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

在宣武車站之外。

浩浩蕩蕩的突厥人已開始集結了,到處塵土飛揚!

突利可汗的本部已經抵達。

大量的突厥斥候帶來了關於這裡的許多訊息。

突利可汗本是帶有幾分顧慮的,這一路南下,這等顧慮就越是嚴重。

因爲如此貿然的行動,稍有任何的一點不慎,都將可能迎來滅頂之災!

倘若李世民根本沒有出關,該怎麼辦?

又或者,李世民和書信之中所提供的位置,完全不同呢?

甚至有可能,李世民早已得知了消息,已遠遁而去了,那麼……又當如何?

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等於是一場豪賭啊!

可任何事,一旦做了,就再不能回頭了!

而等到了宣武車站,斥候們告訴突利可汗,此前這宣武車站,曾出現大量的漢人,這一批漢人和修路的勞力以及商賈並不一樣。

而且從對方燃起狼煙的時間來看,這宣武車站的人,顯然有些措手不及,他們根本沒有時間組織人能及時遁逃,因爲他們的兩翼,其實已經將車站包抄了,裡頭的人是插翅難飛。

如此看來,這一定就是青竹先生所言的李世民的人馬了。

至少有八成是。

突利可汗認真地聽完這些信息,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他比誰都清楚,他這貿然的舉動,只要有一步的走錯,那麼勢必會遭來唐軍最猛烈的報復,屆時他們付出的代價必是慘烈的。

事實上,他只有四五天的時間。

這四五天的時間之內,一旦關中反應過來,便會開始調集軍馬,北上勤王。

當然,以唐軍以往集結的速度,可能出關會在一個月的時間,畢竟……大量的軍隊徵集,糧草供應,都是需要大量的時間的。

而到了那時,只要他拿下了李世民,所有的問題,就都可迎刃而解了。

關中一旦羣龍無首,一定會陷入混亂之中。

而在關外,他制住了李世民,便可讓唐軍不敢貿然行動。

正是因爲這樣的考量,所以突利可汗纔敢硬着頭皮冒這個天大的風險!

畢竟風險雖大,收益也是最大的!他將可能是歷史上,第一個擒獲漢人天子的人,他的功績,將遠超他的先祖,也會帶來數之不盡的收益,且再也不必對中原王朝委曲求全了。

浩浩蕩蕩的馬隊,已從四面八方的匯聚起來。

而現在,突利可汗已經志在必得了。

這場仗,怎麼看,突厥都有着很大的勝算,甚至可以說是碾壓性的優勢!

區區一個車站,裡頭不過數百人而已,而他們突厥則有萬餘鐵騎,兩翼還有五六千人,這樣的力量,在這草原上是無人可以撼動的。

事實上,突厥部因爲四分五裂,草原裡羣雄並起,所以現在的突厥,已經虛弱不堪,這樣的實力,已是突利可汗可以拿出來的最大底牌了。

不過拿下區區一個車站,他卻頗有信心的。

“大汗,車站之中,突然出現了兩三千人馬……”一個斥候火速的奔來,氣喘吁吁地道。

突利可汗手持着馬僵,不安的戰馬在原地打着轉,身邊圍繞而來的騎隊,已讓他的人馬越來越厚實,密集的騎兵彷彿已經凝聚成了一個拳頭。

遠處的車站,根本沒有城牆,也沒有強悍的軍隊,不過是許多臨時的民居和一些工地。

現在的突利可汗,可謂是躊躇滿志,一聽車站來了援軍,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眼眸猛的亮了幾分,大喜道:“漢兒天子果然在此,如若不然,附近的牧人和勞力不會在此聚集。本汗原本還有擔心,現在聽了這個消息,便算是真正的心定了,好,很好。傳令各部,預備發起進攻,踏平此地,拿下漢兒天子,自此之後,萬世都將傳頌我們的功績。本汗只要漢兒皇帝,其餘珠寶、黃金、白銀,糧食,本汗分文不取,統統作爲賞賜,將來若能拿漢兒皇帝換來大量的財富,本汗也一概不要!”

牛角號已開始吹響。

數不清的突厥人已開始磨刀霍霍,他們一個個激動的臉色脹紅,自下夏州之敗以來,他們唯一的感受就是憋屈!

他們是白狼的子孫,本是馳騁草原,沒有敵手,在隋朝的時候,甚至在李淵時期,就在幾年之前,他們還曾強大一時,中原人在他們的面前戰戰兢兢,可哪裡想到,才幾年的時間,便已形勢逆轉,當初向他稱臣的李世民,如今卻已羽翼豐滿,對突厥開始打擊,一場大敗,卻令他們不得不向中原人低下頭顱,表示出順從,可現在……報仇雪恥的時候……終於到了。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怎可放過?

馬隊之中,摻雜着一聲聲怒吼:“我們是不是被漢兒欺辱。”

“是。”

“漢兒不過是我們的牛羊,何至今日,我們竟恭順如牛羊一般?你們身上流着的,到底是狼血,還是羊血。”

“我們是狼。”

“準備,準備……”

一柄柄刀自殘破的刀鞘之中拔出,刀依舊還是雪亮,迎着陽光,閃閃生輝。

於是數不清的馬隊,開始越聚越攏。

而此時……突厥人發現,在他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跡象。

自車站裡,突然涌出了許多人。

烏壓壓的人,竟是在車站之外,開始擺出了陣勢。

遠處很模糊,看不真切,只看到一片黑影。

這讓原本是氣勢如虹的突厥人,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哪裡來的軍馬?

固然突利可汗知道來了許多勞力,可在他的心裡,勞力顯然是沒有戰鬥力的。

莫非……這裡有伏兵?

不對,絕不可能,這樣的地方,不可能隱藏着伏兵,畢竟突如其來的一支軍馬,想要潛藏於此,他們的糧食從哪裡來?他們如何做到隱蔽?

唯一的可能就是……

突利可汗心裡生出一個奇怪的念頭,莫非……是那些勞力?

在漢兒們的歷史上,確實有驅使奴隸或者是苦力作戰的經驗,只是……

突利可汗就在沉默之中,突然發出了高傲的狂笑:“哈哈哈哈哈……他們竟要用奴隸來抵擋騎兵。”

可汗一笑,所有人都大笑起來。

突利可汗笑過之後,揚起了鞭子,眼裡透着勢在必得的鋒芒,而後鞭梢朝着車站方向一指,用冰冷刺骨的聲音道:“殺光他們!”

………………

此時,其實陳正業的心很慌!

實際上,每一個人的心,都很慌。

可到了這個時候,便是硬着頭皮,也要幹下去了。

於是他下達了和突厥人作戰的命令。

出奇的,居然沒有任何人反對。

這其實也在預料之中。

一方面是勞力們出關之後,幾乎對陳家言聽計從。

另一方面,當初的軍事操練,其實已經培養了他們順從的性格。

當然,還有一點是最重要的,工人和農人不同,工人們是一羣來自於四面八方的人聚集在一起勞作,彼此之間容易形成互助,而因爲從四面八方帶來的訊息交流,因而工人們的見識,往往比一年到頭也離不開自己一畝三分地,只曉得自給自足的農人們而言,更有見識。

他們很快就意識到,在這樣的境況裡,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了,對方有馬,而且是數不清的騎隊,在這曠野上,他們根本就無路可走。

唯一的辦法,就是拼命。

很顯然,這是要人命的時候,若不拼命,就得丟命了!

當然,陳正業還是最瞭解他們的。

於是,他又適當的下達了一個命令:“此戰之後,無論是生是死,陳家這裡都會拿出一年的工錢作爲賞賜,用以撫卹。不只如此,若是立功,則會另外折算。”

這話很豪氣,不過陳家人的話,便是一口吐沫一口釘,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шшш▪ тTk Λn▪ ¢ ○

可下一句話,就讓人不寒而慄了。

陳正業看了衆人一眼,便繼續道:“可倘若有人臨陣脫逃,此前的工錢,便不再結算了。”

工人們還是具有樂觀主義精神的,他們剛剛還因爲有撫卹而面帶笑容,可此刻,笑容僵硬在凜冽的寒風之中,突然有一種比哭還難看的樣子。

“……”

做工程一向不是每月發錢的,在工地上,雖是提供足夠的伙食,可是工錢,卻是最後結算。

工人們對此倒也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這是可以理解的,在草原裡,雖然每天忙活,卻有吃有喝的,他們其實也用不上錢,都等這木軌鋪完了,領一大筆錢,便可回去娶一個婆娘,再生幾個娃娃好好的過日子。

他們在草原裡忍耐着寒風,每日辛勤的勞作,爲的就是這個。

不發工錢,對他們來說,那就如同於天塌了一樣。

“列隊,預備好火藥!”

陳正業大喝一聲,沒有給他們多想的時間。

而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肅穆起來。

人們開始列成了一排排的隊伍,而後……在陳正業以及工頭們的帶領之下,凜然無畏的走出了車站,出現在曠野上。

車站之中的百姓和商賈們,則已尋了許多車馬,將這些車馬以及建築的材料,拼命的拉出來,一輛輛的大車,首尾相連,居然結成了一個簡單的車陣。

而此時,遠處的突厥人,已發出了怒吼。

緊接着,便是戰馬叩擊着大地的聲音。

很顯然,突厥人發起進攻了。

轟隆隆……轟隆隆……

萬馬奔騰。

在這曠野上,萬馬奔騰所帶來的氣勢,足以讓任何人生出膽怯之心。

哪怕是列了隊,直面突厥人的工人們,起初的勇氣,也隨着這馬蹄所帶來的地面顫抖,而禁不住心悸。

陳正業比誰都要着急,自己的身後有天子,有自己的堂弟。天子乃是社稷之主,一旦讓突厥人得逞,大唐便是滅頂之災。

而自己的堂弟,乃是陳家的希望,這一點,在陳家內部得到了廣泛的共識,如若不然,這個傢伙如此殘暴不仁,對待自己親戚就像是寇仇一般!

不是看在這個面上,大家早就翻臉了。

所以對陳正業來說,這兩個人,任何一個遭遇了危險,帶來的結果都將是致命的。

可是面對前方的危機,陳正業面上很是沉着,可心裡依舊有些慌。

只是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記着三段擊法,不要急着開火,都要聽從命令。”

很顯然,工人們還是訓練有素的,他們已是取了火槍,而後開始上火藥,火藥上了去,此後在用通鐵條將火藥壓實,之後再上彈丸。

其實對於這個玩意的威力,很多人都覺得沒譜,可事到如今,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也只好死馬當活馬醫。

…………

“陛下,突厥人進攻了。”一個侍衛到了李世民的跟前稟報。

此時,李世民已騎着馬,徐徐的出現在工人們的隊伍之後。

陳正泰、薛仁貴等人則騎馬跟從了上去。

陳正泰雖是不停的嘰嘰喳喳,可是李世民卻悶不吭聲,神色沉穩。

他一雙眼睛,似乎一直都在打量着戰場!

此時,他格外的冷靜,只一門心思尋覓着這戰場上下任何一點容易被人忽視的細節。

對於那萬馬奔騰而來的突厥人,李世民反而沒有過多的關注。

突厥人的戰法,他早已熟諳於心,並不會覺得有絲毫的奇怪。

反而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工人的上頭。

李世民突然竟覺得自己生出了錯覺,這些工人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和沉着,以及他們的訓練有素,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

他比誰都清楚,在風雲變幻的戰場上,單憑能迅速的集結,並且能列隊,果斷的對敵人進行迎擊,只憑這個,便可稱之爲訓練有素了。

當然,李世民其實依舊不抱有任何的期望,因爲他很清楚,這些步卒,是不可能擋得住鐵騎的,何況還是數倍的鐵騎。

李世民騎在馬上,長嘆了口氣道:“匠人和勞力尚能如此捨身忘死,朕豈有退避之理呢?傳令下去,所有能騎馬的人,預備上馬,都死死的跟從着朕,一旦突厥人陷入死戰,便隨朕來!”

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
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