儲君,自當要表現得嚴厲一些。

李承乾見李世民,總是老鼠見了貓一般的樣子,小心翼翼的行了禮後,眼睛瞥了瞥見了兄長來,蹣跚朝這邊走來的李治,李治到了近前,便伸出手,扯着李承乾的裙,口裡喃喃道:“抱抱,抱抱……”

宦官便忙將李治抱開。

李世民看在眼裡,隨即揹着手:“方纔去哪裡了?”

“去見了師兄。”李承乾老老實實的回答。

李世民便自然地露出了微笑,道:“朕就知道你溜着去等他了,你們倒是兄弟情深。”

李承乾便道:“兒臣平日裡沒有玩伴,身邊的人不是對兒臣畢恭畢敬,便是帶着討好……”

李世民自也是懂他的意思,便頷首:“朕沒有抱怨你的意思,你們素來情誼深厚,也有日子不見了,自當歡聚,這也情理之中,他一定和你說了不少草原中的事吧。”

“是。”李承乾點頭:“還說了竇家。”

竇家……

一說到竇家,李世民就樂了。

說來也怪,分明這竇家……裡通外國,甚至還想謀害他,足夠可恨,可李世民一聽到這兩個字,就一點也沒怨氣,甚至忍不住有想咧嘴笑衝動。

“咳咳……”似乎覺得,這樣笑有些不合適,李世民咳嗽掩飾,隨即道:“竇家啊,這竇家的確是十惡不赦,也虧得有正泰,如若不然,說不定他們現在還潛藏在暗處,令人防不勝防呢。”

李承乾看着李世民,卻是一臉古怪,口裡道:“師兄說的不是這個,說的是……朝廷從竇家那裡,肯定抄沒不了多少浮財來。”

李世民皺了皺眉,奇怪的道:“他的意思是,竇家根本沒有多少家財?”

“這個,兒臣就不得而知了。”李承乾訕訕笑道:“不過他總是喜歡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兒臣也早習慣了,其實就是我們倆閒聊隨口說的,當不得真。”

“這個傢伙……”李世民搖搖頭,隨即道:“又不知在打什麼主意呢,朕就不信了,竇家祖孫三代,鋌而走險的走私,會沒有多少浮財?不說其他的,就說那些股票,也是不少的……”

李世民對此信心滿滿,便道:“當然,肯定不會有陳家的多,可只要有陳家的兩成,這也就心滿意足了。”

………………

抱歉,昨天關注那啥去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老虎作爲歷史類作者,沒有丟人,果然猜中了獲勝的是愛打瞌睡的人,獲得了朋友請保健按摩的機會一次,開心。終於可以解決一下腰痠背痛的問題了。

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十章:人才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
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十章:人才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