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

李世民顯然沒有將希望放在這些工人上頭。

固然這些工人似乎有模有樣。

可任誰都清楚,這不過是隻曉得花架子的新兵,不,準確的來說,若是讓他們做輔兵是稱職的。

至於其他……實在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

既然指望不上他們,而這些人又主動請纓,那麼只好將他們當做誘餌,自己想辦法,帶着一支馬隊,趁着突厥人屠戮的功夫,直取對方中軍。

當然,這樣的玩法很刺激。

因爲夜襲或許還只是九死一生。

那麼直接突襲,就等於是送死了。

當然……也並非完全沒有一絲希望,李世民這樣的人,歷來是謀定而後動,可一旦發覺自己陷入了絕境時,他第一個反應,也絕不會是膽怯,哪怕只有萬一的機會,他也要搏一搏。

不過是死而已。

李世民挎着馬,或許方纔,他還心裡存着憂心,他是天子,已不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了,他擔憂着一旦自己在此遭到意外,會使關中出現什麼不可測的事,他擔心自己的兒子,無法駕馭那些老臣,甚至會擔心,自己的宏圖霸業,最終成爲鏡花水月。

可現在,坐在馬上,看着萬馬奔騰來的突厥人,李世民卻突然將一切都拋之腦後,此時此刻,他又起了凌雲之志,他一手持馬繮,一手按着腰間的刀柄,這一刻,他如石雕,陽光灑落在他的鼻尖上,鼻尖上的眼眸閃閃生輝。

轟隆隆……轟隆隆……

數不清的突厥人,如開閘洪水一般,自四面八方衝殺而來。

躲在車陣之內的工人們,心裡不禁緊張。

若是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們畢竟絕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出現在戰陣,看着那無數的戰馬,馬上的突厥人舉起的如林戰刀,一種心悸和恐懼的感覺,已瀰漫了開來。

“不要害怕,突厥人打算正面突襲!”陳正業這個時候大吼。

他倒是心很穩,因爲沒有選擇了。

逃避是沒有出路的,必死無疑。

當初他在挖煤的時候,也曾遭遇不少的險情,人到了草原上,他從礦工,到工長,再到這修築道路的大總管,一步步的攀爬上來,他早已明白,想要讓下頭的人對自己心悅誠服,就必須隨時保持鎮定。

這已成爲了他的本能。

此刻,他心靜如水。

只是死死的盯着遠處奔襲而來突厥人:“預備,都預備,不要害怕,我們有火槍,而這些突厥人……沒有遠程投射的武器。”

這番話,總算讓許多人定了定神。

此時的高橋馬鞍也只在二皮溝開始流行,實際上,並沒有傳到草原裡。

就算是突厥人知道有這麼個玩意,可這玩意製造也是需要成本。

這就導致,騎在馬背上顛簸的突厥人,根本無法雙手離開馬繮,操控手中的戰馬,尤其是再這劇烈的疾奔之中,一旦雙手離繮,身子一個不穩,人便要被甩出去。

正因爲如此,所以雖然絕大多數突厥人可以舉刀衝殺,卻難在馬上射箭。

只有等到數百年之後,這大漠中崛起的一個新的部族,當高橋馬鞍開始普及,這大漠中的人,方纔可以人人做到馬上飛射。

而且因爲沒有馬掌,所以導致馬兒極容易失蹄,因而騎在馬上,需格外的小心。

現在的騎兵,更多隻是放馬狂奔,提刀衝殺,而至於遠程的攻擊,除非放棄他們所擅長的騎兵衝擊,否則根本無法做到。

如流一般的突厥鐵騎,已是越來越近。

爲首的一人,乃是阿史那恩哥,此人乃是突利可汗的親兄弟,最是驍勇。

這一戰實在是至關重要,決定了突厥人的生死存亡,突利可汗需要居中調度,進行壓陣,無法帶頭衝鋒,自然而然,也就將自己的胞弟,放在了至關重要的位置。

這阿史那恩哥在馬上起伏,眼看着自己距離漢兒們越來越近,此時,已是雪夜沸騰。

千軍萬馬面前,那小小的戰車所擺成的障礙,其實不過是竹籬笆罷了,根本不值一提,而那障礙之後的漢兒們,更像是一羣待宰的羔羊,只要自己衝近,便可將他們殺戮殆盡。

他舉着刀,口裡高呼着:“騰格里!”

“騰格里!”

一下子,身後如箭矢一般密集衝鋒的突厥人此刻已是血氣上涌,個個面目猙獰,他們瘋狂的催動着戰馬,做最後的衝刺,一面隨之高呼。

騰格里乃是突厥人的天,在此時高呼騰格里,自是因爲……突厥有上天的保佑。

衝在最前的阿史那恩哥,流淌着阿史那家族的血脈,這裡的人傳聞這個家族乃是狼的子孫。

而現在……頭狼策馬揚鞭,如眼前無物一般。

他張開口,面上帶着紅光。

此刻的他,第一次釋放出自己的野性,挎着戰馬,繼續發出怒吼:“殺!”

“殺死他們!”

甚至,有突厥人熱淚盈眶,他們自詡自己流有高貴的血脈,他們曾是這一片草原的主宰,曾讓中原人戰戰兢兢,瑟瑟發抖,他們的大名,在四海之地廣爲流傳,自然,他們也遭受了屈辱,不過……這一切已經不重要了,因爲……洗清這恥辱的時候……到了!

越來越近……

轟隆隆……轟隆隆……

“預備!”

陳正業咬着牙。

他目視前方,此刻,他想到了自己在煤山中的時候,想到那裡,他便再無所畏懼了。

工人的隊伍之中,人們開始紛紛的將早已裝藥的火槍擡起來。

如往常操練一般。

足夠的操練,使他們在心裡提心吊膽時,依舊可以憑藉身體的條件反射,聽從着命令。

第一排火槍舉起。

黑黝黝的火槍朝着已越來越近的突厥人。

有人手臂已被汗水打溼了,因爲過於緊張,有人甚至按着扳機的手在顫抖。

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所有人甚至都認爲,可能下一刻,自己便要死在這裡。

他們是從關中來的冒險家,他們懷揣着夢想來此,而如今……夢要碎了。

工錢可能也不能活着領到了。

這一切……是何其的悲哀。

幹了這麼多日子,每日起早貪黑,承受無數次的操練,在寒冷的草原裡,哪怕是被大風吹的睜不開眼睛,也瘋狂的將路軌推進。

他們原本該在工程完工之後,有的人留在朔方,置一些土地,建起一些房產。也有的人,該帶着錢,回到自己的故鄉,尋一個好生養的女人,繁衍自己的子嗣。

可是……這一切……在這震撼人心的馬蹄之下,彷彿煙消雲散。

有人突然咬着牙,面目猙獰狀,他們痛恨這些妄圖奪去他們一切的突厥人。

這些突厥人不但想要奪取他們的生命。

更是連自己的希望,竟也想一併收割殆盡。

只有那些憑着自己的雙手,懷揣夢想的人,方纔痛恨那些不勞而獲,妄圖依靠劫掠爲生的強盜,恨得咬牙切齒。

越來越近。

甚至那蜂擁而至的馬蹄,已是將人的心都震的隨之顫抖起來。

李世民凝視着這些工人,這一刻……他竟有些癡了。

他們沒有退。

即便突厥人即將出現在眼前。

這羣本該是輔兵的人,現在卻依舊一排排的站着,猶如石雕一般。

李世民頓時顯得不可思議,他太明白軍隊了,正因爲過於透徹,方纔知道,一支軍隊在遭遇這樣的衝擊時,會出現什麼情況。

可現在……他顯然意識到,自己對這些工人們,有些小看。

陳正泰此時也不再畏懼了,自己的身邊,有薛仁貴,薛仁貴臉色凝重,卻是寸步不離的在自己身邊,這個傢伙……還是挺靠得住的。

陳正泰更關心的是戰局,他很清楚,陛下雖然想冒險,想尋覓戰機,來個直取中軍,可事實上,這是送死,他仍將希望,寄託在這些工人們身上。

“發射!”

陳正業發出了咆哮。

射程到了。

火槍的射程,其實並不遠。

因而,工人們已可看到,不遠處的高頭大馬,那明晃晃的彎刀,變得更加的真切,甚至……他們還可看到阿史那恩哥的雄姿,阿史那恩哥挎着馬,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帶着無以倫比的威勢,口裡發出了最後的怒吼,因爲他很清楚,勝利就在眼前,眼前這羣烏合之衆,只要自己衝入了漢人的軍陣,便可教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於是,他最後發出了一個聲音,歇斯底里的怒吼:“騰格里!”

“騰格里……”

無數人迴應。

砰砰砰……

第一排的火槍,瞬間的發出。

無數的硝煙,立即在車陣之後瀰漫,寒風將硝煙吹開,可這硝煙濃郁,帶着刺鼻的味道,隨即隨風而去了。

而就在這刺耳的聲音不斷的發出時。

突厥的騎隊率先的發生了一些混亂。

許多的戰馬,顯然並不曾聽過這樣古怪的聲音,宛如平地驚雷一般。

不少戰馬受驚,以至幾個突厥騎手直接摔落馬去。

而失去了主人的受驚戰馬,瞬間製造了一些小小的混亂,又有幾人人仰馬翻。

可是……顯然這並非是致命的。

戰場之上,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何況只是這些,這不算什麼。

那阿史那恩哥,依舊還在高吼着騰格里,他無所畏懼,渾身上下,散發着猛虎一般的威勢。

“騰格……”

猛地……

在火槍的聲音之後,最前的阿史那恩哥居然身子打了個激靈。

他佈滿血絲的眼睛,竟是閃露着不可置信的樣子,他高大的身軀,竟在馬上打了個趔趄。

疼……鑽心的疼,自己的肩窩,自己的腹部,自己靠近心臟的位置。

他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低頭。

隨即看到自己的皮甲上,竟是出現一個個血窟窿。

甚至……還有灼燒的古怪氣味。

身上三個血窟窿,鮮血竟是噴濺了出來。

好像自己的身體,竟如篩子一般。

那種鑽心的疼,令他身子有些承受不住,尤其是坐下戰馬的顛簸,使方纔還氣勢如虹的他,竟是在馬上如飄零落葉一般的搖晃起來。

隨即,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

血滴滴答答的,自他的靴尖滴下。

馬下的青草,已染紅了。

呃……啊……

發出了最後一聲怒吼之後,他又低頭,喃喃的唸了一句:“騰……格里……”

下一刻,他鐵塔一般的身軀,竟是直直的摔落下馬。

整個人竟如爛泥一般,落在血色的青草上。

他已站不起來了。

拼命的呼吸,渾身抽搐,口裡吐着血沫,他眼睛一張一合,此時……在他眼裡的世界,是血色的,血色的馬,血色的刀劍,還有血色的天空。

他猛地咳嗽。

血便從口裡噴濺出來。

一口血箭之後。

他……死了!

死的不只是一個阿史那恩哥。

而是一個個人,栽落下馬,他們甚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們察覺到不對勁時,人已倒下,隨即……後隊的鐵騎,卻根本無法避免的踐踏而來,馬蹄落在他們的身軀上,落在他們的腦袋上,於是……這草場上,竟滿是白色和紅色的漿液。

“騰格里……”

突厥人察覺到了異樣,他們這才意識到什麼,當一個個人倒下,促使他們不得不發出了更大的怒吼。

此時……只有騰格里才能保佑了。

前隊已殺傷了大半,於是後隊成爲了前隊,他們依舊拼命的催促着馬,發出了衝擊。

可這白駒過隙的時間裡,車陣之後,陳正業怒吼:“第二列預備……射擊!”

…………

寫唐朝好累啊,天天查資料,想死,再寫唐朝切JJ。

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
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