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

裴寂確實有些慌了。

謀劃了這麼久,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二郎居然活着回來。

此時,一切成空,彷彿什麼都變得沒有了意義。

此前還在脣槍舌劍之人,此刻已是戰戰兢兢。

衆人不可思議地看着李世民,這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一萬多的突厥人,若只是九死一生地逃出來,倒還罷了。可聽陛下的口氣,突厥人已經完了。

李世民顧盼自雄,一步步走上殿,在所有人的錯愕之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他沒有理會那裴寂,甚至其餘人也沒有多看一眼,而是上了金鑾殿之後,李承乾已意識到了什麼,忙是從小座上站起,朝李世民行禮:“兒臣見過父皇,父皇能夠平安歸來,兒臣喜不自勝。”

李世民只朝他頷首,李承乾於是再不敢坐下了,而是俯首帖耳地躬身站在一旁,哪怕是他這個年紀,其實還處在叛逆的時候,現在見了自己的父皇,也如見了鬼似的。

李淵老臉上只剩下慘然和說不盡的尷尬。

他癱坐在小座上,其實此時他的心裡已經轉了無數個念頭。

他想解釋一下。

或者……索性舍下老臉來賠個笑。

可其實當看到李世民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僵直了,即使嘴巴微微動了動,可他竟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李世民到了李淵面前,卻是站定,深深凝視着李淵。

李淵看着這張笑臉,卻似乎感受到了無窮殺意一般,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越是到了他這個年齡的人,越是怕死,於是恐懼蔓延和遍佈了他的全身,侵襲他的四肢百骸,他發現自己的身子更是動彈不得了,他乾癟的嘴脣蠕動着,極想開口說一點什麼,可在李世民駭人的目光之下,他竟發現,面對着自己的兒子,自己連擡頭和他直視的勇氣都沒有。

李世民卻是開口:“父皇無恙吧。”

這簡短的五個字,帶着讓人平靜的氣息,可李淵內心卻是波濤洶涌,老半天,他才期期艾艾地道:“二郎……二郎回來了啊,朕……朕……”

他巍巍顫顫地要站起來。

以往他要站起來的時候,身邊的常侍宦官總會上前,攙扶他一把,可那宦官其實早已趴在地上,渾身顫抖了。

所以李淵站起來時,幾乎打了個趔趄。

好在,一個臂膀接住了他,卻是李世民將他攙扶住,李淵條件反射地打了個激靈。

李世民卻朝他微笑道:“朕在草原中,遇到了些許的危險,倒是讓父皇擔心了,如今總算祖宗在天有靈,使朕平安而返,父皇年紀如此老邁,卻還在此爲朕分憂,實在是朕萬死之罪。”

說罷,要朝李淵行禮。

李淵嚇得臉色慘然,此時忙是攔住李世民:“二郎歸政,這是普天同慶的好事,朕老眼昏花,在此如坐鍼氈,日夜盼着皇帝回來,現如今,二郎既然回來,那麼朕這便回大安宮,朕無日不想回大安宮去。”

說着,誰也不理會,巍巍顫顫地下了金鑾殿,在常侍宦官的陪同之下,擡腿便走,一刻也不肯停留。

李世民面帶微笑,看着李淵的背影,不過顯然,他沒有太將李淵放在心上,隨即落座,左右顧盼,見羣臣或換新,或是面如死灰的勉強擠出了笑容,李世民側目看了一眼一旁喜極而泣的李承乾,其實他不必去細問,長安城裡的局勢,他就已略有一些瞭解了。

對他而言,殿中這些人,無論是聰明絕頂也好,還是有着四世三公的家世也罷,其實某種程度,都是沒有威脅的人,因爲只要自己還活着,他們便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李世民看了他們一眼,便淡淡說道道:“朕聽說,此前,太上皇下了一道詔書,可是有的嗎?”

詔書……

癱坐在殿中的裴寂聽到,如遭雷擊,其實他意識到,這份自己擬定的詔書,便是自己的罪證。

房玄齡定了定神,便鄭重地說道:“陛下,確有其事。”

李世民嘴角勾勒起一抹淺淡的弧度,旋即他便感慨道:“朕還沒死呢,就已經人亡政息了嗎?太上皇老邁,斷然不會生此念,那麼是誰……鼓動他下詔呢?”

殿中鴉雀無聲。

李世民嘴角盪漾笑意,可一張面容卻冷得可以冰凍人心,聲音也是凜冽如寒風。

“看來,諸卿都肯答了,怎麼,裴卿家,你也不答嗎?裴卿家乃是兩朝老臣啊,列宰相位,今日也要啞口嗎?“

裴寂已恐懼到了極點,嘴角微微抽了抽,結結巴巴地說道:“臣……臣……萬死,此詔,乃是臣所擬定。”

“廢黜新政,廢黜科舉,這些都是你的主意吧?”李世民似笑非笑地看他,在李世民面前,這不過是貓戲老鼠的把戲罷了。

裴寂面如死灰,沉默了很久,最終乖乖點頭。

李世民突然大怒,冷冷瞪着他,一字一句地從牙齒縫裡迸出來。

“你一臣子,也敢做這樣的主張,朕還未死呢,若是朕當真死了,這天子,豈不是你裴寂來坐?”

殿中的人,莫說是此前大言不慚的,即便是房玄齡等人也嚇了一跳。

裴寂更是如被千刀萬剮一般,這話說出來,已是誅心到了極點,他磕頭如搗蒜:“萬死,臣萬死。”

李世民站了起來,方纔他靜若處子,顯得十分平靜,可現在,卻是動若脫兔一般,在金鑾殿上來回踱步,顯得格外的激動,他面目猙獰,面上殺機畢現:“調了軍馬,至皇城各門,也是你的主意吧,那趙王,還有那郡王李孝恭和李道宗,他們帶了兵馬,也是你在背後謀劃,是嗎?”

裴寂咬着牙,幾乎要昏死過去。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事,足以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了,只怕連自己的家族,也無法再保全。

他渾身戰慄着,此時滿心的悔恨,眼淚刷刷地落下來,卻是道:“這……這……”

“陛下,這一切都是裴相公的計算。”此時,有人打破了平靜。

衆人看去,卻是蕭瑀,這蕭瑀乃是裴寂的同黨,都是李淵時期的宰相,位極人臣,這一次跟着裴寂,出了不少力。

現在面對李世民的質問,裴寂還想死中求活,爲自己辯解。可蕭瑀卻不同了,蕭瑀很清楚,裴寂的罪責多一分,自己的罪責便少一分。

這時候,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其實蕭瑀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實在是這個罪太大太大了,這是謀逆大罪,可若只是死他一個蕭瑀,他蕭瑀大不了引頸受戮,可這是要禍及滿門的大罪啊,蕭瑀乃是南朝梁國的宗室,在江南家族鼎盛,不是爲了自己,即便是爲了自己的子孫還有族人,他也非要如此不可。

裴寂不可思議地看着蕭瑀,蕭瑀在他看來,其實還算是個君子,可哪裡想到……

裴寂只是叩首,到了這個份上,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李世民更怒了:“那麼,前往大安宮,去將太上皇請到這裡來,也是裴卿家的主意,是嗎?”

裴寂臉上已是冷汗淋漓,已是大氣不敢出,他已知道,自己已經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裴寂不答,李世民怒聲道:“怎麼,不敢答嗎?”

“陛下。”蕭瑀不由道:“這……這也是裴公的主意……臣……臣當初,也是受他的指使……”

裴寂已是萬念俱焚,此時……只是等着李世民這一刀落下而已。

李世民怒不可遏。

他雖料到,自己傳出了噩耗,長安城裡會出現一些混亂,可萬萬料不到,裴寂竟是處心積慮到這個地步。

只是李世民在此時,目光卻落在了陳正泰身上。

他和陳正泰交換了一個眼神。

因爲真正的重頭戲,即將要開始了。

李世民臉上的怒容消失,卻是一副忌諱莫深的樣子,一字一句道:“那麼,當初……給突厥人修書,令突厥人襲朕的車駕的那個人也是你吧?青竹先生!”

青竹先生……是裴寂。

若是如此,那麼一切就說得通了。

裴寂乃是宰相,時刻接觸各種的旨意。

而且此人和宮中的關係很深,當初李淵在位的時候,他時常入宮覲見,這宮裡的許多老宦官,都是和他熟識的,因而,只要他觀察仔細,從宮中宦官那裡得到某些訊息之後,做出李世民偷偷出宮的判斷,並不算什麼難事。

除此之外,這聞喜裴氏乃是天下盛名久著的一大世家。其始祖爲贏秦始祖非子之後,非子之支孫封裴鄉,因以爲氏。後裴氏分爲三支,分居河東、燕京、西涼等地,但考其譜系源流,皆出於聞喜之裴氏,故有“天下無二裴”之說。裴氏家族自古爲三晉望族,也是中國歷史上聲勢顯赫的名門巨族。裴氏家族“自秦漢以來,歷六朝而盛,至隋唐而盛極,其家族人物之盛、德業文章之隆,也是自秦漢以來堪稱獨無僅有的。裴氏家族公侯一門,冠裳不絕。正史立傳與載列者便有六百餘人;名垂後世者,不下千餘人;七品以上官員,多達3000之多。

這樣的家族,在當朝爲官的,就有百人之多。

位列宰相和中樞的,一隻手自是數不過來的。

他們手中的資源,足以讓他們如青竹先生一樣,勾結高句麗和突厥人,以此自肥。

這就難怪,許多的軍情都被突厥和高句麗人掌握了。

李世民深深厭惡地看着裴寂:“說話!”

裴寂只是木然的癱坐在地,其實對他而言,已是債多不壓身了,只是……這勾結突厥人,襲擊皇帝車駕,卻還是令他打了個寒顫,他慌忙地搖頭:“不,不……”

事到如今,他自然還想辯解。

而羣臣已是震動,他們固然曉得,裴寂爲了爭奪權位,這些日子,進行了佈局,甚至大家覺得,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成王敗寇而已,可現在……聽聞裴家居然還勾結了突厥人,不少當初跟着裴寂一道妄圖將大政奉還給李淵的人,在此時也懵了,這下完了,原本大家料到最可怕的結果只是罷黜而已,可現在……真若定了這樣的罪,自己作爲黨羽,十有八九,是要跟着一起死了。

李世民咬牙切齒地看着裴寂:“你還想狡辯嗎,事到如今,還想抵賴?好,你既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朕便來問你,你事先這麼多的謀劃和準備,能在得知朕的噩耗之後,第一時間便前往大安宮,若不是你及早得知消息,你又如何可以做到這般提前的謀劃和佈局?你既事先知道,那麼……這些消息又從何得知?”

裴寂覺得自己心口堵得慌,實際上,李世民的指責,他已經聽不到多少了,現在橫豎都是死的問題,沒有其他的路可走。

所以面對斥責,他竟半句也答不上來。

“陛下……”蕭瑀已是嚇了一跳,勾結突厥,襲擊皇駕,這是真正的滅門大罪啊,他立即道:“臣等……都是受了裴寂的蠱惑,對此,臣是實不知情。”

李世民沒有心思顧着蕭瑀,他現在只關心,這青竹先生是誰。

而裴寂卻只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令他龍顏震怒。

“你來說說看,你們裴家,是如何勾結了高句麗人和突厥人,這些年來,又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今日,你一件件,一樁樁,給朕交代個明白。”

“臣……實在不知陛下所言的是何事。”裴寂嚅囁着回答。

李世民大笑:“看來,若是不用重刑,你是如何也不肯招認了?”

“臣……”裴寂話到了嘴邊……最後苦笑。

“陛下……”此時……有人站了出來。

這個時候還敢站出來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陳正泰了,陳正泰道:“兒臣以爲,可能真正的青竹先生,並非是裴寂。”

李世民萬萬想不到,陳正泰居然站出來會爲裴寂開脫,他隨即瞪了陳正泰一眼,現在真相即將呼之欲出,你來添什麼亂:“怎麼,莫非正泰認爲,青竹先生另有其人?”

陳正泰道:“兒臣倒是有了一個念頭,不過……卻也不敢保證,就是此人。”

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十六章:大賣
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十六章:大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