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

李世民當日挺高興,雖然他是天子,不可能去陳家喝喜酒,可想着了了一樁心事,倒是頗爲得意。李世民不過三十歲出頭一些而已,這是他第一個嫁出去的女兒,何況下嫁的人,也令自己滿意。

因而,宮裡張燈結綵,也熱鬧了一陣,實在乏了,便也睡了下去。

到了夜半。

寢殿外卻傳來匆匆又細碎的腳步,腳步匆匆,彼此交錯,緊接着,似乎寢殿外的人鼓足了勇氣,咳嗽之後:“陛下……陛下……”

緊接着,李世民帶着怒意起來。

當然,很快,他就懵逼了。

暈乎乎的。

當天夜裡,宮裡一地雞毛。

這一夜很長。

太子被召了去,一頓毒打。

遂安公主連夜送上了花車,匆匆往陳家送了去。

一輛尋常的車馬,徹夜趕回了宮中。

李世民見了長樂公主,氣的跺腳,長樂公主只是伏地請罪。

李世民暴怒,口裡痛斥一番,而後實在又氣不過了,便又揪着李承乾打了一頓。

兩頓好打之後,李承乾乖乖跪了一夜。

長孫皇后也早已驚動了,嚇得面如土色,連夜詢問了知情的人。

那張千魂不附體的模樣:“真正知情的人除了幾位殿下,便是陳駙馬與他的三叔公……”

他故意將三叔公三個字,加重了語氣。

陳正泰是駙馬,這事兒,真怪不到他的頭上,只能說……一次美麗的‘誤會’,張千要詢問的是,是不是將他三叔公滅口了。

李世民此刻想殺人,只是沒想好要殺誰。

好在這一夜之後,一切又歸於平靜,至少表面上是平靜的。

像是疾風驟雨之後,雖是風吹落葉,一片狼藉,卻迅速的有人連夜清掃,次日曙光初露,世界便又恢復了寧靜,人們不會記憶起夜裡的風雨,只擡頭見了豔陽,這陽光普照之下,什麼都遺忘了乾淨。

…………

三叔公在遂安公主連夜送來之後,已沒心思去抓鬧洞房的混蛋了。

都到了後半夜,整個人睏乏的不行,念念叨叨的罵了幾句,罵了禮部,罵了宦官,本還想罵幾句太子,可這話到了嘴邊,縮了回去,又回頭罵禮部,罵了宦官。

罵完了,實在太累,便又遙想當年,自己也曾是精力旺盛的,於是又唏噓,感慨年華逝去,而今留下的不過是垂垂老矣的身體和一些回憶的碎片罷了,這麼一想,而後又操心起來,不曉得正泰洞房如何,迷迷糊糊的睡去。

遂安公主一臉窘迫。

當夜在陳家睡了,她竟決口不提昨夜發生的事,似沒有發生,次日一早起來,公主陪嫁的宦官和宮娥便進來給她梳妝打扮,卻又見駙馬未起,又避了出去。

總而言之,這一切總還算順利,只是多了一些驚嚇罷了。

陳正泰起來的時候,遂安公主已起了,妝臺上是一沓簿子,都是賬目,她低頭看的極認真。

雖是新作了人婦,自此之後,便是陳家的女主人,當初跟着陳正泰,已大抵學會了一些經營和經濟之道了,現如今,遂安公主的陪嫁和財產,再加上陳氏的財產合在一起,已是十分可觀,在大唐,女主人是肩負一些財產保管的職責,來之前,母妃已經囑咐過,要幫着打理家產。

到了正午的時候,李承乾便一瘸一拐的來了,如無事一般,陳正泰只好將他迎至廳裡。

李承乾鼻青臉腫,卻好似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事,避開陳正泰幽怨的目光,咧嘴:“恭喜,恭喜,正泰啊,真是恭喜新婚之喜。”

陳正泰怒道:“喜從何來,真有驚嚇罷了。”

李承乾乾笑,張口本想說,我比你還慘,我不但有驚有嚇,還被打了個半死呢,自然,他不敢多言,似乎知道這已成了禁忌,只是乾笑:“是,是,凡事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你我已是郎舅之親了,我真羨慕你……”

李承乾這一下換做是認真的模樣:“而今,可以名正言順的去草原了。”

“去草原又如何?”陳正泰道。

李承乾嚥了咽口水:“草原好啊,草原上,無人管束,可以肆意的騎馬,那裡到處都是牛羊……哎……”

李承乾自幼,就對草原頗有嚮往,等到後來,歷史上的李承乾放飛自我的時候,更是想學突厥人一般,在草原生活了。

當然,這也是他被廢的導火線之一。

陳正泰卻只點點頭:“倒是有一件事,我想起來了。”

李承乾道:“何事,你說來聽聽。”

“我想成立一個護路隊,一面要鋪設木軌,一面還要肩負護路的職責,我思來想去,得有人來辦纔好。”陳正泰一時陷入沉思。

李承乾指着自己道:“來,來,來,孤來辦吧。”

陳正泰搖搖頭:“你是太子,還是安分守己的好,父皇昨夜沒將你打個半死吧?”

李承乾頓時沮喪:“你分明一眼看出來了,爲何還明知故問。”伸了個懶腰:“不過打了也就打了。可是孤思來想去,昨日還是有一些過火,待會兒去給妹子道個歉纔好,她人在何處?”

陳正泰便懶得再理他,交代人去照應着李承乾,自己則開始處理一些家族中的事務。

錢糧陳正泰是準備好了的。

工程的人員……其實這兩年,也已培養出了一大批的骨幹,帶隊的是個叫陳正業的傢伙,此人算是陳家裡新近冒尖的一個骨幹,能挖煤,也瞭解作坊的經營,幹過工程,組織過幾千人在二皮溝修建過工程。

只是這一次,工程量不小,涉及到上下游不少的工序。

陳正泰命人將這陳正業叫了來。

陳正業匆匆來了,給陳正泰行了禮,他一臉老實本分的樣子,年紀比陳正泰大一些,和其他陳氏子弟差不多,都是膚色粗糙,不過細看他的五官,倒是和陳正泰有些像,想來幾年前,也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人。

他給陳正泰行了禮,陳正泰讓他坐下說話,這陳正業對陳正泰可是恭順無比,不敢輕易坐,只是身子側坐着,而後小心翼翼的看着陳正泰。

但凡是陳氏子弟,對於陳正泰多有幾分敬畏之心,畢竟家主掌握着生殺大權,可同時,又因爲陳家現在家大業大,大家都清楚,陳氏能有今日,和陳正泰不無關係。

不少的子弟都漸漸的懂事了,也有不少人成家立業,他們比誰都明白,自己和自己的子孫的富貴榮華,都寄託在陳正泰的身上,而如今,陳正泰既是駙馬,又身居要職,未來陳家到底到能到何種地步,就全都要仰仗着他了。

陳氏和其他的世族不同,其他的世族往往爲官的子弟很多,借用着仕途,維持着家族的地位。

可陳家卻是反其道而行,家族中的子弟,大多深入各行各業,真正算是入仕的,也只有陳正泰父子罷了,起初的時候,許多人是抱怨的,陳正業也抱怨過,覺得自己好歹也讀過書,憑啥拉自己去挖煤,此後又進過了作坊,幹過小工程,慢慢開始執掌了大工程之後,他也就漸漸沒了進入仕途的心思了。

陳氏是一個整體嘛,聽陳正泰吩咐便是,不會錯的。

陳正泰翹着二郎腿:“我聽族裡有人說,咱們陳家,就只有我一人吃閒飯,翹着二郎腿在旁幹看着,辛苦的事,都交給別人去幹?”

“呀。”陳正業聽到這裡,已是冷汗浹背了,他沒想到自己這位堂兄弟,開了口,說的就是這個,陳正業禁不住打了個激靈,而後毫不猶豫道:“是誰說的?”

頗有同仇敵愾之意。

陳正泰壓壓手:“無礙的,我只一心爲了這個家着想,其他的事,卻不放在心上。”

“是,是。”陳正業忙頷首:“其實上上下下,都是服氣你的。”

“這個我知道。”陳正泰倒是很實在:“開門見山吧,工程的情況,你大抵摸清楚了嗎?”

“清楚了。”陳正業一臉尷尬:“我召集不少匠人,研究了好幾日,心裡大抵是有數了,去歲說要建朔方的時候,就曾抽調人去繪製草原的輿圖,進行了細緻的測繪,這工程,談不上多難,畢竟,這沒有崇山峻嶺,也沒有河流。尤其是出了大漠之後,都是一片坦途,只是這工程量,浩大的很,要招募的匠人,只怕不少,草原上畢竟有風險,薪俸格外要高一些,所以……”

陳正泰道:“這都是小事,牽涉到錢的事,便是小事。到了草原,至關緊要的防衛的問題,因而,可要另行抽調軍馬護路,只怕耗費巨大,而且,現在陳家也沒有這個條件,我倒有一個主意,這些匠人,大多都有氣力,平日裡組織起來也方便,讓他們亦工亦兵,你覺得如何?”

陳正業皺眉,他很清楚,陳正泰詢問他的意見時,自己最好拍着胸脯保證沒有問題,因爲這就是命令,他腦海裡大致閃過一些念頭,隨即毫不猶豫點頭:“可以試一試。”

“既然如此,正午就留在此吃個便飯吧,你自己拿出一個章程來,我們是兄弟,也懶得和你客氣。”

陳正業心裡說,你是真的一點都不客氣,當然,這些話他不敢說。

………………

鄧健等人來不及高興多久,便迎來了新的模擬考試了。

鄧健對此,早就習以爲常,面聖並沒有讓他的內心帶來太多的波瀾,對他而言,從入了大學堂改變命運開始,這些本就是他未來人生中的必經之路。

他習慣了模擬考試,不但不覺得辛苦,反而覺得親切。

接下來的會試,關係重大。

因爲會試之後,將決定天下第一批進士的人選,一旦能高中,那麼便算是徹底的成爲了大唐最頂尖的人才,直接進入廟堂了。

當然……若是有落第的人,倒也不必擔心,舉人也可以爲官,只是起點較低而已。

這大學堂還給大家選擇了另一條路,若是有人不能中進士,且又不甘心成爲一個縣尉亦或者是縣中主簿,也可以留在這大學堂裡,從助教開始,而後成爲學堂裡的先生。

留校的待遇很優渥,很適合那些專心做學問的人,甚至學裡除了教研組和教學組之外,還有一個較爲神秘的機構,即科研組。

這個組人不少,經費也很充裕,待遇並不差。

而能進科研組的人,至少也需秀才的功名,並且還需對其他學問有濃厚的興趣,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醉心於寫文章,其實在通識學習的過程中,漸漸也有人對這理科頗感興趣。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能成爲秀才。

這倒不是學裡故意刁難,而是大家通常認爲,能進入大學堂的人,若是連個秀才都考不上,這個人十之八九,是智商略有問題的,憑藉着興趣,是沒辦法研究高深學問的,至少,你得先有一定的學習能力,而秀才則是這種學習能力的試金石。

陳正泰很信奉的一點是,在歷史上,任何一個通過八股考試,能中科舉的人,這般的人學習任何東西,都絕不會差,八股文章都能作,且還能成爲佼佼者,那麼這世上,還有學不成的東西嗎?

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
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