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

李世民說罷,隨即啓程。

他沒有讓護衛們隨行,而是隻讓陳正泰、蘇烈和薛仁貴三人跟着。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

畢竟對於李世民而言,人多了意義不大。

只是蘇烈和薛仁貴二人卻不敢怠慢,匆匆穿戴了甲冑,帶着武器便追了上去。

陳正泰倒是輕鬆,反正他是手無縛雞之力,真要出了變故,橫豎也是死,身邊有數十個護衛和沒有數十個護衛都沒有多大的區別,或許……人少一些,死得還痛快一些呢。

如此一來,竟也顯出陳正泰頗有幾分大無畏的精神了。

一行四人,匆匆入城,長安城中的氣氛,果然有些不同,以往人們面上輕鬆,可現在即使有人在街道上,也是行色匆匆。

各種傳言已是滿天飛,天下才安定了十幾年的光景,好像突然一下子,天塌了一般。

這一行四人很是扎眼,只是現在已沒有人顧忌得上他們了。

轉眼之間,那承天門便遙遙在望了。

承天門乃是太極宮三大門之一,此時屯駐的正是右驍衛。

這右驍衛乃是禁軍中的一支,編額五千,都是從各府驃騎中挑選出來的精銳。

他們本是負責衛戍南城的軍馬,拱衛長安,只是消息傳出之後,趙王立即親往大營,以右驍衛大將軍的名義,調動軍馬至承天門。

這趙王李元景乃是李淵第六個兒子。

玄武門之變後,他幾乎是除李世民之外,最年長的皇子了。

李世民爲了展現自己的寬容,賜了他親王的爵位,同時還敕命他爲雍州牧和右驍衛大將軍。

這些官職和爵位,無一不體現了李世民對於他的信任,雍州乃是天子腳下,這雍州牧就相當於直隸總督,而右驍衛大將軍,則相當於半個九門提督!

若是這樣的人,但凡有一點異心,再憑藉着他天潢貴胄的身份,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李世民在的時候,李元景雖是得了這麼多官職,卻是如履薄冰,生怕李世民對他生疑。

可當噩耗傳來的時候,似乎因爲李家骨子裡的某種基因作祟,他第一個反應,便是在趙王府的屬官們的慫恿下,立即前往右驍衛。

這,真算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皇帝生死未卜,太上皇在大安宮,而太子年幼,此時正是羣龍無首的時候。

李世民若是一死,他便是李淵的長子,雖非嫡出,地位卻是超然。

對於李元景而言,若是能扶自己的父皇重新攬來大權,那麼……太子的地位勢必尷尬,到時……是否讓太子克繼大統還不好說。

而一旦李淵要另擇繼承人,那麼李元景可就當之無愧了。

李元景顯然深知這一點,若是這一次事情能辦好,那麼他就也能和皇兄一樣,登上大寶。

他帶來了兵馬,幾乎是一刻都不肯離開,生怕這宮中生出其他的變故。

右驍衛上下,顯然也曉得此次若是能成功,那麼便是從龍之功,將來李元景若是當真能得償所願,他們這些人,就無一不是得了一場天大的富貴了。

因而衛中官兵,就地駐紮於此,口稱是保衛皇城,實則卻是預防一旦有事,則可立即殺入宮中去。

此時已耗去了十幾天。

這十幾天裡,李元景覺得自己時刻都在提心吊膽,他每日都在探聽來自宮中的消息,隨時和裴寂等人互通有無,同時還與幾個郡王進行聯絡。

而今,李氏宗親,還有不少的皇親國戚,顯然備受鼓舞,在他們心目中,李淵是個老好人,還是很照顧親戚的,當初他在的時候,大家都有好日子,可到了李二郎登基之後,就完全不同了,雖表面優厚,卻大多時候採取的乃是打壓的政策。

機會來了。

一個宦官,此時偷偷自承天門溜出來,匆匆來見李元景。

李元景見了這宦官,則是拉着臉:“怎麼,裡頭如何了?”

“要成了。”宦官壓抑着激動,顫抖着聲音道:“在太極殿,已有許多大臣上奏,請求歸政太上皇,懇請歸政的大臣,有百人之多!衆人紛紛泣告,說是社稷危難之時,皇帝又未駕崩,此時生死未卜,太子不宜登基。且太子殿下年幼,如今朝廷風雨飄搖,理應由長者暫代國政,以安天下。”

呼……

李元景長長出了口氣,他握着腰間的劍柄,顯得略有激動,又深吸一口氣道:“那房玄齡等人,是何反應?”

“自然是極力反對。”宦官道:“是以太上皇年邁的緣故,只是……他們人並不多……宮中金吾衛和羽林衛之間,也都開始有些齷齪了,彼此精神都緊繃着,唯恐一旦太極殿裡的人鬧出什麼事來,便要拔刀相向,一決勝負了。”

李元景顯得篤定,眼中透出銳光,口裡道:“真到了那個時候,本王只好帶兵立即入宮控制事態了。”

他身材魁梧,此時又按着劍,顯得躊躇滿志的樣子:“城門那裡,記得留一條縫隙,不要關死。”

“奴已交代下去了。”宦官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元景,露出諂媚的樣子:“趙王殿下衆望所歸,宮中可有不少人想要結識呢。”

李元景頷首:“這個好說,到了那時,你們人人都有大功。”

宦官笑着躬身道:“那麼,奴告退了。”

李元景雖顯得自信滿滿,卻心知今日可能揭曉出勝負來,所以格外的緊張,心裡還是覺得不放心,又招來了幾個心腹來。

幾個將軍聽他召喚,匆匆趕來,爲首一個,乃是右驍衛領軍裴興業!

裴興業朝李元景一禮:“殿下……”

“軍中如何?”

“殿下放心,將士們深明大義,對趙王殿下忠心耿耿,只要殿下一聲令下,甘願赴湯蹈火。”

李元景則是肅然道:“要做好準備,隨時應變。”

“喏。”衆領軍紛紛行禮稱是。

卻在此時,一個軍卒匆匆進來:“殿下,殿下……有人殺至承天門來了,劉都尉派人攔截,被他們一槍挑下馬,他們口稱要進宮去。”

李元景在軍帳中愣了一下。

他皺着眉頭道:“來了多少人馬?”

“四人。”

四人……

李元景本是臉色蒼白,可隨即定了定神,不禁大怒道:“些許小事,也來問本王?這個時候,怎麼還有人敢來鬧事?還以爲是程咬金他們,膽大包天,先行動手了呢。走,都隨本王去看看。”

李元景等人出帳,而後騎着高頭大馬,李元景沒有將這事太放在心上,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這樣大膽,他心裡還惦記着的,乃是宮裡的事,也不知父皇是否將房玄齡等人控制住了。

他一騎上馬,左右親軍便烏拉拉的尾隨。

騎了片刻,便到大營的邊緣,卻見一羣人圍着四人,地上躺着兩個人,像是死了,其餘人居然保持着距離,遠遠的不敢上前。

李元景不禁怒道:“誰敢這樣大膽。”

說罷,撥馬快行,帶着裴興業等人,浩浩蕩蕩衝上前去。

營中不少人察覺到了異樣,也紛紛出來,一時之間,這承天門外,人滿爲患。

李元景上前,口裡大罵:“是誰……”

這話似乎還沒有說完,可看到對面的人……李元景不禁愣了一下。

這個人……很面熟啊。

雖是遠遠看過去,可爲首的人,化成灰,他也認得的。

李元景瞠目結舌,竟是驚訝得老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怎麼可能……

“元景,見了朕……爲何不下馬見禮。”

李世民氣定神閒,騎在馬上,笑呵呵的看着李元景。

李元景坐在馬上,腦海裡已是一片空白。

當真……是皇兄?

皇兄還活着?

那些突厥人呢?

那些該死的突厥人,這麼多人馬……難道……

糟了……今日做了這些事,他的皇兄卻是回來了,他還能活嗎?

此時,李元景已是驚慌失措。

就這麼一瞬間裡,他心裡已轉了無數個念頭。

卻見李世民慢慢地打馬上前。

這一下子,李世民的面容,已是越來越清晰了。

真的是……皇帝。

李元景勉強坐在馬上,努力地穩住自己的心神!

這右驍衛乃是禁衛,哪怕是尋常的士卒不認得李世民,似裴興業這樣的領軍卻是見過的。

衆人已是大驚失色。

李元景下意識的看向裴興業,似乎想從裴興業這裡得到一些勇氣。

可裴興業卻似木樁子一般,竟是眼睛發直了,一言不發。

此時,李世民打馬近了,道:“怎麼,諸卿都不認得朕了?”

此時,李世民距離李元景等人,不過數十步的距離。

他們見李世民面上帶笑,顯得很溫和,心裡更是嚇得冷汗淋漓。

其實任何人都明白,陛下此時回來,接下來他們將面臨的是什麼。

擅自調兵,扶立太上皇,這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讓人死無葬身之地。

於是,電光火石之間,許多人的心裡生出了一個念頭,不如索性……假戲真做?

看樣子,陛下身邊不過是三個從人而已,只要斬殺了陛下,立即入宮,或許……事情還有轉機。

只是……

面對着微笑的李世民,這念頭閃過,可所有人依舊還是默不作聲。

那些軍卒們聽到朕這個字,已是瞠目結舌,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屏住呼吸。

這承天門外,數不清的人馬,現在竟是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李世民依舊看着李元景,聲音聽着居然還挺平靜的:“皇弟見了朕,竟是一句話也沒有嗎?”

“我……我……本王……你……”李元景結結巴巴,他本想說,此人根本不是天子,立即將此人拿下。

可這些話,只到了嘴邊,竟是一個字也不敢說出口。

於是他急得滿頭大汗,心慌意亂下,忙是轉頭看向一旁的裴興業等人。

其實裴興業更糟,他可以說是已嚇得魂飛魄散了,竟覺得眼前一黑,心口絞痛。

他忙捂着自己的心口,只是越如此,心口絞痛的越是厲害,就在此時,他突的噗的一聲,一口血竟自口裡噴了出來,而後……整個人竟是生生的自馬上一頭栽下,摔在了馬下,再也不動。

死了。

可是顯然……沒有人有一點的心思去顧念裴興業的生死,所有人都像是給定住了似的,皆是默不作聲的盯着李世民。

李世民依舊氣定神閒的樣子,眼睛只直勾勾的看着李元景。

李元景已不敢去觸碰李世民的目光了,他閉上眼,嘆了口氣,終於自馬上翻身下來,而後腳步似灌鉛一般,帶着前所未有的沉重,一步步地走向李世民,虛弱地叫了一聲:“皇……皇兄……”

李世民居然慨然下了馬,走向李元景。

此時,這李世民步行,倘若是有人大喝一聲,大呼一聲,這千軍萬馬,便可一擁而上,立即就能將李世民斬爲肉醬。

以至於後頭的陳正泰和薛仁貴、蘇烈三人,都暗暗的急得滿頭大汗。

可李世民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徐徐走近了李元景!

李元景臉上帶着明顯的懼色,艱難地道:“皇兄……”

啪……

李世民揚起馬鞭,而後狠狠的抽在李元景的頭骨上。

李元景嗷的一聲,這一鞭如晴天霹靂,直中腦門。

他瞬間倒下,捂着頭,猶如叫驢一般,發出怪異的聲音,在地上拼命的翻滾。

“畜生,你以爲朕死了嗎?”就在出鞭的那一剎那,李世民臉上的平靜已消失,他惡狠狠的上前,一腳踩住地上翻滾的李元景的肋骨,這一踩,就好似將李元景死死的釘在了地上一般!

李世民繼續怒喝:“你帶着亂兵來此,是要做什麼?莫非你還要癡心妄想,想要做天子?就你這般樣子,你也配?”

李元景在右驍衛中,擁有極高的威信。

可現在……這右驍衛的數千官兵,卻如同一羣溫順的綿羊,一個個嚇得臉色慘然,依舊是大氣不敢出,所有人都無力的垂着手,驚恐不安的看着李世民。

他們寧願等着待會兒,被李世民秋後算賬,此時也沒有半分拿起武器,奮力一搏的勇氣。

………………

先去睡會,等下還有。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七十章:人才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七十章:人才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