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

交代畢了,陳正泰伸了個懶腰,三叔公則也一臉期待的看着陳正泰,彷彿他意識到陳正泰即將要去做一件光輝的事,他拍拍陳正泰的肩:“老夫以過來人的身份……”

陳正泰卻是一溜煙,逃了。

工程隊已開始動工了,數不清的匠人和勞力開始修築地基,他們用碎石鋪墊了路基,夯實,而後再開始陳放沉木。

巨大的木釘,死死的釘入石縫之間,起初的時候,進展並不快,可後續的速度……卻開始增快起來。

這個世上,從來都是從無至有的過程。

很快,有人察覺到,若是單頭修築路基,進度緩慢。

於是……一些技術人員,開始嘗試着用分段施工的方法。

當然,這樣的施工,考驗着技術人員對於地形的測繪,因爲一旦測繪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一羣人每日躲在一起,嘗試着各種方法,在做過幾次試驗之後,總算有了一些樣子,於是,一些專門的儀器則被開發了出來。

匠人們一段段的鋪好了地基,有了枕木,開始鋪陳路軌。

與此同時,造車的作坊已經派來了人員,他們嘗試着,設計和路軌契合的車輪,在現有的路軌上,進行一次次的嘗試。

人們越來越發現,想要讓馬車在車軌上疾奔,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需將車輪和路軌做到極爲細緻的地步,唯有標準化,方能做到這一點。

陳正業幾乎每天都要顧着施工,顧着給養,顧着許許多多的瑣事。

不過他發現了一件可喜的事,這樣的大工程,這些匠人和勞力在經過了操練之後,居然比之從前組織起來做工程時,效率竟是大大的提高了。

畢竟因爲操練,使得每一個人都比從前更加安分守己,他們的紀律性更強,一個命令下去,幾乎不見散漫的人,彼此之間的合作十分協調。

這做工程……竟和行軍打仗一樣的道理。

陳正業如獲至寶一般,竟是連夜修了一道自己的經驗心得,而後讓人用快馬送至陳正泰那裡。

陳正泰得了書信,也不禁訝異,沒聽說過……操練之後,還能有益於生產啊。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軍事化管理?

不過說實話,陳正泰對這樣的事是不甚認同的,哪怕是因此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在陳正泰看來,這些人是招募來的勞力,不是隨意讓人使喚的牲口,軍事化就意味着,人必須犧牲和讓渡自己大量的作息,若是特殊情況時還好,可若是尋常時都如此,那麼便如喪心病狂一般了。

只是……對於在關外的勞力……

陳正泰在沉吟了很久之後,終究還是做出了選擇,因爲陳正泰很清楚,關外不比關中,關中是個和平安逸之地。可是關外潛伏着大量的風險,那裡無數的虎狼環伺,若是不進行軍事化,一旦遭遇了危險,那麼到時流下的便不是汗水,而是血了。

因而陳正泰斟酌再三,決定關外的所有勞力,除了修築路軌的,便是營造朔方城的人,統統進行短暫的軍事操練,三日操練一上午,當然,薪俸照常發放。

命令傳達到了契泌何力這裡,契泌何力忍不住興奮的搓手。

他早就盼着這一日了。

這兒的人力不足,也無法有效的建立一支規模可觀的軍馬,此前都是靠突厥人的保護,而如今,這一層保護已經越來越不牢靠,原先的牧羊犬,已成了野狼,目露兇光,獠牙彰顯。

契泌何力立即開始着手辦起來,在這裡,是不缺武器的,因爲這裡的鋼鐵作坊,幾乎是日也不歇的開工,產量驚人。

契泌何力禁不住流口水,這和是大漠,在大漠裡,人們最缺的卻是生鐵,可是漢人來了此,挖掘礦產,營造窯爐,源源不斷的將比之生鐵更堅韌的鋼鐵產出來,通過模具亦或鍛打,製造出各種的兵刃。

隨即,他將所有的匠人和勞力,分爲十個大營,根據不同的工種,進行不同的操練。

譬如這牧人,則大多操練騎術,和馬上搏鬥之術,又如尋常的匠人,則大多作爲步卒,或者作爲守城之用。

一下子,整個朔方,多了幾分肅殺之氣。

…………

長安城中,一處幽靜的宅院裡。

一個書吏小心翼翼的進入了宅院,他弓着身,此時天已暗淡了,此人躬身,大氣不敢出,低着頭,不敢看着廳堂深處,垂坐於書案之後的人一眼。

廳堂裡只點了一小盞的油燈,已看不清人的面孔了,只是垂坐在那的人,宛如老僧一般,紋絲不動。

可他即便不動,卻已將這小書吏嚇得不輕,他磕磕巴巴的道:“郎君,胡人又將價格,降低了不少……最近……不少出關的商人,將價格降的極低,這些胡人,大多都已養刁了,這千辛萬苦運出去的貨,竟也不放在眼裡……”

“唔……”油燈冉冉之下,那廳堂之處的人似是揭開了茶盞蓋子,輕磕幾下。

書吏戰戰兢兢的道:”說來說去,還是那些商賈,蜂擁出關的緣故,他們一丁點的規矩都沒有,到了朔方,更加是無法無天……什麼貨物都敢賣……”

“知道了。”

輕輕說了三個字,廳堂深處的人再無迴應,油燈很昏暗,以至於陰影遮着了他的臉,只一雙眸子,因燈火的緣故,而影射的閃閃生輝。

“郎君,再這樣下去,只怕要損失慘重啊,還有……高句麗那裡……”

“知道了。”

這三個字,語氣便開始變得加重起來,彷彿顯得不耐煩,聲音冰冷,宛如來自地獄一般。

書吏已嚇得臉色慘然,只這三字,卻好似是丟了魂似得,啪嗒一下,拜倒在地:“萬死。”

廳堂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人迴應書吏,書吏只好戰戰兢兢的保持叩首狀,臀部拱的老高,就這般保持着跪姿,一動不敢動。

過去了很久,書吏覺得自己的腿腳已不屬於自己時,他咧着嘴,卻依舊還是不敢動彈。

突然,廳堂深處的人嘆了口氣:“都說君子之澤,三世而衰,五世而斬。吾家歷二十七世,世代榮華,料想不到,時至今日,竟至於此,長此以往下去,如何還能位列高門呢?”

他說着,只一聲長嘆:“你下去吧。”

書吏像是如蒙大赦一般,千恩萬謝:“謝郎君。”

他勉強站起來,兩腿痠麻的幾乎站不穩,打了個趔趄纔算穩住,剛要走……身後卻突然傳出聲音:“且慢。”

書吏臉色驟變:“郎君……”

“案牘上有一封書信,你帶去,飛馬傳書出關,謹記:切切要謹慎小心。”

“喏……”

………………

秋去冬來,關中的蕭索不禁又多了幾分,天氣變得冷冽起來,尤其是清晨時,風颳得似刀子一般。

可這時,二皮溝大學堂已傳出郎朗的讀書聲,即將爲會考備試的舉人,還有新進的生員,在各自的教師裡,哪怕此時只是卯時,晨讀依舊沒有落下。

這樣天寒地凍的天氣,三叔公依舊起的很早,他每一次經過學堂時,心裡都有一種滿足感,朝廷已有旨意,來年開春,即將會試,這春試決定的乃是接下來天下進士的人選,關係重大,據聞那教研組,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傳聞只要到了教研組的公房裡,總能聽到幾句獰笑,這些人,似乎只以折騰舉人們爲樂,兩個時辰的考試,他們開始縮短到了一個半時辰,而考題,據聞也已到了非人的地步。

乃至於這二皮溝有傳聞,說是嫁女不可嫁教研組,倒不是因爲教研組的人薪俸低下,恰恰相反的是,他們的薪俸極高,生活優渥,只是聽說,他們成日只以折磨人爲樂,很是病態,時不時吃飯睡覺時,都不免面露猙獰或者猥瑣的樣子,若是不見生員愁眉苦臉,便心裡要鬱郁好幾日,直到見學堂裡哀嚎一片,這才露出滿意和欣慰的笑容。

本來三叔公路過大學堂時,都會停留一陣子,聽一聽讀書聲,或是聽聽生員們晨跑時的口號聲,可今日,他卻是匆匆而過,而後回到二皮溝陳家宅邸,尋了一個女官,低聲咕噥幾句。

那女官對這三叔公印象卻是極好的,三叔公總是用一種古怪的笑容盯着她們,動不動就掏出錢來,讓她們去買新衣衫,時不時厚着老臉湊上來,口裡發出嘖嘖的聲音,說這個姑娘標誌,那個宦官長的好,公侯萬代之類。

當然,被誇公侯萬代的宦官,大多是臉免不得要抽一抽的,直到三叔公掏出錢來,這才興高采烈。

那女官匆匆進了臥房,隨即,便見陳正泰和衣出來。

三叔公便道:“這樣的大冷天,也不多穿一件衣衫,正泰……”他板着臉,認真的樣子:“扶余參的事,有一些蹊蹺。”

“蹊蹺,什麼蹊蹺?”陳正泰奇怪的看着三叔公。

三叔公看着陳正泰,道:“這些扶余參,都是真的,而且還是大批進貨,當然……還不只於此。”

………………

第二更來晚了,我有罪。

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
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