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

李世民說着,嘆了口氣:“這朔方朕該見的已見了,也是時候……該回長安去了……朕是天子,一舉一動,牽動人心,關乎了無數的生死榮辱,朕任性了一次,也僅此一次而已。”

說着,李世民站起身來,微笑的看着陳正泰:“明日清早就隨朕南下吧。只是……朕打算一路快馬加急,趕到宣武站,而後乘坐馬車,火速回程,不過……到底誰是青竹先生,又有誰在朕走之後,這朝中百官,到底懷着什麼心思,朕……倒是想要好好看一看。

陳正泰聽罷,心裡反而鬆了口氣!

說句實在話,他一直認爲傳出皇帝駕崩的消息去,是一個餿主意。

但凡有一點的意外,後果都可能不可設想的。

現在李世民提出回長安,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了,於是陳正泰像是怕李世民反悔似的,連忙道:“兒臣遵旨。”

次日清早,李世民就早早的起來穿戴好,帶着護衛,連張千都捨棄了,畢竟張千這樣的宦官,實在有些拖後腿,只數十人各自騎着高頭大馬出發!

這沿途上,會有不同的牧場,到時可以直接取新馬換乘,只需帶着一些乾糧,便可了。

一路南行,偶爾也會遇到一些突厥的散兵遊勇,這些敗兵,猶如孤狼似地在草原中游蕩,大多已是又餓又乏,失去了部族的庇護,平日裡自詡爲勇士的人,現如今卻只是苟延殘喘!

他們見着了人,竟是俯首帖耳,極爲順從,若是有漢人的牧民將他們抓去,他們卻像是求之不得一般。

一路馬不停蹄地趕到宣武站,李世民坐上了車,陳正泰同車作陪。

李世民靠在椅上,手中抱着茶盞,道:“朕在想一件事,突厥人自隋以來,一直爲中原的心腹之患,朕曾對他們深爲忌憚,可是何以,這纔多少年,他們便失去了銳志?朕看那些散兵遊勇,哪裡有半分草原狼兵的樣子?說到底,不過是一羣尋常的百姓罷了。”

陳正泰想了想道:“陛下說的對,只是兒臣以爲,陛下所忌憚的,乃是突厥這個部族,而非是一個兩個的突厥人,人力是有極限的,即便是再厲害的勇士,終究也不免要吃喝,會捱餓,會受凍,會害怕長夜,這是人的本性,可是一羣人在一起,這一羣人若是有了首領,有了分工,那麼……他們迸發出來的力量,便驚人了。突厥人之所以從前爲患,其根本緣由就在於,他們能夠凝聚起來,他們的生產方式,乃是牧馬,大量的突厥人聚在一起,在草原中牧馬,爲了爭奪水草,爲了有更多棲息的空間,在首領們的組織之下,組成了令人聞之色變的突厥鐵騎。”

“而我中原則不同,中原多爲農耕,農耕的地方,最講究的是自給自足,自己有一塊地,一家人在地中覓食,雖也和人交換,會有組織,可是這種組織的方式,卻比突厥人鬆散的多。在草原裡,任何人走單,就意味着要餓死,要單獨的面對未知的野獸,而在關內,農耕的人,卻可以自掃門前雪。”

陳正泰頓了頓,繼續道:“所以,這並非是草原裡的人天生比我大漢的百姓更加好戰,而是他們的生產方式,決定了他們必須抱團,也必須好戰。而一旦他們的組織被擊潰,首領被斬殺,羣龍無首,他們就成了孤狼,遊蕩在這草原裡,單獨的人沒有辦法獲取足夠的食物,被飢餓和疾病所困擾,其實也不過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罷了。”

“那麼工人呢,那些工人呢?”李世民看着陳正泰,那些工人的戰力,大大的出乎了李世民的意料之外。

陳正泰道:“工人比農人的好處就在於,他們並非是自給自足,一個作坊裡,需要數百上千人團結協作進行生產,他們往往來自於天南地北,這使得他們既需要協作,無法單獨存活在這個世上,因而他們天然是需要有一個組織的。他們往往比農人更有見識,畢竟……通過協作,往往可以進行交流,而交流的本質,其實就是獲取知識,這種知識未必是從書本中獲得,可比之渾渾噩噩的農人,見識不知高多少倍。”

“也正因爲他們的生產乃是數百人和上千人,甚至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那麼勢必就必須得有人監督他們,會劃分各種工序,會有人進行協調,那些組織他們的人,某種程度而言,其實就是這草原中突厥各部首領們的職責,我大唐的百姓,但凡能組織起來,天下便沒有人可以比他們更強大了!就說兒臣的那位堂兄陳正業吧,難道他天生就是將軍嗎?不,他從前從事的,不過是挖煤採礦的事兒而已,可爲何面對突厥人,卻可以組織若定呢?其實……他每日承擔的,就是將軍的工作而已,他必須每日照顧工人們的情緒,必須每日對工人進行管理,爲了工程的進度,確保工期,他還需將工人們分爲一個個小組,一個個小隊,需要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甚至……需要建立足夠的威信。因而一旦到了戰時,只要給與他們合適的武器,這數千工人,便可在他的指揮之下,進行殊死反抗。”

李世民不禁頷首:“頗有幾分道理,這一次,陳正業立了大功,他這是護駕有功,朕回長安,定要厚賜。”

馬車飛馳,窗外的景物只留下掠影,李世民有些疲憊了:“你可知道朕擔心什麼嗎?”

“陛下一定在擔心太子吧。”

李世民朝陳正泰微笑:“不錯,你果然是朕的得意門生,朕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太子啊。朕現在禁絕了消息,卻不知太子能否控制住局面。那青竹先生做下這麼多的事,可謂是處心積慮,此時一定已經有所動作了,可憑藉着太子,真能服衆嗎?”

陳正泰則道:“陛下其實不必有這麼多的憂慮。”

“噢?”李世民不由道:“莫非你以爲太子……”

陳正泰搖頭:“兒臣只是覺得,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

李世民先是一怔,隨即瞪他一眼。

他索性不再理會陳正泰了,直接靠着椅子打盹兒來,片刻之後,便起了鼾聲。

其實他陳正泰最佩服的,就是坐着都能睡覺的人啊。

…………

這幾日,長安的氣氛變得極爲微妙起來。

шωш▲t tkan▲CO

太上皇直接在太極宮中住下了。

而太子也被房玄齡等人極力勸諫,留在了太極宮中。

天無二日,人無二主。

此時任何人的退讓,那麼另一邊的人就可順勢攬住大權。

長安城裡的各路軍馬,似乎都有人如走馬燈似的拜訪。

李淵已經意識到,自己沒有退路了。

他只有壓制住太子,方纔可以重新執政,也能保住自己人生中最後一段時間的悠閒。

裴寂和蕭瑀二人,卻是有些急了。

雙方相執不下,這般下去,可什麼時候是個頭?

若是不迅速的掌握局面,以秦王府舊臣們的實力,遲早太子是要上位的,而到了那時,對他們而言,不啻是災難。

因而裴寂在等得快失去耐心的時候,趕至了太極宮的偏殿,尋了李淵。

此時,李淵正在偏殿中休息,他年紀大了,這幾日身心煎熬之下,也顯得很是疲憊。

見了裴寂,李淵心裡不禁責怪這人多事,也忍不住有些後悔自己當初實在不該從大安宮中出來的,可是事已至此,他也很清楚,此時也只能任這人擺佈了。

此時,裴寂道:“陛下有沒有想過,這般下去,房玄齡等人勢必要鼓動太子殿下對陛下下手?”

李淵臉色凝重,他沒說話。

李氏的皇族,自經歷了玄武門之變後,對於自己的至親,往往都難以信任。

見李淵一直默默不語,裴寂又道:“陛下,事情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啊,當務之急,是該立即有所行動,把事情定下來,如若不然,只怕時間拖得越久,越是不利啊。”

李淵不由站了起來,來回踱步,他年紀已經老了,腳步有些輕浮,沉吟了很久,才道:“你待如何?”

“現在許多世族都在觀望。”裴寂正色道:“他們之所以觀望,是因爲想知道,陛下和太子之間,到底誰纔可以做主。可若是讓他們再觀望下去,陛下又如何能臨朝觀政呢?爲今之計,只有懇請陛下邀買人心……”

李淵不解地看着他道:“邀買人心?”

“世族的心腹大患在於陳氏,陳氏四處收容逃奴,觸怒了所有人的利益。陳氏在朔方建城,更是讓人無法容忍。陳氏慫恿陛下開科舉,科舉取士,更是讓人苦不堪言。甚至他們在揚州所做所爲,又何嘗不讓天下世族膽戰心驚呢?爲今之計,是該陛下出來主持大局,下旨廢黜從前的苛政……”

“陳氏……陳正泰?”李淵聽到此處,就立即明白了裴寂的打算了。

可以說,這其實是一步好棋。

陳正泰現在也是生死未卜,這陳家已是羣龍無首。

他們的實力,也遭受了重創。

在這個節骨眼上,若是拿陳家開刀,必定能安衆心,一旦獲得了廣泛的世族支持,那麼……即便是房玄齡這些人,也回天乏術了。

畢竟,誰都知道太子和陳正泰相交莫逆,太子做出承諾,邀買人心的話,許多人也會生出顧慮。

可太上皇不同,太上皇若是能重新確保世族的地位,將科舉,將朔方建城,還有揚州的新政,統統廢黜,那麼天下的世族,只怕都要俯首帖耳了。

此時此刻,得到了他們的支持,就等於是這滿朝文武百官裡,佔有九成人會支持李淵,而他們的背後,則是一個個世家,這些人掌握着巨大多數的田產和人口!

屆時,房玄齡等人,即便是想翻身,也難了。

只是……

李淵不禁道:“朕觀那陳正泰,印象頗好,今時今日,怎麼忍心拿他們陳家開刀呢?”

裴寂就道:“陛下,切切不可婦人之仁啊,現在都到了這個份上,成敗在此一舉,懇請陛下早定大計,至於那陳正泰,倒是無妨的,他十之八九已是死了,大不了陛下下一道旨意,從優撫卹即可,追諡一個郡王之號,也沒有什麼大礙的。可廢黜這些惡政,和陛下又有什麼干係呢?如此,也可顯得陛下公私分明。”

李淵的心裡其實已亂成一團了,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果斷的人,現在依舊是唉聲嘆息,繼續來回踱步。

倒是一旁的蕭瑀道:“陛下繼續這樣猶豫下去,一旦事敗,陛下還能做太上皇嗎?臣等也勢必死無葬身之地,還有趙王殿下,以及諸宗親,陛下爲何只顧念一個陳正泰,卻視宗親和臣等的身家性命如兒戲呢?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時間拖的越久,越是夜長夢多,那房玄齡,聽聞他已開始暗中調動人馬了。”

李淵目光一正,隨即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道:“你們自己去辦吧。”

他終究還是無法下定決心。

不過,這句你們自己去辦,卻顯然有着另一層意思,裴寂和蕭瑀頓時二人鬆了口氣,而後出了殿。

這一路走着,裴寂看了身旁之人一眼,搖頭道:“陛下終究不是成大事的人啊,他謀而不斷,遲早要釀成大禍。”

“卻也未必。”蕭瑀正色道:“正因爲陛下如此,所以我等才願誓死相從。”

裴寂深深的看了蕭瑀一眼,似乎明白了蕭瑀的心思。

不錯。

正因爲李淵是這麼一個人,大家才願意捨棄身家性命,倘若換做是其他人,誰能保證,將李淵重新扶持起來之後,李淵會不會與他們反目成仇呢?誰能確保不會狡兔死走狗烹的結局呢?

而且,一旦李淵重新奪回大權,勢必要對他和蕭瑀言聽計從,到了那時,天下還不是他和蕭瑀說了算嗎?如此,天下的世族,也就可安心了。

斐寂點了點頭道:“既如此,那麼……就立即爲太上皇擬定詔書吧。”

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
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